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佛法縱橫談 > 036. 印度之旅與背塵合覺


036. 印度之旅與背塵合覺
佛法縱橫談【第2冊】

  各位上師、各位法師、各位同修,大家晚安!(眾鼓掌)

  今天晚上聽的是蓮主上師講他去印度的感想跟舍利子,蓮金法師談出家的因緣。

  關於去印度跟尼泊爾,前幾個禮拜都已經有提到,那麼最近我看「大唐西域記」,「大唐西域記」是玄奘法師到天竺去求學的時候,回來他寫的記載,記載那個時候,那個時候差不多是六世紀、七世紀時候的天竺的景象,那時候佛法非常的昌盛。

  因為我寫到鹿野苑的時候,發覺「大唐西域記」裡面記載的,跟我所看到有些不同,因為畢竟時間過了很久,這當中又經過第十三世紀的時候,這個回教入侵在天竺,把所有的寺廟、舍利塔,包括所有的佛像都給它毀滅了,毀滅了很多。所以現在的景象跟玄奘法師在當時所看到景象都不一樣。

  我們去鹿野苑所看到的,只有一個史都拔,是叫舍利塔,他們那邊舍利塔很好記,就叫史都拔。

  這個舍利塔很大的,是圓椎型的,在那裡的時候,我們曾經點了千燈,一千支的蠟燭,點燈,又放了很多很多的供品,在那邊做了儀式,就是禮拜,在鹿野苑的地方,是禮拜佛陀,在那邊很虔誠的做了儀式,做祈禱。

  結果就在祈禱的時候,師尊本身大家知道有一點靈力啦!有一點點靈力,我是希望能夠在這樣虔誠的心境之下,能夠看見什麼,能夠看到一些景象,做一個證明,這是一個聖地,是鹿野苑,是佛陀初轉法輪的地方,這裡曾經有很多聖賢在這裡。

  那麼我是很認真的、很定心的去看,剛開始是什麼都沒有,什麼都看不到,那什麼都看不見我也沒辦法,總不能講有看見。那什麼都看不見,我就想說,唉!什麼都看不見也好,也不執著於看見,就在想念說既然什麼都看不見也算了的時候,突然之間,雙眼的前面,出現紅色的光明,那紅色的光明是一層層的,向四周飛的那一種光,紅光,向四周飛的。

  接著不久,就在這些光明當中出現了一個佛眼的眼睛,佛眼——佛的眼睛。眼珠在正中央,然後再左右移動,非常的清楚,觀察了這個眼以後,又看到了很多的聖賢,出家的聲聞,著各色的衣服,很多的,其數無盡,很多的,那麼這個景象我看完了以後呢,我就出定,也跟在座的所有的同門,一起去的同門講,我看到了佛的眼睛——佛眼,另外呢,也看到了很多的聖賢僧,就在鹿野苑的地方看見的。

  前天,就在前天的時候,我翻查「大唐西域記」,它才這樣子講,它說目前所留下來的這個舍利塔,它的稱呼就叫做「法眼塔」,那個塔就叫做「法眼塔」,而且上面還記載這個「法眼塔」,很多人來那裡虔心的祈禱,很虔誠的去祈禱,有很多人可以看到景象,會出現很多的景象出來。

  我事先根本就不知道那一個圓椎型的大塔,兩層,很高的,差不多一百多公尺高吧,那個大塔我不知道它的名稱是「法眼塔」,那麼我看到佛眼,回來再對著「大唐西域記」,原來是「法眼塔」,這個就是相應。(眾鼓掌)

  我自己也感覺到很驚訝,哎!原來這個塔的名稱就是「法眼塔」,那我看到的是佛眼啊,我當時所講的是佛眼,回來一查這個書,原來是法眼塔。這個相應可以講就是非常微妙的,啊!這樣子所看到的是千真萬確的,是確實顯出來的景象,讓你看見。

  又有解釋說,法眼塔表示佛經常在觀照眾生,這個佛——釋迦牟尼佛的眼睛經常是在看著眾生的。可見我們在那邊祈禱,在做千燈的供養跟很多的供品供養的時候,佛陀就在那裡觀照我們,就在看著我們。

  所以那時候我看了,心裡覺得很感動,心中就覺得這一趟印度跟尼泊爾之行,覺得非常的有意義,有了它的真義在裡面,覺得內心感受不同。

  這個一生去一次,雖然旅途非常奔波、辛苦,但是也是非常的值得,因為你看了,讓你看到釋迦牟尼佛為度眾生那麼辛苦,怎麼辛苦呢?那個菩提伽耶,佛陀覺悟的地方,到初轉法輪的鹿野苑,距離有三百公里,三百公里長,差不多從西雅圖到了溫哥華的中心,三百公里長,釋迦牟尼從菩提樹下,開悟以後起座,站起來,為了度五比丘,居然從西雅圖走到溫哥華,為度五個人,用走路的耶,要走多久才能夠說法給五個人聽。

  在這個過程當中,我們坐巴士,從鹿野苑到菩提伽耶就坐得很辛苦,坐得屁股快要爛掉,而且因為路不好,你假如是說像美國這一種,西雅圖到溫哥華的高速公路,那麼平坦的高速公路,那就無所謂,那個路都是石頭路耶!大坑小坑的,坐巴士像在坐船一樣,又開的慢,整整開的七個小時,七、八個小時才能夠到的地方,而釋迦牟尼佛是用走的。

  我覺得我們本身活在現代是比較幸運一點,在古代的話,真的是很辛苦,聽法也辛苦,弘法也是,想想釋迦牟尼佛走那麼久,那麼多天,日日夜夜,那麼久的時間,去說法給五個人聽,五個比丘聽。

  所以去了一趟印度、尼泊爾,我們了解到弘法的不易,弘揚佛法不容易,聽法也不易,那麼我們能夠聽到佛法,應該算起來是很幸運的,很幸運的。

  至於好像印度還是那麼落伍,跟尼泊爾本身來講還是那麼落伍,這個其來有自,有他的原因,他這個民族性還有他本身的地理環境,積弱的時間太久,就是這個國家本身一直很弱的時間比較長,也是人家的殖民地,那麼又經常受到中東國家那邊,我看印度的歷史好像沒有打過勝戰,從古代到現代,沒有打過勝戰,這個國家從來沒有打過勝戰的,好像有一次打了勝戰,有一次,我看印度的歷史當中,有一個國王是打了勝戰,打了勝戰以後,他還主動割地賠錢給人家,打勝戰的人哦,人家已經被你打敗了,他說好好好,我再送錢給你,再送東西給你,再割土地給你,有這種事情,所以印度這個國家怎麼會強?問題是在這裡。

  然後它受了殖民地的管制,時間太久,必須要有一個,像蓮主上師講的,必須要有一個強而有力的領導者出來,當時我在印度的時候就想,應該給印度十大建設,我只是列了幾個建設而已,不能給他們十大建設,一下子十大也十大不起來。

  第一個,交通建設,全國總動員,把整個全印度國家的高速公路建起來,要有強而有力的領導者,因為那些印度人遊手好閒的太多,年輕人太多,都遊手好閒,不讀書,懶惰,惰性太重,全部集合起來,受訓,全部去做全國的交通,把全國的交通,高速公路全部做好,這是第一個要做的。

  第二個,文盲太多,都不讀書,沒有受教育,知識水平太低,教育改革所有全部的人強迫他們讀書,至少要十年的教育,十年,一年級到十年級的教育,起碼每一個人都要有十年的教育,變成知識份子,才懂得要去改革印度,因為教育水平太低,文盲太多,所以積弊已深,沒有辦法改變他們的那些觀念,要從教育著手。

  第三個,水利工程,第一個水利工程可以發電,免得那個燈都快要熄掉了,都很暗,一到晚上,整個印度都黑鴉鴉的,那個燈都好像要熄掉那一種燈,很微弱的那一種燈,沒有電力的那一種燈光,經常熄電。發展水利工程,第一個可以發電,第二個也讓人們本身有乾淨的水可以喝,有水庫,有乾淨的水可以喝,這個水很重要的,民生三大問題,陽光、空氣跟水,水很重要,水能夠很乾淨,水質非常好,印度的疾病才會減少,印度的疾病太多,集所有傳染病的綜合,每個人隨時會受傳染,隨時會死亡。

  他們沒有什麼排水設備,沒有什麼廢水處理,沒有的,任何一條水溝全部都是污水,都是很髒的,蚊子、蒼蠅、蟑螂所有的臭蟲都是從這些污水裏面衍生出來、繁殖出來,所以他們的衛生很差,水利工程跟自來水工程一定要做。

  還有環保,世界各地都在講綠化,環保,他們連臭水溝都弄不好,你還講什麼環保?到處都是乞丐,到處都是污水,到處都是垃圾,我講過了,有一個我們在遊覽車看到,一個人蹲在那裡,一條狗在他的屁股後面,他正在哇拉拉稀(大便),狗在吃冰淇淋,這樣子,那個環保怎麼行?

  大家想想看,遍地黃金(大便),你下車,沒有公廁,連公共廁所都沒有,一定是男的跑一邊,女的跑一邊,還要小心腳上會踩到地雷(大便),因為隨地都有的,連機場也一樣哦,機場的廁所都是一卷一卷的冰淇淋(大便),機場的廁所打開,很遠都可以聞到味道,我們要進去先閉住呼吸,先在外面吸幾個新鮮的,然後閉住呼吸,衝進去,馬上解決了,馬上再出來,出來再……(師尊做呼吸狀),那要命的耶!那味道真的不好。

  你說上廁所也要守規矩一點,那裡說入門就拼命拉的,這個也是的,那個也是的,所以這個國家就是這個樣子,衛生的問題,其實尼泊爾、西藏、印度都有相通之處,聽說西藏已經在慢慢的改正,尼泊爾也漸漸在改,就只有印度雖然是在進步,但是比較慢。

  很多需要改的,環保、教育、水利、自來水、交通,他的水我們是不能喝的,你知道我們是從美國帶礦泉水,這樣子飛到印度去,連刷牙都用美國的礦泉水,你說有沒有多浪費,除了沐浴洗澡以外,所有的水一律都是美國帶去的礦泉水。

  雖然這個樣子,十八個人哦,十七個人也是哇拉拉稀,你看,東西都不衛生的,早上早餐啊,旅館的早餐,那個蛋敲一敲打開起來,哦!怎麼搞得,有雞毛!還有眼睛,都快變成小雞了。

  都快孵出小雞來了,唉!那個常智上師講,這個才有營養,(師尊及眾笑)他說這個才有營養,他說他們在越南的時候,很喜歡吃快要孵出來的那種小雞,我說這個營養你自己吃好了!

  剛才蓮主上師提到西藏藏密裡面有很多的財神法,但西藏人民仍然貧窮,什麼原因呢?為什麼有那麼多的財神法,為什麼他們修的人仍然貧窮?事實上,是這樣子的,據我所知道,我了解的是這樣子,藏人本身安貧樂道,他們信佛非常的虔誠,那是沒有話講,隨時隨地在持咒,他們很貧困是地理的因素,你知道西藏是高原的地方,就是山地人,一般的經濟發展沒有像平地那麼快速。

  很簡單講起來,目前中國大陸的沿海一帶經濟發展就比內陸好的多,內陸比不上沿海一帶的這些省分,沿海一帶開發的早,內陸比較難。西藏是高原啊,只是牧牛、牧羊的地方,唯一的就是牛、羊,那時候還沒有開發工業區、商業區,這些東西,沒有的,連青菜都沒有。

  牧牛、牧羊,游牧民族,他們的富豪,據說這個牛多一隻就是富豪,羊多一點就是富豪,所以他不能跟平地來比,不能拿平地的這些王永慶、蔡萬霖這些做大企業家來比,沒有辦法比,因為在西藏高原地方,他們本身牧牛、牧羊就是他們的事業了,多出幾隻牛,多出幾隻羊就是富豪了。

  這個是很簡單的,我們可以想一想,用腦筋想一想,當時交通也不是很發達,沒有像現在,而且西藏本身就是封閉的社會,那時候,我們曉得西藏是很神秘的,那是神秘的西藏,還沒有開發出來是這樣子,牧牛、牧羊。

  所以他們的富豪,哎!他們看那一家多了兩隻牛,多了兩隻犛牛,哦!富豪,他已經是富豪,他修財神法有成就了。(師尊笑)多了幾隻羊,他就哇!修財神法有成就了。

  當初瑪爾巴祖師對哦巴喇嘛說:「你要學密法,你要供養師尊啊!」那麼他就去供養,就把羊拿去瑪爾巴那裡,瑪爾巴是農夫耶,他是種田的人,他有做事業的,他事業就是種田。

  那麼弟子去求法,送他幾隻羊,他就已經很樂了,送他幾隻羊,這個可以在北京涮羊肉,(師尊笑)涮羊肉啊,喝羊肉湯啊,已經很好了,那已經不得了了!

  地理因素,不能怪西藏沒有錢,西藏人不是企業家,他們做的是這個。所以他們雖然修財神法,修修修,多了一隻羊,哇!樂死了!

  哦巴喇嘛去學密法,就是把一隻羊給師父,他就學一個秘法,回去好好修,就是這樣子嘛!不過藏人確實安貧樂道。至於壽命來講,達賴喇嘛的壽命平均才三十幾歲,這個有原因的,為什麼有原因呢?其實他們壽命不是那麼短,有的時候,像印度來講,平均壽命不長,他們政府講是五十五,平均壽命五十五,其實按照他們底下的人講,才四十五,平均壽命才四十五,為什麼?環境衛生太差。

  環保不行,真的,印度真的環保不行,假如環保人員到了印度,哇!連他自己住的地方都要環保,環保人員住的地方都要環保,我們旅館的門打開一進去,嗅嗅,哇!味道!那個床單,哇!都是「地圖」,那個是床單啊!

  富豪的,四星級的飯店,我說這個是Four stars but no light,沒有光的星星的。那不行的,那地方不行的,所以他們的壽命會短。西藏、尼泊爾、印度同樣是這樣子的情況,同樣的,以前西藏的衛生也不好,高山族。

  你自己想台灣的山地同胞,他們的環境衛生差一點,事實上,也比較差一點,所以西藏也是高山族,一樣的道理。另外有一點達賴喇嘛平均壽命短的原因,十四世當中,有幾世都是很早死的,據我們所知道的,被幹掉的、被做掉,因為達賴喇嘛的地位很崇高,其中也有爭權奪利的現象。

  十四世達賴喇嘛每一世,你給他讀讀看,其中還有逃亡的,其中還有戰爭,逃到青海塔爾寺,他不回去的,也有死在青海的,不在青海死的或死在青海,為什麼?逃難,爭權奪利,你地位高嘛,有幾個,甚至於,找出兩個達賴,其中一個說我才是,那一個說不是,那個就造反,把另外一個達賴幹死。

  就是這樣子的,還有一個才出生幾歲就完蛋了,就死了,為什麼呢?才幾歲為什麼就死呢?一下子他把年齡比較高的達賴拉下來,因為他才出生不久就死掉,有原因的,爭權奪利。

  那個就是一般我來講,就是政治謀殺,在政治上,達賴起來的話,對某一些人不利,乾脆把他做掉,再另外找一個達賴起來,所以達賴喇嘛的平均壽命短,就是這個原因。

  一般的藏人,還是有長壽的,有些活的也是蠻久的,我看那些祖師大部份有些也是壽命蠻長的,有些祖師的壽命活到八十幾、九十幾,像蓮華生大士、宗喀巴祖師他們壽命都不是很短,都不是很短的。主要還是達賴有政治因素,所以他壽命才會短。這是我所知道的啦!

  關於蓮金法師所講的他出家的因緣跟舍利子,舍利子是這樣子的,修行證果,一定會有舍利子,那麼有的時候,有些修行更高的話,連舍利子都化了,都化成光了,留下來的像大圓滿法所留下來的,剩下什麼,剩一點頭髮跟一點指甲,其他什麼都沒有,全部化光。

  密教裡面,身化虹光的方法,是把物質的身體全部變成心靈,這是好的現象,所以沒有舍利子,也是一樣有大成就,不應該執著有沒有舍利子,有舍利子當然是證果的一種表現,沒有舍利子,說不定你是全身化光,你的成就更高,所以不必執著有沒有舍利子。

  蓮金法師講她出家的因緣,這個當然是好的,因為以前沒有出家前是背覺合塵,就是離開覺悟很遠,跟著塵世很近,跟著世俗很接近,出了家以後,是背塵合覺,離開塵世很遠,那麼離開悟很近。

  出家就是要這樣子的,就是要反過來,過清淨的生活。戒啊,戒在自己,倒不是真佛宗的戒律很鬆,其實是有很多的戒,出家有出家的戒,戒本都在你們手 上。

  菩薩戒一樣的,戒律很重,一般的佛教徒要守五戒,我們也是規定一般的佛教徒要守五戒,受菩薩戒者一定要守菩薩戒,出家人要守出家戒,這個戒律本來就規定的,沒有說戒律鬆跟寬的問題。

  不過,我是比較崇尚自由跟民主,不想用嚴格的方法,用很嚴厲的方法去教育大家,自己要尊重自己,每個人要尊重自己,什麼可以做的,什麼不可以做的,不是三歲小孩子,要講才知道,大家年紀都很大了,對不對?

  大家年紀都不小了,大家也都是讀過書的,也聽了那麼多年的法,自己要尊重自己就是戒,不能說師尊從來很少談到戒律上的問題,沒有講戒,其實密教裡面——「根本十四大戒」、「事師法五十頌」都是戒的。

  每天要提醒的話就不好了,每天要提醒大家就不好了,自己要尊重自己就是戒了,因為我們活在民主、自由的國家,而且我自己本身來講又是很崇尚民主跟自由的,戒啊,完全在自己的心,你心能夠守戒,什麼都是清淨的。

  我的意思就是這樣子,那麼出家以後一定要守這個戒律,不可以放鬆。佛陀講了一個根本的道理,你太過於享樂的生活,這個是疏道,祂寫的就是疏;疏就是說放逸的意思,太鬆懈,過於享樂,你就會太鬆懈了。

  但是你假如苦行,你假如是修苦行,日食一餐,一天只吃一頓飯,過午不食,那你又不倒單,只能夠坐著睡,或者不洗澡,沐浴也通通那個,所有的菜你們通通不放鹽、不放味精、不放糖、不放醬油,什麼都不放,過這種苦行,很苦的生活,佛陀講那是燒道,燒是Fire;火燒的那個燒,燒道,燒道是什麼意思?就是把自己綁死了,綁的太緊,太痛苦。

  釋迦牟尼佛講,這兩樣都不好,佛陀的意思就是說你要走的就是「中道」,不放逸但也不要太緊,釋迦牟尼佛經常強調「中道」的,所以祂這個「中道」又講是「八正道」,八種正道,你研究「八正道」你就知道了,佛陀講的這個中道。

  所以苦行也不必,叫大家那麼痛苦,也不用,叫大家很輕鬆的,每天晚上看看電視啊,唱卡拉OK,每天上午修行,下午放假,對不對?天氣冷了吃火鍋吧,大家吃火鍋,快樂!哦,那個電影好看啊,今天晚上集體去看電影去啊,到電影院去,去看電影。這幾天筋骨硬了一點,去跳狄斯可吧,去狄斯可舞廳,大家動一動啊,這個也不行,這個心就鬆了。

  緊啊,掐住你的脖子,也不好;鬆了,讓你自由飛,也不行;所以佛陀講修行要中道,走在中間不緊不鬆。這個是剛才蓮主上師講苦行方面,佛陀也是放棄苦行的,祂當初是修苦行六年,以後放棄苦行,所以祂才到鹿野苑講給五比丘「中道」跟「四聖諦」,講「中道」跟「四聖諦」。

  去印度、尼泊爾當然還有很多的東西好講,以後有機會,有機緣再跟大家提,今天就講到這裡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