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佛法縱橫談 > 034. 師尊談印度之旅


034. 師尊談印度之旅
佛法縱橫談【第2冊】

  各位上師、法師、各位同修,大家晚安!

  今天晚上呢,是聽蓮傳法師談她出家的因緣,另外蓮度法師談他皈依跟出家的因緣。蓮傳法師她講得很有見地,蓮度法師呢,他就是依這個因緣皈依跟出家,這個都很簡單……(師尊笑)一筆帶過……(師尊笑)。

  今天呢,是因為昨天剛從印度跟尼泊爾回來,那麼跟大家談一談這一次出去旅遊跟參訪的一點心得。這一次出門,我有祈求雷藏寺、密苑、還有彩虹山莊、幽靈湖,所有的佛菩薩、空行、護法、金剛一起,也就是說,反正我碰到一尊,就跟祂說:「喂!一起去印度玩!」祂們是無形的,不用  Airplane  ticket(飛機票)反正邀請又不用替祂們出錢,碰到就講說:「喂!一起去!」只要碰到就講。所以這一次啊,可以講啊,出門雖然是只有十八位——這十八位當中上師、法師,一起出門,但事實上啊,不知道有多少護法、空行、諸天,都一起出門。所以一路上都有這些護法、空行、諸天守護。我可以這樣子講啊,明天要發生什麼事,今天就知道了,祂就已經來講了。住在那裏,祂就跟隨到那裏,跟你指示到那裏。所以一切非常吉祥,也很圓滿,也很如意。本來有時候會不如意的,也會有不如意的事情哪……這次出門,尼泊爾跟印度的情況不一樣,也會有一些阻礙啊,障礙,但是呢,都因為護法的指示,變得非常的好,變得非常圓滿。首先是要感謝佛菩薩、金剛、空行,護持這一次旅行,去啊,然後再回來啊,都很平安。(眾鼓掌)

  大家曉得,在這段時間當中,新德里機場上空啊,兩架飛機相撞,我們聽了都很怕……(師尊笑)聽了雖然自己本身學佛,但是一有這種情形發生的話,你難免的……。這一次一共坐了十幾次飛機,從這裡一直出發,十幾次的飛機。好像印度洋啊,也掉下了一架飛機。出門哪,平安很重要。而且這次的車程,路很不好,坐車子跟在搖一樣,跟坐船一樣,而且馬路上你可以看到翻車,當場就在那邊翻車,所以很多的驚險,都是護法空行保護的。

  這次出門主要的目的有幾個:第一個是在北印度,叫達爾沙拉的地方,拜會達賴喇嘛,這是很重要的,這是我初次,跟達賴喇嘛見面;第二個是在南印度,南印度那裏建了三個大寺,一個最有名的就是哲蚌寺,那麼甘丹寺,還有色拉寺,我們去了兩個地方,一個是甘丹寺,一個是哲蚌寺,在哲蚌寺呢,師尊有登座,登上法座,向一千五百、兩千名的喇嘛開示說法。哲蚌寺、甘丹寺、色拉寺,這三座寺廟,被稱為西藏三大寺。能夠在哲蚌寺裏面,登法座說法的,講起來應該,也沒有幾個人。尤其一般講起來,我們就是說,不是身分很高的,他不可能去哲蚌寺登座說法的。

  另外,我們還有參訪很多地方,在尼泊爾有一個寺,叫卡馬列切寺,那裏有個卡乘仁波切。完全是臨時去的,他也請我「坐床」——什麼是「坐床」?你知道仁波切坐床,他被認定為活佛、仁波切的時候,有一個坐床的儀式,就是認定你從這個時候開始,你就是一個轉世的仁波切,那個叫做「坐床」。(眾鼓掌)所以我在卡馬列切寺,那個住持叫做卡乘仁波切,特別佈了坐床的法座,給師尊坐床。很多上師,他們不知道什麼叫「坐床」,就說師尊上床了!(笑)那個床是很大的床,前面一樣有一個法座。特別佈置的一個床。他說本來是喝完茶就要走的,他說要請盧師尊去坐床。特別的法座,才叫做「坐床」。認定你就是轉世的仁波切。

  這三個重點以外呢,還有到佛陀的八大聖地。釋迦牟尼佛的八大聖地,這應該要去的。從出生的地方,一直到涅槃的地方,有八個地方。這一路啊,大家曉得印度是Very poor, Very poor country,(笑著說)她的這個Water跟Salad 跟很多的食物,都是有問題的。我們早就知道了。有一句話說你在印度能夠住得很安然,世界各地你都可以去。因此呢,我們十七位同門,全部連接去打針,打六根針。蓮香上師講啊,「打針這邊一支,這邊一支,(師尊邊說邊比著)這邊一支……好像在跳Macalina……」(笑)打六針哪,手這樣子啊,好像在跳Macalina一樣,是她講的,不是我講的……(笑)只有一個人沒有打針,就是師尊。(眾鼓掌)不是我不想去打針,是因為我從小就害怕,(笑)但是呢,按照這次出門旅行,可以這樣子講,唯一沒有事的,Only me!(眾鼓掌)其他的,頭痛啦,肚子痛啦。有一個地名叫瓦那拉西,我們給他說「完啦」「拉稀」。(笑)很多人一開始去,就表演「完啦拉稀」,(笑)一直到香港,換蓮香上師表演「完啦拉稀」。(笑)還好這次他們準備很多,打了六個針,帶了很多的藥去。他們用最強的藥,最強的藥是怎麼樣子呢!好像是把那個屁股這樣塞起來,(笑)給他一個好像紅酒的蓋子,屁股那邊給它塞住,勉強給它止住,用最強力的藥,阻止它。今天這一個,明天就那一個,在流行啊!什麼東西不敢吃、那個東西不敢吃,只有師尊一個人,大吃大喝!(眾鼓掌)每樣東西都給它吃光,為什麼呢?我有秘訣:我用  Alcohol  !我就是每一餐喝一點葡萄酒下去殺菌。(笑)我是用這個方法啦,反正每一餐都是一點點,下去殺菌,這樣子。

  是有細菌的,水都不能碰的,連刷牙你都不可以碰那個水。刷牙一定要蒸餾水。我講過一句話:「在美國西雅圖的空氣好好 ……」真的是好,水又乾淨。你到了印度啊,就好像把一條在很乾淨水裏的魚,拿到臭水溝一樣,馬上就翻了。那裏的空氣啊!不得了啊,你一出去回來……,我不能講說挖鼻孔,很不衛生……總之你清理的時候啊,裏面都是黑的,就跟那個煙蒂一樣,黑黑的一紽,這樣子出來。在這裏沒有的。那是很Dirty,很破的一個地方。任何吃的東西呀,灰塵啊,到處都是。

  我有一個感覺跟大家講,釋迦牟尼佛為什麼要出家?大家想一想,為什麼?我認為啊,那裏的女生,長得又小,又黑,五官又擠在一起——眼睛、眉毛、鼻子、嘴啊、耳朵,通通擠在一起。我一看哪,我們講一個笑話:「唉,釋迦牟尼佛為什麼要出家呢?因為實在長得太醜了!」(眾笑)我看那天魔三女來考釋迦牟尼佛,釋迦牟尼佛心都不動……我一想啊,天魔三女也跟印度女人一樣,怪不得祂的心不會動!(笑)這只是一個笑話啦!聽說啊,喀什米爾,就是北印度上面的一個地方,那裏的印度小姐不錯。但是呢,佛陀遊行、出生,跟他度眾生的地方,那裏都差不多是中印度跟東印度一帶的地方,那裏的小姐,並不怎麼樣。到了印度去,才知道西雅圖是天堂。(師尊幽默的說)  我跟達賴喇嘛見面,談話三十分鐘。我本來是這樣子的,護法空行,都是護持我的;要去見達賴,護法空行說你會遭遇到什麼情形……跟我講了,但是師尊不怕,去到那裏,全部是達賴問,我答。我要問的時候,他已經站起來了。(笑。眾鼓掌)達賴喇嘛一直問問題,問完一個又一個……很多問題的,都是我在答,對答如流。他問我就答,他問我就答,這樣子的。他考的密法很深的,還好是我啊,換一個別人就變啞巴。所以他頭就一直點,我一直答他就一直點。他就一直問,問到最後,換到我問了,他會被我考倒的時候,他就站起來。(笑。鼓掌)我本來要考他兩個題目:第一個,西方極樂世界跟華嚴世界,有何不同?你們現在想一想哦,西方極樂世界跟華嚴世界有何不同?第二個,我要考他,你經常去廣傳時輪金剛大法會,每次舉辦時輪金剛大法會,我要問你——向達賴喇嘛——時輪金剛的門,是用什麼東西做的?它是什麼形狀?它門上有什麼標誌?進了門之後啊,還有幾個門?我要問達賴喇嘛的。結果他知道他可能答不出來,所以趕快站起來。(眾笑)算了!我不問了。(笑)

  這個問題很難答的。因為這一定要有實際的經驗才可以答。時輪金剛的門是什麼門?那一種形式?什麼做的?門上有何標誌?一入此門,還有幾個門?他問我的問題也很深哪!大圓滿法兩個重要的境界:一個是「澈卻」,一個是「脫噶」。我回答的,一個就是「頓超」,一個就是「任運」。他問我大手印有四個境界,那四個境界?一個就是明點光,第二個就是金剛鏈,第三個就是現佛身,第四個就是現淨土。他問我龍樹菩薩之論裏的三論是什麼?百論、中論、十二門論。龍樹百般若是什麼?百般若只是另外一個名稱,其實就是百論。你今天佛學基礎不夠的話,歷來的幾個祖師:龍樹、天青、龍猛、馬鳴、陳日那這些祖師,你統統都要知道的。他們的論作,你統統要清楚。今天是師尊去哦,別人在他面前一考就完了。這個護法龍天他指示你啊!所以到最後他一直點頭,哇!很高興。給大家獻哈達。師尊跟他拍了照以後放大,放在這裏,師尊手指大殿,吊在那裏好了。

  另外啊,在哲蚌寺,千人面前說法,登座說法。西藏人自己認為「密教是我的!」,絕對,漢僧哪——你漢人難得去登座,登在高高的地方對藏人說法的,沒有的!他們自視很高啊!西藏人、藏密啊,他自己認為他的密法很高,不外傳,很祕密的。今天這個漢僧,就是漢人的出家人,坐高座法座,對著幾千名喇嘛說法,是有的,掛在那裏!(笑)啊,照了像啦,掛在那裏。師尊對著那些喇嘛說法,要掛在那邊,跟達賴喇嘛。

  「坐床」!那很少有漢人轉世成為仁波切——現在才有啦——漢人轉世為仁波切的,是轉世活佛的,以前只有藏人。現在西藏因為很多的活佛流亡在外,所以以後才有這個其他的轉世小活佛。是由西方人哪,或者是漢人,以前沒有,以前完全是西藏活佛。沒有隨便請一個人去坐床:「你來這邊坐床,當轉世活佛。」我去到他那邊哪,那個卡乘仁波切,他們稱為「堪布」,就是住持,一看到我,就請我坐床。請我坐在上面哪!我說「嘿!你來坐我旁邊哪!」他說:「我不敢哪!」他不敢哪,他躲在床角啊!來!照片!(眾笑)照片洗出來的時候,放在那邊。他躲在床角,他說「不敢、不敢」,他不敢哪!

  所以這一次出去很豐富啊,我們出去弘法。你看南印度三大寺,那個哲蚌寺,那些喇嘛的生活,我們就應該知道要精進修行。他們住的啊,真的是很糟糕的。我跟你講吃的就好:他們早上是五點半起床,中午是十一點半吃中餐,晚上是五點半吃晚餐,也一樣有三餐,早上一個印度餅,小的印度餅,喝茶,也沒有酥油茶,什麼叫酥油茶?就是酥油加茶,(師尊笑)放一點鹽巴的,還有一種印度奶茶,就是茶加一點牛奶加糖,酥油茶是加鹽的,油越多就越香,他們油控制住的,早上呢,一塊印度餅,一個人一塊,沒有多吃的,他講給我們聽,一杯印度茶;中午一塊比較大的餅,然後一杯酥油茶;晚上呢,就一碗飯,大一點的,或者是一碗麵條,一樣菜,只是一菜而已,沒有了,天天一樣的。那個蓮記法師啊,假如去那裏出家,他早就餓死了。(笑)那裏有那麼多大碗的白米飯給你吃,沒有的!晚上一個人一碗飯、一樣菜,這已經是最豐富的。中餐早餐都是一塊餅,一杯茶。

  每一月的生活費用,二十塊美金,柴、米、油、鹽通通包括。不是寺廟給你噢,你自己去找施主供養你出家,然後把這個錢交給廟,廟煮來給你,你也要自己煮。也就是說,你們來這裏出家,你們自己去找施主,說「拜託你一個月供養我多少……我們那邊要繳伙食費要多少……」拿來給廟裏面集合運用,這樣子生活的。並不是免費的,哇!來啦!能夠有住、有吃,而且能夠三菜一湯,五菜一湯,甚至很多菜很多湯……沒有的!還有加菜……我一看哪!啊,心裏很難過的,我們吃太好了。吃到好還不要緊,還不做事(笑),還要計較呢……台灣話講的會吃,不會咬(台語)。那裏不是免費供吃喝的,自己去想辦法,繳伙食費。所以我去看了南印度出家人的生活,一個一個都是「瘦猴」(台語),很瘦的。

  南印度天氣很熱,有時候出門的時候,我們要做一種情報調查,那裏天氣如何啊!這裏天氣如何啊。蓮緻上師到那裏情報調查說「很冷啊!」所以我們出門的時候,就帶一些大衣啊,師尊帶兩件冬天的棉襖啊。去到那裏,我們穿汗衫都會流汗(笑)。我回到西雅圖發覺,唉呀!西雅圖好熱噢!(笑)情報錯誤,原來印度熱啊,西雅圖冷。以後我們要出門的時候,情報要對。帶那些東西,有些是很好的,有些也是不行的,就是說情報方面有點出入。

  出門在外很辛苦,大家知道的。那個   Hotel以前是五星級的,十年,二十年前是五星級的。(笑)那現在是剩下四星跟三星的情況。而且這個星是No light,沒有光的星。一進到大廳就有味道,房間一打開啊,一股發霉味就出來,那個床單哪,都斑點斑點,都是地圖。聽說有人睡了以後啊,這邊就腫一塊,那邊腫一塊……蓮滿上師……(笑)。然後開始就很多的毛病出來,就今天這個「完啦拉稀」,明天那個「完啦拉稀」,後天那個……就是這樣子,連著不斷的。

  那麼我們去印度的旅程啊,北印度是達蘭沙拉,在南印度就是三大寺,去看了兩大寺。然後走八大聖地,八大聖地的距離很長。我們去看佛陀的聖地,當然有抱著朝聖的心,再怎麼辛苦我們都去。那個路程每天哪,最長的還要坐十幾個小時的車子,短的都要坐七個小時的車子。我聽說蓮嶝穿的是紙褲子……我們旅行的時候要穿紙褲,對不對!我是不習慣紙褲的,因為紙褲是三角形,我的是五角形,(笑)我是老古板,所以穿五角形。他呢是開明的所以穿三角形,三角形還是紙做的。你知道啊,在車子裏面這樣搖搖晃晃,晃個七個、九個小時,站起來的時候啊……那個紙片就下來……(師尊邊說邊笑,全場哄笑)那個紙片哪,就像蝴蝶一樣,從他的腳這樣「唰」!這是很辛苦的,很辛苦。蓮妙上師有講了一句話,她說「蓮嶝啊,你乾脆不要穿算了!」。(全場笑)

  這個是一路上的情形。你知道七個小時到十幾個小時之間的車程,在印度是經常有的。車子開開,碰,在路邊停下來,怎麼回事呢?男的跑右邊,女的跑左邊,不要跑錯了!然後用雨傘——他說雨傘可以打蛇,印度蛇很多;雨傘還可以遮太陽;還有——遮自己。蓮慈上師她也是跑一邊哪,她跑到有一個牆的地方,剛好有一堵牆。當時佛陀說法的給孤獨園,聽說是「黃金鋪地」啊!(笑)那個祇園精舍黃金鋪地啊……蓮慈上師是比較快一點,她就真的是走到黃金鋪地的地方。這一腳踩呀!滑滑的强!好像蛋糕一樣,旁邊她們幾個女生還笑她:「唉呀!妳踩到的是新鮮的!非常新鮮的蛋糕!」蓮慈上師她還滿省的,她說這個鞋子要用塑膠袋包起來,然後帶上遊覽車。我們全部的人都抗議,妳帶上來妳是什麼意思?對不對!難道整車的人都要聞那個東西嗎?就叫她丟掉。她另外還有一雙鞋子。另外還有別人踩到黃金遍地,一不小心就是地雷。你不要以為,那馬路旁邊絕對沒有人在那邊隨便拉,隨便撒,不要這樣以為。馬路旁邊都是,因為根本沒有什麼公共衛生設施。假如稍微隱蔽的地方,你認為這邊最隱蔽,別人也會認為最隱蔽。妳說牆的後面,絕對沒人看哪,但是那裏啊,全部都是啊。很簡單的道理嘛!所以我們這次出去啊!到處都是地雷。

  印度跟尼泊爾有很多的奇景讓你看的。那裏啊,都是乞丐,從你下車一直到上車,你走半個小時,他就跟半個小時。你掏出五盧比,馬上十隻手一起過來,這種場面我們看了,真的覺得那裏像是人間地獄,那真的是餓鬼道的地方。佛陀的子孫實在也是可憐。我們看看現在我們住的地方,跟印度那裏比起來,你不身歷其境,不知道他們生活的窮困。所以在這裏修行,大家應該要很精進,住了好的地方,不要去把時光白白的荒廢掉。

  我覺得印度人也是有一個懶的毛病。舉個例子講,印度機場的廁所,或者是   Hotel 裏面的廁所,男生小便的馬桶啊,都特別的高。那像師尊一進到廁所裏面,一看到,「哇!這麼高!」要墊著腳,這樣子……但印度人不比我高啊,印度人本身也是矮、瘦、黑啊,他為什麼用那麼高的便桶呢?這考查的原因啊,原來印度曾經被英國人管的,那個小便斗啊,是英國人的Size,英國人身材比較高大,他站起來是剛好,我們站起來就稍微低一點,一定腳要墊一下,這樣子。但是既然印度已經獨立那麼久了,那個小便的那個斗啊,居然每個地方還是做同樣那麼高的斗。從這一點就可以知道,印度人本身的懶,跟不求改進。應該要改進的,世界各地的小便斗也沒有那麼高的,我從來沒有碰過那麼高的。也不知道誰講了一個笑話,我現在不能講,這個是在Temple的地方講,不太好……(笑)。

  我們在印度每天所吃到的東西,都是「統一飼料」,什麼叫「統一飼料」啊?就是炒麵、炒飯,還有一些東西,都是一樣的,我們稱為統一飼料。統一飼料也沒有關係啊!反正會生蛋就好!(師尊笑)但是我們在西方生活的人,去到他那裏的話,會不會習慣?住也不習慣哪,吃也不習慣,坐車又那麼久,道路又那麼差,沿路都是乞丐,沒有一個地方沒有的。那看他們的交通……西雅圖的應該講起來是最好的。台灣是次一等的。那裏更糟,馬路上都是牛,牛在那邊走來走去,還有羊,還有駱駝,還有象。牠們在馬路上走啊,牛滿街都是。印度教,印度人他不吃牛肉,所以噢!二十幾天No beer steak,(笑)沒有錯,No pig因為回教的人不吃豬。印度差不多包涵了印度教跟回教,那你也吃不到豬肉。只有吃什麼呢?吃麵,跟羊肉,羊肉比較硬 ……還有最可憐的,就是他們吃Chicken 。每到一個地方去啊,為什麼印度教他不吃牛肉呢?因為印度教的一個破壞神濕婆神,祂的坐騎就是牛,而且他們拜的,是把他法座的坐騎也拿來拜的。所以進了印度廟,進了任何地方,都不可以穿皮鞋。因為你穿了牛皮的皮鞋進到裏面呢,祂看了會不舒服。所以我們每次進廟啊,我們都要脫鞋。

  尼泊爾本身也是印度教的國教,印度本身就是印度教。這兩國其實以前是一個國家,以後尼泊爾才獨立的。所以佛陀的八大聖地,有一個地方叫藍毘尼園是在尼泊爾。其他的七個聖地都是在印度跟尼泊爾的邊界上。那麼我們有去鹿野苑,就是佛陀初轉法輪的地方,在那裏師尊也有開示。開示苦、集、滅、道四聖諦。從鹿野苑再走到一個地方,就是釋迦牟尼佛證悟的地方,叫菩提伽耶,有菩提樹的。這次出去啊,我們每一個地方都很有感應。然後到了靈鷲山,就是我們經常早上在唸的:「南無靈山會上佛菩薩」就是在做佛前大供的時候唸的:「南無靈山會上佛菩薩」,這次你真正到了靈山頂,「南無靈山佛菩薩」……終於去到那裏了。那是佛陀講妙法蓮華經的地方。靈山一會,很有名的。佛在靈山莫遠求,靈山就在你心頭。這次啊,不是說靈山就在我心頭,而是我又到靈山又一遊,真的到了靈山的地方了。當初佛陀講妙法蓮華經,靈山一會啊,數千人在聽法。到了那裏去一看,唉!差不多兩百人就滿了。其他的人在那裡啊?我們只能說「掛在樹頭」,因為那個靈鷲山的說法台很小的,差不多我們雷藏寺的四分之一大,擠兩百個人就已經擠不下,其他的都擠到山谷下去了。

  所以你可以去看那裏。然後你可以去看七葉,七葉的一個洞,大迦葉結集五百個人在那個洞裏面。你可以去看阿難陀的,休息的巖洞,可以去看舍利弗的巖洞,都在那裏。到了那裏,會有一個感覺:好像在做夢一樣。竹林精舍也在那裏,釋迦牟尼佛也在那邊洗澡。我還沒到那裏,我就講了:佛陀洗澡的地方有一個冷的,一個熱的,一個池子是乾淨的,一個是比較不乾淨的,上面還有一個祕密池子,是佛陀一個人在那邊洗的。他們上去看,果然是一樣。(眾鼓掌)佛陀洗澡只有三個人一起洗,我不要講是誰……釋迦牟尼佛洗澡的地方,竹林精舍,說法的地方大迦葉結集經典的地方,另外靈山說法的地方,舍利弗修行的地方,阿難陀修行的地方,我們都去看了。

  然後我們又到祇園精舍,給孤獨園,舍衛國,王舍城。然後又到藍毘園,又到拘尸那,拘尸那就是他圓寂的地方。他圓寂的地方,我們看到虛空中有花飄下來,然後把整個佛陀的身子蓋住;有人看見佛陀的眼睛重新再張開,表示佛陀還在娑婆世界,還在度化眾生。

  最後我們到了藍毘尼園,就是佛陀出生的地方,那裏的靈氣最重。我們在尼泊爾參訪了很多西藏廟,也去看蓮華生大世的修行的巖洞。蓮華生大世是我們的祖師。進到巖洞裏,想想當初蓮師在那邊修行,今天我們到祂的巖洞裏,心裏上的景仰,油然而生。我在巖洞那裏一看,哇!也是一片好地!那個是「青龍搶珠」啊。別人看不出來啊,這龍砂虎砂抱,中間有一個山丘,一顆圓形的山丘。剛好蓮華生大士閉關的山洞,對著那個山丘。剛好是「青龍搶珠」的形勢。

  所以我們行者也要選擇有地理,有地氣的地方去修行這個是很重要的。我們現在在西雅圖雷藏寺「洞天湖地」將來說不定哪,三十六洞天當中就要列我們西雅圖雷藏寺為三十六洞天之一——西雅圖雷藏寺所在地。在這裏可以培養很多行者出來,將來成就都是大成就者。(眾鼓掌)

  尼泊爾很多地方可以看的,將來啊,我會把這個經過,從北印度,南印度,然後到佛陀八大聖地,到尼泊爾這整個過程,寫成一本書,這本書就是「天竺的白雲」。(眾鼓掌)現在還沒開始寫,星期一早上才開始寫「天竺的白雲」,名字取得是很好,其實是「天竺的烏雲」。(笑)真的,印度以前哪,這些人為什麼要修行?為什麼印度有那麼多的瑜伽大師,我發覺是他們物質的缺乏跟經濟的落後以後,他們轉變形像,去追求心靈上的解脫。他們怎麼會毘盧七支坐坐得那麼好呢?因為他們沒有事做。每個人在路邊那個草茅屋裏,就盤腿坐在那邊,很無聊。我們車子一過去就看到菜攤上也有人盤腿坐在那裏,草茅屋裏也有人盤腿在那裏。我說:哦!這些好像都是天生的行者,都是阿羅漢,每個人都姿勢很端正的,坐的很好。因為啊,每個人都沒有工可做,也不用上班,每天就在那邊閒坐。

  所以印度是一個我們看起來,就是很奇妙的國家,他們精神跟心靈方面、宗教方面、哲學、玄學方面的成就,都是在很困苦的環境裏去逼出來的。所以他們偏重在寄託下輩子,跟西方的不同的,東方跟西方真的是有差異的。他們本身在困苦逼迫的環境裏面產生心靈上的解脫,所以他們的思想也許會迸發出這種火花出來。

  以後假如有機緣,再跟大家談的更多,但是大家好好珍惜,在這邊修行的這種生活。他們南印度所有的西藏的出家僧,他們生活得很辛苦的,我們能夠在這裏,應該感覺到很幸福,要好好珍惜時光。

  今天就簡單介紹到這裏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