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佛法縱橫談 > 032. 四加行與威儀


032. 四加行與威儀
佛法縱橫談【第2冊】

各位上師、各位法師、各位同修,大家好!

  我們今天晚上是聽蓮記法師講四加行、蓮余法師是談她自己本身的出家。關於四加行方面,我有一本書就是「真佛祕中祕」,其中提到種種加行的意義。

  我們曉得做大禮拜是降伏自己的貢高我慢,做大供養也就是學習捨得精神,做四皈依可以講是堅固自己的信念、堅定自己本身的信念,做金剛心百字明是在懺悔過去的業,它都有它本身的意義。

  同時,我也講沒有四加行來修密法,就是如同在冰上面,堅固的冰上面蓋華廈大樓,那你縱然大樓蓋得金碧輝煌非常豪華,但你一碰到太陽升起,冰就溶解,整個華廈也會瓦解掉,所以四加行法是所有密法本身的一個地基,就是一個地基,我們每一個人都要修四加行,因為四加行做好的話,表示你地基非常堅固,那你建起來的密教本身的修行層次也就非常的堅固,那你就不容易把本身修行的信心退失掉,我們有時候會看到這些弟子本身會退心,這就是本身他的加行做的不夠,甚至於他唸「南無古魯貝」,這個南無古魯貝這一句話是皈依金剛上師,他連這句話都沒辦法去實現,我們唸四皈依:南無古魯貝、南無不打耶、南無達摩耶、南無僧伽耶。那你第一句話的南無古魯貝,都沒有辦法做到,所以你退失道心,就是南無古魯貝都做不到,那可以講密法、從前所修的這些密法就等於零了。

所以四加行在密教裡面非常的重要,它本身講起來是很重要的。蓮記法師他講加行,四加行,密法裡面有加行、正行,又有後行,這個法當中加行雖然是生起次第的法,祇是一個剛剛開始生起次第的法,但沒有生起次第的法,就沒有圓滿次第的法。我們有時候會想,到底加行用什麼來做比喻呢,加行就是說你在一塊土地上,你給他翻土,把土翻一翻,把這土壤翻一翻把一些石頭、野草給整理到一邊去,讓這個土壤再澆水,在加肥料讓這個土非常的肥沃,這個就是生起次第,也就是加行。你沒有這樣做的話,你去耕種,那土很硬,有很多雜草,有很多石頭,你種下東西,它長出來的東西就不會好,也不會成長,甚至於畸形。你假如有翻土,培土,給它加水加肥料,將來這個圓滿次第從土壤升起來,種起來的東西,它就是非常的好,非常完美,所以一個比喻講四加行就是翻土、培土、澆水、施肥,這個就是四加行。你不做這種工作沒有辦法讓你的圓滿次第能夠成就的。我這樣講,大家就可以瞭解什麼是四加行,四加行的重要在那裏。所以有時候我們修行的時候,有很多人直接修本尊法,甚至修上層密法,甚至一下子就要修大圓滿,說大圓滿很快成就,所以他一開始就是大圓滿,那麼你加行沒有做,業障還沒有消除,就算你能夠這樣,還是會墮落的,能夠在密法上修行直接從上層來做的話,下層根基不固一樣會塌毀。

所以我覺得修行一步,一步的,還是要一步一步的,千萬不要躐等(就是超越)超越跳級這樣是不太好的。

  關於蓮余法師所講的,這是一種人生的一個轉變,出家前、出家後都是一種必須要有不同的地方,像我們講起來,有時候我自己本身的生活,有時候我也自己警惕自己,像師尊本身來講起來,我也是出家的一個先鋒,在真佛宗裏面,也算出家的一個先鋒,出家前的生活跟出家後的生活必須要有不同的,在出家受訓當中,可以講跟軍人的受訓是差不多的,跟軍人的受訓是差不多的,以前我在軍中的時候入伍訓練,我是在車輪埔五中心,我是在台中車輪埔五中心受訓,我自己也受過菩薩戒,我在受菩薩戒當中的時候,我發覺菩薩戒的生活跟軍中的生活,都強調著從外而內,也就是說外面的威儀,然後再進到你內心的威儀,我們出家本身也是一樣威儀的,威儀就是你必須要莊嚴,修行人本身要清淨,過清淨的生活,還有你莊嚴的威儀都必須要的,那個跟軍人是一樣的,軍人本身也是要威儀,軍人他本身要有軍人的威儀存在的,穿上軍服就是一個標準的一個軍人,要有服從、要有責任、要有榮譽,我們以前講的,領袖、主義、責任、榮譽、還有服從,這種訓練必須要有,那麼我們出家了,我發覺出家人的生活為了求一致,跟軍人的生活非常彷彿,以前我們受菩薩戒的時候,像進到餐館,走路都要很輕聲的,聲音很輕的,我看我們這些俗家弟子還有很多出家弟子,進到餐館那個拖鞋,劈哩啪啦,劈哩啪啦,劈哩啪啦,好像濟公活佛一樣,濟公活佛在穿拖鞋在走,劈哩啪啦,劈哩啪啦,其實我也是在想:要不要跟他們講,輕一點,就是走路沒有聲音,然後呢,因為我們餐館是木板,椅子底下是鐵,大家就這樣拖出來,「得」……。拖出來一屁股就坐下去,(笑聲)坐在椅子上,進來一個「得」……拖出來,進來兩個「得」……。一大堆進來,我看噴射機飛過去都沒聽到聲音,這個是不可以的,在軍中跟以前在受菩薩戒所受的訓,這個椅子提起來,拿的時候提起來,然後輕輕的放下,然後很規矩的坐下,很規矩的坐下去,不能這樣拖的,還有以前講的,食不言,寢不語,吃飯的時候不可以隨便講話,一句話都不能講的,很安靜的,甚至於在出家人的生活當中,你沒有開口講話的,你從來也不會站起來盛飯,不可以站起來添飯,你要加菜、添飯,你通通用指示的,用筷子,用手語,說我必須加飯,必須加菜,或者吃飽了,這些都是有規矩的,你受菩薩戒的時候,在受訓當中有規矩的,筷子怎麼放,表示你吃飽了、你必須要添什麼東西,用指一下,那個服務人員幫你添,都是有規矩的,因為我們沒有服務人員,那你自己添飯,你自己添飯,劈哩啪啦,劈哩啪啦,走出去又添飯,又劈哩啪啦,劈哩啪啦的走進來,拖鞋你故意弄的很大聲,好像精神不太好。(笑聲) 我們在軍中也有講:坐有坐相,站有站相,跑有跑的相,就是講出家人的威儀:坐如鐘、立如松、行如風、臥如弓。臥下來跟那個蝦子一樣,弓一樣的側臥,吉祥臥側臥,心臟在上面的側臥,像一個蝦子一樣臥如弓;立如松,站的時候就像一棵松樹一樣;坐如鐘,坐起來就跟鐘一樣,很正的;行如風,走的時候很快速的。我看幾個人走路都不太行,我站在密苑那邊窗子看下來,那個走路啊,唉喲,(笑聲)那個老太婆的姿勢都出來了。這種姿勢都出來(師尊示範動作,脖子藏在衣服裏。)

  不然就像台灣迎神賽會,七爺八爺出巡,(動作示範七爺八爺走路姿勢,兩手上下擺動)就是白無常跟黑無常出巡的姿勢,什麼姿勢都有你們早課一完,一散場,就好像在戲院剛看完戲,戲門一打開,一群鴨子(笑聲)從那邊游泳出來。

  行如風,而且姿勢很端正的,坐也是很端正的,我們在軍中的時候,尤其在吃飯的時候是以碗就口,碗拿起來放在口旁邊吃的,很規矩的,不是以口就碗。(動作示範,頭趴下)

 那樣吃飯是很難看的,不能看的。當然,師尊也不一定百分之百是標準的,雖然我在軍中待的時間很長,我們以前吃飯的時候,(示範腰幹挺直)板凳一定坐三分之一,板凳坐三分之一,可以挺起來,板凳不能全坐滿的。板凳坐三分之一,眼睛不可亂瞟,兩個眼睛祇能夠往前視,跟禪定是一樣的。知道吃飯以前眼睛亂瞟是什麼情況,東看西看,看上看下,班長看到馬上糾正,眼睛不要亂瞟(加重語氣),眼睛不可以亂看的,眼睛正視前方。板凳坐三分之一端正,胸部一定挺起來,吃飯以碗就口,不能隨便講話。如果拿饅頭,有些人比較老百姓規矩,看饅頭蒸得很大,一個一個的蒸得很大,他就認為太小,在裡面挑,就拿一個最大的。好,回來班長馬上就罰你:手舉起來,手就舉起來;喊,叫你喊什麼——我的饅頭最大,(眾笑聲)你馬上就喊,我的饅頭最大,我的饅頭最大。嗯,你啊,這個規矩是有的,一伸手就拿起來,規矩就是這樣,一伸手拿到饅頭就是您的,吃菜不能越過界的,菜在這裏,幾個人坐在那裏,吃祇能夾前面的菜。夾前面的菜(示範動作越過界),這樣是隔山打牛,隔山打那邊的牛不可以的,不行的,它有規矩的。碗筷還有一些東西都不可以弄出聲音,完全不可弄出聲音的。我看莉莉法師每一次拖她的椅子的時候崐崐……。一屁股扭的就坐下去,坐也坐不正一點,用扭的唉。勾肩搭背不可以,當軍人,幾個軍人一起走的話,齊步,步伐還要踏齊步的就是一二一二兩個齊步的,沒有很散亂的,我走這一腳的時候,你走第二腳,你走第三腳,或者前後不齊,不排成一排,都是不可以的。軍人也是一樣,出家人也是一樣,腳步要走的很齊,腳步錯了,馬上墊步換過來,走路本身有規矩的。勾肩搭背,男比丘跟男比丘、比丘尼跟比丘尼,不可以搭著背走,一路談天一路走,這個叫做勾肩搭背,摸著背或勾著肩膀這樣走都不行的,一種生活就是這樣的。每一次晚上熄燈,一熄燈,崐,電燈一關,在床上一個聲音都不可以有,熄燈號一響馬上就崐熄燈,全部一律都在床上。早上起床開燈,燈一亮馬上起床,班長一喊起床,全部通通起床。知道臉盆怎麼放的嗎?臉盆放在每個人床底下,規矩有的,臉盆裡面的牙缸、牙刷、毛巾全部通通整齊,一律一致的,檢查內務完全通通一模一樣,棉被疊的跟豆腐乾一樣,以前我們是用一個三夾板,一塊三夾板,然後起床以後,就把三夾板放在這裏,疊疊疊,疊剛好在面上,剛好直直的,然後用噴水,「吃吃吃」(噴水聲音)然後,兩隻手弄成一直線,把棉被疊得跟豆腐一樣,四四方方整整齊齊,祇是這棉被放一塊三夾板,三夾板藏在棉被裏面,然後,我們弄的時候是用噴水,噴噴噴,兩隻手捻出一條線拉齊,拉得四四方方,放在床頭,棉被都是這樣的,內務櫃,所有內務櫃有規矩的,蚊帳放那裏,毯子放那裏,枕頭放那裏,東西放那裏,整整齊齊,打開檢查內務就是這樣,臉盆,規定十分鐘什麼事情都要做好,早點名。一起床著裝衣服就在床的旁邊,馬上就開始著裝,十分鐘就開始早點名,什麼通通要弄好,軍中的生活是這樣的,其實,我受菩薩戒的時候,生活也是這樣的,它規定,牙刷怎麼放,牙膏怎麼放,牙缸怎麼放,臉巾怎麼放,臉盆怎麼放,通通都弄好的,幾點起床,幾點早課,幾點做什麼事情,都是一樣,把功課表排得滿滿的。當然,如果這樣嚴的話,我看沒有人出家,(笑聲)至少你要表現出家人的威儀,行動的時候是怎麼樣子,睡的時候是怎麼樣子,吃飯的時候是怎麼樣子,在坐的時候是怎麼樣子,通通都是一致的,全部都是一致的,沒有拍肩膀的,我那天不知道看到誰啊,拍上師的肩膀,啪啪啪啪,那個是老百姓的動作,老百姓的動作沒有這樣子的,當然我自己本身來講起來,也不是很標準的,師尊來講,像上次裕順,裕順法師,裕順法師他在吃飯的時候,我看他這樣,(師尊示範兩手托著頭在桌上)兩隻手撐住自己的下巴,吃完飯了沒事,我就跟裕順講,你手要放下來,叫他放下來,你脖子要斷了啊,(笑聲)怎麼可以這樣兩隻手撐這樣,那個姿勢很難看的,不可以的。

我就是講我們坐有坐相,站有站相,睡有睡相,行走的時候有行走的相,你知道出家人本身也是威儀萬方,出了家跟一般老百姓不一樣,跟一般凡夫不同。凡夫生活很散漫,嘻嘻哈哈的啦,又唱又跳的啦,在出家人是沒有的,因為我們本身講起來,顯教本身戒律,規矩很多,很嚴的,不像我們在這裏美國,因為自由、民主習慣了,所以師尊也特別講求自由、民主放鬆,一放鬆心就野了,那麼行為上表現出來,就跟凡夫一樣。所以蓮余法師講他迷迷糊糊出了家,他現在還在迷迷糊糊,(笑聲)所以我必須要跟你講,就是說,就是不同,你現在威儀就要表現出來,也是很剛強的,有一種很莊嚴、很肅穆,但是玩的時候,大家一起玩在一起的時候,可以放輕鬆,有時候做晚會的時候或者……你可以儘量輕鬆沒關係,做晚會大家表演的時候,或者遊戲的時候,你可以放輕鬆,不限制你,平常的時候,要有一個威儀,就是限制你,第一個,這就是一個「戒」,「戒」就出來了,「戒」字的意思就是講,你合宜外表上的威儀,由外而內,使你的心也「守戒」。我的意思是講,我不是很標準,因為我有時候也是常常警惕自己,有時候我也彎腰,我在吃飯的時候覺得腰沒有挺直,沒有很挺也是一樣懶懶的,喝湯的時候,也沒有把湯拿起來,因為裝湯的碗太大,太大碗拿起來很重,假如小碗的湯,我可以拿起來,那個湯噢(台語:伊教我用大碗公,呷彼大碗公)。拿起來人家會說:哇,呷彼大碗(台語),(笑聲)吃那麼大碗,就會講說,哇,喝湯喝那麼大碗,喝湯也不可以這樣喝的,(示範動作,頭趴下去喝)這樣喝也是不對的,所以我喝湯的時候,沒有把湯匙跟碗就口,也是一樣把頭低下來,這個也是我錯,也是我本身不對。

 但是那個碗公實在是太大了,拿上來口喝實在比較困難一點,所以有時候也有開解你們坐的情形怎樣,稍為跟大家講一講。

  軍中的生活跟出家人的生活很像,我發覺很像,因為我在軍中十幾年,一共有十四,年我都是在軍中過生活的,我受「菩薩戒」的時候,我也去過七天「菩薩戒」的生活,他們披衣時,是怎麼披,應該你們這次受訓都有,怎麼披,怎麼拉,怎麼扣,都應該有教的,穿衣怎麼穿,怎樣禮敬,衣服拿起來要先高舉過眉毛,有方法的,軍人穿衣也是一樣。我們以前每天還要擦銅環,皮袋上有一個銅環,EVERY DAY。因為一天二天不擦,不用銅油擦它就不亮,每天都要檢查,為什麼不用個鍍金的,鍍金的它就永遠亮了,不用每天用銅油擦銅環。它這個就表示你每天都要注意儀表,天天都要注意你的儀表,天天要擦。皮鞋,軍人的皮鞋天天要擦得又黑又亮,用鞋油天天抹,天天擦皮鞋,為什麼他要叫你擦,因為就是要你時時注意你的儀表。我那個時候每一次檢查……來了要檢查皮鞋,慘了,我沒有擦,上面還有灰塵,我就是這隻腳移到後面那隻腳。(動作示範,前腳移到後腳擦拭)換那隻腳移到這隻腳擦拭,兩隻腳來回的弄,銅環要檢查,我們隨身都帶有擦銅環的布,那塊布經常沾滿銅油,趕快擦銅環,(動作示範:兩隻手來回擦拭)這樣擦銅環。每天都要注意你的儀表,鬍子有沒有刮,頭髮有沒有理,天天檢查的,頭髮不對,馬上就跟你講,頭髮不整齊,鬍子沒有刮。所以儀表從外而內,今天我們出家一樣要從外而內,像莉莉法師有一個好處,你們很少人大概也注意到了,她的念珠永遠掛在身上,她的衣服都是燙過的、洗過的,洗過燙過很乾淨的,她這點很好,她的念珠永遠掛在身上,不管去旅行去那裏,她都永遠掛著這條念珠,人家以為那條念珠是師尊送的……。其實那條念珠是她自己的,她衣服的布是高級的,(眾笑聲)是很高級的布,同時她是送到洗衣店去燙的,去洗去燙的,她穿的衣服都是洗衣店燙的,她的儀表是滿好的,儀表是滿好的,就是動作稍為差點,以後稍微注意搬椅子,輕一點,走路注意一下,有幾個在家的走路也是一樣,以前我看幾個在家的扭一扭、一扭進來就劈哩啪啦,劈哩啪啦,從頭一直扭到尾,(笑聲)那是不可以的,不可以的。

  所以從外而內的修行,從內也可以啊,一般來講不可以從內而外,要從外而內,濟公活佛那當然是例外,濟公活佛他已經是活佛了。他「內」已經清淨了,所以他不注重外表,那你「內」還沒有清淨,外表要先清淨,這個也是一種修行。

  今天我也講了很多,不過我們講的是「心、口、身」,也就是身、口、意要一致,我們密教講的身口意清淨,就是講外面的,裡面的包括你的口、身體跟你的意念,通通要清淨。我們先從剛才所講的,身的清淨就是一個身的清淨,身的清淨先做好,然後口的清淨再做好,裡面的意念清淨再做好,好!那就是百分之百的標準。假如啊,你們以後看到師尊本身也沒有做好的話,就糾正一下,你們也可以跟我講,師尊你那個沒有做好,你剛才沒有做好,我看真的沒有做好,有時我警惕自己,因為有時候也彎腰,我也彎腰,平時我坐都是坐得很端正的,平時我在Office(辦公室)看信或者檢查信的時候,我也是坐得很端正的,我一直坐得很端正的,其實坐端正反而好,反而不會累,你要知道彎腰覺得很舒服,不然,腰彎久了會累,反而挺胸,收下顎,眼平視,身端正反而不累,坐久了,威儀就出來了。

  我們出家行者,要做所有一般信眾的表率,今天講到這裏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!(眾鼓掌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