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佛法縱橫談 > 028. 命運與精進


028. 命運與精進
佛法縱橫談【第2冊】

  各位上師、法師、柴大使,各位同門大家好!

  今天晚上是聽這蓮火上師,他講運,還有講精進,另外蓮茲法師她講她在圓光佛學院的經過。那麼關於柴大使剛才提到的,人初的時候,到底是性善?還是性惡?他剛才就是一個問題拋給我,我不回答也不好意思,我認為是這樣子,每一個人不同,以前孟子好像主張性善,人之初性本善,這個善,也有人主張性惡的,「荀」為一個草字頭底下一個日一個勾,荀子主張性惡,人一出生他本性是惡的,我的主張每一個人不同。

  按照佛教本身這個理趣講起來,每一個人的業不同,所以他的善性跟惡性確實是不一樣的,每一個人不同,有的人天生就很凶悍,一出身他本身的性就不一樣,我們懂得命,懂得運,一看Baby的相就知道,他多少的業障在他的身上,他多少福報在他身上,他多少聰明智慧在他的臉上,在他的相貌上,這是運,這是出生後就已經有的。剛才的問題我就解答,不能講所有的人完全,全部出生的時候就性本善,性本惡的,而是每一個人不一樣,跟命運一樣,每一個所出生的命運都不同,通通都不一樣,一出生就不同。

  因為你出生的家庭、環境,你的父母、兄弟姊妹,你原來一出生帶的財富有多少,祖先留給你多少,或是祖先根本沒有留給你,還負債給你,你的聰明智慧有些人都是天生,不用教的他就會了,有些人讀書,父母根本都不懂得字,但是他的小孩讀書就是第一名。有些父母教育程度很高的,都是博士,生下來的IQ零蛋,這根本是一個命運,所以性善、性惡也是一樣的。

  蓮火上師剛剛提到精進的問題,妙高禪師從懸崖上掉下來,護法去扶,很快去救他,他高傲了,他又有懺悔,第二次掉下來,護法又救他,是因為他懺悔的力量,已超過那麼多世,不過妙高禪師是很精進。

  關於這個我談我自己,我以前寫在書上,我獲得這佛菩薩緣分的時候,我也偷懶,我不是寫在書上,于仙在底下笑,她說:「我也是懶猴」,確實那時候我也是很懶,祂叫我起床,我在睡覺祂叫我起床,正好睡的時候你叫我起床,起床修法,起來做功課,我翻一個身把棉被一拉就再睡了,那個佛菩薩很厲害,他把我的腳抓住,把我拉起來,倒立,整個人倒立然後放手,「碰!」就這樣子,隔壁臥室的,都聽到床碰很大的聲音,佛菩薩教我是這樣子。那時候很懶,我不想起床起來學法,祂就這樣子教我,就把我整個人,腳拉起來,倒立,然後再放鬆,碰!我沒有辦法,還是起來學,那時候我也是很懶,要叫你精進才能夠改變,才能夠有成就,那個拉我的腳,變成倒立,告訴你,你看不到人,但是有沒有這回事,今天告訴大家,確實有。

  妙高禪師從虛空中掉下來,護法神扶他上來,大家會想說,有這回事嗎?但是我經歷過了,我在偷懶的時候,祂拉我的腳,變成倒立,這樣子去撞那個床,撞得碰碰響,另外我還有懶的事,怎麼懶,大家也許聽過,而且寫在書上,從虛空中降下來教我手印,然後腳。祂就跟我講,把這手印趕快給它記在書上,記在手冊上,我就趕快寫,連續幾個晚上,教很多,教到最後我懶,我就跟祂商量,跟佛菩薩商量,祂虛空的,沒有形象的來了,祂教你站著,結手印然後腳走步子,只有我一個人,因為那時候我是軍官,住在一個單身的宿舍裡面,旁邊都沒有人,半夜起來教你怎麼走步子、結手印。我就怎麼跟祂講,我說,師父,不用那麼麻煩,不用你教我這樣子結手印,麻煩我又要記,又要結,太麻煩,我說,以後我出來幫人家做法務的時候,手印你就降下來把我的手掰一掰,掰過來掰過去就可以了,哇!祂馬上生氣,這佛菩薩怎麼可以生氣呢?其實祂不是生氣,祂是在教我,不可以那麼懶!强!真的不來,第二天晚上,自從我跟祂這樣子商量以後,馬上、即刻就走,都沒有停,第二天晚上,同一個時間,不來教你,不來了,從此以後,有一段很長的時間都沒有來。不來就不來,但是也不行,因為你有這個命運,走佛門這條命運,這條命運在。那時候我就祈求,而且自己本身也要懺悔,跟妙高禪師一樣,說我自己真的不夠精進;那有說,到時候,作法的時候祂下來抓你的手印,抓你的腳,抓你的手,比腳印、比手印,沒有這回事。

  所以我就把他寫在書上,你們看我的書就知道,當初,祂如何來教我,我跟大家講這些都是真實的,真實的這種現象,到今天為止,我還印象很深刻,二十七年前的事情,我到今天為止,我還是印象深刻,真的半夜來教你,每一天晚上,佛菩薩都有這種精力來教你,你學的人,居然還偷懶,像今天一樣,今天師尊都有那一種精力來教你,你學的人還偷懶,你說我寫了多少本書,一百一十九,一百二十快完成,我問很多上師,你把師尊一百一十九本書全部看完了嗎?沒有,我看一百本,每一本都不一樣的層次,我講了那麼多的錄影帶,密宗道次第廣論,地藏菩薩本願經,圓覺經,錄影了,現在在講虹光大成就,我問上師你看了沒有,什麼,他都莫名其妙,他說:「有嗎?」我問他,密宗道次第廣論你看完沒有?錄影帶看完沒有?他說沒有時間看,我講都有時間,你看都沒有時間,我當初的時候,佛菩薩怎麼教我,每天晚上來教我,我的人很懶,不可以的,要精進,可以改變命運。

  今天弟子學佛,上師、法師、同門,誰把密宗道次第廣論全部看完,很難說,所以這就是一個精進的問題,現在在社會,大家本身忙,但是師父也是一片的心,當初佛菩薩也是一片的心,你要成就,你自己本身一定要精進,可以改變命運的。

  這世界上有三個力量,是改變命運的:一個是天的力量,無形的力量;一個是人,你自己的力量;一個是地理環境的力量,這三大力量可以改變。所以我們人本身一樣要精進,才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。

  像袁了凡他在做善事,這邊放東西,做錯了事,他把做錯這一邊的,拿一個豆子起來;做了善,把好的這邊,拿一個豆子起來,以後再算,算扣了,自己認為終於善的多惡的少,這樣子去改變命運。假如是惡的多,善的少,那這樣子命運越來越壞了,所以袁了凡的了凡四訓有立命之學,就是講改變命運的方法,他自己經常放一個紅豆跟黑豆,在口袋裡面,做多少善事,你拿幾個紅豆出來,講錯話了,不對的事情就拿出黑豆,將來再算,這是立命之學。那麼今天我們學佛的人,記得一定要積極,像妙高禪師一樣,像我在寫作一樣,我不停的每一天都做精進的工作。

  剛才蓮茲法師講的也是很感人,確實的,我今天不敢跟大家講妄語,或者欺騙你們的話,當初我為什麼跟現在的教界,現在佛教界,為什麼比較格格不入,到處讓人家毀謗,讓人家排斥,讓人家攻擊,為什麼?就是我把真實的話寫出來,我把太真實的話寫出來。

  像佛菩薩教你手印、教法,我把這東西寫出來,不應該寫的,自己知道就好,你寫出來,人家就嗯!異樣的眼光看我,但是我的人很直,我就講真的就是真,我就敢寫出來,我確實被帶到太虛幻境,西方極樂世界去看,確確實實去的。有些法師就寫,你到了西方極樂世界,你拿一個證物給我看,你到西方極樂世界至少你拿一個七寶行樹,摘一根枝回來給我們看,至少採一朵蓮花回來給我們看看,我怎麼可以偷竊西方極樂世界的東西,主人阿彌陀佛沒有同意,我怎麼可以拿回來,他們怎麼不這樣想一想,他說盧勝彥居然到了西方極樂世界回來了,帶一個證物給我們看,這一種眼光看我。

  我在佛教界一生,人家一看我,喔!你是那個佛教界半夜教你法那個盧勝彥,沒有這回事,是鬼話,做白日夢,是精神錯亂,是Crazy People(瘋子),已經被講成這樣子了,一講已經從二十五歲,一直講到已經五十二歲,講到今天為止,還在講,人家一聽盧勝彥,哦!(哦!他眼睛看我一下)錢通通挖給他?沒有那麼嚴重,柴大使講的對,師尊是好人。

  坦白講,盧師尊坦白告訴大家,盧師尊本身講起來你都是百分之百的好人嗎?I say, No。我不敢講我是百分之百的好人,但是師尊跟你保證,我絕對不會去害你,我是不會害人,只有被人家害,我也跟你講,我今天所講的法是正法,是真正對這人本身有益處的,但你教我守很多的規矩,循規蹈矩、莊嚴、不苟言笑、不能講笑話,要守這個、守那個……。這個我做不來,我講坦白話,這我做不來,我喜歡唱歌的時候,我就要唱,我喜歡……我就要……,這一方面你不要跟我學,總之,老師以前跟我講過一句話,你應該莊嚴肅穆的時候,你要莊嚴肅穆,你應該很高興玩樂的時候,你就盡情去玩樂,但是,要你的心不要去越過規矩,你的心不要野,不要沒有辦法收回你的心。我講這句話你們聽清楚,也就是說你們能夠自主你自己的心,不能把心晃蕩沒有辦法收拾,要自主你自己的心,你的心要能夠放,也能夠收,能夠自我控制,我只是跟大家教這點,其實這一點,可以講就等於是在守戒。

  關於蓮茲法師講,他說圓光佛學院的情形,這難免,因為他們傳播以後就是這樣子的,我就是被定下來,我在第一百二十本書當中,我對這事情也將有所解說,對我一生當中所發生的事情,我會把它解釋得非常清楚。

  因為,這兩件事情,我的事情,跟釋迦牟尼佛,當初下降如何成佛,為什麼釋迦牟尼佛會到娑婆世界來,成就娑婆世界的佛祖,跟我這一世如何在娑婆世界用密法來度眾生,這兩件事情被列為底沙佛的兩個機密檔案。我的事情被列為一個機密檔案,被佛國所有眾佛,佛的Group列為一個機密檔案,跟釋迦牟尼佛本身的機密也通通要公開出來,就有兩個很大的祕密,關係到底沙佛,最高的一個佛祖,底沙佛是釋迦牟尼跟彌勒佛的師父,我都把它寫出來,公開出來之後,這本書我想應該會是很轟動,因為都是極機密,這事我到天上界SPY把它偷出來的?其實也不是,是佛祖教我說,可以公開了,這時機到了,你可以公開了。

  公開以後,世人就會明白,就會明白我這一生當中所受的,我只能這樣講給大家聽,至於一般教界他們很難了解的,很難了解,這整個宇宙的機密,他們一般講起來,只是學佛,他們學佛是把佛的東西從東邊搬到西邊,從西邊搬到北邊,從北邊搬到南邊,當成一個知識,一個學識,來研究佛學,而不是開發自己。今天盧勝彥的佛學,是開發你自己,把你自己的真心把它顯露出來。

  佛學不是一種知識,而是往你內部去開發你自己的心,這一點很重要,你把自己開發出來,認識你自己的本性,這是最重要的,顯露你自己的佛性,而不是我們來考試,來考佛學考試,大家,你幾分……你幾分……這樣子,好,完了,你是佛學博士,沒有錯!但是你自己的佛性並沒有顯露。

  今天,我們學佛事,把自己的佛性顯露,而不是去考佛學博士,這跟佛學院不太一樣的地方,盧勝彥的真佛密法,是要每一個行者顯露自己的佛性,而不是拿佛學博士,佛學碩士,或者是佛學院的畢業證書。

  今天就講到這裡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