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佛法縱橫談 > 027. 佛土不可思議


027. 佛土不可思議
佛法縱橫談【第2冊】

  各位上師、法師、各位同門,大家晚安!

 今天是聽蓮廉法師,他講他讀經的心得,還有蓮琪法師講她學佛剃度的過程,兩個都是很有內容。蓮廉法師皈依的時間很長,我到了西雅圖住在巴拉的時候,就是剛到西雅圖住在靈仙閣的時候,有一次應邀請到華盛頓大學,去講坐禪通明。去講的時候,蓮廉法師那時候是林哲台,他就坐在教室一個角落聽,聽完以後,就有跟我聯絡,那麼就皈依,那時候是一九八三年很早的,你們那時候有很多人都還沒有皈依,他皈依很早。他有到巴拉的靈仙閣來找我,那時候我知道他的身分,他是跟隨許信良,他那時候是當部長,海外學生部部長,海外學生部的總領導人是林哲台。

  他剛才講無常嘛,突然之間要領眾,要帶同修,就是他皈依也是突然間的,真的是無常。他本來是搞政治的,但是他現在對政治已經沒有了,這是一個很大的無常改變,那再來呢?他皈依現在又剃度了,這也是一個很大的無常改變,他本來有一個很好的家庭在紐約,他有很好的職業的,他的薪水很高,大家知道他的薪水很高的,他突然之間剃度要出家,他公司的人看到他,都認為……日本話叫「秀斗」,就是電線短路,忽然間電線短路分不清楚,他就出家了,這個也是無常。

  不過聽他在講他閱經的心得,看經典的心得,我們從這裡了解他對經典方面,他至少他也讀了彌陀經,讀了真佛經,那麼他也知道什麼玉皇大帝經,其實玉皇大帝經就是金光明經,金光明經在齋科儀,他也知道修欲界、色界啊、無色界啊,這個三界天的修行是怎麼一回事,那麼那一個經典是符合那一個天的。

  他剛才講這個阿彌陀經,是講阿彌陀佛是報身佛,因為還是在有色界,有這個顏色,有八功德水的,有行樹、有宮殿、有樓閣、有蓮花,事實上阿彌陀的極樂世界,一般來講都講阿彌陀佛是報身佛,報身佛就是還有形象的一個境界,但阿彌陀佛本身來講,祂的境界,這個報身佛不過是祂的化現,包括西方極樂世界,也不過是祂的化現,祂的顯化而已,像那個伽陵頻迦鳥,那一種鳥本身是阿彌陀佛的變化,祂變出來的,幾乎所有整個西方極樂世界都是祂的化現,所以我們稱西方極樂世界是化土,化土就是從虛空中顯化出來的,這個是叫做化土境界。

  事實上我們知道西方極樂世界有四土,最低的就是凡聖同居土,最高的是常寂光土,大家就要了解了,彌陀的極樂世界,不只是報身佛的色界天而已,因為祂有常寂光土,常寂光土本身就是佛陀講的寂滅世界,是一個很深奧的世界,所以西方極樂世界的淨土,從最普通的凡聖同居土,一直到最高的常寂光土,這當中雖然有色界的現象,也有無色界,甚至於有更高的佛菩薩,四聖界在極樂世界裡面,所以不可以說,就講它在色界天之內,不可以這樣子講,因為很深奧的。

  像很簡單講,我們知道兜率天,兜率天宮裡面有兜率內院,內院有彌勒菩薩在那裡說法,那麼兜率天在很低層次的欲界天,比較低的,六欲天中裡面有兜率天,但是兜率天還分有兜率內院,彌勒菩薩在那裡,彌勒菩薩既然是菩薩的話,已經超過三界天了,祂早就是一個佛了,是未來佛,將來下生,祂的境界怎麼在欲界天,所以這個兜率內院裡面,可以講就是一個很神祕境界的一個世界,可以講在欲界天裡面的四聖界是很高的。所以不要小看欲界啊、色界啊、無色界啊,因為裡面我發覺還是變化萬千,不是我們人間的腦筋可以想像出來的,那裡面的空間的度數,讓你沒有辦法用一般的解析幾何、微積分、三角啊,這些名詞方程式去給它算的,沒有辦法算的。我們知道我們人間,大部份的思想只在於一度空間、二度空間、三度空間,有點、面、立體,那麼還有立體跟立體跟無形世界四度、五度、六度、七度、八度,更深入的空間裡面,都有無形的存在裡面。

  我今天就是講蓮廉法師,他把欲界天、色界天、無色界天劃分得很清楚,事實上色界天裡面也有無窮盡的世界,欲界天也一樣有無窮盡的世界,也有其它的空間存在,是重疊的,是折起來重疊的。所以我們讀經的時候就知道,又一句話講,佛土不可思議,很多種種不可思議當中,還有佛土的不可思議,就是沒有辦法用人類的腦筋去想像的,我的意思就是講蓮廉法師,讀佛經的時候,當然劃分清楚是很好,因為你腦筋很清晰劃分很清楚,但是其中還有更深的境界在裡面,更高廣的空間在裡面。

  另外我談蓮琪法師所談的,這個佛學院的事情,我當然知道你們讀的佛學院叫什麼佛學院,我是知道的,但是我本身是沒有去過,這個蓮琪法師她不簽,說不簽就不簽,當然那個新剃度的法師她簽了,我認為兩個都對。

  新剃度的法師她有講說,沒辦法啊,她簽了,但是心裡面不簽,表面上簽了,但是她心裡不簽,心裡沒有簽,等學好了,讀佛學院四年,她說還要服務一年,整整五年的時間,在佛學院再服務,然後她就出來了,一樣她就到這裡來剃度啊,它那裡是我們這裡的培訓中心,可以的,其實蓮琪法師她比較執著,假如是我在佛學院讀,盧師尊是我的師父,我不能背棄師父,但是簽的時候,好,我簽我的名字,我一看啊,哦!寫了這麼多,但是我不承認,心裡講說我不承認,然後我簽名,好,我簽了,然後腳上再寫一個不,手上是在簽你的名字,你腳上可以寫一個不嘛!佛菩薩都會看到的,也就是說,你否認自己的SIGN,自己的簽名,腳上再寫一個不,反正免費的,對不對,又能吃,又能夠學,又能夠住,就不用那麼執著。

  可以的,你還可以在那邊,反正簽了無所謂,看它上面寫什麼,你通通不管,反正你就簽了,那麼腳上寫一個不,簽了就行了嘛!你也可以發誓啊,舉手發誓某某某是什麼,是什麼,是什麼,反正你照著唸就是了,一面發誓,然後腳上一面寫著不,不要緊的,應該不要執著。

  雖然是這樣子,但是你的心意,這一個心啊!應該是諸天共鑑,諸佛都明白,你有這個心意表現出來也是對的,我不願意簽,也是對的,簽了也是對的。因為有的時候,我記得屈原,有一個故事好像是這樣子的,屈原到了一個江,屈原要到那個江去投水自盡的時候,我聽說是先遇到一個漁夫,漁夫就是在河川裡面捕魚的,當時他們之間有對話,他說他看到屈原心裡面很憂鬱,那個漁翁本身也是一個隱居的有道之士,他知道他是屈原,他就給他做一個比喻,在講話當中給他做了一個比喻,他說:江水很乾淨的時候,我就拿來洗臉,這個江水很污濁的時候,我就拿來洗腳。

  這個漁翁講這句話給屈原聽,屈原本身聽了,但是他沒有感受,因為那時候他還是很憂鬱的,漁翁講這句話,是很明顯的,是希望屈原能夠合流,但不要同污,合流不同污,水清的時候,你可以拿來洗臉,水污濁的時候,你就拿來洗腳,這已經跟你講清楚,人活在這世界上,有時候要因應這個環境。

  政治清明的時候,你就出來做官,為國家做事,為社會、為人類謀福利。政治很黑暗的時候,你就隱居,你在江邊垂釣就好,何苦去自殺,不用去自殺的,你可以找尋你自己的生活樂趣,這天無絕人之路嘛,天沒有絕人之路的,你不用去自殺的,一枝草一點露的,每一枝草都可以活,都有露水沾在上面。

  這漁翁是有修養的,那像屈原一樣,不能太執著,任何事情都有轉彎的地方,到那一個環境,你做那一個環境的事情,所以今天你在佛學院裡面,你受了屈辱或者是要把你開除學籍,不留你在這裡,你可以隨順自然,你跟師尊講的一樣,你寫個不就好了,佛菩薩都看到你腳在劃,你也不用悲傷,不過妳現在也不錯了,妳那時候表現的這種精神,使我們都非常的感動。

  每個人表現不一樣,每個人的做法不同,所以她們兩個都是在這裡出家,一個讀完佛學院,再服務一年,她也在這裡出家,一個沒有讀完,離開佛學院,也是在這裡出家,一樣是殊途同歸,那既然佛學院那裡環境很好,你以後……,以後恐怕機會比較少了,我是希望以後再有人去讀那個佛學院的話,希望參照師尊的話,叫你簽你就簽,不要緊,簽了你就簽,寫個不,佛菩薩看到你的,師尊也了解,所有金剛護法都知道,不算犯戒,這個就不算犯戒了,因為確實你心跡已經表明了。

  我知道那個佛學院也不錯的,我聽說澳洲那個蓮祈上師,以前叫蓮花心慈,也是在這個佛學院的,都是比丘尼嘛!有沒有比丘?(弟子答有)心慈也是一樣這個佛學院。不過這個也有好處,因為本來師尊名氣不是很大的,給那個院長講的名氣都變很大。

  說也奇怪,這個院長我都不知道他是誰,真的,而且我記得佛學院好像是在桃園,還是?(弟子答:中壢)哦!中壢,中壢跟桃園差不多,中壢就在桃園旁邊,我想就是在那個地方,我不知道那個院長是誰,這個也好,免得我文章裡面又提到他。

  事實上一般講起來,學我們密教一定要有顯教基礎,宗喀巴祖師講,他說一般學佛,我們學佛的人,要有十二年的顯教基礎,然後再學八年的事情,整整是二十年的時間,學習的佛法才能夠圓滿,按照黃教祖師宗喀巴是這樣講。十二年的顯教,八年的密教,那麼顯密是一個手的兩面,這邊是顯,這邊是密,是同樣的,都是佛陀所講的,都是佛本身所教的法,那我已經講顯密的分別,已經講很多了,在此就不再多說。

  剛才聽蓮琪法師所講的,她說他們的生活很緊湊,一天有七節課,早上三四點就要起床,一直到晚上好像是九點,我記得他們的生活是,早上四點起床,那麼九點他就要睡覺,就要熄燈的。當然我們在美國假如是這樣子做,早上四點在這裡誦經的話,鄰居又要寫東西,所以我們這邊是比較鬆一點,他們做早晚課,中間還有七堂課,你可以想想看,這個時間是多麼的緊,那生活是多麼的有規律。

  那我們這邊事實上是有比較鬆,已經是很鬆了,那麼希望大家能夠珍惜,這裡是自由的空氣,很自由的空氣,有民主的法味,是有自由的空氣跟民主的法味。那麼管理上當然是沒有一般佛學院那麼嚴,不過也是要自我珍重,自己管理自己,自己盡量利用時間,自己努力去充實自己,每一位學習的、新出家的,跟出家的法師,都要好好的充實自己。

  因為經典很多很多,千經萬典是你永遠學習不完的,這個如來的智慧,所以在這裡你要儘量珍惜時光,那好好自己修行,再加上密法的訓練,你自己好好的修行,那麼將來一定會有成就的,將來也可以擔負弘法的重責大任,將來每一個都是有責任出去弘法的。

  法師本身來講就是有責任出去弘法,法師跟上師之間的差異,幾乎只是說,上師有灌頂,有跟人家灌頂,幾乎只有一點點的差微而已,那法師本身也有弘法的責任,希望大家珍惜時光,努力學習,好好把如來真正的智慧傳播出去。

  今天就講到這裡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