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佛法縱橫談 > 024. 談福慧及精進


024. 談福慧及精進
佛法縱橫談【第2冊】

  各位上師、法師、各位同修,大家好!(眾鼓掌)

  今天剛開始聽蓮火上師談四個加行,蓮靜法師講我以前書上寫的:『願為十世僧』,講目蓮僧的一個因果。

  我每一次說法,我的心都是空的,來的時候,我都不知道要講什麼的,我就是聽到上師開示了以後、法師講了以後,我就接著,也不算補充啦,也就是說接他們的話題,稍微講一下子。

  蓮火上師講四個加行,第一個講皈依,第二個可以說是講功德,就是福報,第三個講智慧,第四個應該是講精進。那麼他兩個人說法,到最後都拖的很遠,蓮火上師講他每一次回台灣跟人家吃飯的事情,我沒辦法講我跟著他回去一起吃飯,所以我這一方面就簡略了。

  關於蓮靜(法師)後來他講的,他的人生過程、家庭、婚姻,在這邊學佛,事實上這個就是人生,人生本來就是這個樣子。你說學佛,愈學的話愈多事,事情愈多,心愈煩,那根本就是不對的,你走的路頭就已經不對了。

  密教裡面講,無事無心,沒有什麼事,你也不用去掛念什麼事,你那個心也不用去掛念什麼,這個道理現在大家都知道,無事無心、無事無心,都是曉得不理它、隨它去,這個理都是知道的,做起來卻是相當難。

  你說無事,明明有事啊!你說無心,那有可能?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,你都感覺到啊,你如何無心呢?師尊教我放心,把心放下,明天債主上門了,你教我把心放下,明天就是要付那一筆錢,心怎麼放得下呢?

  他們問我,有些人來問事,我說無事無心啦!(師尊笑)師尊啊,明天啊!明天債主上門了,你教我如何應付?這個是一個重點,你教我放心,那裡放得下?哇!我覺得我也放不下!(師尊笑)

  事實上是這個樣子啊,很多事情逼到眼前來,你怎麼辦?有的時候,理論上是講得通,實際上你沒有辦法的,這必須要看你的功力,現在是講功力。

  所以,我常常講要無事、無心,要想長遠一點,不要想明天、後天,你不要去想明天後天的事情,都會過去的,我跟他講都會過去的,我說明天早上太陽會昇起來,晚上太陽會沉下去,明天會過去的,以後也都會過去的。

  我講了一句話,五十年後,你不要想那麼近,你想五十年後,五十年後什麼都會沒有的,所以你就安心了,明天是明天的事情,五十年後什麼都沒有。

 我是這樣子教他,我說你把一些事情放下,想想五十年後還會有什麼?有的時候是很困難的,很多事情是很難去適應,因為在目前所遭遇到的事情,都會讓你的心起波動,就是在目前、就在眼前、就在當下、就在即刻,你的心就會波動,如何教他不波動,這個就是修行的一個定力。

  這個是從後面再講回到前面來,我們再講蓮火上師所講的皈依,皈依最主要的就是要學佛,學釋迦牟尼佛的教化,祂教化我們,我們學習佛,必須要有一個很正確的、有正念的師父可以真正有他的功力的,可以傳授給你真正的佛法,那你找到以後呢,你就是要皈依,這是學佛的一個開始。

  皈依就像學校註冊一樣,你沒有註冊你不能上教室,只能夠旁聽,有了註冊,你是真正一個學生的身分,你可以去學習,這個就是皈依。

  蓮火上師講皈依有修福、修慧,以前釋迦牟尼佛也有講過的,你只有修福的話,將來轉世就變成大象,大象掛瓔珞,掛珠寶,在泰國那些象,或以前那些古印度的大象,因為它養在皇族裡面,耳朵就給它掛上珠寶、珍珠,給它掛了全身,因為它修福,所以長得很胖,而且掛滿了珠寶,它修福,釋迦牟尼佛比喻是這樣的。

  假如你只有修慧,修智慧,轉世做阿羅漢,但是阿羅漢每一次出去化緣,人家通通把門關起來,一看到你就討厭你,因為你沒有修福,你只有修智慧,所以你沒有福分,既然沒有福分,你每一次出去化緣,都化不到緣,就是羅漢餓肚子,連吃都沒得吃。

  所以學佛就是福跟慧都要修、一起修,合起來的,不能只有修福,也不能只有修慧。

  那現在講我們真佛宗兩個協會,一個是華光功德會、一個是內明協會,我的意思是,內明主要在修慧,華光功德會主要是在修福,合起來要一起做,內明跟華光功德會合起來就是福慧雙修,所以真佛宗是福慧雙修的。(眾鼓掌)

  在天上也有分的,我已經講了,欲界天,所謂欲界天就是慾望能夠滿足的一個天界、天人,也就是說福報很大的人,都上了欲界六天,欲界有六天,那麼這六天都是福報很大的人去的,他慾望能夠滿足。

  在欲界天都是有慾望的,有宮殿,很漂亮的宮殿,有漂亮的仙女,那裡的天人是可以結婚的,可以舖紅地毯的,可以給你證婚,給你福證,你們可以入洞房,它還有男女之間的慾望,在欲界天還有男女相,有男有女的,有男女相。

  所以在佛典裡面講,帝釋天天主祂娶了阿修羅的公主以後,祂還不滿足,不滿足以後,祂還有一點問題,所以阿修羅的公主就火大,密告她的父親——阿修羅王,所以阿修羅王跟帝釋天結怨的原因,就是因為這個原因,兩邊互相攻打,就是這個帝釋天的釋提桓因不怎麼太老實。(師尊及眾笑)

  這還是有它的因果啊,因為釋提桓因——因陀羅還是有外遇,這個玉皇大帝在這裡,不過這個是佛經寫的,不是我講的,責任不在我。那麼福報很大的,都上欲界六天,所以你只要行善、慈悲、佈施、守五戒、行十善,按照佛典所記載的,你可以上欲界六天,到欲界六天沒有什麼問題,那裡福報很大。

  在色界十八天,都是靠禪定,全部都是靠禪定,所以智力啊,智慧的力量,愈增長,你就在色界天,能夠到色界天,就已經超出欲界天了,在色界天裡面全部都是光明、清淨的世界,那是要靠禪定、智慧的、慧光;智慧所產生出來的淨光才能夠去的。

  福報大不能到色界天,但是你在色界天裡面,福報跟淨光是一起綜合起來的那一個天界。

  有了福報跟智慧加起來,再去明白宇宙的空性,空性的道理,你能夠知道了,佛陀講了幾個道理,苦、空跟無常,你能夠明白苦、空跟無常,然後去領悟空性,就到了無色界天,就能夠進入無色界天,進到無色界天就一切包括所有的身體跟宮殿都沒有了,只剩下一個識,就是你的神識,一點點的神識。

  甚至於神識都沒有,到非想天,一點念頭都沒有,非非想,連非想也沒有,叫非想非非想天,那個天界可以講是二十八天當中的最高天,再沒有了。

  出了非想非非想處天以上,就是四聖界,就是佛跟菩薩跟羅漢、聲聞、緣覺在的地方,就是叫做四聖界,那是最圓滿的地方。

  所以學佛是先從修福跟修慧開始的,在這當中你必須要很精進,非常精進的去修,當然修福、修慧都必須要有長遠,都要有長遠的心去修的。

  像我來講,我是很有恆心的一個人,大家跟我相處的人,都會知道,盧師尊是很有恆心的人,什麼恆心呢?我不講我自己學佛怎麼恆心,說我畫畫好了,我沒有一天沒有畫畫的,每一天一定畫一張畫。

  蓮寧上師他們在密苑的人,我每天一定展示我的一幅畫,新的,我每天一定畫一幅畫,我每天一定寫一篇文章的,從來不停,這個就是我自己本身的一個恆心。

  不是說你修行,你禪定,剛才你們大家在做功課的時候,我是在入定,我是在做禪定的這一種功夫。

 講了你們也不是很相信,因為我在練我的丹,第一個我守丹,什麼叫做守丹呢?就是你下丹田的地方,有一個丹,我守住這個丹,第二個我把這個丹移到中丹田,第三個移到上丹田,然後第四個把這個丹飛出去,飛到虛空之中,在虛空中滾,那麼祈求十方佛菩薩放光加持你的丹,然後十方佛菩薩加持你的這個丹以後,我再把它收到我的身體裡面,我精神就會很好。

  這是我的丹法,這是我修行的丹法,我很少講守丹,然後再把這個丹送、送到三個丹田,再把它飛出去,祈求十方佛加持這個丹,然後再把丹收回來,我今天坐在這裡,我沒有跟大家做功課,沒有唸咒、結手印、供養,從頭到尾我就是在做守丹、送丹,然後再由十方佛菩薩加持丹,然後再收回來的功課。

  所以我的修行也是精進的啊,也是很精進的,從來沒有一天停過,我每天睡前先合掌跟自己的護法祈禱,沒有一次說太累了,今天免了,就是連洗澡都免了,什麼都免了,衣服也不用換了,一上床,碰!就睡著了,沒有這回事!

  每一次上床,我一定在護法面前合掌祈禱,每一次上床我一定修眠光法,我一定唸咒的,而且唸的很大聲,因為我唸的很大聲,我唸:『讓養糠』,唸到嘴張開『讓、養、糠…』,「阿」(師尊作睡眠呼吸狀)!為什麼?因為快睡著了,快睡覺了,一下子就睡著了!

  唸到睡覺了,唸咒唸到睡覺了,這個數……,不能講數百年,還沒有那麼久,數十年如一日,這個就是精進的功夫啊!(眾鼓掌)

  我自己本人都那麼精進了,我相信我的弟子每一個都很精進的,都是跟我一樣的,每一個都是這樣子精進的,我今天一講的話,我就不好意思偷懶。

  有的時候,畫畫,那個靈感不好的時候,沒有畫出來,桌上沒有擺,你們要原諒我,哦!

  精進很重要,因為你要修福、修慧,人生的生命難得,時光也難得,要珍惜,要惜時、要惜福、要惜緣;緣分也是難得,當然像蓮靜法師講的,他是這樣子,在他的人生過程當中,不論到那個地方,任何一個地方,或者在修行的場所,還是會有很多的干擾,我可以聽出他的意思,他的意思是說雖然是清淨的道場,仍然還是擺不平,內心掙扎,內心非常的掙扎,還是有痛苦,很想解脫,但是解脫不了啊,你怎麼解脫呢?你在這個環境就被這個環境綁住了,你遇到的就是這幾個討厭的人,碰到的就是不順心,你在任何環境都會有的。

  蓮火上師講,近廟的也會欺神,愈接近廟的,世界各國的弟子飛十幾個小時,飛到這裡來聽法,住在這附近的,或者是西雅圖的,他們說,啊!雷藏寺在那裡啊?西雅圖那裡有雷藏寺啊?他的親戚從很遠很遠飛飛飛,飛到他家來,我們今天晚上要去雷藏寺聽蓮生活佛盧勝彥說法,他說我住西雅圖這麼久了,從來就沒有聽過,你們老遠從歐洲飛過來,要去聽法,你們腦筋有沒有問題啊?你們是不是Crazy People,我住西雅圖二十幾年了,我雷藏寺都沒去過呢!

  是這樣子的,是沒有錯,甚至於他來了,好,我載你去,我勉強載你去,我懶的去的,今天你要去西雅圖雷藏寺,好,我載你去,載載載到西雅圖雷藏寺門口,好,你下車吧,哎!難得啊,你進來啊,進來聽,啊!等一下下班我來接你,等一下盧師尊說完法,你出來的時候我再開車來接你。

  這個不算什麼,這個都不算什麼!這個還不算怎樣的,因為這是緣分的問題,唉!很難講,心理很難過的。也會有的,不是沒有,也有感觸,我們人是有感情的動物,人是有感覺的,有感情的。

有兩句話,不俗,你不俗就是佛果,不俗就是佛果,你不俗氣就是佛果,你已經超凡;不俗,多情就是菩薩,你有很多的感情,你慈悲眾生你就是菩薩嘛!師尊本身要度眾生,那裡會沒有感情?也是有感情,一把眼淚往肚子裡面吞。

  沒有辦法,我們也是在度眾生,也是有心酸史,不是沒有,也有痛苦的時候,明明這個法很好,非常珍貴,人家不稀罕,人家認為說那算什麼?賺錢要緊,我在家睡覺比較好,沒有辦法!

  你不能勉強把他綁過來聽法,你綁過來就是妨害自由,你不來聽法,今天晚上我講的是第一流的强!是最好的,最珍貴的,無價之寶,你一定要來聽,你不來聽我綁架你,KIDNAP(綁架),把你綁來聽法,不可能的事情,腳長在他的身上。

  當然也是慈悲啦,我們只是等,一句話,等,就是等他的佛緣,等他的因緣,等他跟我們真佛宗的緣,等他跟無上妙法的緣,就是只有等。

  所有的人事當中,自然有這種現象,擺不平的,人間的是是非非永遠有的,那麼想要超越,就是超越它,你要去想人的心理,想他的心理,他為什麼會這樣呢?他有這樣的因,有他的因果,有他的原因,那麼你體會到他的心,你的心就會平靜。

  我們去盡力,每一個行者,盡力去做好自己的本分,做好自己應該做的事,努力精進去修持,人事上所有的困難,我們去超越他,看淡他,去給他分析他的因果,他的因緣,那麼去慈悲他,去等待他,這就是我的做法。

  我現在就是說,師尊本身遭遇到很多的困難,也有很多的誤會、誤解,也有很多的反對,也有很多的批評、誹謗,我們都是去分析他的因果、因緣,然後去看淡、去超越、去解析,然後去WAITTING,就是去等,去等他另外再回頭。度眾生很難的,很困難的,不是那麼容易的,唉!太多的心酸。

  大家在這裡生活,一樣的,人事上的遭遇也有很多的事情,你會感覺到,好像有些法師、比丘、比丘尼會感覺到我一定被排斥,或者那一個人跟我格格不入了,我不喜歡誰,誰討厭我,都會產生這種現象。

  這個時候,你要用剛才我講過的這方法,去化解掉,把這些因果、因緣分析,那麼你自己本身做好自己的本分,慢慢去給他分解掉、去超越。

  我自己覺得,蓮靜法師講他覺得這一生很有價值,那麼我也覺得這一生也蠻有意思,(師尊笑)蠻有意思的,這一生也沒有什麼遺憾啦!既然沒有什麼遺憾了,你就可以放心了,你心就放下了,你今天還有遺憾的話,你心放不下的,你今天沒有遺憾了,也就是你隨時可以安心。

 既然隨時能夠安心,就是菩提,你就是菩提顯現的時候,你的佛性顯現的時候,你心無罣礙,無罣礙就沒有顛倒妄想,就能夠一心不亂,就能夠即身成佛,就會有成就。(眾鼓掌)

  希望你們能夠超越,能夠進入真正佛性裡面,得到永遠的安心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