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佛法縱橫談 > 023. 平等性智


023. 平等性智
佛法縱橫談【第2冊】

  各位上師、法師、各位同修,大家晚安!(眾鼓掌)

  今天晚上是聽蓮印上師講平等性,另外心美法師講她信佛的經歷、經過、過程,她的過程實在有夠複雜,也算是經歷很多啦,不過她最後的結尾倒是很出人意料之外的,她講到禪宗六祖很有名的偈:『不思善,不思惡。』其實不思善、不思惡跟平等性是相通的。

  今天晚上蓮印上師提到平等性,我想心美法師她一聽也就頓悟了,(師尊笑)她也有體悟。所以她用不思善、不思惡來做一個結尾,因為講起來也是一種相應,兩個人說法有所相應。

  這個平等性,蓮印上師剛才講,聽起來很簡單,其實,實踐起來相當困難,你不思善、不思惡,六祖講的這一句話,就不簡單,就很不簡單。

  當然,我們講是很容易,不思善、不思惡,你去實踐看看,你就知道它的困難在那裡,根本就是不可能的,因為這世間,所有一般的人,都活在六識之中,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,都活在這六識之中,你眼睛看到的就已經不平等,耳朵聽到的也都是不平等,你鼻子嗅到的也是不平等啊,你舌頭嚐到的也不平等,你身體碰到的也不平等,你的意念本身也不平等,沒有一樣是平等的。

  以凡夫的這六種意識來講,你要修到平等性智太困難。

  佛法裡面講,佛法的五智當中有平等性智,你幾時平等過?你眼睛看到的不是美就是醜,早就有分別,都有分別;耳朵聽到的善語跟惡語,你就有分別;鼻子的香臭你都有分別;舌頭的味覺,鹹、淡,你都有分別;身體碰到的,你都有分別;意念上的,都是分別。

  這個佛陀,釋迦牟尼佛在進入最深的禪定裡面,祂才發覺到眾生都是平等,都是有佛性的,只因為有了遮障,有了障礙,才產生分別。

  但是要真正做到平等性,那一種法是絕對的法?絕對的法就是已經進入一了,進入一才是一個絕對性,只要是二,就有分了,就有分別了,何況在這個娑婆世界,不只是二哦!還有三、四、五、六,幾等幾等的分別,多得不得了。

  我跟大家講,你要去修證平等性智,剛才蓮印上師講的要看天下的人都是你的父母,這一句話講出來,剛才聽他講是很容易,做起來蠻難的,每個人都是你的父母,(師尊笑)對不對?

  當然你視師尊或者看師母或者會認為師尊是自己的父親一樣,師母好像是自己的母親一樣,或者是說你看自己的父親是父親的樣子,看你母親是母親,但是你看剛才心美法師是不是你媽媽?(師尊笑)

  心美法師你看她講了半天,覺得說她當我的媽媽好嗎?(師尊笑)對不對?會有問題的!這樣子會有問題的。

  所謂平等性智,也就是講起來是最大的無量的慈悲喜捨的心,倒不是把他看成某一個人,當然他這一種比喻是對的,蓮印上師這種比喻是很對的,把他看成每一個眾生都是很尊貴的,這個比喻是講說每一個眾生都是一個佛,都是很尊貴的,我們都要尊重,去尊敬他。

  這個出發點是對的,是可以的,但是在指引上是不同的,也就是施之於每一個人的教導,有的是需要尊敬的,有的是需要輔導的,有的另外他有一種特別的施予愛的方法,或者是需要捨的,有的對他要慈悲的,要減少他的煩惱的,要增加他的快樂的,有的要為他犧牲的,有的是必須要使他很歡喜的、很快樂的,要解除他們的痛苦,所以施予的各種方法不一樣,這個是一個重點的所在。

  我們每一個人要修到平等性智,想想看,怎麼樣子修?人生活在世界上有四個狀況,你要記得很清楚,第一個是你清醒的時候,像我們現在每一個人都很清醒,這個是清醒的狀態。第二個、是你睡覺的時候,你進入睡眠當中的時候,這個是第二個狀況。第三個、是你在做夢的時候,你不是在睡眠嗎?在睡眠另外有一個夢境出來,在做夢的那一個狀態,人生這三個狀態都是有分別的。

  只有一個狀態是沒有分別的,最深意識裡面的超覺狀態,才是沒有分別的,才是真正的平等性智在那裡。你清醒的時候,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都是活的,你都是有分別,你在睡眠的時候,你以為你在睡眠沒有分別嗎?睡眠的狀態之下,它其中還有分別的意識在裡面。

  做夢根本還是有大分別,你那個夢境有好、有壞,夢裡面,你有時候是被狗追啊,夢裡面也許你打人啊、打狗啊,夢裡面你會做很多事情的,都是有分別的,唯一沒有分別是最深意識裡面的超覺狀態,是真正的平等性智在那裡面,這個要講到唯識學,唯識,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,這個末那識、阿賴耶、菴摩羅到第九識、第十識的無量識,到八識的那個阿賴耶就是種子識,種子識已經很深很深的了,第九識;第九識在密教裡面講是佛識、是如來,比種子識還要深。

  在那個最深意識裡面,因為每一個人把真正的佛性發揮出來的時候,你才會知道眾生都是平等的,眾生都是有佛性,所以釋迦牟尼佛因為祂進入了最深最深的禪定裡面,祂已經是開悟了祂才了解,祂那個狀態就是最深意識,很深很深意識裡面,完全沒有分別的那一種超覺的狀態,才沒有分別,才是平等心。

  不過那個意識已經都是最深的,把六覺都除掉,也就是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都沒了,那一種超覺的狀態,唯一的那一種意識叫做宇宙的意識,也就是至上意識,最上面的一個意識,要修到這種成就的。

  所以呢,這一種必須要靠禪定的力量,我講過了,我們色界四禪:初禪是喜悅的狀態,喜悅的覺受;二禪是淨光的覺受,清淨光明的覺受;三禪是不動寂靜的覺受;四禪是平等性的覺受。

  你真正登上了色究竟天,無色界最高天的時候,你發覺有一種很平等的心產生出來,這個要靠很大的修行功力才能夠進入那樣深的境界裡面,那個是很深的境界。

  所以很簡單講,好,平等平等,其實就是不平等,講平等都是不平等,很難啦!

 蓮印上師修持的境界,我發覺他雖然看起來人直直的,但內心,我發覺他內心倒是蠻有智慧發露出來,你表面上看,看不太出來,他的內心,發露出來。(眾鼓掌)

  他內心發露出來,他親跟疏已經比較平等,有平等性,像親人,像他的母親,她生病,那麼也是比較嚴重的病,在一般人來講,會一直叫,會很緊張,而且會捨去一切,或者什麼樣子,但是他居然把親跟疏看得一樣的平等,他不是說不孝敬自己的父母,不是的,不是這回事,他是非常恭敬自已的父母,非常孝順自己的父母,但是他以平等的心來看眾生,他講人都有生有死,真正大限臨頭,你也沒有辦法的,唯一的是,勸自己的父母,能夠安下心來唸佛,把自己的煩惱解除掉。

  另外也使自己的長輩或者的家人的煩惱跟憂苦,儘量用佛法給它化解得很平淡,這是一種很超然的智慧,這個顯現出來就是很超然,他以平等心來看眾生。

  雖然自己的母親病得很重,但是他講眾生的病跟自己母親的病是一樣的平等,他也盡量唸佛迴向給自己的母親,修法給自己的母親,同時,他也一樣希望能夠解除眾生所有的痛苦,並不是只有他的母親在苦,他以他的母親的痛苦當成眾生的痛苦,一樣的來解救。

  他流露出來的智慧是不凡的,就是內在的,他已經有這一種悟境了,這已經是一種平等心,這一種顯現。

  一般人不同的,一般人啊,我母親比較重要,我父親比較重要,別人的父母那是他家的事,別人家的事,所以有時候在爭啊,在鬥爭的社會裡面,是比較殘忍的,好像你在爭一個醫院的床位,我的親人比較重要,我要住到這一間的病房,別人我不管,別人有沒有床位我不管。

  那麼醫生來了,一定要先醫我的親人,不能先去醫別人的親人,別人不是親人,不能先去醫別人,但是佛教不同,佛教講的是平等的,佛法是講平等性智。

 靜香上師來這裡的時候,她跟我講,她說師尊人家供養你的禮物、錢,你有沒有收到,我跟她講,我從來不管,她說奇怪!你怎麼不管,這是人家供養你的,我跟她講了一句話,你們在座的人有些人聽到,我說這個錢縱然我沒有花,也有人去花,我這一句話講的就是平等,她不知道聽得懂聽不懂!(眾鼓掌)

  他們是這樣子的,唉!這個是我的啊,怎麼可以我的錢讓別人花呢?但是在師尊的眼中,在我的眼中,錢我不花,還是有別人花,同等的價值,相同的價值,不要分我的、你的,只要這個錢發心供養就可以了!

  所以,我們做慈善有一點,一定要注意的,不要去追究這個錢那裡去,你去做善事,你把這一筆錢拿出來,我要做善事,這一筆錢拿出來,你不管它那裡去了,因為這一筆錢你拿出來,縱然不是做慈善花了,也有別人花,你不要去理它,你只要去管你的心就好了,你的心已經發菩提心出來,這個就夠了,其它的你不用去管。

  很多人去管拿去做慈善的錢,會不會給中間的人拿了就跑,或者他拿去做別的了,並沒有花在真正做慈善上面。這個自然天地之間,是一種因果,是一種很平等的,我們只要花了菩提心,其它的事情你不要去煩惱。

  六祖慧能講,你要開悟不思善、不思惡,這一句話太好了!五祖弘忍講,沒有我、沒有你、沒有眾生、沒有壽者,你去實踐它,就可以開悟,這是平等性智,無我。無我相、無人相、無眾生相、無壽者相,去實踐『金剛經』的這四句話,你就開悟。

  到了慧能——六祖,不思善、不思惡,就平等,你不要去想好的,不要去想壞的,就平等,到了師尊這裡,變成二個字——『去執』,去掉執著,你不要去執著,去執兩個字。

  不要講什麼善啊、什麼惡啊,通通都沒有,從一切執著都沒有,進入唯一的空性,這個就是禪宗,你真正把你的執著完全去除了,根本沒有煩惱,直接進入空性,得到佛性,你就直接成佛。

  這個世界上很多麻煩的事。像有人一旦當了寺的住持人後,他就知道,人間很麻煩,(師尊笑)你不要以為在你周圍都是光頭,去了三千煩惱絲,其實他們頭上有三千煩惱絲,腳上有六千根毛,理不盡的,有一首詩,對啦,你們都會唸的,總之,他執著還在,執著都還在。

  你要叫他做事情,他會——「勤分」(台語),我們台灣話講「勤分」,就是說「會計較」,為什麼你不叫他做,叫我做,為什麼?要講出一個理由,天底下那有那麼多理由?為什麼你不做要叫我做?你住持要以身作則啊!那為什麼他做的是比較輕的工作,我做的是比較重的工作?為什麼他晚上可以溜出去,我為什麼不可以?為什麼別人你不管,你天天都管我?你只有管我一個?你理這些,就已經受不了。

 什麼事都住持來做的話,那還當什麼住持?住持給你做好了,你來做啊!很難處理的,別人跑掉了,溜了,跑去偷睡了,去睡覺,去宿舍裡面偷睡,沒有人會管的,不是啦,你們會找一下子,住持跑去偷睡一小時,你看吧,很多人都在講,一下子你不見了,大家都會找你,住持那裡去了?

  很難做的,每個人的心不平的,對不對?每個人的心不平的,所以要做到平等性智,真的是要有大智慧,還有很大的定力,要去掉所有的執著。當你去掉執著了,不思善、不思惡的時候,你會發覺眾生很可愛,每一個都很可愛,其實看他們的執著、看他們的善惡、看他們的分別心、看他的喜、怒、哀、樂、哭、笑、跳,你就覺得很好玩。(眾笑)

  把他們當成好玩,就好了,當成好玩,然後慢慢引導他們去掉這個執著、煩惱、痛苦,給他們快樂。當然,你沒有去做實踐的工夫跟修行的話,你沒有辦法證得平等性智,我以後在第一百二十一本書,我會教大家怎麼樣修出平等性智還有五智。(眾鼓掌)

  這個修行的方法,我們是用真佛密法跟密教的種種方法去修證的,你可以一層一層的「天」去實驗,你得到喜悅,讓你先有得到喜悅,然後再得到淨光,發露你全身的淨光,光明的淨光產生出來,然後你到不動的境界,覺得身心都不動了,然後再進入平等性智,你進入平等性智的時候,可以講,就是把你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、末那、阿賴耶、菴摩羅這些識全部都開發出來。

  這個時候,你等於是一種超覺,你得到的是一種超然的覺悟,你根本就跟世俗人不同了,跟一般世間人不同,你雖然活在娑婆世界跟所有人活在一起,但是你的看法,是一種超然覺悟的那一種覺受的看法是不同的。

  這個時候,你已經是聖人了,你已經完全是一種超然覺悟的聖人,你就不會為這些光頭、這些蘿蔔頭或者帶髮修行這些人的煩惱,你就不會了。

  今天就講到這裡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