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佛法縱橫談 > 020. 業與死


020. 業與死
佛法縱橫談【第2冊】

  各位上師、法師、各位同修,大家好!

  師尊好!(眾鼓掌)

  剛才我們聽的是常智上師講的「口業」,還有宣仁法師本身談「死」。

  二者談的都是很有法味,我一向跟大家談的也就是離不開他們兩個的範圍。

  在口業方面來講,的確是很容易犯的,像常智上師所舉的例子,他所指的這位師姐,常然我是認識很久,假如是我的話,像這樣的弟子,我也是會跟常智一樣的,請她進來,因為她不進來會更厲害。

  那麼,進來不管她講什麼也就不要再去理她,因為你愈理她,她就愈厲害,她有時候是躺在地下任你拖的,她可以這樣子躺下來,她曾經有一次,據我所知,有一次,就躺下來,躺在地上,也不起來,你趕她也趕不走,反正你抬也抬不走,你假如是男的過去的話,她說你這樣算是非禮,她很多的招式的,碰到這樣子的,我也是沒什麼辦法了!我只有在上面寫著「口業」,寫了兩個字,你這個口業很多。

  那麼這個造口業,當然像常智上師講的,很容易。因為我們人有一個習慣,每一個人幾乎都有一個習慣,這個習慣就是誇大其實,就是把本來很小、很小的一件事情,經過了幾個人的傳播以後,就會變得很大。

  我以前講過嘛,本來去吃燒餅,突然吃到一個稍微比較大一點,然後那個同學回來講,他說他去吃燒餅,五毛錢買到一個這樣子大的燒餅(師尊示範),手這樣子比,傳到幾個人就變成這樣子(師尊示範,師尊笑)。

  事情都是這樣子的,哎!很難免的了。那麼跟你講的時候,有些人講話是這樣子,哎!我告訴你一個秘密,不可以講出去,我只有跟你講。不到幾天,所有的人全部都知道了,因為每一個人都是有幾個屬於他的密友,好像「我只有跟你講的」那一種的朋友,每一個人都有幾個,事實上講到最後也就是全部都知道了。

  所以師尊現在也對於這種話少講,也就是說,能夠講的,你確實能夠守祕密的,沒有幾個人,確實能夠守祕密沒有幾個人。有的時候,有的弟子跟我講,師尊這個祕密我只有跟你講啊,只有跟我講?!我想「哇!他只有跟我講,一定不會有人知道。」那麼他也跟我這樣子講:假如以後有人知道,就是師尊講出去的。

  哇!這一口氣我憋了很久,我把這個祕密拚命憋。為什麼呢?本來要冒出來的,但是他最後講了一句重話,就是「假如有人知道,就是師尊講的。」這個就很嚴重了,所以我一直憋啊,那一段時間,嘴巴不能講。但是呢,就是肚子都脹氣憋!肚子會脹氣,不能講嘛!

  其實隔不了多久,我已經聽有人跟我講了,那麼我就急著找他,我跟他講,那個不是我講的,那個絕對不是我講的,因為我真的………,你只要跟我講不要講出去,師尊都會守的,就算禁氣,也要禁!因為我不能講嘛。

  師尊一講出去的話,不得了,所以我一直憋著,結果外面的人都知道了。所以很多事情並不是像我們想像的這樣子的。語言啊,或者文字啊,這種傳播力量很大的,一傳十、十傳百,整個世界都會知道,所以口業重的地方,它主要的原因就是在傳播,傳播這一種力量很大,所以我們小心我們自己的口,應該講的我們講,不應該講的,或者你不明白的,千萬不要講。很多事情不明白,尤其我發覺宗派裡面那邊批評過來,這邊批評過去,很多很多的。

  在師尊本身的立場,我是希望這些紛爭,儘量愈少愈好,耳根清淨。我們行者最好「是是非非的話,只要是牽涉到是非的話」少聽,不要去聽,也不要去傳播。

  有的時候,因為好朋友之間,很好的朋友,也是常常會有誤會,會產生這一種語言上的誤會,產生這種磨擦,都會有的。

  常智上師剛才講的,惡語、兩舌、綺語跟妄語,都是很容易犯的,這個惡口也很容易犯的,所以我們做一個修行人就是在口業上、身業上、意業上都要很清淨,都要做到很清淨的,不要輕易去犯這個,因為據我所觀察很多的眾生,一出生就是啞巴,不說話的,就不能講話的啞巴,我一看啊就知道這個犯了很重的口業,犯了很重的口業,所以他這一世都不能講話,都不能開口講話。

  所以有時候,好像是說記者寫師尊,那個犯了很重的口業,或者是自己同門為了達到誹謗的目的,他本身也犯了口業。那麼犯口業他不知道將來會得到怎麼樣的報應,逞一時之快,其實將來也是會有很大的報應。

  像下一輩子是啞巴啊,或者是遭遇到三途的惡報,都是有的,大家就是要注意,要達到三密的清淨,把三業轉化成三密,這樣子比較容易跟佛菩薩相應。

  另外關於宣仁法師談到「死」字,那個字我以前也講過的。那麼我今天要跟大家談一下死是什麼樣子的狀況。

  我以前的師父跟我講過,他說死的狀況其實很容易去體會,他講過,死的狀況就像你睡著了,躺下來,你睡著了,在你發夢的時候,在做夢,那一種夢境的狀況之中,就是很恍惚死的狀況。

  他這一種意思,大家稍微想一下,好像是說你今天晚上回去了,你躺下來,你發了一個夢,他說死的狀況跟這個是一樣,當你死的時候,你不知道你是死了。死的時候,有些人還不知道是死了,這個情形跟你講,你可能會不太相信,為什麼呢?因為你在做夢的時候知道你在做夢嗎?你自己知道你在做夢嗎?這是一個問題啊!

  很多人在做夢的時候,不知道自己在做夢,以為是在另一個境界裡面生活,所以今天一個密教行者要修行到什麼境界?你只要發一個夢,你馬上知道這個不是真實的,而是在夢中,你能夠這樣子嗎?

  這就是做夢的時候,你知夢,知道這個是夢境,不是真實的,這一點你一定要修成。你今天這一點假如修不成的話,你距離成佛,或者你到佛國都很遠。很多人講妄語,常智上師講,妄語很多人講,我已經修證了,已經相應了,跟佛菩薩相應了,我看到什麼了,我已經有成就了。好啦,我現在問你,你在做夢的時候,知不知道是夢,你假如做夢的時候,還不知道你是在做夢,那個離成佛、離相應還很遠。

  所以一個密教行者必須要知道這個是夢境,那你雖然產生一個夢境,你自己本人在夢中,你知道是夢境,就不會顛倒妄想,因為有人追你、拿刀子殺你,你就很怕,你在夢中,人家請你吃東西,哇!很好吃,吃的很飽,拚命吃,顛倒妄想。在夢中人家罵你一句話,你就發火,很氣,就追著那個人要打,顛倒妄想。

  你知道夢啊,這個是假的,這個是夢,你表現的非常得祥和,隨著夢走,但是你不會因夢而產生你種種的情緒變化,所以修行人要知道,第一個要修的「知夢」,知道這個是夢境。還有呢,正夢:你夢裡面沒有顛倒妄想的現象出現。

  在夢中你也要修法,在夢中你也能夠唸佛,在夢中你也能夠禮佛,在夢中你保持著清淨的念頭,這個就是你在夢中修行,就是正夢,正常的夢。還有呢,驗夢:只有產生的夢境,你都是有靈有驗的,在夢中,凡是跟你講的,在白天都會出現,這個就是很靈驗的夢,你一個密教行者,要修到這個。

  知夢,知道夢;正夢,清淨的夢;驗夢,很靈驗的夢。你能夠這三者出現,這三者一齊出現,你就是修夢法,夢幻法已經有成就,就是真的有成就。因為死的時候你知道自己已經死了,你這個時候還能夠唸佛,跟著佛的光明走,佛來接你,你跟著佛的光明走,你就成就了,往生西方極樂。你死的時候,因為你進入一個幻夢之中,夢幻的世界你進去了,你知道自己已經死了,同時你保持著正念。

  很清淨的,任何引誘過來你都不動,你都不動心,你跟著佛的光明走,甚至於你自己已經變身成為佛、菩薩一樣的,這樣子一直的往生佛國,這個你就已經成就了。

  所以談死啊,最像死的是什麼呢?就是你睡覺,睡覺就是假死,短暫的死,是短暫的死;真正的死,就是長夢不醒,長的夢不醒。那你假如現在還在做惡夢,你回去還在做惡夢,做惡夢的時候好糟糕,跟人家打,跟人家開戰啊,打戰啊,或者發忿怒的心,貪嗔痴這種念頭你都還在,回去好好懺悔,你距離成就還差很遠,差很遠。

  按照我的老師跟我講,修行人要修到知夢、正夢、驗夢,你能夠修成了這個,那麼你往生有把握,你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有把握,因為你一個人在夢裡面,完完全全通通都失去控制的,你一個行者不是被夢境拖著走,你還能夠主持這個夢境,也就是說在夢裡面,你自主你自己的夢,這個就是成就。

  談死啊,死跟什麼最像,跟發夢最像,這個死有多恐怖,這個死真的是很恐怖的,一躺下來,一睡著了,就到另一個世界了,小死六小時,大死百千年,真正的死有時候幾百年、幾千年,都是在夢中的,一下子夢見那個,一下子夢見這個,讓你搞得神魂顛倒。

  死的時候,有山崩,那是身體的土的影響;有火災,是你身體的溫度的影響;有水災、水淹,水把你淹埋,是你身體水的影響;有種種的災難,是身體裡面的風的影響,真正的四大分散。地、水、火、風,在影響你的夢境的時候,在影響你的四大分散的時候,會產生這地、水、火、風四種的大變化,你會被火燒,被水淹,被土埋,甚至你身體沒有形體,被風隨便吹的,到處游離,所以會產生很多惡夢,很多很可怖的事情,就是在死的時候產生出來。

  所以,今天大家修行的時候,注意了,我講過了,在修夢的方面,就是「眠光法」:要把自己變成金剛杵——「讓、養、糠」——自己變成金剛杵,很堅固的金剛杵。自己觀想「阿」字升入虛空,變成傘蓋,紅色的光來照你——「讓、養、糠」,「阿」,祈禱自己的本尊、護法來守護你睡眠,做種種睡覺以前的功課,做睡覺以前的功課的時候,有光明來照住你,有本尊跟你的上師來加持你,自己又變化成為金剛杵,很堅固的金剛杵,那麼在睡夢中不起妄想顛倒。

  一般的淨土宗,唸佛往生:是在臨終的時候,這一唸,這個念頭,一直要跟著佛走,最重要就是要一心、專一,沒有顛倒妄想的時候,一心不亂的唸佛,跟著佛的光明走,才能夠往生,靠的就是這個。我們密教靠的就是知道了,你知道了怎麼樣子走,能夠自主,這個很重要。

  常智上師剛才講的三業:身業、口業、意業,我們都很容易犯的。也是希望大家在一個僧團,我們是一個僧團「GROUP」,是一個僧團,在一個僧團裡面,每個人大家有時候互相檢討,對於是非不要去聽,也不要去傳播。

  我最近已經練得不錯,我最近練得比較好,就是說,對於是非方面我不太願意去談、去講。但是師尊的眼睛是很雪亮的,看透很多事情,有時候會稍微講一兩句,稍微講一兩句話都是應該講的才講,不應該講的,事實上,不應該講的,或者是我自己不明白的,我就儘量不去講。

  還有很多弟子交代師尊,師尊不要講出去哦,我會憋住,我會憋起來,但是你自己講出去的,那沒有辦法,你不要怪我說,師尊是你講出去的。不會的!除非你又跟別的幾個密友講,到最後大家都知道,你又要怪我說師尊講的。

  有的時候,當醫生本身他也必須要有這一種醫德,當醫生也不能隨便講他病患的病給別人知道;還有當律師也是的,律師也不能,好像辦了一件案子以後,把這些內容告訴別人,也不可以的,他也必須要有這一種品德,很祕密的。

  很多祕密跟師尊講,師尊就說那你去把門關起來好了,我就跟他講,你既然這邊寫著很祕密的話,那常智上師就會知道了,他說我走出去,常智就走出去把門關起來,讓師尊直接跟他講,因為他要講他很祕密的話,那我知道了以後,我也不可以講,我也不能講,因為我把你的祕密講出去了,給大家知道,那何必關那個門。

  所以也就是說你心中的祕密告訴師尊,師尊也不會再把它講出去,不應該再把它講出去。有時候,我也會跟弟子講,我告訴你的這個是祕密,這個祕密你不可以講出去的,那這個弟子假如講出去了,我也會知道的,那知道了以後,從此以後,我再也不會跟他講,就是說這一次以後,就知道了,這個弟子會喜歡嘴巴到處亂講,既然知道他嘴巴會到處亂講,以後就不可能再把比較重要或比較祕密的話去告訴這個弟子。

  所以我們口業也很重要的,跟死的狀況。今天就談到這裡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