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佛法縱橫談 > 018. 超越人世間的情


018. 超越人世間的情
佛法縱橫談【第1冊】

  各位上師、法師、各位同修,大家好!(眾鼓掌)

  剛才我們聽的是蓮世上師本身所講經典當中的一個故事,那蓮記(法師本身談的是他出家受訓的心得。

  我們先談蓮世上師所講的,一般來講起來,能夠這樣子看透人世間的緣,是很不容易,蓮世上師剛才談到的,對於自己本身的小孩子過世的時候,能有那一種心情,是很超然的,不是一般的凡夫本身能夠做得到的。

  大部份來講起來,現在的父母,是已經比較看得開了很多,以前的父母好像是在三十年前、四十年前的父母,那不得了,看不開的很多,現在的父母看得開的比較多。現在已經進入二十世紀、二十一世紀的時代,親情是比較淡薄,那麼在往前的時代裡面,親情很濃的,一般的父母對於自己的子女有些的要求是很高的。

  以前我們常常談要「孝順」,「孝順」這兩個字在我們那個年代,父母的要求,兒女一定要孝順父母,好像那個時代的父母對兒女要求比較多一點,好像是說我養你,把你養大了,那麼你就有責任重新反哺,就是養父母,這個講是「孝順」啦!一定要「孝順」父母,假如兒女有一點不滿,或者有一點對父母怎麼樣子的話,父母很容易指責你,說你這個兒子、女兒一點都不孝順,怎麼樣啦………,我後悔生你,就會罵得很厲害。

  但現在的兒女不一樣了,我來這個娑婆世界,我來這個世間,是你們要我來的,我本來不來的,是你們在製造的過程之中一個錯誤的結果,我並不是願意來,現在的父母就不太敢講,現在的父母知道兒女都很有知識,都不是很會順從父母的,現在的兒女會頂嘴,他們懂得了一些知識了以後,他們就講是你們這一種追求某一種快樂,然後造成錯誤的結晶,這個責任是你們要負責,哇!一講了,這個父母都沒辦法回答,怎麼搞得,會變成這個樣子,現在的兒女好厲害,現在的兒女不簡單,現在的兒女都會反駁的,他說你有責任生我們就有責任養我們,不但要養我們,養不好還要怪你們,到底是誰的責任,現在問題是二代之間,到底是誰的責任,誰應該負責這一種錯誤的結果?現代來講,這是一個問題。

  但是,依照我們以前的傳統來講,我們飲水思源,父母本身來講,的確愛護子女的比較多一點,虐待子女比較少一點,像剛才蓮世上師講的這樣子,這個父親、母親、妻子;姐弟還有佣人,這五個身分的人對於他家中的一分子死掉,通通都不動聲色的,這個兒子一定是壞到極點,(師尊笑)他們認為他(指兒子)走最好!不走,反而是一種累贅。

  不過也不能這樣子講,有些人看破世情,一個修行人,一般來講,在一起就算有緣,多多少少會有感情的,人跟人之間不管怎麼樣子,都是有情的,至少也要掉下一種歡心的淚水,走了!一種歡喜的淚水都沒有,這種情就等於完全都看空了。

  一般眷屬,好像我們這一代裡面講,有兩種現象,對於後代有兩種現象:一種是因為自己本身受了很大的挫折以後,把他的情緒整個發洩在他的子女身上,變成一種對於子女的虐待,這個虐待也是不對的,照理說他也是一個生命,你不能打他打得太過分,或者你不能罵他或者怎麼樣子,不讓他受教育,這個都是不對的,這是對子女的一種虐待,也有這樣子的,現代人也有發洩子女身上的,這是一種虐待;那麼還有一種是過分的溺愛,就是過分的溺愛你自己本身的下一代,無論他做對或做錯,你都沒有給他一種正當的教育,一種很正確的一種教育,溺愛的結果有時候反而是害了他。

  我現在是在講人的心理學。像虐待或者是溺愛本身來講,都是兩個極端,都會造成後來子女心理上的一種殘缺,一種缺陷,我們曉得這兩者都是有害的,我們對於後代的子女,我們本身來講都是應該走在中道上,當然是愛護他,但也要正當的教育他,愛護兼教育,也希望他能夠走在一個正道上面,至於後來子女到底孝不孝順你?那只是看你盡力為之,我們做長輩的也不應該苛求後代的子女一定要怎麼樣子的反哺,或者是孝順你,我們等於把他當成培養他成為一個正正當當的人,培養他能夠自己站立起來,責任了的時候,在現代講起來,在我們中國人的觀念是希望他能夠養兒防老,但是現在這個觀念已經沒有了,也就是希望他能夠很正常的發展,有事業能夠繼起未來的生命,生命的未來就是一個創造未來的生命,跟繼起未來的生命,使這個生命非常的正常,在正軌上,我是講這個觀念。

  剛才蓮世上師所講的,是講說關於很高深的一種哲學,也就是說一種很自然的哲學,能夠體會到真正的生命是怎麼樣子,在佛法裡面,當然我們曉得,蓮世上師所講的在他的兒子死的時候,父親、母親、姐姐,還有妻子佣人都能夠這樣子的話,他們本身的修行功夫,像這樣子修行的功夫,已經達到情亡,就是說感情之間的亡,情亡就是已經把感情全部通通都看破了,那麼達空,情亡達空就是達到完全空的境界,像這樣子的修行有嗎?我是在想,是有這樣子的人嗎?應該講起來是很少。

  再說我們本身來講,我們有很多出家的,也有很多出家的也有子女,他們在還沒有出家以前,他已經結過婚,有子女,按照師尊的觀察有些人是這樣子,他雖然出家了,在這裡過清淨的生活,但他的念頭裡面還是有親情,他還是會想到自己的子女,他現在不知道是怎麼了,小孩現在的面孔是怎麼樣子,他長得多高?他身體好嗎?他現在應該是什麼學校畢業了,都會想的,這個就是一種親情。

  那假如是像經典裡面所記載,這樣子好不好?已經修到情亡,達於空境這樣子的境界到底好不好?不過一般講起來,據我本身,師尊本身的一種觀點,修到情亡達空的這一種境界,在實相上講,在實際上這一種世間無常的相講,這個是正確的。原本上,生命本來就是這樣,哭也沒有用,哭是沒有用的,詛咒也是沒有用的,你罵天、罵地,都是沒有用的。

  按照佛陀所講的,這個時候,你就是要靜下心來,去轉讀尊經,把經典去唸,唸地藏經、彌陀經、超度咒,希望死去的能夠超度到更好的境界,靜下心來,應該好好做對於兒子有益的事情,這是一種感情的寄託,感情寄託在超度他,讓他達到更好的境界。

  釋迦牟尼佛,佛陀所講這是很正確的,我們曉得的,哭也無益,所以按照彌陀經所講的,或者是說以前我寫過的︱︱「就是在親人死亡的時候,你不要去干擾他的神識,讓他的神識也能夠安寧,那麼你就化悲痛為一種力量,你就唸經、唸佛,或者高聲轉讀地藏經,讓他能夠往生到更好的境界去,等他往生以後,你自己再回到自己的房間裡面去哭。」我認為是這樣子的。

  在外人面前,或者在亡者的面前,你還是不要哭,等到沒有人的時候,你晚上出來,在樹底下看著天上的月亮想著你以前的兒女,這個時候你哭一哭沒有關係啦,我認為是這樣子啦,認為這個時候,你要哭你就哭,放大悲聲音去叫好啦,沒有什麼關係,人能夠修到完全無情,是不太可能,我認為是不太可能。

  但是,除了很超越的人,像那五個我認為他們能夠修到這樣子嘛,實在是很有疑問!當初釋迦牟尼佛沒有調查這一件事件,應該查一查他兒子是不是當流氓,其實當流氓也是有感情的,真正他的兒子當流氓死了,他父母有的時候也是很悲的,也有的。

  人本身,人跟人在一起都是有情眾生。有情,有這個感情在,那五個………,不知道是何方神聖!(師尊笑)要師尊做到這樣子,也是蠻難,師尊雖然了解佛陀的真理,師尊也了解無常,生命也不會永久,我記得佛陀死的時候,釋迦牟尼佛死的時候,圓寂,祂的很多的弟子也是放聲大哭,並沒有按照祂本身的教訓。每一個都是搶天呼地,你看佛陀涅槃圖的時候,很多的弟子圍在祂旁邊,每一個臉上都露著悲色,就是很悲哀的樣子,並沒有說,好啊,等一下釋迦牟尼佛吃的菜飯,祂沒吃我們吃,(師尊笑)並沒有這樣子啊!

  還是一樣放聲大哭!是啊,無常的道理是沒有錯,我告訴你,無常就是這樣子的,人的死是突然間來的,有些是壽命不到,它就來了,意外發生的時候都來不及的,沒有人可以想像到「死」什麼時候會降臨在你自己身上,除了他已經修成未卜先知,他已經有了靈覺,他跟佛菩薩有交通,佛菩薩跟他指示,他知道自己死亡的時間以外,任何一個人,死都不知道的。

  尤其在現代,你開個車出去,都不知道還會不會開回來,你上了飛機都不知道能不能到達地點,最近空難也是不少啊,一下子印尼的,一下子是商業部長,一下子是飛機怎麼樣子,很多的。所以生命本來就是在無常之中,完全是無常這些給你操縱住的。

  那我們了解無常的道理,就可以把心胸放開,平時我們就有準備,我們修行人平時就準備好,死的一切情形你都要準備好,心理你都要準備好,就是明天走,你明天死,今天早就準備好,你今天走,你前天已經準備好,任何一刻你死,你都無畏,都不恐懼,要修行修到這個樣子哦,你任何一刻離開娑婆世界,你通通無憾,沒有什麼遺憾,而且你保證你自己可以往生,不但可以往生還可以成佛,你要有這樣子修行的把握出來,這個才是真正的行者。

  那麼感情上呢,我們當然就………,哦!那一個人走了,唉呀!怎麼那麼早就走,很痛惜,就是好像心理上還是有情,還是有這種感情存在,但也不一定要很悲傷,乾嚎!我告訴你,以前這些人有時候走了,像莊子試妻,他那個偈裡面都寫的很好,像那個夫妻兩個很好,對不對?好的不得了,先生死的時候,先生跟他老婆講,等我墳土一乾,你就可以改嫁嫁人,那個老婆給他先生葬了以後,天天拿一個扇子去扇,(師尊笑)扇那個墳土趕快乾啊!你墳土不乾我就不能嫁人了。啊!很有感情,夫妻的感情實在太好了。

  夫妻其實講起來,講因緣啊!夫妻、姐妹、父子、母子都是綁著的,經裡面講的很好,就是一條船,我們以前在台灣看到石牌是一個管一個管,然後用綁住的,太久了,會斷掉的,石牌子會分開的,因緣就是這樣子的,合起來就是石牌,分開了就各自腐爛,就沒有了。

  「夫妻本是同林鳥,大限到時各自飛」,大限到的時候,這個飛東,這個飛西的,這個也沒什麼。師尊本身已經是看得很開的人,我看自己的子女,一個飛南,一個還留在身邊,他捨不得走,這個想一想嘛,也是盡力教導他,我們也是盡力去教他,你要怎麼做啊,你要怎麼做,趕快啊!你要大學畢業啊,你要好好去成家立業,跟我劃分界線,不要老是纏著我們,(師尊笑)對不對?你走你的。

  師尊已經講了,你要學佛啊,每一次佛青離開家裡到南加州去的時候,到北加州去的時候,我就跟她講,嘿!你回來你要拜佛,你有什麼事情,你碰到什麼困難,你就要跟佛菩薩講,你自己沒有辦法解決的,你一定要跟佛菩薩講,要合掌,你只要對著虛空講就可以了。我都是這樣子教她的,每一次佛青回來,我說哎!你回來有沒有去佛堂拜佛,她說有啊,有啊,有拜啊!她都對我講有拜,我說你回去啊!回到那邊去,你記得哦!你有什麼困難,你對著虛空合掌告訴祂,祂就會聽你的,我就這樣子跟她講,所以她還懂拜佛或怎麼樣。

  但是,慢慢來啦,因為小孩子有些你不能勉強她,勉強她一定要來同修,每一天你一定要唸多少佛,你一定要讀那一本經典,他們也都是皈依的弟子,都是皈依師尊的。皈依師尊,但是要勉強他們來同修,我覺得太勉強了,只是平時我教她,我跟她講佛理是什麼樣子!要引起她的共鳴,心中的共鳴。

  他有心向佛,我們平時就跟她這樣子講,這個佛理是怎麼樣子,按照佛理來講是怎麼樣子,但是我絕對不勉強自己的兒子、女兒一定要來共修,每天要修四壇法,你一定要落髮,你一定要跟著你的老爸走,也就是不勉強,很自然的,把這個佛理教他,他實在沒有緣的話,那麼我們也至少把這些佛理讓他聽進去了,有緣的話,有一天他會走回來,說不定哪,因為很多無常嘛,有一天,他說哎!我要出家,說不定有一天佛青在社會上走一走,突然間回來說,我要出家,我說:「很好!出家!」卡卡卡,就給她理了!我毫無話說,我自己的兒女不可以給他(她)出家,沒有這回事!

  佛奇也一樣,他現在當然,我跟他們兩個人講過,就在前幾天,佛青回來的時候跟佛奇兩個人在Fax,我怎麼跟他們講,我說你們兩個假如跟我,好好的學佛,從現在開始,你們兩個跟我好好的學佛,將來也一樣有一番很大的出世的事業。但是你們兩個假如要跟我學佛,我要你們兩個全部出家,兩個人一起都要出家,他們兩個說啊!出家!(師尊笑)啊!出家啊,不可以結婚哦!(師尊笑)他們也是一臉的惘然,不可以結婚。

  我也是在這樣子想,有一天,他們會不會結了婚以後,知道結婚不好,沒有得到好的姻緣,那麼回頭要求我給他們剃度,也有這種可能,不是沒有可能,但是師尊就一直等著他們,我就一直等著他們,我的理髮刀就一直等著他們。(師尊笑)

  一直拿著等著他們,我不勉強的。我不勉強,我就是等他們自願,我也看得很開,我不是要留這個,我姓盧的到美國是第一代,他是第二代,我也希望看到姓盧的第三代,或者百子千孫,這樣子盧氏的家族在美國非常的興旺,我不看。

 有也好,沒有也好,沒有也一樣的,坦白講,這是我們錯誤製造的結晶,我們不能苛求的,我們不能苛求他什麼的,是你自己歡喜去製造的啊,當初你為什麼要製造的呢?沒有辦法啊!那是一種原始的本能啊,就是你這樣子啊,他就來了,他長成怎麼樣子都是你的錯誤,我們也不能怪他的,師尊也看得很開的,他走向怎麼樣子,其實各有天性啊,有的不教他,他自己通通都會的,有的你怎麼教他,他什麼都不會,所以這是天性,天性使然啊,這個不是說你刻意去雕刻的、去栽培,有的你怎麼去栽培,你也栽培不起來,有的不用去栽培,所以講說,「有心栽花,花不發;無心插柳,柳成蔭」,就是這個道理。

  你沒有心去培養他的,他讀得很好,你有心去培養他,他讀的並不怎麼樣,但是這也是一種自然而然的道理。

  今天要能看得非常的開,非常的透徹,完全達本情亡,是不可能的事情,這個佛經裡面講的,這五個人是超人,是 Superman,是超人。

  那麼我們再講回來,你完全是虐待後代,或者是溺愛你的後代,也是一種極端,不正確的。所以希望太溺愛孩子的,要想辦法,要調回來,要調到中間一點;那麼虐待孩子的,也要調到中間來,要讓他走在一個正軌上,這是我對於蓮世上師所講的觀點。但是釋迦牟尼佛講的道理,是對的,一般來講起來,生死有命,富貴在天,要看透,儘量的做有益於他的事情。

  另外,蓮記法師跟蓮廉法師講的一樣是掃廁所跟煮飯的。我曾經看到一本日本的雜誌,他是這樣子的,他把自己的廁所洗得很乾淨,他在旁邊煮麵條,煮了很多麵條,那麼摻了很多的東西在裡面,然後大家吃麵,他把麵條倒在馬桶裡面,他的家人每個拿著筷子,到馬桶裡面把麵條拿起來嘴裡吃。

  我講的這個,你們可以想一想,就是說我們把圖書館的馬桶洗乾淨,那麼宣仁法師煮麵跟登霄做麵出來了以後,就把他倒在幾個馬桶裡面,好了,吃飯啦,吃麵啦,大家拿著筷子去,從馬桶裡面挖出來放在碗上吃。

  一種心理上,你能夠破除這一種心理的話,你就可以做得到,你破除不了這種心理的話,你就沒有辦法,其實洗得很乾淨,日本雜誌登的,他說有一個藝術家請所有的客人到他家來吃麵,他用自己的馬桶,全部麵倒在馬桶,他說:洗得很乾淨,結果客人全部跑了,(師尊笑)是洗得很乾淨,那個跟碗一樣啊,那個還不是碗嗎?一個很大的碗,很大的碗公,那個水也是很乾淨的,他把水已經拿掉了,可是把湯跟麵放在那裡,你們大家來裝吧,一個心理。

  當然,蓮記本身所講的,能夠破除我執,因為他們兩個本身來講,學歷都是很好的,而且他們的工作也很好,學歷也很高,但你能夠這樣子做,先把自己降伏、要先把自己降伏。我們做大禮拜,每一次在佛堂做大禮拜,就是把自己降伏,對師尊禮拜也是把自己降伏。

 我們時時要降伏自己的,因為人本身有一種叫水仙情結,什麼叫水仙情結?就是心理學裡面有的,以前有一個人自己長得很漂亮,他找一個跟他一樣漂亮的人結婚,但始終找不到,他認為自己是最漂亮的,他欣賞的就是自己,有一天他到水邊,看著池水,他看到水裡面的自己,他說我所愛的就是這個人,所愛的就是在水裡面的這個人,其實就是自己,那個影子嘛,就是自己,最欣賞自己,最後他一直念念不捨水中的影子,以後就死在水邊,他死了以後,就從這個水邊長出一種花,這個花就是水仙花,因為水仙花一定是長在水邊,水仙花喜歡潮濕,長在水邊,他老是孤芳自賞,就只有欣賞自己,自己認為自己總是世界上最好的,絕對容不許別人比他好,他自己的就是對的,自己是最尊貴的,不可能低頭向別人頂禮,這個就是水仙情結,這一種就是水仙情結。

  有很多學科學的博士,他認為:我是博士,我學科學的,我是一個地方的主管,我管很多人的,我怎麼可以隨隨便便向一個出家人頂禮啊,怎麼可以呢?他那個膝蓋很硬的,他彎不下,他沒有辦法彎下,這些人的膝蓋都是很硬、很直的,不可能彎下他的膝蓋,這個就沒有辦法去折服他自己,他始終認為他自己本身是很自傲、自高、自尊、自重的。

  我們出家不一樣,我們出家人先要降伏自己,你降伏自己就等於是把自己完全破除掉,等於無我了,你要學習無我,你怎麼還可以執著這一個我呢?你要服務大眾,你要做最低下、最卑下的事情,去服務眾生,做最卑下的事情去服務眾生。所以先從掃廁所開始,做最粗重、最卑下的工作,將來你就可以以這一點精神,你去服務眾生,去弘法、去度眾,這是一個很重要的。

  剛才你講的很好,洗廁所是在先降伏自己,先折服自己,關於煮飯,上一回已經講過了,事實上,要適合每一個人吃是很困難的,因為我們這當中也有吃素的,也有一般都可以吃的,也有一般比較喜歡吃鹹的,有的人喜歡吃淡的,有的人喜歡吃甜的,有的人不能夠吃甜的,那麼也有人喜歡多一點油,也有人不喜歡油的,因為在座當中,毛病很多的,大家都是有病的,眾生都是有病的,不是血壓高,不然就是糖尿病、心臟病啊,又害怕中風,又害怕膽固醇,又害怕什麼炸的也不可以啊,煎的也不可以啊,炒的也不可以啊,又是肉不可以的,有的不吃牛肉的,有些不吃羊肉的,有些不吃什麼肉的,怎麼煮?

  所以,這個就是一個難題的所在,不過你們還是要做出一種綜合,綜合就是什麼樣子?任何人都可以吃的,任何人都可以吃的菜,這個就是要看你們怎麼樣子去做。

  佛陀說法,釋迦牟尼佛說法的時候,就是真諦有一個,方便有多門。今天實在這樣子講,真諦也是只有一個,真理就是一個,但是你各種方法都是在修行,像洗廁所、煮飯都是在修行,所以我們行住坐臥都是在修行,任何一種行都是在修了,將來呀!六祖慧能也可能出在我們煮飯組裡面。(師尊笑)

  有一天,師尊走到廚房,對著一個弟子說,你飯煮熟了嗎?他就講,早就熟了!(師尊笑)好吧!跟我到一個祕密的房間裡面,(師尊笑)半夜三更,但是,不是比丘尼,(師尊笑)是比丘。半夜三更你到我房間來,我跟你講幾句話,好啦,你可以走了,你已經得到(道)了,跟你講幾個口訣,你就得到了,六祖慧能,就是這樣子。

  五祖弘忍問他,你舂米舂的怎麼樣啊?熟了嗎?早就熟了!OK!敲三下,咚咚咚!屁股打三下。他就知道半夜三更,你們要懂,以後師尊到廚房去,你菜煮好了嗎?不鹹不淡,哇!這是開悟的話,已經開悟,可以教,可以教,要懂得這些。

  其實任何都是修行,禪宗裡面講:教外別傳,不立文字,直指人心,見性成佛。是很直接的,直接就給你點破,有時候一點破你,你馬上就恍然大悟,然後你再把你這個悟境給他實現出來,你就是一名高僧,有悟境的話,在你的言語行為上,你都會處處流露你自己的法性,這時候你也是很超然的。

  像蓮世上師剛才講那五個人,講出來的都是很超然的話,你的境界到那個時候,你也會很超然,對於世間種種的事物,你都看得很透徹,你懂得怎麼樣子去調整自己的心,不會像凡夫俗子一樣,大哭大叫大鬧,不會的,你很平靜的,你就是一個很超然的人,這個時候,你會體會到整個宇宙一種平衡的現象。

  好,今天就談到這裡。

  嗡嘛呢唄嘛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