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佛法縱橫談 > 017. 密教次第法味


017. 密教次第法味
佛法縱橫談【第1冊】

  各位上師、各位法師、各位同修,大家晚安!

  剛才我們聽蓮世上師他講他看到的二個故事,另外蓮廉法師說他在這邊二個月,掃廁所跟煮飯的心得,我覺得他們都講的非常好。蓮世上師所講的這二則故事,本身都是很有味道的,他談到「對」跟「不對」的問題,事實上對跟不對,在某一個時候,或某一個地點,事實上是有分別的。像有人到了西雅圖,他回去以後,他就跟人家講:﹁美國經常下雨。﹂,事實上,他只是到了西雅圖,西雅圖真的是ALWAYS RAIN,經常下雨的。但是你到了加州CALIFORNIA就不是這回事了,很少下雨。因為地點不同,所以變成有所謂的對跟不對。

  像我從BOGIO那個地方回來,亞馬遜河那裡有一個MOLAS CITY。MOLAS這個CITY是很熱的,我們去的時候是冬天,是最冷的時候,但事實上我們每個人都穿著襯衫,冬天最冷的時候是穿襯衫及短褲,根本不可能穿長袖的,就是一件衣服可以過四季的。

  但是巴西本身也很大,你到了巴西另外一個都市,那裡就很冷,冷熱之間的差別,你不能以為在巴西裡面,氣溫、溫度就統統都一樣,這裡就有分對跟不對。所以按照蘇東坡本身所寫的,我認為蘇東坡所寫的那個還是對的,因為是按照他本身當地的情形,現在王安石本身住的地方是在那裡,應該以那邊的菊花跟季節為準,你不能說別的地方為準,因為菊花各世界上也統統都不同的。他剛才詩裡面的菊花是黃的,事實上,假如你說菊花是黃的,在別的地方也許會否認。菊花大部份是黃的,但事實上也有很多種顏色的菊花,不能講在地上舖的全部都是黃金。所以這個情形就是對跟錯本身都是以當時的情況來論斷。

  簡單的說,你在華盛頓州開車,你開到這裡,前面是紅燈,左邊沒有來車,你可以右轉的,在華盛頓州是LEGAL的,是合法的。別的州就不對,是不可以右轉的,是NO LEGAL的。所以這個情形,你說對不對,就是有雙重的標準。所以我們取的就是當下為準,這個很重要。所以這個情形,你說對不對,就是有雙重的標準。所以我們取的就是當下為準,這個很重要。所以我認為王安石把蘇東坡調得那麼遠去,是不對的,當時蘇東坡所寫的,應該是對的,只是他應該跟王安石建議而已。跟他建議說:「你這種現象不應該在這個地方發生。」我這是針對他故事裡面的一種見解。

  事實上,在金剛經裡面有提到,有一個老太婆在賣點心,那個老太婆問青龍禪師,他是研究金剛經的,她跟他講:「過去心不可得,現在心不可得,未來心不可得,請問你,金剛經裡面得的是什麼心?你現在得的是什麼心?」,他研究金剛經的,他都沒有辦法回答。事實上,那個時候她說:「你假如回答對了,我賣的點心馬上送給你吃。你回答不對了,我把擔子挑了我就走,你不用吃點心。」,其實青龍禪師根本不用回答,他只要走上前,把那個點心拿起來就吃,根本不用回答。其實他也可以回答,他回答就是「我現在就是要吃這個點心」。過去的心不用管,現在的心也不用管,未來的心也不用管,我當下,我現在就是要吃你的點心,拿了就吃,根本不用管。三心不可得,我要的就是當下你的點心,這個就是超越現實的一種驗證。

所以修行人注意的是當下,就是在現在這個時刻,你把現在這個時刻調整得非常的歡欣,非常的喜悅,你的心靈非常的平和,就是極樂世界,當下就是極樂世界。蓮廉法師講得很好,他洗廁所洗出心得,很好,洗廁所是一種供養,我也是有一個建議給他,你既然洗廁所也懂得供養穢跡金剛,你就把自己當成穢跡金剛,你用水沾一沾,舔一舔,你不只供養穢跡金剛,你還供養自己。你會洗出心得來的,那個味道真的很好的,世界上任何一種珍貴的身物,都要變成那個,種種百味的綜合,假如你懂得到香臭一如的話,你剛才講香臭一如嘛!香臭一如可以啊!你可以試看看。現在日本已經有飲尿族,喝尿族,是真的有耶!他們不是修行得來的,他們是用另外一種心境去品嘗。

  事實上,在這世界上,有一種哲學是這樣的,那一種哲學是超越的,就是佛法裡面講的超越的這種心境。洗廁所會出現心得,你煮飯真的也會出現心得。六祖慧能,也是這樣子舂米,他在廚房裡面工作,他是從舂米裡面開悟的。什麼不是佛法?什麼都是佛法,在這個世界上,什麼都是佛法。

  你講倫敦那個工人,很好,其實這個工人本身他就知道,任何一種工作,在所有的人眼中,並沒有什麼尊,沒有什麼卑。師尊本身來講,今天會畫畫,大概也就像蓮廉法師講的一樣,我在軍中的時候,我是洗廁所的,那時候的廁所跟現在的廁所確實大不相同,現在的廁所你已經看不到東西,那個時候的廁所不得了,還要通,因為它都不通的,軍中的廁所是一條水溝,分成一格、一格,每一格經常會塞住不通,然後那條溝全部都是黃色的,卡那個「茶帶」(台語),「茶壺會卡茶帶」(台語),小便的溝會卡「尿帶」(台語),就是那個東西,那個變成一層皮,你要用刀子把它整個一片、一片刮下來。再搬石頭來磨,變成磨得光亮,我們是洗那一種廁所的。

  所以今天化學的這種馬桶,真的設備非常的好,味道都幾乎沒有,你要香臭一如都不可能。我們以前在軍中洗那個,要用石頭去磨,黃黃的那一種東西,都要把它磨成汁,再用清水,沖了一遍以後還要再磨,磨了再沖,使那整個溝的大理石全部統統呈現出來,這樣子磨的。

  任何一個事實,都是從基本上去學習,密法也是一樣,所以密教本身有次第,密教本身的次第,就是磨練的一種功夫。瑪爾巴尊者他在磨練密勒日巴的時候,叫他蓋房子,蓋幾棟房子以後,又叫他拆掉,再蓋另一棟房子,他是在教他四個大法--息、增、懷、誅,息災、增益、敬愛、降伏。他蓋的房子,一次蓋的是三角形的,一次蓋圓形的,一次蓋半圓形,一次蓋四方形,就是息、增、懷、誅。叫他在四個地方蓋四座房子,蓋完就拆掉,那是在教他法的。

今天蓮廉法師也要知道,洗廁所是香臭一如。煮飯供養師尊,是一種供養。而且他講的其實很對,你端出來太早就涼了,湯都涼了,那個白帶魚就是熱的,剛剛炸好熱的擺上來才會香,白帶魚拿出來經過十五分鐘、二十分鐘以後,那個熱氣沒有了,涼的,那個白帶魚能吃嗎?真的是很困難,不能太熱,小米粥剛剛從熱火裡面弄出來的,放在旁邊,上面蓋了一層,它不會出煙的。其實有一次,因為我已經吃完饅頭,我把小米粥拿起來喝,哇!「都哭不出來」(台語),要叫叫不出聲,差一點變啞巴,燙得我舌頭受不了,趕快放下來,太熱、太燙了。

  今天中午那個白帶魚,不只是冷,是冰的。熱的,剛出爐的,你用筷子一夾,牠的肉馬上下來,已經變成冰冷的話,「夾半天都黏住了」(台語),都已經黏住了。很難,太熱、太冷都不行,要學的就是剛剛好,這個剛剛好就很難做。修行就是這樣,你煮菜就是要學剛剛好,不太鹹,也不能完全不鹹。有幾次我們說太鹹了,因為太鹹了,蓮滿上師他就不吃了。蓮滿上師他說:「我不吃了。」,也不講理由,開著車子就跑了。

  菜太鹹,鹽放太多了,他也害怕血壓的。一講說太鹹了,乾脆不放鹽。那些炒菜的,好,你們說太鹹,每一道湯出來都是白開水。我們每一次都說:「唉呀!糟糕、糟糕,他們忘了放鹽巴。」,我再叫他們說:「拿一點鹽來,再摻一點。」。太鹹也不好,完全太淡也不行,所以難就難在這裡,你必須要把味道調得剛剛好。

  配菜的顏色也很重要,要色,要香,又要味,統統要俱全,哪能夠成辦,很難的,所以做菜也是一種學問,是真的很不簡單的,所以那也是一種修行。我們學修法的人知道,你太急著要成就,成就不了,欲速則不達。你完全放鬆,蓮廉法師講,他是在VACATION,你把我們真佛宗雷藏寺看成你VACATION的地方?

登霄法師去買一匹馬來,他說這裡沒有馬可以騎,登霄法師,買幾匹馬給他們來這裡受訓的法師VACATION!事實上是這樣子,你能夠以輕鬆的心情來這裡受訓、來這裡學習是很好的,但是不要完全把它看成VACATION,我們平時是以輕鬆的心情來修行,這是可以的,是很正確的。但是有一個比較重要的要點,你也要把這當中種種的知識,跟種種的智慧,跟你的學習心得,完全吸收,很謹慎的一一把它吸收。

 我們曉得密教的修行,在表面上看起來,修一壇法很平常,但事實上,當中有手印,有觀想,有咒語,這三種東西,在密教裡面是通行的一種官印、印章。你知道曼陀羅嗎?我們這裡這個壇城就是曼陀羅,就是如來的宮殿,佛的宮殿。以前的密教不是讓你隨便看的,以前師父教我的時候,他的壇城,是用黃布幔完全蓋起來,不准隨便給人看,為什麼呢?因為這是一個尊貴的曼陀羅,像國王的皇宮一樣,是如來的宮殿,不是皈依的弟子,不是受這個法的弟子,這個曼陀羅是不打開的。你在受灌頂的時候,這個曼陀羅才呈現在你的面前,你才受灌頂。所以密法是非常尊貴的。在這裡學密法,你就必須要一一的了解,還要一一的深入其中,進到密法的殿堂裡面,去得到它真正的法味。

  結一個手印給你看,那個就是印璽,就是關防,就是通行。持一個咒,本身。

  什麼是無上部呢?佛已經進入到你的身體裡面,你就是佛了,你已經跟佛的身口意完全一模一樣,這個就是密教的無上部,這個時候叫做即身成佛,你就是佛,佛就是你,無分無別的這種狀況之下,就是無上部的密法。所以密法分四部—-事部、行部、瑜伽部、無上部。最高的境界,你就是佛,佛就是你,無二無別的時候,這一種境界,就是即身成佛。但是這個也要一步、一步來,你說你就是佛,佛就是你,無二無別,這個只有在密教裡面有,一般來講,在顯教,佛跟你是有距離的,是不同的,但是你必須要慢慢修,修到很接近,即身成佛,這是次第,這也是一種祕密。

  所以我希望大家好好的修,還有很珍貴的密法,有很珍貴的口訣,那是在最深的意識裡面。

  今天就談到這裡,祝大家成就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