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佛法縱橫談 > 016. 如何體會修行之道


016. 如何體會修行之道
佛法縱橫談【第1冊】

  各位上師、法師、各位同門,大家好! 

  剛才我們聽蓮滿上師談『戒』,蓮花凱平講他在這邊受訓三個月,還有講貪嗔痴。

  關於剛才受菩薩戒的,我講過菩薩戒主要是利他,菩薩都是利他的,菩薩的精神完全是一種奉獻,不是為自己。有很多人講善、惡,其實只是一個我跟他的分別而已,為自己,老是為自己就是一個狹小。善,利他的,都是一種善,為自己利益的,大部份都會做錯事情。

  所以善、惡,一個是為了自己跟利他的一個分別。剛才蓮滿上師已經講得非常清楚。

  其實,利他有幾種,按照佛陀所講的,佈施裡面也有好幾種不能佈施,不是說全部通通都要佈施,有好幾種不能佈施的,這也要跟大家稍微講一下,這是菩薩戒當中,另外還有的一個戒。

  好像你用非法去賺來的錢,按照釋迦牟尼佛講的,你這種錢拿出來做佈施,可以受嗎?這個就是大家要想一想,你非法取得的錢,拿來佈施可以接受嗎?這個事情曾經有很多為了這事情起了爭議的,有些人說不管他的錢從那裡來,反正佈施來的都可以收。

  但是佛陀認為這個不是清淨的錢,非清淨的財不可以接受的,釋迦牟尼佛在戒中有提到,好像你去賭博贏了錢,馬來西亞最多這個,萬字票的,他們都是四個字的,我每一次到新加坡、馬來西亞,有一次坐人力車,他(拉車者)看到師父,就跟我講,師父啊,今天載到你好高興啊,今天一早人力車就載到你,拜託拜託你,給我四個字,(師尊笑)他說四個字,我想奇怪了,他怎麼跟我要四個字,那時候,我第一次在新加坡我是真的不知道他們是玩好像台灣那個兩個字,大家樂、媽媽樂那一種,他說給他四個字。

  我到最後沒有辦法,我以為他認為我是畫家,或是有名的書法家,因為跟我要四個字,我就給他寫『慈悲喜捨』,(師尊及眾笑)四個字,差很遠,他跟我要四個號碼。

  弟子很奇怪的,馬來西亞的弟子經常求師尊加持加持,然後加持什麼呢?他就是寫了四個號碼,然後寄過來給師尊,師尊加持這四號碼。

結果前幾天有一個中了二獎,就在前幾天。當然,中了頭獎、特獎的都有啦,前幾天一個中了二獎,中了二獎,他給我寄了供養來,他說師尊加持的很好,我終於中了。(師尊及眾笑)

  我正在考慮,到底這個錢可以收嗎?這種供養可以收嗎?按照佛陀講的,是不可以,因為你收了或者接受了,是鼓勵那個人再繼續去用非法的手段本身去賺錢。

  佛陀講的你們要清楚,像這樣子,人家佈施來的錢財,但是現在我們沒有辦法,有些他有聲明的,有些沒有聲明,沒有聲明的,我們不知道,就沒有罪,所以可以收,所以你們最好不要聲明,(師尊笑)最好不要聲明你的錢是怎麼來的,反正你是用你的心來供養,但是我們不知道你是用什麼方法去賺來的錢,這個我們就沒辦法啦,不知道嘛,不知道就沒有罪嘛,這是一點。

 另外呢,有些東西是不可以供養的,像手槍,手槍你不可以供養的,師尊是有……,不能講,以前師母跟我講說不可以講,(師尊笑)總之你不要供養手槍就對了,那個東西是殺人的利器啊,只要傷害人的東西,你都不可以供養。

  還有呢,曉得嗎?毒藥是不可以供養的,你供養師尊毒藥是幹什麼?(師尊笑)不過另外還有一種講法,因為你要修金剛法,金剛法裡面的供養有毒藥的,前幾天一個中了二獎,中了二獎,他給我寄了供養來,他說師尊加持的很好,我終於中了(師尊及眾笑)。

  我正在考慮,到底這個錢可以收嗎?這種供養可以收嗎?按照佛陀講的,是不可以,因為你收了或者接受了,是鼓勵那個人再繼續去用非法的手段本身去賺錢。

  佛陀講的你們要清楚,像這樣子,人家佈施來的錢財,但是現在我們沒有辦法,有些他有聲明的,有些沒有聲明,沒有聲明的,我們不知道,就沒有罪,所以可以收,所以你們最好不要聲明(師尊笑),最好不要聲明你的錢是怎麼來的,反正你是用你的心來供養,但是我們不知道你是用什麼方法去賺來的錢,這個我們就沒辦法啦,不知道嘛,不知道就沒有罪嘛,這是一點。

  另外呢,有些東西是不可以供養的,像手槍;手槍你不可以供養的,師尊是有…,不能講,以前師母跟我講說不可以講(師尊笑),總之你手槍不要供養就對了,那個東西是殺人的利器啊,只要傷害人的東西你都不可以供養。

  還有呢,曉得嗎?毒藥是不可以供養的,你供養師尊毒藥是幹什麼(師尊笑)?不過另外還有一種講法,因為你要修金剛法,金剛法裡面的供養有毒藥的,有供金剛用毒藥的,那個不同,那個是可以的。

  我們曉得諾貝爾獎,諾貝爾本人是發明炸藥的,我是這樣子。諾貝爾本身來講起來也是相當的發心,他把一生當中,所有的錢財存在銀行裡面,拿他的利息,拿存在銀行的利息來做世界的諾貝爾獎,鼓勵做善事,鼓勵那些人去發明研究,甚至於謀求世界人類幸福的都有獎,應該是做善事的,可是他發明炸藥。

  那麼炸藥本身來講,也有利也有弊,在有利方面來講,它是可以開隧道,必須要用炸藥,打通隧道、炸山、做路,必須要炸藥。但事實上是弊多於利,因為他發明了炸藥以後,令天下殺生的業是最重的,令天下很多的生物都死於非命。

  不是我講的,是另外通靈的人講的,他說他到陰間去,看到諾貝爾還是在陰間,在地獄裡面,他雖然有做善事,諾貝爾獎本身來講就是一個善事,但是,沒有辦法抵消他發明這個炸藥的這種惡業,這是其它通靈的人講的,不是我講的。

  我認為炸藥本身來講,他發明出來的那一股心,才是重要的,他發明出來的這個心啊,本身是出於善意的,應該講起來,罪不在他,但是假如是出於惡意的,那麼他的罪就真的是很重,完全在於他發明的那一個心。他當初發明這個炸藥,是為了戰爭而做的,或者是要毀滅對方的,那個罪就很重。

  所以你要佈施;像炸藥、非義之財、槍、刀,那些殺人的兇器,都不要去佈施這個不能佈施,這些東西不能佈施。

  好方法,這個高僧講的,這個美女把她自己的名字刻在馬桶,人家小便的地方,反正公共廁所裡面人家小一次,就是除掉你一次的業,因為公共廁所每天有很多人在小便,很快的就能夠把女子的業全部消除,這個也是我看書裡面看來的,所以這裡面講,美色不可以供養。

  另外還有,酒不可以供養。因為酒能夠亂性,會亂了人的性,你供了他酒,他因為喝了酒亂性以後,造出來的業,是你供養本身的罪。你以佈施啊!你佈施酒、毒藥、武器、美色、非義之財這些都不能供養的,所以「菩薩戒的」要知道。

  你說,哎!聽說師尊有時候也是喝一點,去買五龍二補酒來供養師尊,可以,可以,(師尊開玩笑)別人不可以,別的法師、比丘、比丘尼不可以,供養師尊可以,我跟你講的是真的。

  因為師尊喝酒,廣東話是:少少,不會過量,再來,也不會亂性,也不會亂,所以師尊是真的喝酒,而不是被酒喝,所以你們放心,你們可以供養,沒有問題。這個是我講的,佛陀沒有這樣子講,佛陀說酒是不可以的,你們做佈施不可以。

  『戒』,一般來講,我們曉得『戒』是為什麼呢?因為你在『戒』裡面才能夠變的清淨,有這些『戒』,這些規範,你才能夠清淨,就跟法律一樣的,因為有這些法律,你才能夠走在合法的行為之內,不犯法,佛教裡面的『戒』就是不犯戒,因為有這些『戒』,你才能夠過清淨的修行生活,這個都是很有道理的,『戒』是一個範圍,你超過去了,就不清淨了,你在裡面就是清淨了,所以希望大家守菩薩戒,就是過清淨的修行生活。

  以前我記得,趙州和尚有人去請教他,趙州和尚是一個很高的高僧,人家去請教他,請問趙州和尚我怎麼修行?趙州和尚就說你吃過飯嗎?問他,他說吃過了,那吃過了,就趕快去洗碗。

  問他什麼是修行?趙州和尚講說去洗碗,其實這個就是修行。剛才蓮花凱平講他在這邊三個月,還有新出家的法師蓮廉法師、蓮記法師他們在這裡也都是在修行,但是也許他們不知道什麼是修行?他們有時候也要問我,師尊,你教我怎麼修行?煮飯去!真的,他們蓮記、蓮廉他們煮了飯了,是很好,但是稍微差一點(師尊笑),是很好,我不能講說不好,因為他們也讓我吃得很飽,只是他們每一次煮出來的湯,我現在跟你們講,我講老實話,你煮出來的湯,湯是湯,料是料,照理說煮出來的湯,這個煮豆子的湯,湯要有豆子的味道,湯是白開水,豆子是豆子,這個湯我們稱為怪味湯,(師尊笑)像今天晚上煮的湯,明明是豆子湯,怎麼水是白開水呢?所以我覺得很奇怪,一定要向你們兩個請教。(師尊眾笑)

  另外你們煮的菜,其實我沒有講給你們聽,師母老是會講,她每一次吃到你們兩位寶貝煮的菜,她會講,唉!這個菜澀澀,澀澀是什麼?很澀,沒有油,都是乾炒,乾炒清菜,好像牛在啃一樣的。

  那個青菜要加一點油嘛,對不對?湯也要放一點鹽,那個鹽下去才會把味道帶出來,那個湯裡面才會有豆的味道,你煮豆湯,湯裡面要有豆味,不能老是你的湯都是白開水。

  師尊很喜歡吃那個小米粥,北方的小米,每一次都是弄一碗小米粥,小米的稀飯都快變成小米乾飯,每一次都是小米乾飯,然後你又來問我,是不是太乾?(師尊及眾笑)對不對?

  像今天蓮寧(法師)也來問我,中午也是太乾了,他趕快去換,加一點水,一般的稀飯拿掉,然後加一點水,弄稀一點,晚上又是看到那一碗,又是乾的,你為什麼不會多加一點水?少放一點小米呢?這個就是修行的工夫哦!修行就是煮飯哦!

  你煮出來的東西,要合於每一個人的味口,我再講一下,你是什麼東西放薑片的,今天晚上的菜,什麼東西放了薑片?花菜裡面放薑片,薑跟花菜炒在一起,這是我從出生到現在還沒有吃過的。(師尊笑)

  花菜有跟薑片炒在一起的,這個也是特殊的,這個不知道是那一個發明的,他應該也可以稱為發明家。

  不過,也很坦白講,他們要修行,先從基本上的煮飯、洗碗、洗廁所、做家事開始,這個都是在做修行功夫,你每一件事情做的非常的完善,就是修行。

  所以,不是我講的哦,趙州和尚講的,你吃完飯了嗎?吃完了。那你去洗碗!你問我修行的事情,我就跟你講,你去洗碗,所以佛教,一般來講,日常生活之中就是修行,日常生活之中就有戒律在的,日常生活之中就有定境,就能夠讓你開悟的,就能夠讓你領會大自然的。

  像今天早上,師尊很早起來就把畫都畫好,畫了一幅畫,很早,差不多十點多,我就寫好一篇文章,功課做完了,一看,哇!天氣很晴朗,難得,西雅圖是always raining,今天難得sunny,哇!這麼好的天氣,我就跟蓮寧法師講,我要出去一下,你知道的,心情非常的開放、開朗。

  開著車子,聽著宣仁法師送給我的錄音帶,他送給我的錄音帶是藏音的鼓,還有唸不動明王、不動真言,另外還有藏音唱的配上音樂,很好的錄音,放出來,整個人都覺得自己融入在整個虛空之中,開著車子的時候,聽著咒,看著外面這些美好的景色,身心都好像在飛翔一樣,這個就是在修行。

  你能夠體會到大自然的這一種美,能夠保持你喜悅的心,而沒有超過戒律以外的事情,這個就是在修行。所以我們修行人經常要保持一種很喜悅的、歡心的,非常平和、平等跟善良的那一種心,這個你就是走修行的路。

  不管你在開車,在行,就是在精進啊!在飲食的時候,就是在供養,穿衣服啊,就是在做結界,洗澡就是在做懺悔,就是在清淨你自己,睡眠是在修眠光法,眠光法。

  所以行、住、坐、臥、日常生活全部融入在修行之中,你跟所有的道伴在一起,大家都是比丘、比丘尼,大家生活相處在一起,非常的圓滿、圓融,昇不起一絲嫌惡的心,沒有一絲很嫌這個人,很討厭這個人、不喜歡這個人、你就沒有嗔,你那個嗔念就修的很好。

  今天你突然間心裡想,我很討厭他,討厭這個人,我不喜歡他,你不喜歡這個人哦,我不願意跟他睡一個房間,我不願意跟他一起做廚房的事情,我不喜歡誰、討厭誰、嫌誰、惡誰,我告訴你,不是惡口,但是那個已經是貪嗔痴的『嗔』字,就是嗔了!

  你沒有平等心嘛,修行就是要平等的,其實,他也是在教你,三人行則必有我師。三個人,他不好的習慣,你不要去學他,他就是你的師父了,看到好的你去學他,他就是你的師父了,看到不好的,你不去學他,他也是你的師父啊!

  不管是正的加持,或者是逆的加持,都是你的師父,這個不起嗔念,剛才蓮花凱平講的,不起這個嗔,這麼樣子很小的事情裡面,就是一個『嗔』,還有貪嗔痴的『痴』。

  其實眾生都是無明,當你能夠得到真正開悟的時候,你看來看去都可以通的,我再講趙州和尚,有人問趙州和尚,什麼是趙州?和尚怎麼答:東門、西門、南門、北門,你聽懂了沒有?趙州和尚這一句話講的意思就是,什麼都可以通,就是趙州,條條大路通羅馬,任何一個門都通趙州。

  我不是講嗎,以前講過,有一個比喻是這樣子的,我差一點快要忘掉了,一個老太婆經常很憂愁,有沒有?她有兩個女兒,一個是賣傘的,我們隨便講啦,一個什麼的?一個賣扇子的,哦!(答:米粉)怎麼搞的,一個賣米粉,你怎麼知道我愛吃米粉。(師尊笑)

 他講一個賣扇子,一個賣雨傘的,她老是哭,因為下雨的時候,下雨的時候她就哭,因為二女兒她賣扇子,扇子賣不出去,下雨天氣涼,沒有人拿扇子,陰天嘛,沒有人拿扇子;出大太陽的時候,她也哭,為什麼呢?因為她又想到大女兒是賣雨傘的,雨傘又賣不出去,所以她經常很憂愁,都在哭嘛。結果碰到一個和尚,和尚就教她,你以後要改,下雨的時候,你就想到大女兒賣雨傘的,你要替她高興;好天的時候,你要想到賣扇子的,你也替她高興,因為她扇子也可以賣出去,以後這個哭婆就變成笑婆。

  所以他的意思這樣子跟你講,條條道路都可以通,佛法是教你,你如何把你的觀念給它改變過來,佛法也教你,你如何用你的念力使它保持一種喜悅、非常歡心、平等、平和的這一種心,如何去保持,這是佛法本身一個很重大的意義。他轉變一個人本身的一種念頭,你經常憂愁的,因為你學了佛法以後,你可以改變。

  所以趙州和尚本身來講,就是他能夠運用日常的生活,運用種種非常好的念頭,使自己能夠保持一種平衡的心態,這個就是禪。

  像貪嗔痴,其實你都可以轉變的,佛法在教你如何消除貪嗔痴,都可以轉變的。

  我不是講了一個,在密苑裡面講的,有一個人站在山頂上,有三個人走過去,看到一個人站在山頂上,他們三個人非常的好奇,就去問這個人,這個甲就對這個人問,你站在山頂上是在欣賞風景嗎?那個人就回答:不是!乙也上去問了,那你,那你既然不是在欣賞風景,你一定是在呼吸新鮮的空氣?這個人也講說不是的!我不是在呼吸新鮮空氣;第三個上去問了,既然這兩樣你都不是,那你站在上面做什麼?這個人就回答,我就是站在這裡。他的答案就是怎麼樣呢?也不是看風景,也不是呼吸新鮮空氣,什麼都不是,我就是站在這裡。

  這個就是要告訴你,不要執著,要去掉執著!這樣聽得懂嗎?

  我們一般的人看到漂亮的,看到很美麗的,你就很喜歡,看到很醜的,你就很厭惡,但是佛法告訴你,不要執著這些,你不過是站在那裡。當你不被美跟醜,外相給你牽著走的時候,你就能夠永遠獲得而不會失去,假如你執著美跟醜的話,執著喜歡跟不喜歡的話,你就會有煩惱、有得失,就會產生貪嗔痴,所以要絕對進入佛法的平衡心裡面,只能夠用絕對的方法去解決,這個是我今天晚上講的是一種禪的道理。

  禪是一、禪只是一,不是二的。所以六祖慧能講過一句話,不思善、不思惡,不要去想好,不要去想壞的,不思善、不思惡,你今天能夠從二緣變成一緣就已經進入三摩地,你的心就能夠完全不動了,你見到漂亮的,你就讚嘆他,你見到醜惡的,你就背棄他,這個已經是二了,這個就是在二緣裡面了。不是二緣,是一緣。

  你已經執著外相,你一執著外相,你如何進入絕對的一裡面,不可能進入絕對的一裡面,所有的貪嗔痴全部由執著產生出來,你今天要守這個戒,只要你自己本身有平衡的心,你就守住了戒,只要你的心失去平衡,你很容易就犯了戒。我講了,再稍微講一下,你只要心一失去平衡就很容易犯戒,只要你保持平衡的心,無論你怎麼走,都不犯戒的,這個已經是講到口訣,密法修行、佛法修行的口訣來,只要你保持平衡的心,你都不會犯戒,但心一失去平衡,就很容易犯戒。

  好!我今天就談到這裡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