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

21. 白骨觀
  你修甚麼?九節佛風你做完,你禪定,你觀想自己的腳指頭,左腳的大姆指先腫起來。這個黃財神是右腳大姆指,我們觀想自己的左腳大姆指腫起來,免得跟祂一樣(眾笑)。其實可能不是啦﹗可能是當初的時候釋迦牟尼佛講這個法(白骨觀是釋迦牟尼佛講的)。當初祂坐的時候是右腳先盤起來,然後左腳再盤起來。那麼祂看自己的左腳大姆指就講,觀自己的左腳大姆指。祂假如是說左腳先盤,先坐底下,然後再盤右腳,那祂就會講這個右腳的大姆指(眾笑)。祂說你做完九節佛風以後呢,你就觀自己的左腳大姆指腫起來,腫起來以後呢?就爛掉。爛掉以後呢?它的肉就掉下來,就剩下一個白色的骨,這麼一點點白骨在那裡,你就觀想那個白骨就好。這個左腳的大姆指腫起來,腫起來以後爛掉,爛掉以後就剩下一個骨頭,白色的非常白的骨頭在那裡,你就想那個白骨。這個法叫甚麼?叫繫念法。繫念法就是把你的念頭綁住在你的那個白骨上,叫做繫念法。

  你要練到甚麼時候才可以再進一步觀想你全身白骨啊?要練到白骨發白光,這當中有一段距離啊﹗釋迦牟尼佛講這個法的時候,祂講說繫念法,你把你的念頭完全存在你的左腳的大姆指的那一截白骨,一直想就是想那一截白骨,其他不想,看到那一截白骨發白光。這個工夫很大,然後再觀想自己的全身腫起來。我講得快一點,因為釋迦牟尼佛講一截一截的觀。只這麼觀,就會觀得頭昏腦脹了(笑)。這觀很久的。所以我講的快一點就是說等你看到這個白骨的白光的時候,你可以觀想你全身腫起來,發爛、爛掉全身都爛掉,那個肉都掉下來,全身的肉都掉下來,你變成一具白骨。而且這一具白骨的頭是這個樣子,這個頭是垂下來,就是說沒有生氣的白骨,白森森的,全身的白骨。要觀想到這個你所有的白骨全部發白光,才算有成就。這個時候就已經進入無我狀態。因為你這個我已經死了嘛﹗剩下一具白骨不是無我嗎?

  然後你又要怎麼觀呢?要觀想你的前面,你的一生當中你最恨的人,你恨甚麼人,你就把他想來坐在你面前。恨我那個離了婚的老公(笑),恨我那個小學時候打我的那個老師,恨我那個不給我如薪的上司,還每天找我麻煩的那一個。你恨那個經常罵你,譭謗你的那些,通通把他們找來就排成一排在你面前。然後觀想他們突然間身體通通都腫起來,都爛掉(眾笑),那個肉全部通通都掉掉,跟你一樣完全都是頭這個樣子,坐在你面前變成一大堆白骨。前一個觀想是無我,後一個觀想是無他。他們也都變成白骨了,都死了,你也是白骨嘛﹗無我。那他也死了,無他。再觀想密密麻麻的眾生在你面前,也都是一樣腫大,腐爛,變成一具一具的白骨,頭通通低下來﹔垂下來。這個時候變成甚麼呢?無我,無他,無眾生。這個時候就可以引內火。你內火功力好,由丹田火做為星星之火燃燒白骨,轟﹗燃燒起來。把這個火再引到前面他,轟﹗燃燒起來。再眾生那邊再全部燃燒起來,轟﹗變成一團大火。這個時候在定裡面叫做火光三味。這個「定」叫做火光三昧大定。

  你修成了這個定就是阿羅漢,阿羅漢就是無我,無他,無眾生。「無我相,無人相,無眾生相,無壽者相」金剛經裡面的一句話。這個時候你的境界,因為你把自己引火燒了,無我了,也沒有他,也沒有眾生了,全部在火光三昧裡面焚燒成為一團。你的境界到了,就是阿羅漢。

  不過修白骨觀很多人修到最後都很厭惡自己的身體。就會有灰色的觀念會產生出來,就是說我也沒有了,他也沒有了,眾生也沒有了,我活在這個世界上幹甚麼?我有甚麼意思呢?我人生有甚麼意義呢?你有了這樣的定境產生出來啊﹗你就要去唱卡拉OK(眾笑),你就可以去Dancing Exercise(跳舞運動)。因為你修到這種境界出來的時候啊﹗你灰色,覺得人生沒甚麼嘛﹗一場夢嘛﹗有甚麼了不起,活的死的還不是一樣﹗這個灰色的觀念會引導你變成人生沒有甚麼意義去了。偶而你去唱唱歌,Dancing 一下,是調益你那個灰色的觀念,那你覺得還不錯啦﹗很好﹗人生還是蠻有可愛的地方(眾笑)。

  你知道白骨觀修到最後就是空性嘛﹗那你要找一點快樂來調劑啊﹗樂也就是空,空也就是樂,那你樂空大定產生的時候,你要有一點樂來調劑你,才不會走向完全沒有意義去。否則你活著幹甚麼?跳舞也是空,唱歌也是空,愛也是空,恨也是空,都是空、空、空(眾笑)。

  其中它有它的微妙的地方的,因為你火光大定裡面,你也可以消滅很多煩惱。火光三昧定消除很多煩惱。你們要知道盧勝彥為甚麼沒有煩惱嗎?我也是修火光大定啊﹗火光三昧裡面在想,這世界上無我、無他、無眾生。我還有甚麼煩惱?諸位想一下,既然是無我、無他、無眾生,你還有甚麼煩惱呢?沒有啦﹗你煩惱甚麼?你煩惱人家罵你啊﹗在報紙上給你寫文章啊﹗發行這個雜誌啊﹗人家譭謗你,人家說你不好,不好也是空,好也是空,罵我也是空,讚我也是空。我得到成就,總之,你已經跟空性完全符合了,附合於空性了。你觀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人,既然沒有人的話,有誰譭謗你呢?譭謗不是空嗎?你有甚麼煩惱呢?人家罵你,你不是充耳不聞,你不是麻木不仁啊﹗而你觀這個譭謗也是空啊﹗不得了啊﹗到這個境界,殺了你也是空啊﹗人家就算拿刀來殺你,你也是哈哈大笑︰「哈哈﹗反正是空嘛﹗」(眾大笑),你殺了我也是空啊﹗我已經修到這個火光三昧大定了,無我、無他、無眾生。你殺了我,還不是無﹗我本來就無啊﹗你到了這種境界來,你的觀念就超越了。絕對超越。

  所以我講過一句話,說我父母不要我了,師母不要我了,小孩子不要我了,佛青、佛奇他們也跑了,那麼我所有的弟子也不要我了。我的弟子都講︰「唉喲﹗盧勝彥看起來都不像樣,不像個佛,我也走了。」,你們走了跟我有甚麼關係?我本來就無我嘛﹗也沒有他,也根本沒有眾生。你修到火光三昧的時候,根本就沒有人啊﹗「上無佛可成,下無眾生可度」這是阿羅漢的境界。我也修到這個境界啊﹗所以你修到這個境界,你可以講出這句話來。你根本心都不動的,就算你把我打死,我心都不動的。你說,到這種境界去跳舞,會被舞女迷掉?喝酒會被酒喝?唱一支歌就迷得要死?可能嗎?到這個時候進人空性,符合空性,住於世間,無生無滅,這白骨觀的成就很了不起的。

  其實釋迦牟尼佛在世上說法,講苦集滅道四諦,最後祂也是講苦集滅道。苦集滅道就是阿羅漢。釋迦牟尼佛以前很多經典裡面大乘佛經很少講。祂真正講的是小乘——苦集滅道。所以佛本身在祂在世的時候,你看十大弟子都是阿羅漢。五百羅漢都是阿羅漢嘛﹗祂為甚麼不講五百菩薩呢?就是因為祂的境界到阿羅漢。都是五百大阿羅漢,十八大阿羅漢,十大弟子其實是十大阿羅漢。菩薩都是外太空來的。釋迦牟尼佛在說法的時候,那個文殊師利菩薩、普賢菩薩、觀世音菩薩、很多這個彌勒菩薩哪裡來的?外太空來的。觀世音菩薩那裡生,那裡滅?沒有。都是外太空來的。所以釋迦牟尼佛真正度眾生,講小乘阿羅漢果最多。大乘經典是後來在印度大乘思想發揚的時候,才將大乘經典逐步的翻譯出來。最早釋迦牟尼佛講的都是小乘阿羅漢。

  不過不要批評小乘。小乘是所有大乘的基礎。你沒有阿羅漢的境界,你如何度眾生?你是被眾生度啊﹗絕對不是度眾生。因為你有無我、無他、無眾生的精神,你去度眾生才不為眾生所度。你知道眾生是煩惱的大本營啊﹗你要修到自己沒有煩惱啊﹗你已經無我、無他、無眾生了,你這樣子以清涼心去度眾生,不會被眾生度。你還沒有小乘的基礎,開口講要度眾生,我一定要度眾生,我就是要把所有的眾生全部度到西方極樂世界。這口號是很響,那今天晚上請你上一下舞廳,你就被一個女的度走了(眾大笑),不要說你去度眾生啊﹗一個小女生就把你度走了,你到了那裡以後會說︰「我實在不知道這世間還有那麼好的事。」(眾笑)。樂不思蜀,甚麼都不要了﹗叫他回來學佛,「No﹗」(眾笑)。人間至大的快樂啊﹗?人間是有至大的快樂。食色是人間至大的快樂。能夠躲得掉食跟色這些誘惑的只有阿羅漢。

  白骨觀——無我、無人、無眾生,能夠在火光三昧中得大定,在樂空之中得大定的人,才是真正的阿羅漢,真正的大修行人。你以這個做為基礎,去發大乘菩薩的心,可以。那就是大乘佛法。

  但是我並不是教大家從此以後不要度眾生,絕對不是,你們不要誤會我的意思。好像是說,哇﹗那師父的意思是講我阿羅漢的根基還沒有到,那麼我不可以去度眾生。絕對不是的。不管你去度人或者你去被人家度,你要堅定你自己本身的信心,你信心足夠,修定有了初基,你在修定當中你有定性了就可以。不然你可以說發大乘菩薩的菩薩發心,就是說我看了很多經典,我懂得道理,雖然我還沒有實修,還沒有定境,但是我把這個道理講給你們聽,可以不可以?可以﹗你們今天聽了師尊講的道理都知道。那你們想,「我現在明白甚麼是白骨觀,甚麼是火光三昧,甚麼是定境,我現在明白。那麼我可以去講給其他同門聽,或者我的家人聽嗎?」可以﹗這個是度眾生。這就是理論你已經明白了,但是你還沒有實修,還不能真正的無我、無他、無眾生。你要修到真正的無我、無他、無眾生,這個時候你就叫做得「定」,确确實實你已經入三摩地,能夠在定中發光,發揚你的智慧,發出你的智慧。

  所以,沒有修行到定境的時候你去度眾生,叫做「以理論菩薩發心去度眾生」。你得到定以後,你再去度眾生,就叫做清涼度,就是不壞、不亂、不動的去度眾生,已經是金剛不壞了。到這種境界來就是算金剛不壞了。不壞的意思就是講,你的身體已經無可壞,沒有甚麼可以壞的,你也不會亂了你的心性,就是你已經得定。不壞、不亂、不動。

  不動呢?也就是說你到了任何一個地方,你走到任何一個場合,你的心都是不動的,這就是你本身已經堅固無過,所以得到堅固無過三摩地的人,在火光三昧之中,修成大阿羅漢,成就很偉大的超越,再發心度眾生,就成為菩薩,這個覺行都圓滿,就成為佛,這個入三摩地法,大家能不能領會?

  我今天講了就是九節佛風、入我我入觀、數息法跟白骨觀。當然,這三摩地當中,有很多的很多的境界,這個要講的話,單單一個三摩地就要講很久,但是今天教大家實修,九節佛風、入我我入、數息、白骨觀,白骨觀到最後就是火光三昧。「嗡嘛呢唄咪吽」。
來源:美國彩虹山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