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

17. 入三摩地
  好﹗我們講「細說如何入三摩地」法。以前的法本跟書裡面部提到,這個要入三摩地,要先做九節佛風,要做內火明點,經常提到九節佛風跟內火明點,其實做九節佛風就可以,內火明點要留著以後做,也就是到了修內法的時候做,假如你已經有內火明點的功力,你可以在修持這個儀軌當中,你可以做,假如你內火還沒有,不但內火還沒有,只有內冰,沒有火只有冰,冷的要命,火根本點不起來,那麼你在修法當中,到了那一節,做內火明點,你就在那邊做了,結果全身發冷,這個白做了,所以內火明點可以移到內修法做。我們要先做九節佛風。

  那甚麼是三摩地?三摩地就是「定」,就是禪定的這個定字,這個定啊!非常非常地重要。佛學裡面有三無漏學,三無漏學就是戒、定、慧,這個定字啊﹗「戒」也是要來求定的,你為甚麼要守戒呢?守戒就是為了求定的,你為甚麼要苦行呢?苦行也是為了定啊﹗你為甚麼要樂行呢?樂行也是為了定,種種的方法,很多種,很多種的方法,都是為了一個定字。那麼由定呢!才生出無上的智慧,才生出佛智,佛的智慧。沒有定啊!求不了慧的,有很多人講說,我根本不用修定,不必修禪定,我一心很亂,啊!他一心很亂,他不是一心不亂,是一心很亂,你亂的時候,能夠產生智慧嗎?一個人在慌慌張張,緊緊張張的時候,可以講智慧就散了,他的慧就散了,做出很多不合理、不合情、不合法的事情,就是在你失去智慧的時候做出來的,你為甚麼會失去智慧呢?因為你緊張又慌張,總之,都是緊張。就是你沒有定性的時候,你會胡作非為的,一個有定的人他做每一件事情,他都是在定中產生無上的智慧,以智慧去解決所有的事項,那就毫無問題。沒有定啊!是產生不了智慧的,佛的五大智慧全部從定中產生,那麼戒就是為了求定,所以在喜馬拉亞山這些苦行的出家人,修行人,在印度苦行的出家人,修行人,在西藏苦行,在高山偏野的地方苦行,完全是為了這個定字。

  在佛法裡面講起來,只要你會定啊!戒就不用守了。守戒是為了定,那麼你懂得定了,你真正懂得定了,不是說可以破戒了,我是講說,不被戒守,不要被戒把你限制住了,這個是很高深的!因為我現在跟你們講,那你們也通通都不守戒,因為師尊講過了,不要被戒守,那麼戒守就是不必守戒,那不必守戒就可以亂來,那麼亂來的話,你要知道握!亂來的話就是沒有定了,你就失去了這個定性,定性一失去,智慧不發,不發慧啊!那這樣子講起來,你這個不守戒是錯的,就錯了。

  我是講說,你能夠定的人,就不要被戒守,不必被戒守,假如你不能定的人,你要守戒。這樣應該很清楚了。你能夠定的人,就不必被戒守,你不能定的人,就一定要守戒。這個道理很深的。

  有人說這個,以前啦,現在我沒有了,以前師尊去唱卡拉OK啦!去dancing啦!Tango啦!也喝酒啦!飲酒,怎麼搞的,師尊怎麼可以這樣子呢?我們看了就很不順眼啊!我們要寫條子給師尊,叫他不能這樣子。你管到我頭上來(眾笑),很多弟子都管到師尊頭上來了,當師尊不好當啊﹗(眾笑)我寧可當弟子,我當弟子來講,假如是我師父做錯了,我寫一張條子給他。我做錯了,師父管不到我。是這個樣子的,你喝酒亂性沒有?喝酒不亂性,我沒有醉嘛!很多喝酒的人都講自己沒有醉,(眾笑)不過,我是确實沒有醉啦!我是真的沒有醉!喔!這是第一點。沒有醉的,真的沒有醉的,你可以喝酒,因為你喝了酒那個戒會失掉嘛!所以你不能喝酒嘛!我喝了酒,我的戒還是守得住嘛!所以可以喝酒嘛!

  以前我年輕的時候去跳舞,在高雄愛河旁邊那個后都飯店底下的雪莉舞廳,現在搬了,搬到那個苓雅區,苓仔寮。雪莉舞廳,我去那裡,那時候很年輕啊!才20幾歲,那去跳舞的時候,就覺得很迷戀,迷啊!有那個迷戀,好像我今天不去,昨天去,今天不去,我就在等一等,是不是有人約我去,哎!然後跳舞的時候啊!你知道那個舞女,她穿的那個旗袍,都是曲線玲瓏,而且她那個身體裡面發出來的香味啊!那麼灑那香水跟粉味,台灣話講「粉味」很重,你鼻子的嗅覺聞了以後,眼睛的視覺看了以後,你這個觸覺也有,也有觸覺,手的觸覺,身體的觸覺,還有那個三貼啊!(眾笑)都有觸覺的,這個一回家,你知道啊!台灣的舞都是一條快的,一條迪司可或者是吉魯巴,快的,那中間一條是探戈,再來是第三條,就是布魯司,就是慢的,那麼慢的時候,他會電燈都暗掉(眾笑),電燈都暗掉的時候啊!有時候你不靠她啊!她會靠你(眾笑),對不對?那一條快的,一條探戈,再來一條就是暗燈,暗的,那個都是靠摸索的。靠摸索,沒有辦法啊!因為你看不到嘛!你看不到,就只有摸索了。回到家裡來呀!你心理上不平靜,會迷戀,會有一種思念,會想,這個時候你就戒失,你這個戒就失掉了。很容易,很容易啊!你這個戒就沒有了,所以佛法叫你這個色情場所、舞廳、歌廳不要去,他主要的原因就是說,怕你這個戒失掉。

  那你假如能夠到那種場合去,你很自在,當時的時候,你只是一種exercise,運動,只是一個運動,而運動完了,回到家裡,你一躺下來馬上很清淨的睡著,不存在你的腦海裡面,你不迷,不戀,你還是守戒啊!你去聽歌,你去唱歌,你並不是回來以後就繼續迷戀著這些歌,或者是說你這個歌聲在你腦海裡面纏繞不散,這個你就是說你還是守著戒的,也就是說,你不迷這些歌,也不去迷那些女色,你在舞場裡面,舞廳裡面不迷這個色,在歌廳裡面不迷那個歌,你可以進去,你可以做這個適度你的生活上的調節,適度上生活上的調節而不迷戀,這是可以。但是也有人問我,這個師尊啊!你雖然不迷戀這些歌,唱歌,不迷戀這些舞,既然是不迷戀,為甚麼要去呢?咦!講的也有道理,你為甚麼要到那裡去呢?就是這個講的人有道理,所以我現在也不去(眾笑),其實,可以去,可以不去。「可以去,可以不去」我講這句話的意思就是——自如。碰到那個機緣啊,你可以去,可以不去。你守戒不被戒守,因為你能夠定。

  年輕的時候,我沒辦法。我講我二十幾歲的時候,曾經迷戀過一段時間,這個是老實話嘛。反正都是過去了,又不是現在,對不對?那麼現在呢?我會迷嗎?那不可能。再大的誘惑在我面前,老實講,你們也許會不相信,我講了也沒有用(笑,眾笑)。事實上呢?定力夠的,真正定力夠的,你修無上密。密教裡面有定力,你确實修出定力來了,你可以修無上密。你定力不夠的,告訴你喔!是會生這個Baby的,那是定力不夠的。

  密法的最高有一個境界,是定力夠的人修的。那一種境界一般來講,對於密教裡面,還沒有到達那個境界的人,是不可以講,不可說。因為講了就是等於犯戒。但是真正到了那個境界的人,他是守戒。在那個階段還是守戒,還是守住戒,但是不被戒守,就是凡情不同,跟世間上的習俗、凡情、法律完全是不一樣的。那還是守戒喔!他還是守戒的,不要以為他不守戒,其實他還是守戒的。由戒產生定,因為你定了,你就所有的戒能夠守,很簡單。你得到定了,也就等於守一切戒了,這種功力不得了。

  三摩地是甚麼?三摩地就是定。佛怎麼來?怎麼成就?由定裡面成就。有很多人講,我已經定了,我可以不守戒了。要「企礦麥」(台話︰試一試才知道),你自己要摸良心,要企礦麥(台話),要試。你确實是定了嗎?能定了嗎?你能夠渾身有氣在你的四周,氣中外有火,火外有光,你能夠嗎?你能夠定,就會產生這些東西出來的。你在定中就有這種定力,這種power產生出來,就有身外化身。很簡單的,這個自欺欺人是不可以的,你可以騙很多人說「我已經達到三摩地,已經得到定境。」你可以講,沒有問頭。但是你一摸你自己的良心,良知,你是不是定?這個你自己知道的嘛!你有漏還是沒有漏啊?你現在有漏還是沒有漏啊?漏有物質明點的漏,有智慧煩惱的漏,你的煩惱有沒有啊?你既然定怎麼還有煩惱呢?你已經是定了在三摩地中,時時在三摩地中,怎麼會有漏呢?有漏的,都還沒有到達三摩地的定境。

  有時候有定,你們會講這個「有時候我有定啊!有時候沒有啊!」(笑),你白天有定,晚上沒有啊(笑)﹗對不對?「我晚上有時候也有定啊!只不過偶而一個月來一次而已啊!」你還是有漏嘛!這不算定的,這只是一個偶然顯現的初級的三摩地。

  三摩地有所謂「初住」,有所謂「細住」,還有最深的「最細住」,還有「堅固無過三摩地」。甚麼叫做「堅固無過三摩地」啊!你在入定當中是非常堅固的,很堅強的,不會被摧毀的,不壞的。「無過」沒有過失啊!也就是沒有漏失。你的煩惱無漏,你的智慧無漏,你的物質明點無漏,你的精神無漏,這是沒有過失。你能夠「堅固無過」的三摩地得到了,才算是真正的大定。

  三摩地就是定,那我們修這個,我是以我的這個經驗,今天告訴大家。要做禪定的時候,我們已經做過持咒了。那麼持咒過來呢?就是入三摩地。那我們結的手印啊!就結這個手印放在兩個膝蓋邊。有的人是這樣子伸的,兩腳單盤、雙盤,或者如意坐,那手伸(師佛示範)。這個是屬於宇宙的姿勢,就是整個宇宙圓滿的姿勢。也可以結定印,左手在上、右手在下,或者是說右手在上、左手在下,其實都可以。但是這是屬於這個好像水跟火的關係。那麼這種姿勢是代表整個身心放鬆跟宇宙融合,整個宇宙通通包含了自己。有的人是結這樣子(師佛示範)但也有結這樣子(師佛示範),有結這樣子(師佛示範),也有結這樣子(師佛示範),可以,都可以。那麼舌抵上顎,這個舌頭抵上顎也有它的意思在裡面。舌抵上顎是比較好,可以剛好接這個天水。那麼單盤跟雙盤,如意座。如意座的時候你的中脈是彎曲的,單盤跟雙盤你的中脈是直的。那以後教內法的時候,再詳細說明,單盤,雙盤跟如意座影響這個中脈的情形。因為你如意座的時候,這個中脈是彎曲,那麼單盤、雙盤你的脊椎骨才會挺起來,才會直,這個中脈才會直。以後講內法的時候,再講這方面的口訣。
來源:美國彩虹山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