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

11. 1992-11-26開示
  各位上師、各位同修,大家午安。今天是我們第三天在彩虹山莊,細說完整密法的儀軌。那還沒有說法的時候,今天我想強調一點這個法的重要,我強調的是密法的重要,也強調我自己本人研習密法,在這個過程當中,它有幾個很重要的證驗。大家都如道我在二十六歲的時候,到玉皇宮,由瑤池金母開天眼,那麼當天晚上,就被帶到西方極樂世界摩訶雙蓮池,像這種經歷,據我所知道的,應該是有人有,也有人有這種經歷,但是很少。我二十六歲的時候所碰到的這種經歷,歷歷在目,是非常真實的,那麼看到的蓮花童子,閃耀的這種白色的光,跟閃電一樣,那每一朵蓮花都大如車輪,跟西方極樂世界、摩訶雙蓮池,阿彌陀經所描寫的,都是一樣的。這個真實的經歷,就演變成為以後我學習佛道的一種精神上的後盾,我從來沒有想過甚麼叫做蓮花童子,在我二十六歲以前,我跟本就不知這有甚麼叫蓮花童子,到了那天開始以後,從那個晚上開始以後,才知道有蓮花童子,這個蓮花童子的這個稱呼,也是在我看見的時候,祂親自跟我講,這個稱號叫蓮花童子,這種經歷很少,我知道在這個世間很少。我是確確實實到過西方極樂世界摩訶雙蓮池,我經常強調跟重覆這一句話,我的意思是說,我希望大家能夠有堅定的信心,跟我一樣有堅定的信心,這樣子我們修行皈依真佛宗,才有真正的一個目的,才能夠有真正的成就,所以這個信心是非常重要的。那麼我自己本人經常想要發誓願,經常想發誓願,但是想想這個誓願發了,我假如是一個妄語的人,發了又有甚麼用呢?假如你不妄語的話,你很真誠地對世界上的人講,你到過西方極樂世界摩訶雙蓮池,信則信之,不信的仍然不信,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,因為這個是一個因緣。

  那麼今天在這裡,我跟大家發個誓,我從來沒有發過的,因為我們每一次談在要發誓我就停下來了。「假如我在二十六歲的時候,那一個晚上,我到了西方極樂世界,去了摩訶雙蓮池,告訴我蓮花童子,我的所看所聞,一切是我編造出來的,我願下金剛地獄,永不超生」(眾鼓掌)。假如這個誓願,今天我講的,我從來很少發誓的,不太願意發誓的原因,是有時候發誓也沒有用,反正有些人看到我的誓言,也說連這個誓言也是假的,那我沒有辦法了,當著天、佛菩薩諸尊面前,我發了這樣子的誓言︰我的看見,我的聽聞,在二十六歲的那一年的那一個晚上,假如是我自己編造出來的,願下金剛地獄,永不超生。這是很重的誓,永遠在金剛地獄不見天日啊!永遠不能轉世為人,永遠住金剛地獄,這是很重很重的誓,這個誓在佛菩薩面前也是真實的。

  那麼第二個我跟大家談,就是在今年我在台灣,那不是看到釋迦牟尼佛嗎?跟釋迦牟尼佛一起喝咖啡嗎?大家都感到奇怪,盧勝彥越說越荒謬,喝咖啡?釋迦牟尼佛跟盧勝彥喝咖啡?我發第二個誓,釋迦牟尼佛寫給我的「華光自在佛」,是不是真的?我告訴大家是假的!怎麼樣子講假的呢?祂剛開始的時候不是寫「華光自在佛」,他寫「大光自在佛」,他拿給我,寫的是「大光自在佛」,我不喜歡那個「大」字,我跟佛陀講,我盧勝彥不想「大」字,不願意叫大師,叫小師,你給我改一個「小光自在佛」,那「小光」就變成「曉光」法師了(眾笑)。不是那個「曉」是這個「小」,他那個是春曉的一個日一個堯的「曉」。我要求釋迦牟尼佛不要用「大光」,「大光」我自己看了我不想當大,我願意當小,給果釋迦牟尼佛幫我改,把那個「大」改掉,就改成「華」,這個就是「華光自在佛」,這是真實的,第二次給我改的是非常真實,我看的非常清楚,釋迦牟尼佛穿西裝,這件事情。「假如我看到的釋迦牟尼佛給我寫了一個「大光自在佛」,我要求以後佛陀跟我改「大」字變成「華」,這個事情假如是盧勝彥編造出來的,沒有這回事,沒有看到,沒有聽到,是盧勝彥自己編造出來的,我願下金剛地獄,永不超生。」(眾鼓掌)在佛菩薩面前、如來面前、金剛護法面前、所有諸尊面前,我發下了這個重誓,這是第二個,第二個重誓。

  今天我發三個重誓,第三個重誓,大家很多人都修真佛密法,我跟大家一樣,每天修真佛密法,我修了二十幾年,沒有一天間斷。當然所有弟子當中,也有很多修很多年,你們感應如何,有很多人跟我講,有的人有感應,有的人沒有感應,有的有相應,有的沒有相應,我講我自己的,我在「巴拉」修法的時候,就是在西雅圖稍微偏北的地方,那時候住在「巴拉」,我在修法的時候,有的時候,每一次修法當中的覺受不同,有的時候,覺受很好,有的時候,沒有覺受,那麼在這個修持當中的感應,有時很強烈,但有時候很輕微很淡,那個時候是這個樣子。這幾年來不同,到真佛密苑裡面的修法,每一次修法的過程當中,覺受是怎麼樣呢?我那時候的覺受,整個人身上有一團氣,給你包圍住,這個氣的外面有光,那麼光跟氣的中間有火,就是身體的周圍有一團氣給你包住,在氣的外圍有火,火的外圍有光,那麼整個人就托住在整個虛空之中,在虛空的上方。每一擅法,那種覺受是非常強烈,而且是有觸覺的,一團氣包住你是有觸覺的,不是像風一樣,風吹一樣那種感覺,而是像觸電一樣,是很堅實的東西靠住你一樣那種感覺,我每一次修一壇法,全部有很堅強而且清楚的覺受,諸位的感應如何我不知道,我沒有辦法幫你們發誓,現在只有我發誓︰「我修法,每一壇法,都是有氣、火跟光團團圍繞,那一種互相交融的覺受,非常的堅固,非常的清晰,假如盧勝彥今天所講的,是自己編造出來的,跟本沒有這回事,我願下金剛地獄,永不超生。」(眾鼓掌)。

  跟大家談這三個重誓,主要的意思是,希望你們也能夠在修持的過程當中,每一次修持裡面,都有這樣子堅固跟清晰的這麼好的覺受,也希望你們能夠親自到西方極樂世界摩訶雙蓮池,更希望你們,很清楚地面見佛,面見菩薩,祈求佛菩薩給你們加持灌頂,給你們授記成佛。

  我的意思非常地清楚,我就是說,希望你們每個人在還沒有去過西方極樂世界的,能夠去,而且能夠回來,這是一點。第二點就是希望你們修行,得到佛菩薩給你們授記成佛。第三個,在你們每一次修法的過程當中,你們都能夠很堅固而且很清晰地得到了,最微妙的覺受,那這樣子來講,你們假如這三者都得到了,自然不會退初心,也不會退道心,你們能夠很堅持地修持真佛密法,而且個個都能夠得到佛果,成就佛果,更去渡化更多的眾生。

  修行這條路很難走,很不容易,但是我覺得在這人生當中,你不走修行這條路非常可惜。我還沒有開悟,還沒有去證悟到以前,我是非常傷心欲絕,汗流夾背,非常精進地努力去做這個事情,那當你得到以後,同樣的,還是傷心欲絕,還是汗流夾背,為甚麼?不是為了自己,我是看世界上的眾生,雖然你己經開悟了,你已經覺悟了,你已經知道了明白了,但是你看世上的眾生,很多都是沒有開悟、不知道的、不明白的,我當然很傷心吶!沒有開悟以前,我很傷心,開悟以後更傷心,這是因為為甚麼世間上的人,不明白這個修行,這麼好這麼重要,這樣子能夠得成就,能夠超越,能夠非常好的,跟本跟宇宙之間完全密合的,這麼好的大法,為甚麼不明白?所以未開悟以前,傷心欲絕,開悟以後,也是一樣傷心欲絕,但是我今天覺得大家能夠在一起聽法,我在這裡說法,大家都是非常有緣份的,跟佛非常有很深很深很了不起的這種緣份,應該珍惜這個法,應該重視這個法,得到法以後就應該有恆心地,一直這樣子一直修下去,我已經修了二十幾年了,假如這個法是假的,那我不是騙自己騙了二十幾年嗎?我不是欺騙自已騙了二十幾年嗎?就是因為我走過這一條路,你們也會得到的,會跟我一樣的,到時候佛來給你們授記成佛,不是非常好嗎?會得到很大的自在,會得到很大的圓滿,很大的光明,會有成就,比世界上的所有七珍八寶,名利地位,子女富貴,通通都超越的太多了,所以家庭的溫暖,夫妻的圓滿,這個都不算甚麼了。在佛菩薩的眼中,都是塵土,都是塵也是土,你把大樓蓋的再大,也是塵土,名位再高,也是塵土,世界第一富貴也是塵土,夫妻恩愛也是塵土,這個唯有修行得到了超越,在整個宇宙之上,這種自在跟圓滿的那一種光明的境界裡面,才是真正的無上大智慧,佛果的果位。所以我希望是我們宗派裡面,專心一致去走這條路的人,越來越多就越好,那麼現在有很多人就是出家修行,他專一的精神,全部走在這條路上,我們要勉勵他們,因為這樣子地下決心,下果斷的心,這樣子的出離心,發菩提心最是難能可貴,因為這個世緣的牽纏,你一時之間不能出家也不要緊,但是你記得當你有一天,你俗務可以放得下的時候,你就要放下,因為俗務畢竟是屬於世俗的,俗務畢竟是歸於塵土的,塵土永遠是塵土,一句話,氣是歸於氣,土是歸於土,世間的一切是永遠歸於塵土的,只有你身上的靈氣,心靈才是超越的。所以走修行這一條路,是真正毫無選擇,那麼世間的人不明白,我們喚不醒他,我們先喚醒自己,然後以自己的身體力行去渡化眾生,這是我在第三天說法,開始以前,我先講的幾句話。
來源:美國彩虹山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