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蓮生活佛講密宗道次第廣論 > 048. 【卷四】已二


048. 【卷四】已二
已二、請能依天

  《密宗道次第廣論》.「己二、請能依天」。(第六十六頁)

  是第六十六頁,這一次隔了幾天,才再開始講《密宗道次第廣論》,是因為到印尼去,給印尼雷藏寺做開光,跟做護摩,所以延遲了十八天的時間。

  這個第一個標題,「請能依天」。其實我們可以顛倒過來——「能請依天」,也是不太對!應該是「請能依天」?「能請依天」?「依天能請」?應該用「能依請天」比較好一點。「能依請天」;能夠依照種種的事法,去奉請諸天,應該這樣說才比較好一點。這個標題本身「請能依天」就有點問題。

  這裡是用瑜珈,瑜珈兩個字就是相應的意思,也就是相應法。能夠跟所有諸天,這個天也代表著佛菩薩的,並不是局限於天而已。這個事法是很重要的,也就是我們做種種羯摩法(事業法),一定要這樣子做,都有用法跟相應意思在裡面,使這個法做出來能夠跟相應有效。還有跟作用有關,首先他先談器具跟供品,器具就用金銀木石或其他的東西。「一切吉祥謂赤銅器」,在西藏密宗裡面很喜歡用銅器,好像那些裝東西的都是用銅器打造的,包括那些佛相都是用銅,金剛鈴、金剛杵,很多東西都是用銅的,它是因為銅是表示一切吉祥的意思。另外呢?用金、用銀也很多,用木、用石也可以,但是好像木石就是比較次等的。

  他談到修息災法,用大麥及牛奶,取這個牛奶的顏色,牛奶是屬於息災,用水來清淨而且是白色,取它的顏色有相應的作用。那麼再講呢,修增益及中悉地,用胡麻及乳酪。這個胡麻跟乳酪,都是一樣的。修降伏及下悉地,用牛尿及粟米。這是他們的作法,降伏法,用牛的尿,也是來做降伏的作用。

  以前告訴大家降伏法,它的供品是很特殊的,這個都是取相應之用。像用有刺的花,黑色,而且有刺的,這就是有降伏作用的。它這邊用「血閼伽」,供品用血,這就是取降伏的作用,才有這種作法。以前還有用腐敗的肉,那個肉是腐敗掉的,好的肉當然是作供養的,這個腐敗的肉是作降伏的,它有它的作用在裡面。像你供酒,供養酒,是作供養用的,作息災,作增益都可用。但是你供毒藥就是作降伏用的,這就是取相應的作用。

  一般來講,所有一切的羯摩法,就是所有的事業通用的。不管你是息災、增益、降伏、敬愛,通用的。他可以用米啊!花啊!塗香啊!白花啊!茅草啊!胡麻、淨水去配合。「熏以燒香,誦前所說或明王咒,或總部心,或各部一切羯摩咒,或誦迎請真言七遍加持閼伽。」

  像這種方法,我以前所教的比這個更詳細,他這個還只是一點點而已。像供品方面我們有用顏色去取相應的。用作用的,好像這個東西會刺人的,就用在降伏上面,取其東西的作用。好像你供這個一般的五果子,用水黃的這些子,就是得到善果的意思,它有它的意思在裡面。用茶就代表著法味。花呢?也可以代表著清淨。白花是息災,紅花就是敬愛。那麼黃色的花呢?就是增益。黑色的花呢?就是降伏。取這個花本身的顏色的,這種用供品的方式都比他所寫的更詳細了。

  再來他教召請印,「次向前面繪像等處禮拜,以膝著地。諸指內交仰手向上豎二食指,搖二大指結召請印。」(第六十六頁)其實召請印,我們曉得以前師尊教的召請印就是這樣子的。就是單單豎這個右手的食指就可以作召請了,這個是普遍用的召請印,你要做內縛召請也可以的。這個內縛召請,這個也是召請印。那麼還有大召請,單單用這個大拇指去鉤,這也算是大召請,用大拇指去鉤也算是召請印。所以它這邊寫豎二食指,搖二大指結召請印。這個我們就不明白他,召請印為什麼這樣子寫的。

  這個「誦云」就是說,做召請印的時候,你也是一樣誦召請的這個讚,或者偈。「由信三味耶,世尊請速降,受此閼伽供,維願愛念我。」這只是一個偈,三昧耶就是說,你跟佛之間的誓願,你跟祂有約束的,只要我召請妳,妳一定到。這就是表示,你跟佛之間的互相有誓願。那麼佛交代你的事情你要去完成。你一切的儀軌周全,那麼佛就一定到。這個意思就是在這裡。

  「次於咒尾加誦『鄂黑耶醯』棒閼伽器,若是佛部齊額供獻,於餘二部平胸及臍供獻。觀想自類智尊降臨。」這段文字應該是很清楚,我們以前所講的召請比他寫的這一段更詳細。我們在講這些供品方面,供養方面,也比他寫的更詳細。不過,他後面還是可能會提到這方面的問題。

  在印尼,有人問我說,怎麼師尊在大法會當中講說,好!要叫這個印尼的大地,馬上就可以降甘霖,就是甘露,在整個印尼的大地上,怎麼法會一完馬上就下大雨?因為印尼本身已經有三、四個月沒有下雨。旱災,根本每天都是艷陽高照的,一點下雨的徵兆都沒有。就是在大法會那一天,同樣都是出大太陽,陽光很猛烈,整個大地都像火一樣的,不可能下雨的。但是在大法會當中,有一個力量支持我,叫我一定要講出這個,一定會下大雨。我在說法當中就講出來,我一講,我自己心裡也……。假如沒有雨怎麼辦呢?但是我仍然開口講,這個法會的力量可以攝召龍王從虛空中降下大雨的。為什麼敢講?因為再過幾天我就回來了。假如沒有下雨不是很漏氣嗎?它已經三、四個月一點下雨的徵兆都沒有,結果法會一完幾分鐘之內馬上就下大雨。

  這個就是在於「瑜珈相應」。因為你儀軌周全的話,你跟祂有誓約,我跟妳有約束的,妳一定要降臨的。我講出來的話就是指示的。那麼為什麼能?就是你行者本身的心,跟宇宙意識的心本身能夠觸動。你講出來的話就觸動了祂的心,祂要依照你所講出來的話,來行事業的。

  所以在西雅圖的時候我就請龍王,因為我已經知道印尼有旱災。要到印尼,我就去龍神那裡,求龍王跟著我去的。我說,「我到印尼去,它那邊就會下雨,我不在西雅圖,西雅圖這邊也會下雨。」我就是這樣子講的。果然,做完法會的時候傾盆大雨,這是從來沒有的,三、四個月都沒有下雨,就在我們做完法會的時候,我們一下座就下雨了,而且是很大的雨,全印尼都下雨。這個就是在於瑜咖事業,你只要儀軌周全,所有的通通周全。你的供品都是適合祂的,你唸的咒語,你能夠很周全、很完全的召請所有諸天,你就能夠相應。

  所以密教裡面的事部法,只要你的儀軌很周全,什麼都做得很好,你跟所有諸尊通通有誓約,祂就一定會降臨來幫助你。所以你看那時候龍王顯現出來,下了傾盆大雨。全場都很轟動,整個雅加達、整個印尼都知道這件事情。能夠這樣子請雨,是很不簡單的!其實就是這樣子,密教的偉大就是在這裡。沒有雲也能夠請雨,沒雲、沒有陰天也能夠響雷。

  這一次在印尼雷藏寺,開光那時候,響雷的,所以雷藏寺一定會響雷的。法會那天也響雷的,打了那個很大很大的閃電,很大的雷。你看白雲雷藏寺,也響雷的;菩提雷藏寺也一樣響雷的;任何地方的雷藏寺開光都會響雷的。那匾一掛上去就響雷的,所以才叫「雷藏寺」,這個就是取它的相應。

  所以在事部法裡面,有很多相應的。你要召請祂,用召請印召請祂,加誦召請的偈,祂的供養也一樣,供養佛部在額,供養金剛部,在於平胸及臍做獻供養。但是我們不要這樣,都是一樣的,都是平等。供養印你就結在這個胸前,就可以了。所用的真言,他是用是跟諸部有關的真言。好像佛部、菩薩部、金剛部、諸天,你所用的真言當然是要跟祂相應的。

  他這邊也講,用明王的真言請天子,以明妃的真言請天女,誠以各個咒請。

  「若以總部心請最為殊勝。如請尊勝佛母即誦:『唧那唧鄂黑耶醯。』」這是請尊勝佛母的。你知道我們召請都是用請五佛真言,佛部最高的真言:「嗡阿吽.梭哈」。最高的召請真言,能夠請五佛的。你用最高的召請真言,你再請諸天或者請所有的神眾,當然就是最好的了,最高的了。也就是總部真言,「嗡阿吽.梭哈」可以講是召請咒當中的最高真言。所以我們真佛宗用「嗡阿吽.梭哈」,做召請咒的意思,是因為最高的真言就是「嗡阿吽.梭哈」。

  他這邊也講到最後,這個「次結前說蓮華部之三味耶印,是即蓮華坐印。即從此印,三指如金剛杵,是為金剛坐印。從此印二中指相併,是為勇士坐印。此等真言,謂『嗡迦摩拉雅娑訶』,又『嗡班呢阿薩尼吽泮』,又『嗡班呢迦吽泮』。由此咒印奉獻諸尊適宜座位,奉座請坐。或可誦『喜來大悲尊』等頌,及『愍我及眾生』等頌,奉獻座位。」

  他在召請智慧本尊來的時候,還要結手印,觀想座位給祂們坐。這個就是事部法,就是比較講究細節。以前有弟子問我,他說你供養食物,像你做供養印供養,那麼你供養完了以後呢?這個食物呢?我講比較簡單的,像你供養一塊羊肉給菩薩吃,那麼供養一塊羊肉需不需要供養筷子呢?要不要觀想這一雙筷子夾這一塊羊肉給菩薩吃呢?這一塊肉到底是不是要供養放在祂的口邊上讓祂自己咬呢?還是要讓祂張開口吃下去,要不要觀想祂張開口吃下去呢?還是要怎麼樣呢?我想,這個是很麻煩的!大家想一想,很多事情,不用講就過了,你一講的話就反而有很多的麻煩。

  像以前我聽人講,有人問張大千居士。因為張大千居士他鬍子很長。他說,「請問張居士,你晚上睡覺的時候,你的鬍子是放在棉被外面,還是放在棉被裡面?」唉!張大千一聽,他就搞糊塗了。他說,「唉!我從來不去注意我的鬍子是放在棉被外面,還是棉被裡面。」他從來不去想這個問題。有人問到他,他也是問自己,我到底是把鬍子放在棉被外面,還是棉被裡面?他自己也不太清楚。他說,我回去注意一下!

  當天晚上他在睡覺的時候,他把鬍子放在棉被外面,覺得這樣也不是,那樣也不太對。他又把鬍子放在裡面,還是覺得不太對。他也搞不清楚他到底是把鬍子放在棉被外面或棉被裡面,在那邊弄了半天,他睡不著。

  所以這個問題就是在這裡。有些事情,不用那麼囉嗦,不必問的,睡覺的時候就睡啦!睡得著最好,鬍子在那裡,管它的!一半在外面,一半在裡面也好,何必管它鬍子一定在棉被外面或棉被裡面呢?

  所以今天這個問題也是這樣子。你供養佛菩薩,把食物觀想佈滿虛空之中。把你的金銀財寶,這些瓔珞、寶石、鑽石供養在整個虛空之中就好了,不用給菩薩戴上去,你知道你供養一個戒指給祂,你還要觀想給祂戴上手指,祂手還伸出來,你還給它戴上去。哇!尺寸不合,祂的手很細長,你的戒指太大,供養太大,你還要重新再把它縮小,沒有這回事的!你的供養就是你的心意,把它佈滿整個虛空就行了。像召請佛菩薩,智慧本尊一來,唉!你還要供養法座,要結法座印,什麼是法座?像蓮華,蓮華部總部的就是這樣子。觀想一朵蓮花,請觀世音菩薩來了。那麼你觀想一朵蓮花讓祂坐。其實這個何必呢?觀世音菩薩來,祂本身就是坐著蓮花來的嘛!難道祂還打赤腳來的嗎?祂一定是有祂的法座才來的。

  你觀想金剛神,給祂金剛座,好了!你就結金剛手印。這個三個指就代表金剛杵,兩指內縛,這樣子,由蓮華部變化。請金剛,就是變成這樣子,就是金剛座。那麼由蓮華,變金剛座,還有變勇士座。他這裡面就寫,蓮華座,金剛座,跟勇士座。要結手印去奉請金剛神,那麼你就用金剛座去迎接,請了菩薩,你就用蓮華座去迎接。其實這個在我來講,大可不必。你假如要這樣子,你還要給菩薩穿衣服,你變化天衣給祂穿,難道祂是光著身子來嗎?假如祂是近視眼,還要結眼鏡手印。菩薩近視眼,祂來了,結個眼鏡給祂戴上,這根本是畫蛇添足。

  不過,事法裡面很囉嗦,它還有「車烙印」。什麼叫車烙印?車烙印就是,你要請諸天,你變化車子去迎接祂就叫車烙印。就是說,讓祂有車子坐。什麼是車烙印?你乾脆變化一輛烏龜車請祂坐。這個就是比較畫蛇添足。

  事部法是囉嗦的,所以它還要請諸天的「車烙印」,請勇父勇母的「勇士印」,請菩薩的「蓮花印」,請金剛神的「金剛印」。他還畫幾個法座去給祂們,去請他們來。我們大可不必這樣子,我們只要召請祂來,祂自己就已配件齊全,祂已經穿天衣,騎象、騎馬,坐蓮花,坐金剛座,坐勇士座,祂們一定到的,不用那麼麻煩。

  像我們做供養,我講了,不必觀想筷子。那麼西方的耶蘇來了,難道要觀想一個刀子、一個叉子嗎?所以這個就是比較囉嗦的部分。

  它這個「請幾尊者《後靜慮》云」,這是後面這一段。我們看一下,稍微跟大家解說。「於自前方想有佛身,剎那而想明咒密咒忿怒使者及使女等,遍虛空界周市圍繞,自亦任持天慢安住其中。以明咒等常住佛前,故持咒者,亦應修天瑜伽向佛而住。」它這一段的意思也就是等於在做觀想。好像是說,你請了很多尊,你要做諸尊的觀想。包括佛,還有忿怒使者,還有侍女,要怎麼樣子遍虛空之中?那麼你自己呢?還要安住其中,還要經常「常住佛前」。這一段,整段的意思是這樣子。

  那麼所謂這個相應法,就是取其相應,跟供物的種種作用。事部法裡面都是在取其相應,這些供品方面都是以前的瑜珈行者、密教行者,他們流傳下來要這樣子做的。像那個牛的尿,做降伏用,這在我們來講,要取牛的尿,倒是滿困難的。因為在西藏你要取牛的尿,滿街上都是牛,你要取牛尿,就拿一個桶子去,大概敲牠幾下,你馬上就有牛尿,牠隨時在那裡,或者準備個地方給牠,你要取牛尿很簡單。我們這裡要取牛尿,可能要到養牛場,到專門農場的地方跟那個老闆講,拜託你這個牛尿……。他都會覺得莫名其妙。你為什麼要拿牛尿?其實牛尿它是一種降伏法的供品。

  為什麼取牛尿呢?第一個,取它是穢物,穢跡金剛的那個「穢」字。因為它本身是一個骯髒的東西,是一種穢物,可能可以使敵人、對方變成很骯髒。第二個它可能要鹹死對方,要把對方淹在牛尿裡面。你要降伏敵人嘛,你要把敵人觀想到牛尿裡面,被牛尿鹽死跟淹死,大概是這樣子。

  降伏法它本身講起來也有很奇妙的一件事情,就是大部分要變化本尊。你做降伏法的時候,你把自己觀想成為忿怒尊(忿怒本尊),在兩隻腳底下,你要踩著敵人。密教裡面有一種法,是右腳觀想自己,左腳觀想對方,用你的右腳來踝在左腳,就是自己踩在敵人的上面作為降伏。所以降伏印裡面有右腳舉起來,踩在左腳上,好像金雞獨立一樣。你那個左腳就觀想成對方,那麼右腳就觀想為自己,自己就站著,用腳踝著對方,這就是一種降伏印的作法。今天就跟大家談到這裡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。

一九九四年十月十九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