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蓮生活佛講密宗道次第廣論 > 046. 【卷三】辰(四)


046. 【卷三】辰(四)
辰一、自起為天(4)

  《密宗道次第廣論》,今天我們仍然談:「辰一、自起為天」的最後兩段。(第六十二頁)

  當我們把這個「六天」都修習觀想完成以後,必須要修習「風瑜伽」。這裡所提到的,就是談到「風瑜珈」。這一整段所講的都是「風瑜珈」,後面兩段也都是的。

  在密教裡面才有所謂的「風瑜珈」,這是修什麼呢?就是修「風」,就是修「氣」。因為密教裡面是這樣子談的:「先取自為本尊之慢,次當知從眼耳鼻口臍男女根,不淨孔,髮毛孔,出入之風,是名為命。」

  「氣」,不只是從我們鼻孔出去而已,這個風的呼吸,包括了皮膚的毛細孔,不乾淨的孔,男女根,口、臍、鼻子、耳朵、眼,都有「氣」的存在。

  這風瑜珈也就等於在修氣,意思是一樣的。要防護這種氣很亂,而且不能集中,分散掉。「散」跟「亂」的氣,不是一個行者所應有的現象。一個密教行者,他本身的氣,是充足的、是飽滿的、是集中的,它本身有它的道理。

  要如何「止出入息,如龜藏六」?我不知他弄這個「六」是什麼意思。「如龜藏」就可以了,不必要「龜藏六」。難道是六隻烏龜嗎?應該是屬於這個「六根」,如同烏龜藏起它的六根。(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,就是六根。)「龜藏六」的「六」假如是這樣子解釋的話,還算可以啦!假如不這樣子解釋,叫人家說,「如龜藏六」,藏什麼「六」啊!?他又沒有解釋。我們就看,哦!「如同藏著六隻烏龜。」

  其實啊!氣就要跟烏龜一樣這樣藏氣的。他的意思是這樣,「似舌飲水」,如同舌頭去飲水一樣,是什麼意思啊?我們平時對這個出入息太不注意了!太不注意你的呼吸了。其實這個出入息啊!你要注意到什麼程度呢?要如同舌頭去飲水,這樣子的去注意它。

  「呼吸」在密教裡面是很重要的!這個「氣」(風瑜珈),在密教是非常的重要,在別的宗派它不管這個,但密教對這個很重視,它後面有解釋它的理由。

  那個氣就跟你的舌頭去喝水一樣,要有感覺的。「似舌飲水,如是由上行風,身內一切遊息,及於諸根聚落任運散動非等引意,向內收攝。加屋內人向外觀望,眼稍合閉,面略上舉,緣自為本尊身,專一等住。」這個氣不是讓它跑出去的,而是要全部統統收進來。當要吐放出去的時候,要徐徐而出;所有的氣全部收攝,然後再徐徐放出。「如龜藏六」,這個意思就是在這裡了,整個意義在這裡。

  他又講哦!這個意思好像是說,「加屋內人向外觀望」,好像房子裡面的人向外面觀看。「眼晴稍為合閉」,你在靜坐的時候,眼睛閉一半,半開、半閉,「面略上舉,緣自為本尊身,專一等住。」把自己觀想成為本尊,然後很專一地住在本尊身裡面。

  「命力義如是者,以前引〈大日經〉即可成。」這可以講,它這裡面所解釋的,都是在講這個氣如何收攝?如何徐徐放出?用你的意念如何去引導?其實,「氣」這種東西,在我們修密的人是非常重要的,那其他的這些人呢?認為說,不必修這個氣,為什麼呢?他們認為人的身體,沒什麼重要嘛:身體是空幻的,只是地、水、火、風組成的。既然是地水火風組成的,生不帶來,死不帶去,那為什麼你還要修這個身體幹什麼呢?不用修了。

  一般的法師就講,你修這個身體做什麼?修什麼氣啊?什麼脈?什麼明點?這些通通都是外道。一般人在批判密教就講,修氣、脈、點都是外道,修這個氣、脈、點,都是為了強身,何必嘛!這個肉體的東西,廢物丟掉就好了!丟到垃圾筒,讓垃圾車載走。

  其實啊!大家想一想,你修行是用什麼修?就是用你的身體修。你這這個身體不保養好,修個什麼啊?你真正講,你的身體不重要,是屬於外道,好啦!大家要這樣子講很簡單的,廟裡面的菩薩通通請掉,那些全部都是外道,廟也不用蓋了,那個都是有形的東西嘛!你知道身體是有形的東西,廟裡面全部也都是有形的東西,唸珠也不用數啦I對不對?木魚也不用敲啦!鐘也不用打啦!鼓也不用敲了,那都是有形的東西啊!佛像你擺在那裡做什麼?玻璃纖維造的,金銀鋼鐵去鑄的,這些全部都是有形的東西,全部都是假的。既然講是外道,全部通通搬走,廟通通把它打掉,都是外道。這個不能這樣子講的,對不對?

  我們修行,要用這個心來修,是沒有錯,但是心在那裡啊?這個有形的心跟無形的心,還是完全依附在你的身心的作用裡面,這個是很重要的!我們曉得,身心的作用一般來講,在密教裡面講這個心,還是依附著「風」的。

  我們這邊談,為什麼要修這個「氣」呢?因為密教裡面談的非當詳細,在這一段的後面,第五行:「良以風是心馬,能攝持風,則於一境心易攝持。依此密意,故(後靜慮釋)中說攝持風。如云:「心加國王,為念定作意等眷屬圍繞,乘於命馬,若能捉其命馬,則亦擒獲心玉及其眷屬。餘處亦試應滅其命,由滅命故,能攝自心及念慧等。」」這一段完全講出它的秘密。

  因為「風」是心馬,你要禪定就是要注意到你的呼吸,你呼吸很粗俗,很粗、很散亂,你沒有辦法禪定。呼吸就是要徐徐、要細,你才能夠進入微細的禪定。

  你能夠捉住「風」,就能夠捉住「心」,這一點就是密教的秘密義。

  今天你修「氣」就是要捉住你的「心」;你能夠捉住風,就能夠捉住你的「心」。這裡面講得很清楚。「風」就是「心」的馬,因為你的呼吸不好,你沒有辦法禪定。要能夠呼吸非常的均勻,非常的微細,調整你的呼吸進入微細之中,才能夠真正入三摩地的,你呼吸急喘,是沒有辦法禪定的。所以,捉住風就是捉住你的心。今天我們的身體很重要,怎麼會不重要呢?捉住你的身體,就捉住你的心是一樣的道理。

  所以,在廟裡的佛相,都是「攝心」的作用。主要是「攝心」,要捉住你的心嘛!有佛菩薩的形象在外,是為了捉住你的生的心;今天要修這個身體,也是為了捉住這個心,所以怎麼可以把身體看成不重要的呢?這聽起來好像有道理——身體不重要,我們不須要修這個身體,我們修心就好啦!其實這個道理是不對的!聽起來好像滿有道理的,其實是錯誤的。

  身體也是很重要,因為你捉住了身體,身體調養的很好,一切皆能進入微細,你這樣子才能夠捉住你自己的心。密教的秘密義就在這裡。

  我們曉得你這個「氣」,本身能夠攝住在裡面,氣入為多、出為少,入多出少,你精神就很旺;你出多入少,你身體就很弱。氣假如散動的話,你的精神就沒有辦法專一集中的。所以你的氣本身要很凝固,而且要很專一,進入微細,你才能夠禪定的。密教修「風瑜珈」,它的要旨在這裡。

  今天一個病人,如果想要修禪定,講起來,當然是比較困難一點。我們曉得,這個氣跟法流,法流是屬於「性」的,無形的;「氣」是屬於「命」的,是有形的。氣就是法流,法流就是氣。今天你真正能夠凝固,能夠入注、融化,把這個氣融化在你身體裡面,不管它走到那裡,像這個氣走到左邊的肩膀,右邊的肩膀,到喉嚨,到心輪,到臍輪,到密輪,到周身,你都要很清楚。這個修氣的人啊!都要很清楚。知道它住在那裡,能夠應用它而且能夠循環。

  師父以前經常跟我講,你身體那裡有病,你就是要通氣。氣通了,你的身體才會好;氣不通了,體那裡就出毛病了。所以這一點是很重要的。

  這裡在談這個修氣方面,另外呢?如何把氣能夠意念集中。我那天在做護摩,有人看我,嗨!師尊的手在這裡(天心)畫三角形。畫三角形是把氣集中在這裡,然後再觀想這三角形裡面有觀世音菩薩,觀世音菩薩住在這裡,在我畫的三角形裡面。這把氣集在這裡,又把白衣觀世音菩薩放在三角形當中,這是除了住頂以外,觀世音菩薩在眉心輪。因為在做護摩,所以三角形是代表火的。觀世音菩薩周圍都是火,所以是三角形的。這個有它的要義在這裡面。

  那麼後面這一段呢?完全是在討論風瑜伽的次第。「此修幾久,如(金剛手灌頂經︺說:「乃至獲得一切威儀,能以明顯天身及天慢心遮庸俗慢。」是故唯於天身明顯持心,猶非具足。須天慢堅固於彼心。此等當於無上部生起次第時廣說。無上部中於天瑜珈堅穩之後,方說持風之風瑜珈,此中則說與於天身持心同時而修。」這也是講次第的。剛才前面那一段完全是講風瑜咖的。

  密教裡面講這個「風瑜細」是提到很多的。一般很多顯教的批評密教,為什麼要修氣、修脈、修明點呢?他們批評得很厲害。他們說這方便就屬於外道,為什麼要修這個身體?我們修性就可以,不用修命。

  其實,「命」是關係著「性」,「性」也關係著「命」,這個「有形的」跟「無形的」互相都是關聯的。所以我認為,佛教應該是「心物合一論」。大家知道,佛陀在世的時候就已經跟我們講,要修「數息」。《圓覺經》裡面不是有嗎?要修「數息」。為什麼要修「數息」呢?就是要注意你的呼吸啊!佛陀當時祂就知道了。

  呼吸關係到入三摩地,關係到禪定。你能夠呼吸調得好,你就能夠禪定;你呼吸調得不好,就不能禪定。

  有弟子跟我講,他從小就得到敏感性的鼻炎,他很難入禪定,為什麼?他呼吸的時候,聲音很大,而且打坐的時候,呼吸有點困難,那麼等到要入禪定了,突然間流鼻水,鼻子很癢,他沒有辦法入定。這也是一個困難,所以一定要把自己的身體調蕞好。

  你要入禪定,一定要將呼吸調得很均勻。而且呢?呼吸要很「細」。你要懂得調蕞你的風息,去循環全身。要知道能夠把氣全部攝進來;出去的時候要很微細。進來的多,出去的少,你就能夠運用這些氣,能夠充足。氣就能夠很充滿,而且還能夠住氣,知道氣住在那裡,如同舌頭去飲水,馬上知道它的味。

  這個「氣」在那裡?「如龜藏六」,如烏龜在藏六根的這種氣。假如不是這個樣子,你氣源亂、氣粗、氣散漫,那麼你身體就不好,你也很難進入真正的三摩地裡面。

  所以密教修氣也有它的秘密義的。不是隨便講說,完全在照顧自己的身體,不是的!完全也是在「修心」。所以,修氣就是掌握心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。

一九九四年九月二十九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