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蓮生活佛講密宗道次第廣論 > 045. 【卷三】辰(三)


045. 【卷三】辰(三)
辰一、自起為天(3)

  《密宗道次第廣論》,我們今天仍然談:「辰一、自起為天」(第六十頁)第三段,跟第四段。

  這兩段所說的,就是在談修「六天」。這裡所說的六天,並不是指欲界的六天,而是屬於密教裡面六種「靜慮」的方法。六種靜慮的方法,就叫做六天。等一下我講的時候,你們就會知道了。

  這裡面所講的六天是什麼?

  第一個天,叫「勝義天」。在第三段的第二行,底下有寫著:「即勝義天」。我們有修過的,就是講自己本身跟虛空中的本尊,二者合而為一,進入靜慮的現象,叫做勝義天。在修行裡面的入我我入觀,觀想本尊進到我身體裡面,我進入本尊的心中,這都是屬於勝義的。什麼叫做勝義呢?這種合一而沒有分別的現象,在密教裡面稱為「勝義」,最勝的意義。沒有比這個還更加圓滿的,這一種最勝的意義,就叫「勝義天」。

  我唸這一段給大家聽:「如我真實於勝義中永離一切戲論,天之真實當知亦爾。此二如水乳合不可分離,於此無分別光明門中,修我與本尊合一之慢。於無所顯,自心明了決定,而修靜慮,即勝義天。」其實,密教裡面講,自己本身跟本尊合一,這是一種很大的超勝。

  一般在顯教講起來,西方三聖現前來接引你,祂來接引你去成佛,祂沒有來接引你,你就不能成佛,你不能到淨土。那今天呢?在密教講起來,是不用這樣子的,因為你可以直接跟本尊、跟阿彌陀佛合一。阿彌陀佛來接引你往生的時候啊!阿彌陀佛是阿彌陀佛,你是你,是分開來的,是水跟乳分開來的。這裡啊!水跟乳是交融的,是合在一起的。你既然是阿彌陀佛了,你還要阿彌陀佛來接引你做什麼呢?對不對?你就是阿彌陀佛了嘛!你為什麼還要叫阿彌陀佛來接引你呢?難道你不認得路回不去了?我是阿彌陀佛,我本來就是西方淨土的主人,怎麼回不了家呢?一定回得去的。

  所以,密教才有跟本尊合一的勝義天的說法,顯教沒有。顯教是在那邊等,唉呀!等阿彌陀佛,祂來了,你還沒有走,還在那邊喘,不能走,唉呀!阿彌陀佛等不及了,祂先走了;等到斷氣了,祂早就己經走了。哇!祂先來也不行,對不對?你先走也不行,你這個機緣要巧得很,剛好你一斷氣,祂就出現,剛好祂來接你,往生西方極樂世界。

  在密教裡面,勝義天的說法不是這樣的,總之,你自身變化成為阿彌陀佛,阿彌陀佛跟你水乳交融,沒有分別了,不是二而是變成一,這時候你就知道自己的淨土在哪裡,你就是那裡的主人,這個叫做密教的勝義。

  所以密教的勝義是回歸到毘盧勝海(光明海)之中,這叫「光明門」,又叫「勝義天」。密教修行就是要經常這樣子修的,修自己成為本尊的佛慢,這種修行就是與顯教不同的。

  我每一次在修行當中,在靜慮當中,入三摩地,這一打坐就是一片光海,一片光明的海。供養的時候,當然是把自己跟本尊分開,但是每一次只要一入三摩地,自己馬上剎那之間就變化成為本尊的。所以,要修成這一種佛慢的堅固,你處處做本尊觀就是大瑜伽(摩訶瑜伽)。時時這樣子的變化,就是一種勝義,很超勝的義諦,就叫「勝義天」。這是密教行者都要修的。

  第二個天,要修「真言音相」,就是「聲天」。這是在這一段的第二行(第六十一頁),我唸一小段給大家聽:「如是修習人法我空之空性者,與餘續部在修天前,先誦「娑跋瓦」等真言而修空義,同一關要。從彼定起,緣爾時本尊之真言音相,是為聲天。」要修聲天,這是第二個天。

  「嗡.娑跋瓦速打薩爾瓦打爾瑪.速.娑跋瓦.速朵杭。」這就是「觀空咒」。從「婆跋瓦」開始一直到「速朵杭」是一個觀空的真言,不管你是怎麼樣子修,修習人法我空的空性者,都要唸這個觀空咒,一切皆空的這一種是空性的觀空。

  這一次小邰(編按:郃智源師兄)帶了一個朋友的單子給我,他什麼都沒有寫,他只畫了一個圓圈。小郃問我,這個是什麼?我說,這個圓圈我以前也看過,以前有一個女生畫了七個圈圈給我,而他只畫一個圈圈,一個圈圈一定是結婚一次嘛!七個圈圈就是結婚七次。以前她講,七個大圓滿,就是說要跟師尊結婚七次,畫七個圈圈,就是七個大圓滿。

  其實不是的啦!其實我們認為圈圈就是等於宇宙上下十方,一切圓滿的空性。那小邰又講,「唉!這個圈圈畫的好像不怎麼全,有缺陷。」我說,「就是嘛!他的這個真理跟悟道的心境還是有缺陷,所以他畫起來就畫的不圓滿。」

  我們講的空性是很難比的,也很難講的,如何去表現這個空性呢?那只好畫一個圈圈了,畫一個圈圈就是代表空性。你知道「一貫道」它也是畫一個圈圈,它認為這個圈圈是無極。那為什麼那個中間再畫一橫下來呢?就是兩儀,兩儀就分陰陽。那為什麼又有兩個點呢?有沒有?一個母字顛倒,母字顛倒,中間畫一個圈圈,然後畫一條直線,然後再點兩點,就是母字顛倒()。

  其實那個是代表一個記號的,這個就是無極化太極,太極生兩儀,兩儀分陰陽,陰陽就生萬物,它是這樣子講的,它的意思是講這個是「理天」。有氣天的神仙,還有理天的神仙,這「氣天」的神仙都是吃空氣的,叫「氣天」;「理天」就是比氣天還高,也不能講理的,理天不是講理的神仙,不要會錯意!表示無上的這種理,是一種神仙的意思。那麼氣天的神仙還是有飲食男女的,因為祂還要吃空氣嘛!

  你知道什麼是天的真實嗎?「我真實」,明白這個我,又明自天的真實。天真實、我真實,是互相融合在一起的。我就是天,天就是我。你不知道你活在天裡面嗎?你就是活在天裡面。無極、太極、兩儀、天地、陰陽。所以佛說人跟天是不分的,天人的、人天的,人也是活在欲界天嘛!人也是天嘛!人也是天的,所以天也是真實的。

  所謂你修聲天(聲音的聲天),就是要唸本尊之真言音相,你要修本尊的真言音相。你在修法當中,你用金剛唸,舌頭動一動,舌頭在裡面不唸出聲,只是舌頭動一動而已,這個就是在修聲天。唸咒有很多方法,有金剛唸、三摩地唸、出聲唸……去種種唸誦的方法。這個就是在學習聲天,你在作靜慮當中也要唸的,也要用金剛唸,三摩地唸,這就是在學習聲天。

  第三個天,叫「字天」。我再唸一段文字給大家聽:「《蘇悉地儀軌》中未說此法,於此中間說修彼心如月輪相,此義二師相同。次想爾時咒字之相於空中現,猶如寫成。如淨水銀吸諸金沙,想於我及本尊真實無分別行相心,所變月輪之上,次第安布,是為字天。」這第三個天,叫字天。這個字是指梵字,藏字也可以。梵字、藏字都是通行可以用,因為藏字是從梵字變化來的。有人問我說,「用漢字可不可以啊?」我說,「不可以,因為我們密教的法,是從印度那邊傳過來的,印度是發源地,密法都是從印度傳過來的。印度傳到西藏的時候,藏字也是應用這個梵字去變化的,所以藏字可以觀想,梵字可以觀想,但是漢字不可以拿來做觀想用的。」有人翻譯我的書說,「唉呀!漢字可以拿來作觀想,你觀想漢字的字就好了。」,我說,「不可以!」

  我們曉得,觀想這個咒字的方法就是「字天」。我是先變海洋,海洋上昇月輪,月輪上昇就佈一個咒字,那個咒字旋轉,就出現本尊。我用的方法是這樣子,這是師尊本身的「月輪觀」(月輪的觀想方法)。

  那你修這個月輪觀,就是在修「字天」。有咒字,有時候中間是一個種子字,旁邊佈的就是它的整個咒語,其他梵字都在月輪旁邊圍繞著,而且都要放光的。以前我們也經常談過,我以前學這個咒字,也是這樣。像學一個「些」字()有人唸成「催利」,有人唸成「些」。「摧利」唸久了,催利、催利、催利……就變成「些」啦!兩個字合起來唸久了,唸音就變成「些」字了。「些」就是「催利」兩個字合起來的音。

  你知道我以前畫這個些字()這樣子畫,點兩點。我寫了這字以後,我發覺很像牛伯伯打油偈,畫那牛伯伯,頭是這樣子的,點兩點,三根毛,一個大鼻子這樣,一個牙齒,很像牛伯伯打油偈裡,牛伯伯的形狀,看了實在很不像一個「些」字()。

  到最後呢?我現在懂了,現在畫得很美。把這個字這樣子點,點兩點,然後這樣彎過來三撇出去,好像飛天一樣,就斜斜的。好像在飛回天空一樣,就變得很美。

  又有人問我,「師尊!有人講,這個咒字不要旋轉,因為旋轉,修行的人心會狂亂。」有人持這樣子的看法。其實以前我師父教我的,種子字旋轉是代表放光十方,是代表這光明旋轉的時候,照向四面八方,十方法界全部因種子字的旋轉而照射。我是主張旋轉,有人主張不旋轉,有人主張說,旋轉不是顛倒了嗎?那你這個心轉來轉去不是很亂了嗎?就傻傻的了。

  哪會這樣子呢?對不對?心不顛倒的人,再怎麼樣子轉,還是不顛倒。你會暈船的就是會暈船;不會暈船就不會暈船。像師尊不會暈船,船再怎麼搖晃也不會暈船,對不對?心會狂亂不是這種子字顛倒的關係吧?意思是,種子字代表心,不可以把它旋轉。其實,心旋轉就是放光嘛!怎麼不可以旋轉呢?整個統統要放光出來的,包括中間的種子字跟周圍的字統統放出光來的。這是一個梵字的觀想,叫做「字天」。

  再來呢?這幾個天了?三個?都是「我的天!」

  第四個天,叫做「色天」。這個色天他講的很囉嗦。

  「《蘇悉地儀軌》中說為所誦之咒,二大論師皆未明說何咒。若是佛部,修尊勝咒「嗡種(字型=口+種)娑訶」,若光明天,謂「嗡瑪日則芒娑訶」等短咒亦可。如是蓮華部,修觀自在等,金剛部修金剛摧壞咒等,亦當了知。佛密論師但說次從月輪放光,此當如勝菩提論師所說,從月及咒放種種光,光芒皆有所修天像,遍虛空界,化為大供養雲,供養一切諸佛。又從所化大雲降甘露雨,息滅地獄火焰令彼安樂天。像光 明次皆收回入,於自心月輪。修成爾時本尊,而起與自不異之慢,是為色天。滅地獄苦是例,亦可息滅餘有情苦。」(第六十一頁)

  這是講「色天」。我沒有他講的那麼煩雜。我們在修法當中,也做觀想「上報四重恩」,佛菩薩、金剛護法佈列虛空之中放光加持你,使你變化成為清淨。再來呢?「下濟三途苦」,你自己本身得到了光明再放出來給地獄、惡鬼、畜生三途的生,化為光明。「呷」、「呷」、「呷」,他們本來都是黑暗的,你化了三重光照向他們,就變成光明淨土。這是密教行者所要做的,也就是發大菩提心。

  我們在修法當中,不是在下濟三途苦?不是要放光的嗎?就是要這樣子做的。那麼他這邊怎麼講呢?這邊的講法,是這樣子的:從月輪當中及咒字當中放種種的光明,佈遍整個虛空之中。變成大供養雲,供養佛菩薩、諸天。供養完了以後呢?這大光明雲又下光明雨,把這個黑暗的地獄、惡鬼、畜生,全部變成光明的淨土。跟我講的差不多嘛!對不對?跟我們講的是一樣的道理。

  我們以前在修法消自己的業障時,光明來了,法流灌頂,那麼身上的這些業障、污穢就化成黑氣,從腳底下流出去,從腳趾頭這邊流走。整個地都是黑的,然後融到地底下消失掉,自己就變成光明了。再用自己心輪的光明轉了咒、月輪、光明,放光去照向三惡道的眾生。這也是一個方法。

  接下來,你月輪中間的種子字跟咒字,都化成光明,佈滿虛空之中。那虛空之中的光明,就變成大光明雲的供養,再來下光明雨,解救地獄、畜生、惡 鬼三途眾生的這些苦難,使他們都得到光明。這個就是滅地獄苦,稱為修「色天」。

  第五個天,就是修「印天」在第六十一頁第二段:「次修印天」,印天就是在做手印。你看,「勝菩提論師云:『次結本尊三昧耶印,加持心額項肩。』即以前說三部之三味耶印咒加持。例如「尊勝、楞嚴、文殊當以佛部咒印加持,一一應知。」這個就是在修手印。(所謂印天就是在修手印)。

  像師尊講的,你結的印,都是要作觀想的,一印一個觀想,不是隨便你,好像玩布袋戲啊!比一個姿勢而已。不是的!師尊在做護摩時都是要做觀想的,不管做什麼護摩,都是要觀想。你在結手印時就是在觀想本尊,結本尊手印就要觀想本尊。當你結指示印時,不是說一比指示印:「我指示你!」不是的!這個印要觀想,你右手的劍指要伸長,一直長、一直長,長到虛空之中,接觸到本尊的心,這個才叫做觀想。

  你知道嗎?你說結指示印,像蓮勻法師在將來得成就以後要騎龍,結指示印,你的指示一舉出來,要懂得觀想你這隻手伸長,進入雲層裡面,到虛空之中,到你本尊的心裡,去觸動祂的心,指示祂。這要做觀想的,不是隨便的,所以說,結印、修印天,印都有觀想。

  很多上師出去弘法,當然做法會,不管怎麼樣,統統要結手印的,你就是 要修印天。你要哪個印天,懂得一個手印一個觀想,都要觀想出來的,這要清楚明白。怎麼樣子的手印,要做怎麼樣子的觀想?你看九字真言法的第一個是「指示印」,第二個印是「大威德手印」,也是「降三世明王印」,「降三世明王印」也是「蓮師印」。這「降三世明王印」是什麼意思啊?它有它的意思,這要怎麼樣子觀想呢?這個秘密是不能講的。

  再來,這是「獅子印」,也就是「三山印」,像一座山一樣。釋迦牟尼佛的印,還有「獅王印」,這就是說要觀想自己化為一隻獅子,再降下來,還有「大日如來五智印」,它要做觀想的,統統都要做觀想,不是說隨便比一比就算了。大家看過我那個九字真言法的手印,但是你們不懂得觀想,對不對?你們單單結手印,是可以啦!大家可以結結,可以練練,但那個是好玩而己。

  第六天,叫「相天」。「如《後靜慮》釋云:「有世俗三摩地相。」又別說:「有分別天。」餘處說名相天,即是修已生起之本尊也。」這第六天,就是「相天」。什麼是「相天」呢?生起本尊,就叫做相天。生起本尊可以講,就是「生起次第」了,有順序的生起這樣的次第,就是「相天」。

  六天的修法,有人六天一起修,這六種東西一起修,也有人只修一天,只修一種的。密教裡面這六天的修行很重要,很重要的就是:「自起為天。」那麼這一段是講修六天一起修的,也有是一次修一個天的,我們看看他這裡面所說的。

  第六十二頁第三段的後面,第五行:「修六天有二種,一於六天依次思惟,及於天身色三味耶形等依次思惟,於多所緣多行相轉,是為靜慮修法。二於靜慮所思天身,不思多相,專一而住,是為三摩地修。」一個是專一的,一個是六天一起修的,都可以的。後面這一段的文字我再唸一下:「三摩地者即是心專一趣義故。此如《後靜慮》云:『由真言識修,護住三摩地,命力善防護。』初句與「住三摩地」者,顯示二種修法,餘文明於三摩地修時,防護命力。」這一整段的意思在裡面。

  所以修六天有兩種修法,一種是六天一起修;不然你就只修一天而已,專一而修,就是三摩地修。這三段我都已經講解過了,明天再講後面的兩段。今天就談到這裡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。

  一九九四年九月二十八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