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蓮生活佛講密宗道次第廣論 > 044. 【卷三】辰(二)


044. 【卷三】辰(二)
辰一、自起為天(2)

  《密宗道次第廣論》,我們今天還是談:「辰一、自起為天」的第二段﹙第六十頁﹚。把第二段唸一遍——

  「次當修勝義菩提心,如《後靜慮經》云:『後解脫諸支,無二種分別,細不動明顯,慧觀現在前。』謂彼此道偏計之我,雖於名言亦定非有,故唯於五蘊假名為我。如是即是我之真實,時者,謂於迎請本尊修供養等之後。如何修者,謂依勝義觀慧正觀察時,非是他身眼等諸識所能分別,我亦不能分別他境。於勝義中頭等諸支,亦皆解脫不成實故。此破真實能取所取,顯示二空,即是明我真實。然如夢心,由內錯亂增上現顯為境,誰能破除。若執二空識為實有。此亦無少自性最極微細,故名曰細,此顯我之勝義真實,離於一切戲論之相。修彼之法,由不動等顯示,至下當釋。勝菩提論師與佛密論師所說義同」。

  這一段,大家看了如何?這個是在講一個「我」字,「我之真實」,「真實的我」,我們稱為「真我」。他在論這個「我之真實」,然後如何出現「我之真實」。

  我們經常在美國的地方打電話,都會問你一句話。當你打過去的時候,他會問你,「Who are you?」(你是誰?)「My name is Sheng Yen Lu。」﹙我的名字就是盧勝彥﹚,這個姓跟名要顛倒講。他都會這樣子問你。很多禪師,也經常這樣子問的。第一次碰面他就問你:「你是誰?」那老和尚問你:「你是誰啊?」你是誰啊?你就講,「我是某某」「不是!」他再反問你,「你是誰啊?」他會再問你,很難答的。以前禪宗裡面,問「你是誰」的時候,真的是很難答,答不出來的。

  你說你是盧勝彥,你講的是假東西,不是真實的,這是附在外表上的名字。你講蓮生活佛也不對,那個是人家給你的一個假名。盧勝彥也是人家給你的一個假名,而不是真實的名。真實的「你是誰」,是很深義諦裡面的東西。假如有人問你:「你是誰啊?」這個你就會覺得很不自在。為什麼?因為實在是想不出來!

  現在你們想一想,假如有人問你,「你是誰啊?」你怎麼答呢?很難答得出來的。你講你自己的名字,那是一種假名嘛!你可以當張三也可以當李四;你只要認定你是張三,你就是張三,認定你是李四你就是李四。張三、李四都可以是你;阿貓、阿狗,都可以是你;罔腰罔巿都可以是你。

  以前,我們那時候小孩子剛出生,養不大,那個算命師就替他取名為罔巿、罔腰,他就會長得比較好。取名字叫罔市,無所謂啦!養你活不活,管他的!罔巿,他就會特別養的好。生女兒生一大堆,那個算命師就會替他取個「招弟」,招弟是什麼?招弟,就是說後面那個就招了一個弟弟,就會生男的。還有那個,明明是男生取名叫查某,有沒有?「陳查某」。怎麼取名叫查某呢?這個我就不太清楚了。明明是男的,為什麼取名叫「查某」?還有取名叫「雞屎」、「狗屎」,等於是說很輕視你,但是你會長得更尊貴。這很奇怪了!這取名阿貓、阿狗,其實講起來都是一個假名,並不是真實的你啊!

  現在很多人寫信給師尊取名字,要求師尊替他取名字,我幫他取這個名字啊!也是一個假名而已,附在他身上,他也可以改的,很多人說,我現在要改名,你看!可見這個名字不是真正的我。

  你現在要改名也可以,好像我們現在呢?你拿到這個綠卡很久了,那麼入籍為美國的公民,你可以取一個洋名字的。這個洋名字,以後就變成你的,就是你的註冊商標,那以前你的舊名字就不算。你可以改名字,你要登記成為美國公民的時候,你可以轉變一個新的名字,所以說,名字這個東西並不是個真實的我。

  所以,當老法師問你:『你是誰啊?』你就要回答。以前,有一個禪師他就回答不出來,他氣得要死,就離開了那個老法師。他每一次問說,『你是誰啊?』他就回答不出來。他天天想的就是想:『你是誰啊?」

  想到最後,有一次好像是在砍柴吧!在深山裡面砍柴,「ko!」一個木頭飛出去了,那旁邊有竹林,那木頭打到了那竹子,這「ko!」一聲,他就開悟了。開悟什麼?他知道什麼是「你是誰?」他就開悟了。從聽到那個木頭撞到這個竹子的聲音,他就開悟﹙知道﹚什麼是「你是誰」。至於到底是開悟了什麼?不能講,不能講出來。

  將來你們在這邊聽法,聽完了,走下去,突然間這個腳一歪,一斜,跌倒,「BO!」去撞到鼻子,你就開悟,你就知道你是誰。

  這種東西,只能夠用意去領會的。用神、用意去領會,不能講出來的。講出來是很簡單,但是你自己不去經過很深思熟慮得到的那一種悟境,那種悟是不牢固的,要真正去實修所得到的悟才是牢固的。

  這裡講「我的真實」,你看吧!「五蘊假名為我」,「色、受、想、行、識」,這個是「五蘊」;「假名為我」,根本就不是真實的我。這個「我」啊!不能用眼晴去看,也不能用眼、耳、鼻、舌、身、意去看的,這都不是真實的。

  所以在佛法裡面,所謂「外道偏計的我」,一般來講是指一神教,像這個上帝啊!都是一神教,一神教裡面所講的這一個神,就是叫做「神我」,就是存在的一個神我。就只有一尊神獨立為尊的這一種現象,在佛法裡面講,是屬於「外道偏計的我」。

  一般世間的人,也是誤以為「我的形象」是真實的,我的名字是真實的,我的一切做為也是真實的。但是在佛法裡面講,一切因緣所生,都不算是真實的。

  那麼要找出「真實的我」跟「我之真實」怎麼找呢?可以講,就是「明心見性」。你明白自己的心、見到自己的本性,這個我才叫做「我之真實」。這一段都是在講這個。

你學會了「毘盧七支坐」,學會了「四支靜慮」,你就要去找尋「明心見性」,找到「我之真實」。那麼它第一段裡面講:「後解脫諸支,無二種分別,細不動明顯,慧觀現在前。」慧觀現在前,就是用智慧的觀察,把你的本性出現在你的面前;用智慧的觀察把你的本性顯出來,這個就是慧觀現在前。

  他有三個狀態的,他經常不把字分開,什麼細不動明顯,你們讀起來很辛苦,幾個字其實是分成三個,細、不動、明顯。

  第一個狀態是「細」。什麼是「細」?靜慮,就是你種種修觀禪定的方法進入最微細的功夫裡面,這個就是「細」。你要達到精神統一,再把那個「一」化為「無」的這一種。很微細的功夫,你怎麼做到「細」?有很多種方法,這個以後我們會談。

  這個「細」字,就是講不是「粗」的。好像我們動作很粗,平時你醒著的時候動作都是很粗的,但是你在禪定的時候,就是用有智慧、很深入、精神統一化為無的這一種很微妙的覺受,就是叫做「細」的。那個時候,才能夠把你的本性顯露出來,這個「細」字是代表這個。

  所以那個法裡面開始是粗,然後再來是「細」,再來「細細」,再來「最細」。這好像愈來愈深,首先是層次表面上的,然後更深一層,再來就是很深很深了,那麼最後是最深的。所以,我們密教意識裡面有「甚深意識」,就是很深、很深,最深的那一種意識,就叫「深意識」。你要學到這個,你才能夠跟宇宙的意識統合為一。

  總的來說,﹙總的來說,是中國大陸話﹚通通合起來,中國大陸很喜歡講的一句話,總的來說,就是總結啦!總結講起來,總的來說,就把他稱為「最細」了。「甚深意識」,其實講就是最深的啦!

  第二個狀態是「不動」。師尊以前在修禪定的時候,曾經發生兩種現象。第一種現象,我做禪定的時候,是浮起來的,然後進入虛空之中。因為你變成最細了嘛!你就浮起來,就深入虛空之中。那時有其他的外靈,從別的地方經過,他們看到我在禪定,就想來試一下,這個人禪定到底怎麼樣?功力如何啊?他會來試的。你在禪定當中,因為你顯現了光,清淨最細,是一個行者的這一種狀態顯現出來。這個外靈他經過的時候會來找你,那個時候我是變成一座大山,馬上自己把它觀想成為一座大山,很牢固的大山,顯現出來就是一座大山。那個外靈本來是要經過的,看到是一座山,有的講說,我們繞道從旁邊走就好了。有的說,哪裡有這回事?應該要試一試的,要拿刀砍的。這刀砍這一座山,當然山是不壞的,把那整隻刀都弄捲了,刀鋒利的這一面整個都捲掉。這是顯示什麼?這個叫「不動」,不動如山。

  我發覺我自己禪定,第一層的功夫就是「堅固」,我會感覺是整個人,那個靈氣、法流進到我身體裡面,然後就凝固,凝固就變成水泥一樣了。全身非常的堅固,那個時候就像一座大山一樣,如如不動。這個覺受我在很早以前,就已經得到這種覺受。每一次我修法,我都得到這種覺受,感覺到宇宙的法流,從虛空中一直進到你的身體裡,一直進來、一直進來,非常的堅固,愈來愈堅固、愈來愈堅固,像鋼鐵一樣的一座大山,用矛丟過來,矛就斷了;用刀砍,這個刀就捲掉;用子彈打過來,它就彈回去。要修到這樣子的「不動」。

  確確實實的覺受是這個樣子的,禪定的時候變成鋼鐵的大傘,那胭時候還怎麼叫「入魔」啊?怎麼會呢?會什麼沖犯啦!會什麼犯陰啦!那都不可能的。那都是身體不好,太弱了,精神不穩定,才會入魔、才會沖犯、才會完蛋!真正你能夠修到很堅固,你就不動了。所以一般的行者,我看,他們會退道心的,連這個最起碼的禪定覺受他都沒有;你能夠修到堅固如山,就不可能退道心了。退道心的,我看連皮毛都沒有,連摸到那層皮,連生一恨毛地都沒有,所以才會退道心。

這麼簡單的禪定覺受「堅固如山、如如不動」都修不起來,心理搖擺不定,我看他還是回家吃媽媽的奶算了。

  老實講,有時候這個道人的心雖是很急的,但那麼愚蠢、那麼笨,笨得連這個最起碼的堅固如山、如如不動的覺受,他都修不起來,他回去吃奶算了嘛!對不對?所以,我們的心還是很急的。修行應該要修到「不動」?這是起碼的嘛!細、不動,你就不會退道心,你心裡動,才會退道心。

  這搖擺不定的,就像「蘆葦草,風吹兩邊倒。」哪邊大,他就靠哪一邊。修行是完全要靠你自己,不是靠別人,不是哪邊大,就靠哪一邊。

  如何如如不動?如何不動如山?我這個覺受很好,那個法流進來,一層層的,變得很堅固,像鋼鐵的山,充滿整個宇宙,像須彌山的,怎麼會倒呢?

  第三個狀態是「明顯」。很多人修禪定,當你問他,「你有什麼覺受啊?」「好像有,又好像沒有。」打死你!什麼好像有又好像沒有?真的!很多人打坐老是講這種話,「好像有看到,又好像沒有看到,模糊不清的。」我叫你看什麼?我不是要叫你看外面,而是要叫你看裡面啊!用智慧去觀察,要找出這個「我的真實」,這個叫「明顯」。

  你看到佛菩薩,很明顯;你看到自己的本性,很明顯,不是矇朧不清,不是看到一個影子就算了。不是的!所以這第三個是「明顯」。「智慧的觀察顯現在跟前」,明心見性是這個樣子的。

  講到「我」,「五蘊假名為我」。你看到的「我」,並不一定很真實的;你在禪定裡面做夢,所看到的,也不是真實的;我們在睡覺當中,所做的夢境也不是真實的「我」。這裡有寫,這一段的﹙第六十頁﹚的後面算來第三行:「然如夢心,由內錯亂增上現顯為境,誰能破除。」這是很難破除的。確實!你做了一個夢,這個夢到底是真是假?是幻是真?你搞不清楚,這是因為你錯亂了種種的覺受,所產生出來的一個境界。

  作夢,誰講夢是真實的?其實夢是虛幻的,包括你現實的世界都是虛幻的,何況是夢呢?對不對!「夢」,那更虛幻了。所以按照宗喀巴祖師講,這個夢心就很難讓你去分辨。你夢中所見,當然你會看到的,你會有一段屬於你本身的經歷,有些是真的,但有些是假的,有些是實的,而有些是妄的,你沒有辦法去分別。

  但是這個「真我」、「我之真實」,是你本身的自性,是你看到原來你自己的本性。這個一定要求出來,一定要證明出來。所以你的靜慮,主要是在求「我之真實」,這個「我」,才叫做「真我」、「真實的我」。

  這裡面有談到「顯示二空」。「二空」,什麼是「二空」?「我空」、「人空」;「人空」、「我空」,是屬於二空。這個談到我們人的身體,是地、水、火、風四大假合。合起來是因緣而起,分開來,它本來就是空的,這就是「我空」。那麼「我空」裡面,既然是我空,那麼人也空,別人也是一樣的,既然是我空,在眾生也是空的,就變成「眾生空」。

  那麼,從「我空」跟「眾生空」裡面,找出一個「真實的我」、「我之真實」,這就是你靜慮的目的。找到你自己的實相,明心見性,這一段所談的,都是這樣子的。

  最主要有三個狀態,你要產生出來,剛才提到的:「細」、「不動」、「明顯」,就是這一段的意義。

  那麼後面呢?會講到修「六天」。這個修「六天」啊!我跟大家談一談,並不是要修六種天,而是講六種清淨修行的方法。宗喀巴祖師把它列出來,很好!我以前好像很少講過這個,但是我曾大略講一下,有大略提到過,但是修「六天」,在這個《密道次第廣論》裡面講得非常的清楚。這個是很好的。

  按照這個修行也有兩種方法。「六天」是一種次第,就是依照:先修一個天,二天、三天……,依照次第這樣去修;也有不修六天的,直接只修一個天,這個就是精神統一的三摩地。你在打坐的時候,可以六天一起觀想;也可以在一次當中只修一個天,進入三摩地,這個都是方法。以後再談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。

一九九四年九月二十七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