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蓮生活佛講密宗道次第廣論 > 034. 【卷三】辛二(二)


034. 【卷三】辛二(二)
辛二、釋其應理之宗(2)

  我們今天談,《密宗道次第廣論》:「辛二、釋其應理之宗」。﹙第四十五頁第六行起﹚

  上回,我們已經談了前面三小段,現在談後面的兩段。從「光明天女表修法」開始,一直到後面的一個大段。

  這裡面,宗喀巴祖師最主要就是,提到「自起」跟「非自起」的這種討論。另外呢?也談到「事」、「行」、「瑜伽」、「無上」四部法的融通,「如何去融會貫通」「如何去明白它的次第」的這些問題。

  由於這個心印咒明,由它的次第,祂就把它分成四種「曼陀羅」——

  第一種是,「大曼陀羅」。

  第二種是,「陀羅尼曼陀羅」。

  第三種是,「法曼陀羅」。

  第四種是,「業曼陀羅」。

  那什麼是「大曼陀羅」呢?所有的諸尊,不管是佛菩薩、金剛護法、空行諸天,全部集合在一起的曼陀羅,就叫做「大曼陀羅」。「大曼陀羅」是集合所有的諸尊,全部在一起:佛、菩薩、金剛護法、空行跟諸天,都在一起的,就叫做「大曼陀羅」。

  「陀羅尼曼陀羅」,什麼叫「陀羅尼」?也可以講,就是「本誓」。每一尊佛、菩薩、金剛護法,都有祂自己的誓願。當初祂在因地修行的時候,發了什麼誓願,那麼,祂就是依照這種誓願而起的。這種誓願,它本身是有標誌的,好像祂拿的東西,都有標誌的。就像手印啊!也是一種標誌。密教裡面,比的這些手印都是一種標誌,祂拿的法器也是祂的標誌。祂拿了什麼法器,就表示祂有什麼樣子的誓願。那麼,你看到曼陀羅裡面有這些標誌,跟祂本身的誓願、記號跟手印的,就叫做「陀羅尼曼陀羅」。「陀羅尼」也就是「三昧耶」。

  再來是「法曼陀羅」。「法曼陀羅」就是用文字去表示的,用很多種咒字結合起來的這個曼陀羅,就叫做「法曼陀羅」。

  另外一個是,「業曼陀羅」。什麼是「業曼陀羅」呢?以佛菩薩的形象為生的曼陀羅,就叫做「業曼陀羅」。例如釋迦牟尼佛的曼陀羅,祂的中間就有一個佛陀的形象,這個就是「業曼陀羅」,也就是「羯摩曼陀羅」的意思。就像準提佛母的形象,另外觀世音菩薩的形象,也有個別的這些曼陀羅,就叫做「業曼陀羅」。

  依這個意思就把它分成為:「大曼陀羅」、「陀羅尼曼陀羅」、「法曼陀羅」、「業曼陀羅」。當然,「事部」、「行部」、「瑜伽部」、「無上部」四部法當中,它本身有很多的分別,宗喀巴祖師在後面這一段當中把它提出來討論。祂主要是這樣子講,有時候這個四部法,倒是融會貫通的,不應該有很大的區別才可以。最後一句話,祂說:「由此當知,觀身為天,語言為咒,意入真實,非是無上部之別法,下續部中亦定須爾。」

  也就是講,密教裡面有所謂的下三部跟無上部,不管上、下兩部,通通要做如此的想法:也就是要融會貫通,而不是四部各別獨立。不能把事部個別獨立,有時候四部是可以融會貫通的。所以宗喀巴祖師在討論這一段的時候,把這四部法,怎麼樣子做?怎麼樣子行?甚至把天部、菩薩部,然後把佛部、蓮華部種種的行部,通通將它融會貫通。祂是這樣子的。

  那麼這裡面——「如云:『若時行菩薩行行密咒門,自成天身,意無疑惑而修天慢,若行若住若坐,一切時中常不搖動。寂靜慧,爾時乃是行行菩薩行密咒門具足大菩薩戒。』」又說:「『隨順諸天所作事業,勤修瑜伽謂住禁戒。於禁戒中修行念誦護摩等業謂行妙行。勤修不異諸天瑜伽受諸學處行大乘行,謂於密咒獲得悉地。』」它這裡面也是講,沒有什麼分別的。「諸天」,所有天部,它是做事業的。「天部」大部份跟事業有關。什麼叫「事業」呢?一切的善行,都叫做「事業」。所以,諸天是跟著事業有關。

  那麼「瑜伽」呢?就是等於在修境界一樣。再來呢?這個修行唸誦,就是唸誦種種的儀軌、修護摩,這些叫做妙行﹙微妙的修行﹚,也等於是在修行嘛!「勤修不異諸天瑜伽受諸學處行大乘行」。「大乘行」,也就是菩薩行,發菩提心去度眾生。「謂於密咒獲得悉地」,修密教的咒語,可以得到很好的境地,也就是果地。「悉地」的意思就是,一種成就,也就是一種淨土。它雖然是有分別,其實都是融會貫通的。

  第四十七頁的第一行:「一切皆說由於信解自身語意,與本尊身語意不可分離之力,凡身轉動皆成手印,凡發語言皆成密咒。」這兩句話很重要的,就是大瑜伽的做法,這個就沒有分別啦!到最後講起來,連身口意都沒有分別。事實上,你意念發出來,流之於外的,就是「口」跟「身體」,行之於內的,就是一種「意」,身口意幾乎是相等的。

  好像我們想講這一句話,意念所產生,他從嘴巴吐出來也是那一句話。

  他的語言行動,就好像現在流行的肢體語言,肢體語言,其實就是手印。我講過,密教的指示印就是指示你怎麼做,一手揮去,指示你怎麼做,這個就是一種肢體語言。

  我們曉得,在防備別人的時候,看到一個不認識的人來了,你這個手就這樣子交叉﹙師尊作雙手交叉狀﹚,這個是保護自己。保護自己,斜著眼晴看他。這個人到底怎麼回事啦?來幹什麼的?這是保護自己跟注意他的行動,它有它的意義。

  所謂肢體語言,你忿怒的時候啊!就是在現這個金剛相,師尊上次就在裡面現金剛相,這個下唇要咬上唇。下唇咬上唇就很兇了!瞪金剛眼,就更兇了!很威猛!那個姿勢就出來了。忿怒就有忿怒相,慈悲有慈悲相,這個就是肢體語言。這個就是身口意。

  在密教的法裡面,身體可以講是天色身,那個形象很莊嚴。天女身、天神身、菩薩相、如來三十二相,這個都是屬於「身」。

  那麼「語」呢?我們講話的口氣很重要的!妳們女生講話要注意喔!我發覺很多女生講話都有一點那個撒嬌的聲音。有時候,跟人家講電話,都會引起對方的誤會。是有的!你不要笑,像日本女孩子講話那一種聲音啊!很多人都會被「捏」死的。她隨便一句話就是什麼「AY NO NE」。那個「NE」啊!通通被「捏」死了。這個要注意的!

  我注意聽那些人的電話,一般來講,一般女生講話的聲音是不剛不柔的,剛好是中等;有些是很柔的,會引起誤會。有時候,我們語言一講出來的話,會有另一種含意。

  其實女生有時候講「要」跟「不要」之間差別很大的!對不對?不要!﹙很兇猛的樣子﹚我們就知道是不要了;她講,不要嘛!﹙很小聲﹚就是——要。這個要分別、要聽這個尾音的。講不要嘛!加一個「嘛」下去就有問題,就是——要。所以這個聲音啊,一個口字,一個口發出來的聲音,就是也是代表一種意思、一種象徵的。

  其實,「身」、「口」、「意念」三者,在密教裡面是合一的。「身」、「口」、「意」合一就是「三密合一」。今天啊!我們講出來的話,身體的肢體動作,都代表你自己本身的意念所發出來的。到了密教最高境界的時候,身、口、意也是合一的。身就是天身,就是菩薩的身,意念就是佛,那你發出來,講出來的話,本身來講就是咒語的,所發出來的聲音就是咒語,這就是「大瑜伽」。

  真正到大瑜伽的時候,是身、口、意合一的。所以,以整個大瑜伽講起來,整個娑婆世界就是極樂淨土。所有的親人都是菩薩眷屬,講出來的話,就是唸咒,隨便比一個動作,就是手印,隨便一個意念,都是清淨的菩薩行。修行到了這一種境界的時候,一念之間就可以救人的。你一個念頭產生出來,就可以救人。

  所以,一個真正的行者,他只要產生他的一念,他就可以行他的事業手印,就可以完成他的事業。

  好像很多弟子拿給我一個條子,「現在很緊急的,某一個人在醫院裡病危,很危險的。」你只要告訴師尊,師尊一看,動一下念頭,點一下額頭,其實這個分身就出去了,已經去那裡處理那一件事情。不一定要我下來佛菩薩這裡點香啊!又要趕快緊急的召請,又要趕快打左右腿,請空行母,又要怎麼樣,從頭問到尾,「住那裡?那一間病房?廁所旁邊那一間,又怎麼樣子,又哪個醫生正在救他」什麼事情要講得很清楚,空行母聽明白了祂才去,這個樣子,去的話,又醫錯人,把不相干的人醫好了,要救的那個人死掉了。不會發生這種事情的。一念之間,他可以成辦所有的事業。

  所以很多弟子講,「唉!師尊根本沒有到過我家,沒有我的住址,他怎麼搞的,能夠入我的夢中呢?他怎麼知道很多事情?」像今天,不能講名字,從中國、北京來一通電話,他要我寫一張授權書,他要在北京蓋雷藏寺的事情。這個宣仁法師也接到電話,他打到雷藏寺去。

  他要我寫一張,好像是說,就是希望委託他能夠在北京建雷藏寺。我有沒有簽給他呢?第一個,我要先了解這個人,其實他有寫過信來這裡,但是他沒有講過要建雷藏寺。那麼,我也不認得他多少。可是,在我一念之間,我就知道他的一切事情,只要一念之間就通通都清楚了。我知道他事業做得很不好。第二個,我知道他把家產都變賣了,跟他父親借錢,甚至把他父親的所有錢財都變賣掉了,他父親還不知道呢!他沒有錢,也沒有地,沒有什麼東西,連個什麼都沒有,他為什麼能夠蓋雷藏寺?

  我說,「你現在不能蓋雷藏寺,什麼原因?第一個,你的事業不成,你沒有錢;第二個,你也沒有地;第三個,你還把你父親的財物通通變賣了,你父親還不知道呢!」我接著問他:「你把你父親的錢拿去哪裡了?」他在電話那邊一聽到——馬上就嚇呆了!師尊什麼都知道。這個是一念之間,我人在西雅圖他在北京,我沒有去過北京啊!我也不知道他家在哪裡,但是一念之間,我就可以知道他的事情。

  再舉一個例子:最近很發心幫忙的蓮花寶兒師姐,她在溫哥華,發心給佛菩薩裝金身,給師尊買一個很名貴的錶,她也買龍袍啊她也買書啊,她請了很多東西,將來也要從尼泊商請購很多金身來給菩提唐藏寺、西雅圖雷藏寺,又給師尊打這個黃金的五佛冠。但是,我一見到她,就跟她講:「妳為什麼把妳的牙齒鋸掉?」鋸掉牙齒是不會跟人家講的,沒有一個人知道,她牙齒鋸掉的。但是,當時我就跟她講,妳有一顆牙齒,妳用鋸子把它鋸掉。是鋸子鋸掉的哦!不是拔牙哦!是鋸掉牙齒。那天我在溫哥華的時候,我就跟她講,妳為什麼把妳的那顆牙齒鋸掉?我在一剎那之間,就能夠講出這個人的事情。

  有一個女孩子跟我講「她很純潔」,我說「妳當然純潔」。有人講說「她吃素」,我說「妳當然吃素,口素心不素!你口是素的,但,心啊、身啊、不素!」我都可以告訴她,妳昨天晚上去哪裡。她是很純潔,不錯!她說……,最後我跟她講,講出來以後,她就講,數目不算很多啦!又不是幾百個,沒有幾百個。我告訴她,我知道妳幾個?當場她試我。她試我,她說「師尊你算幾個?」我說「好!我算。」我幫她算,我擺出一個數字給她看。她怎麼講?「你是不是偷看我的日記簿。」她說,我是不是偷看她的日記薄。因為那個數目,剛好就是日記本裡面她寫的數目,剛剛好!就是要這樣子的,就是要這樣子的才可以。

  所以,一般來講,修行的境界到了,當你的身、口、意能夠合一的時候,就可以運轉宇宙的這些「能」。

  宗喀巴祖師講,密教裡面修行雖然有分別「事部」、「行部」、「瑜伽部」、「無上密部」。這四部法裡面雖然各有分別,其實,可以融會貫通。

  祂在底下又講了一句話,在第四十六頁,從後面算來第四行:「斷分別者,謂以無我慧破我執分別,非謂盡滅所有分別。」所有分別全部滅掉。「事」、「行」、「瑜伽」、「無上」,這四部法當中,是有分別,但是呢,要斷分別,要把這些分別融會貫通。「謂以無我慧破我執分別」,用我自己的智慧,來破執種種的四部的分別。這裡面是討論分別。宗喀巴祖師是討論四部法的分別,但是,祂最終的時候是講不應該有所分別;其實,也是要融會貫通的。好像我們讀書,小學、初中、高中、大學,一直到了博士,這當中的學問雖然有所差別,但是,其實也是一貫的。

  所以,密教的道理,雖然有四部法的分別,其實,當中可融會貫通。你看本尊的這個——「身與意不可分離之力,凡身轉動皆成手印,凡發語言皆成密咒。」其實,隨便比一個姿勢﹙右手大拇指與食指相靠,其餘三指直立朝天,手心向外﹚,這樣子,大家一看:「我知道師尊講三」;這裡面有一個零——三十塊。它都有它的意義的。

  密教裡面的手印啊,隨便比一個手印,都有意思的。這隻手有意義;另外那一隻手也有意義。你看!蠟燭,水,這個是花,也有開的花,半開的花,合起來的花,它有它的意義的。都有它的意思在裡面的。

  結這個吉祥印,下吉祥、上吉祥,也有它的意思在裡面。隨便一個姿勢,一個手印,都有它的含意在裡面。

  這是什麼啊?Money!這是錢啊!對不對?我們不是比這樣子,「來啊!來啊!」就是錢,這是孔方兄,這都有它的意思的。所以密教裡面,整個手掌,都代表一個意思,這樣子,就是一個印了。

  那麼,你唸咒語,配合印,意念清淨,身口意清淨;本尊就是你,你就是本尊,這樣子的就是大瑜伽。這整段的意思都是這樣子。

  最後講「觀身為天,語言為咒,意入真實,非是無上部之別法,下續部中亦定須爾。」就是上部、下部,都須要這樣子的,都須要三密合一的。密教裡面講三密合一,都是須要這樣子的。好吧!今天就談到這裡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。

一九九四年九月十三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