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蓮生活佛講密宗道次第廣論 > 033. 【卷三】辛二(一)


033. 【卷三】辛二(一)
辛二、釋其應理之宗(1)

  《密宗道次第廣論》,今天我們談:「辛二、釋其應理之宗」。(第四十三頁)

  這裡有好幾段,我們先講第一個小段,另外第二個大段跟第三個大段。這裡面的文字,不容易看得懂,一樣也是扭來扭去,好像在跳扭扭舞一樣,不容易看清楚。

  但是呢,你注意一下子,宗喀巴祖師在講解所有四部法當中,每一種的說法,祂都以討論的方式來講的。有祂自己本身的意見,還有很多祖師的意見。祂所以成為一個大集合論者,就是集合所有祖師的意見來綜合討論。

  那麼,前面兩段主要是在討論,什麼是「自起」?什麼是「無自起」?那後面這一段呢?就是討論「事部」,它是怎麼樣子產生這一種力量。

  假如,你以平常的眼光來讀的話,不太容易了解。但是,今天我在講解當中,大家會覺得很簡單就能夠了解。

  什麼叫「自起」?什麼叫「無自起」?單單這幾個字就很難解釋。什麼叫「自起」呢?我當初在看這一段,他老是講:什麼是「自起」?什麼叫「無自起」?「自起」?……一定是自己起床。(師尊笑!)無自起啊!一定是別人叫他起床,他才起床。這樣子解釋你們就會比較會意一點。祂討論這個「自起」跟「無自起」就己經很多了。哇!很麻煩的。

  我覺得要講這一部經論,真的要很細心。它的思惟是很細的,單單「自起」跟「無自起」,它就論了很多,你看,它這裡面講的「如彼諸異宗當何所取耶?且計行部無自起天,不應道理。」這一段(這一句),就算你是國學基礎很好的人,也不一定看得懂的。「如彼諸異宗當何所取耶?且計行部無自起天,不應道理。」「若不以〈大日經〉(金剛手灌頂經)為行部,別行部不可得。若為行部,彼中顯了說自起故。〈攝行論〉〈第三品〉亦云:「〈毘盧遮那現證菩提行續〉中云。此說為行部故。若許緣想天子天女互相愛著修以為道,是〈和合續〉及〈第二觀察續〉之意,則定應許事續亦有自起天法。」

  其實,這個都是在討論「自起」跟「無自起」的,關係到行部、事部。本來講,事部是無自起的,行部是有自起;但是事部裡面也有很多東西是有自起的。也就是說,每一個祖師所講的都不太一樣。在後面這一個大段就提到了很多的祖師所講的。有的講說,像:「龍猛菩薩於(千手陀羅尼)修法,說有自起、人智尊、及灌頂。」這個就是龍猛菩薩講的。說有自起啊!有入智尊啊!有灌頂啊!這事部法,有些是這樣子講。

  第一段,「有云:如說事部無自起法及入智尊,事實應爾。」事實上,很多都是沒有「自起法」及「入智尊」的;但是龍猛菩薩又說有,所以他這個就是在討論。其中像阿底峽尊者所著的,像蓮花論師所著的,像傳謂月居士所著的,像佛密……等著的,很多都是在講,什麼是「自起」跟「無自起」的事情。

  那麼講了半天,也許你們還不知道什麼叫「自起」?什麼叫「無自起」?對不對?那我剛才已經跟你講啦!所謂自起就是沒有鬧鐘響你自己起床;有鬧鐘的叫做無自起,是因為鬧鐘的關係把你叫起來的。

  其實,這天地之間啊!很多都是自起,也有很多無自起。我現在問大家:這天地之間什麼是自起的?知道的,請舉手。雖然每一件事情都是有因由,但是它的因由在哪裡?有些因由是比較久遠的。我舉個例子來講,這個風是自起的,海洋也自起的,像陽光啊,應該都是自起的。雖然它也有它的原因,但是它的原因是很久遠的,看起來就是自起的。你說風是不是自起的?當然這個電風扇的風是無自起的,它是因為有電風扇,有這個電,有這個揮頭,它才是無自起的。

  我是這樣子解釋哦!你們看這個,他為什麼講事部法是自起的,或是無自起的?它的意思是這樣子的。我自己本身也研究了很久,我不是沒有研究;因為它的文字用自起跟無自起,所以我想最好的解釋方法就是:突然間自己起床的,就是「自起」,有鬧鐘叫醒才起床的就是「無自起」。無自起的就是說人家叫你起床啦!你才起來。

  像我的作息時間,其實是很標準的。我睡覺睡到幾點起來都是一定的。到那個時間啊!根本不用人家叫我,不用鬧鍾,也不用講什麼。我都是跟護法講,我說:「我現在每天早上啊!都是Six o’clock get up。每天早上(Every Day)。」

  有時候出外旅行呢?要坐六點的飛機,要四點起來。如果你保持平時六點起來,哇!你就是去送飛機。你哪裡是去坐飛機?要怎麼辦呢?沒關係!很標準的!我就合掌跟護法講(我在床頭就掛著護法的相):「我明天早上六點的飛機,早上四點一定要起床。」跟護法講,然後我安心睡,我並沒有在腦海裡面警惕自己。四點鐘一到,眼睛一打開,一看手錶,短針剛好就是指在四上,長針指在十二上。剛剛好的!連差一分都沒有。眼睛一張開,一醒過來就是四點。講起來,這個就是「自起」-—自己起床。

  每一次我都是這樣的,只要跟祂(護法)講。我覺得護法祂好像都是不睡覺的,祂不睡覺,祂專門叫我起床。祂在那邊等、等、等……去等到四點,「叩!」起床,我就起來了,很準很準的,所以,有時候我自己也擔心,因為出外的時候,要趕時間,要趕飛機的話,幾點要起來,要起得早,不然的話怕遲到,不過沒關係,只要再合掌跟虛空講,就行。這也是一種「自起」的現象。

  我的起床作息時間,從小到大,大部分還算是很標準、很標準的。但,以前我的弟弟就是天天被我媽媽叫起床。另外呢,佛青,她個性比較像我,她是按時起床,不用叫她。而佛奇,個性不知道像誰,我不知道。(師尊笑!眾笑!)(我並沒有講誰,你們不要笑!)假如是禮拜天,他(佛奇)會從晚上九點,睡到第二天早上十二點。我從來沒有看過這種睡覺的方法,睡了十幾個小時以上的。他當然也有睡過頭的,每天早上都是要人家叫他起床。他是屬於發條旋得很鬆的那一種,很好!我很讚揚他,這種人不會出毛病。你知道,發條旋得太緊,它要是斷了,是會很麻煩的!斷了,是會好像碰到人就笑的,有問題!而他這樣子永遠不會有問題。反正,他的人生就是散散的,像法國人似的,很浪漫!當你去吃法國餐的時候,從第一道菜開始,吃完,盤子空了,才上第二道菜。那麼在這上菜當中,你可以睡一下都沒有關係。他是從晚上七點,可以吃到晚上十一點至十二點,很浪漫的!點臘躅,蠟燭的燭台都快燒光了,飯還沒有吃好,就像是屬於這樣子。這個叫做什麼呢?叫做「無自起」。

  我們宗派裡面所唸的《高王觀世音真經》,是了不起的一部經典。大家知道,淨土宗在唸佛,天天在唸、唸、唸,唸「南無阿彌陀佛」,六字佛、四字佛都可以。但是,這一部《高王觀世音真經》,就是等於唸佛的總匯。你唸了《高王觀世音真經》,勝過他們唸一百年。裡面都是佛號,所有的佛號都在《高王觀世音真經》裡面;不但如此,它裡面的一句話(一個佛號)就代表了幾億個佛。你相不相信?你翻起來看就知道了。

  你唸一個佛號,等於唸幾億尊佛。那麼,一般人在唸「南無阿彌陀佛」,就一句而已,我們唸一部《高王觀世音真經》,豈不是唸了幾百年的佛號?所以,它的威力特別大的!它靈驗的力量也很強的!它等於是一個密教的東西。

  密教的東西,擅長於變化,把一變成多。今天,這個《高王觀世音真經》就是一變成多,變成無數無盡的佛號。不是唸一佛、二佛而已,一佛、二佛,三、四、五佛、恆河沙數佛,其實祂就是諸佛名稱的總匯。你知道什麼是總匯嗎?「總匯三明治」。(師尊笑!)通通都包了嘛!對不對?三明治,日本話叫San do i zi(三多一級),總匯三明治。

  我們「真佛密法」裡面有很多很特殊的因緣。像這本《高王觀世音真經》就是「無自起」。我第一次到玉皇宮裡面,我隨手拿起一本經典,就是《高王觀世音真經》。我讀了一遍,覺受非常好,我就認為這一本經典,適合我們。因為諸佛洪名全部總匯在裡面,而且呢,其中唸一句佛號等於幾百億的金剛佛。當初看到就很歡喜,唸了馬上就有感應。所以,這一本經就成了以後我們宗派裡面最尊崇的一本經典。這個就是依照緣而來的,有緣而起的,這個叫做「無自起」。

  依照緣而來的,有緣而起的,這個叫做「無自起」,沒有依照緣而來的,就是「自起」,這樣子解釋,你們就清楚了。

  但是,關於這個「自起」跟「無自起」,「事部」裡面它也提到的,很多也是「自起」的。「事部」也有很多自起的,並非全部都是無自起的。它這裡面有談論到,有時候啊!這個雖然是「事部」,但是,你看第二段的最後第二行——「〈三補扎〉等無上瑜伽中亦如是說,故是摘用無上瑜伽部之意趣,或可事部意趣亦得容有自起應更觀察。」在事部裡面也容有自起的,應該是可以觀察的。他裡面也提到這些,好像是說無上部的意趣裡面跟事部的意趣裡面,「行部」、「瑜伽部」都有些相通的。

  他這個就是講說,像用這樣子分別四門的話,還是應該要觀察的,他主要意思是這樣子講。那麼,後面這一段從:「此中佛密論師非於事部未得明顯說自起者而借〈大日經〉及〈金剛手灌頂〉等為據……無差別故。」這個都是在講「事部法」裡面所有應用的東西,就在「釋〈後靜慮〉:「住聲心及事」。」這幾個字。

  我讀兩段經文給你們聽:「住聲心及事」云:「以是當知,聲心事等諸念誦支之相,凡文中未宣說者,意謂此經已說聲心等故。聲等之相,聲謂咒字,心謂咒之所依月輪行相,事謂如來身性,第二事者謂自天色具又諸命根、力用、收攝等相,〈金剛髻經〉前已宣說,與彼係屬名〈後靜慮〉,故於此品不復宣說聲等之相。」然後,你看後面,即彼(釋)云:「(毘盧遮那現證菩提經)云:字謂菩提心,第二名為聲,事謂住自天,是自身所作,所言第二事,正覺兩足尊,說命即是風,力用謂憶念。如是此中事等體相如前已說。」

  這兩段經文都是很難看得懂,但是只要分開來,聽我講,你就會很清楚,你不聽我講,你就進入了盤絲洞。遇到蜘蛛精,你就墮入情網,從此你就變成了人家的點心。這個文字很像蜘蛛網,黏來黏去,掙脫不開。其實很簡單的,他簡單的字不用,很喜歡用困難的字。

  「聲、心及事」是事部法裡的三個力量。

  一個聲音,「住聲」就是利用聲音。很簡單的!就是咒語(咒),就是唸誦咒語的法,「住聲」就是唸咒語。

  什麼是「住心」呢?心就是意念。就是用你的心念。

  那麼什麼是「事」呢?就是色相、顏色。像如來啊!如來祂當然有三十二相,就是祂的顏色。如來的色相就是三十二相,三十二相、八十種隨行好,就是如來的色相。

  在密教裡面,它是用月輪,月輪是代表什麼呢?就是如來的色相。那裡面有放咒字,咒字就是聲,就是聲音。有咒,有心(菩提心),月輪就是菩提心,那麼顯現出來的顏色就是它的色相。

  密教裡面經常是用月輪來代表,月輪的顏色就是色相,就是代表菩提心。意念裡面的咒字,就是咒。這樣應該很清楚了吧!

  「咒字,心謂咒之所依月輪的行相。」這個心就是月輪的行相,咒字就是放在月輪的中間。「事謂如來身性」這整個都是如來的身性。這個是事法的開始。

  那麼怎麼會產生力量出來呢?他在講「謂自天色,又諸命根、力用、收攝等相」,這個就是講密教的「事法」。你知道那個咒啊!有放出來的,整個咒字都出現了。那麼也有把它收回去的,就是把它收攝回去,這個就是收攝。

  什麼是「力用」呢?當你在想念的時候、憶念的時候就產生了這個力出來,就是「力用」。

  什麼是「命根」呢?命根就是風,這個SUP(super),不是湯,是super,super wine。Super就是很大的力量,wine就是風。Super wine在台灣就是颱風。Super就是很大嘛,對不對?你看,他第二段經文裡面跟我講的是不是一樣?你們注意一下哦!

  「自謂菩提心」,這個咒字也是代表著菩提心。

  「第二名為聲」,第二個講的就是「聲音」,咒音。發出來的這個咒音,就是聲音了。

  「事謂住自天」,事就是天相,天上的這一種相。

  天上的這種相,很難讓你想像的,所以用曼陀羅來想。西藏喇嘛在做壇城(用沙來築壇),做曼陀羅,他用有顏色的沙繪出中央主尊是誰?四門是誰?哪一個是佛的眷屬?哪一個是佛的護法?哪一層是怎麼樣子?這樣子去做。就是做那個曼陀羅。曼陀羅做出來了,就是壇城,就是修法用的這些壇城。這是事部法。

  但是,這個根源於哪裡呢?他這邊寫:「事謂住自天」。這個事法是從天來的。從天來的,這個是天相。所以像大日如來旁邊的四個眷屬——歌、舞、嬉戲、華鬘(金剛歌、金剛舞、金剛華鬘、金剛嬉戲),這四個眷屬,繞在大日如來的周圍。那麼祂有這四大菩薩為眷屬,八大金剛為眷屬,另外還有很多很多的眷屬。因此大日如來(毘盧遮那佛)的壇城,它必須以大日如來為主尊,然後分開四門、八門,然後做出一個圓形的曼陀羅。這個就是天相。

  大家曉得西方極樂世界的天相,我們看那〈阿彌陀經〉裡面有,對不對?有這個金沙鋪地的,用七寶去建起來的宮殿,有行樹,有這個共命之鳥、迦陵頻迦、鸚鵡,種種的雜色之鳥,祂們唱這個很美妙的歌。這個天界還是有聲音的,還是有音的。這個音很重要!它溝通所有人的心聲。

  所謂極樂世界,有一個很特殊的現象。當你到那裡,找不到你的「愛人」。中國大陸很喜歡講,這是我的愛人,我們當初一聽,哪裡有這樣子講?但是他們已經習慣了。「這是我的愛人」,大陸人講自己的牽手(妻子),都是講愛人。你到西方極樂世界去,你找不到你的愛人。怎麼辦?沒有關係!為什麼沒有關係呢?因為那裡有共同的音樂,它那個音樂會流到你的心裡,把你的這些憂愁、煩惱,一下子就清除掉,馬上你就會變得很快樂,這個叫做「遺忘之歌」。讓你忘掉過去的,只是在現實的、極樂的世界當中,讓你的心靈一直存住在這種「樂」的音上。

  要有這種辦法才叫「極樂」啊!它是這樣子的:一種很微妙的音樂(天樂)產生出來,流串每一個人的心,使每一個人的心非常的平和。否則,天底下哪有什麼叫極樂的?一分鐘以前很快樂,一分鐘以後就很悲哀。對不對?中國人的哲學,東西哲學:「一時的快樂,就是永恆的悲哀」,哪裡有永遠的快樂?什麼叫「極樂」呢?它是用很微妙的方法,讓你的心跟心,流通在聲音的一種快樂上。

  極樂世界很微妙的哦!不是看黃金、看這七寶所做的褸閣、看行樹、用八功德水洗澡,並不是叫你這樣子的,而是讓你用聲音洗滌你的心,讓你住於樂上。那是極樂世界哦!

  所以它講——

  第一個,咒字就是「菩提心」。其實這個咒字,梵語(印度文字的這個梵字)是大梵天王所創造。都是象形的天相的,都是天相。你看看那個不動明王的咒字,你看畫出來一個形象;這樣一個形象,就像一個不動明王站在那裡。那是天降下來的,天降下來的文字。所以,要觀想這些咒字,這個就是菩提心——菩薩的心。

  第二個,聲就是咒。唸出來的聲音,以這個音來降伏,來息災、增益,來做敬愛的。

  第三個,「事謂住於天」、「自謂於所有的事項來自於天」。這些色,形相來自於天。

  「事部法」是依照這個下去成就的。我這樣子解釋你們大概就可以比較清楚,單單看他的文字是不太懂的。

  這一部經論,我能講,別人也能夠講,不是只有我能講,別人不能講。但是,要講這一部經,真的是比較難。今天,我因為本身是深入密法之中,得到甚深的意識,所以我能夠講這一部經,別人看這一部經,單單看這些字,已經頭都暈了。

  什麼是「自起」?什麼是「無自起」?就叫你想很久。所以,所謂「事部法」,它是根源於什麼?它怎麼樣子產生力量?用什麼天相?那麼,這個「咒」代表什麼?「字」代表什麼呢?他是這樣子的講,他這樣子做的。好!今天談到這裡為止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。

  一九九四年八月三十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