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蓮生活佛講密宗道次第廣論 > 031. 【卷二】丁三、戊一(二)


031. 【卷二】丁三、戊一(二)
丁三、明具彼差別之諸道;戊一、二種大乘共道次第(2)

  《密宗道次第廣論》:「丁三、明具彼差別之諸道」,「戊一、二種大乘共道次第」。(第三十八頁)

  我們昨天談了第一段,那麼今天要談第二段。昨天談的第一段,就是讓你知道金剛乘(密教)本身非常的珍貴,這是一個宇宙上的真理。密教本身是宇宙上的真理,是非常難能可貴的,錯失了這個密教(金剛乘)的皈依學法跟成就,那是非常可惜的!

  所以,金剛手菩薩講,密教是「最極廣大,最勝甚深,最難測量,諸秘密中最為秘密。」單單這幾句話,還有什麼比密教還珍貴呢?密教是最秘密當中最秘密的法。所以,今天大家是很有緣,很有緣在一起。

  接著宗喀巴祖師講了,既然你知道這麼珍貴,最秘密中最秘密的,最珍貴中最珍貴的,你還有什麼可以再去追求的呢?還有什麼東西是你需要的呢?最好的東西你都不要的話,那真的是無緣(沒有緣)。甚至於,你已經接近了,那麼你再捨掉的話,實在是非常可惜的一件事!

  既然知道了金剛乘(密教)的尊貴,那麼祂這裡面談到的:再來就是要你「皈依」跟「發菩提心」。

  我們讀第二段的第一行:「此中次第,謂應先於一具德相大乘知識,意樂加行如理依止。彼當開示暇身難得令其修心。若於暇身,發起廣大取堅實欲。最勝堅實謂入大乘,入大乘之門即發菩提心。若於自身有真正菩提心,則成真實大乘學者。彼心若唯虛言,是則大乘亦但假名。」

  這一段的意思,前面幾句話是,要你「皈依」,後面幾句話是,要你「發菩提心」。

  這整段話的意義,第一個,你知道以後呢,你必須要「皈依」,你必須要「發大菩提心」。一般來說,我們在這裡都是已經皈依了,至於大菩提心有沒有圓滿,那要問大家。

  你們可以自己想一想:你的菩提心是圓滿呢?還是沒有圓滿?假如菩提心圓滿的話,很容易看得出來的,很容易知道的;很容易知道,你菩提心有沒有發出來。這個當師父的,他可以看出每一個人的菩提心,是不是真正的發出來了。

  所以,我們這裡有一個條件:你要得到最珍貴的大法,一定是發大菩提心,才能夠得到珍貴的大法。你的菩提心圓滿不圓滿?幾分?這個都是可以測試的。所以,你能不能得法?能不能成就?完全要看你的菩提心圓不圓滿。

  再來呢?祂在這一段裡面有講到:「復次若未先遺現法之心,俱障大乘小乘之道,故當念死,於現法中不能久住,及思沒後漂流惡趣之理。」祂是在講,很多學法(佛法)的人,到了某一段時間以後,也會有「倦怠」跟「鬆懈」的這一種心,當你鬆懈掉了的時候,宗喀巴祖師祂要你必須要「念死」。經常要想到:很快的,你的肉身就要消失在地球上,要想想你的時光不長,很快地就要離開這個世間,你還追求什麼呢?

  所以,唯有這個金剛乘道,唯有密教能夠救度你的身心,那麼,你就是要再發起原來的「初發心」,你又要再發起了,不能讓這個倦怠、懶惰把你拖下去,因為你時間不長。

  我們本身的生命不是很久遠的。師尊不能夠坐在這裡跟你們說法講很久的。不是要跟你再講個十年,再講個二十年。

  我記得,我第一次問佛菩薩,我活幾歲?我到底活幾歲?我在剛剛學會通靈的時候我就問祂,「我活幾歲?」祂跟我講,「七十幾歲!」現在我想,「七十幾?太短了吧!」七十歲,我只能夠在這裡再坐二十幾年。我跟祂講,跟祂討價還價,我現在不要七十幾,我現在鍛鍊「金剛拳」,我每天都在練金剛拳,我已經在修習吐納,修氣脈明點,我己經修證了二灌的法,也修證了三灌的法,更修證了四灌,現在已經到無畏心,那麼都已經修證了,怎麼還七十幾而已呢?可不可以長一點?

  而且,我最近很重視食補,蓮翰上師幫我食補。(師尊笑!)蓮翰上師最懂得補品,他經常補什麼,補什麼東西,他都叫我補。反正,什麼湯也喝了,什麼肉……不能講太清楚;什麼東西也吃了,身體是不錯啦!在身體的調養上,覺得精神很好。但是,你知道的,人的生命接近尾聲,並不是你現在精神很好,你的生命就能夠活得很長久,你身心調養得很好,不一定你的壽命就很長。

  所謂「無常」,並不是你身體強你就能夠長壽的。所以像瑟瓦巴祖師,那麼大的一個祖師爺,大成就者,那個花教「道果」的祖師爺,「大圓勝慧法」的傳承祖師爺,活到三十八歲、三十九歲,祂就回去了。今天,我已經比祖師爺長壽了耶!已經長壽很久了啦!我隨順自然。

  祂(佛菩薩)以前跟我講,講我四十三歲會出家,四十三歲出家哦!講實在的,四十三歲出家,斷得很準!四十三歲把頭髮掉光了,它自動掉頭髮,我沒有辦法,我一想,掉頭髮最好的方法就是,乾脆理光:每一次洗澡,一大把一大把的頭髮掉了,剛好是四十三歲,一想,乾脆理光!它就不掉了。是這樣子的耶!

  現在,祂跟我講七十四歲,就要叫我回去,唉!好吧!隨它了。管它的啦!不過,最近再問祂,幾歲會回去?祂沒有跟我講七十四歲咆!祂幫我延長一點,唉!隨它了。七十四也好,管它!

  不過,我們就是不能久住在娑婆世界。我最近跟瑤池金母、跟佛菩薩講,你叫我七十幾歲回去,那我九十幾歲的時候,我才想告訴師母;我一切的秘密我都要告訴她。等我九十歲的時候才告訴她,那怎麼辦呢?那請菩薩安排囉!對不對?

  我說,等我九十歲的時候我才要告訴師母,我一切的秘密都要告訴她。因為每個人都一定有秘密的嘛!對不對?不會沒有秘密的。任何一個人都會有秘密的,所以,最秘密的事情我就不告訴她了;但是,我說,好!我答應妳,因為她一直追問我的秘密,所以我說:我答應你!我九十歲的時候再告訴妳。其實,我是取巧。

  我是取巧的,因為,我知道以前第一次祂跟我講我的壽命是七十四歲,我想,我答應你九十歲,我都活不到,可見就變成我永遠的秘密,妳永遠也不可能知道的。對不對?不過,祂假如幫我延長到九十幾歲,我一定會講的。我這個人說話算話。

  要想啊!我們在現實的世界之中,是不能永久住在這個娑婆世界的。當你不能久住的時候,你又會漂流惡趣,這是因你的因緣而住的,你有什麼念頭,你就往那裡去。

  聽說,在加拿大、愛蒙頓的地方,有一家醫院,它上面有一個很大標語是:「吃什麼,就變成什麼樣的人。」有道理的;「吃什麼,就變成什麼樣的人。」你吃糖吃太多,已經過量了,你的身體沒有辦法吸收那個糖份的時候,就變成多餘的糖排出來,就變成糖尿。你吃鹽吃太多,把你腎臟的機能搞壞了,就變成尿毒。

  吃什麼太多都不行的!每一樣東西都剛好適合的時候最好。所以,偏食的人最容易得到某一種病,原因就是在這裡。所以他講,吃什麼東西就變成什麼樣子的人。

  另外,有一句話講:「你念頭想什麼,你就流入那一個趣味。」你的念頭想什麼想的特別多,你就流到那一個趣味裡面去,這就是「六道輪迴」。是隨你的念頭去歸類的,好像電腦一樣,你是屬於什麼?馬上把你分配到哪裡去。

  所以,你也要想到:不趕快修行,是不可以的!你要堅持一定要修法,一定要得到成就。你必須要保持你的初發心,變成久遠心,它主要的道理是這樣,所以,在第三十九頁的時候,有一首偈—-

  若未能以無垢理,辨自他宗善惡說;
  復不善辨大小乘,顯密共不共差別;
  縱說如來諸聖教,大乘尤以金剛乘;
  為具善者最勝門,如是亦唯徒自信;
  是故具智善欲者,當以淨理治慧目;
  心於聖教求勝解,不為敵者所引轉。

  這個偈,是在寫些什麼?是叫你分辨金剛乘、大乘;分辨共、不共法;分辨他宗善惡說;分辨無垢理。然後呢?最重要的,堅固你自己的道心。就是最後一句:「不為敵者所引轉」,就是要堅固你自己的道心。

  這個人來跟你講一些話,你道心就動搖;那個人來講幾句誹謗的話,你就退轉;聽人幾句話,你很輕易的就瓦解。「不為敵者所引轉」,他在引轉你嘛!他在引導你,在轉化你,你就退失了修法的信心,退失了道心,很可惜!所以,祂這個偈就是,「堅固道心」的偈。祂寫在這裡。

  這裡面有這個〈尊長五十論〉,三十九頁第二行:「〈尊長五十論〉云:「淨意樂弟予,當皈依三寶,此隨行師法,授與今誦習。次授與諸咒,今成正法器。」」這個就是要你先依止一位具德相的大乘知識。

  具德相大乘知識,什麼是「具德」?要跟大家講,什麼是具德?就是具備了種種德相的金剛上師。你要去依止,就是去皈依,然後他慢慢教你怎麼樣子持咒,教你怎麼樣子結手印,怎麼樣子意念清淨。

  那麼,如何去得到最高的成就?他要慢慢教你,要傳授你手印、咒語、觀想、意念清淨,接著要傳授你氣、脈、明點的方法,再教你無上密,最後得到大圓滿。

  什麼是具德的金剛上師?

  第一個,對於所有的密法,這個金剛上師一定要全部了解。對於法通通都知道了、都了解了,對於密法的儀軌通通都知道的。像很簡單來講,昨天我問蓮翰上師,這《密宗道次第廣論》你看得怎麼樣啊?他說,這個文字故意扭來扭去,文字扭來扭去的,看不懂!很多人都看不懂這一本,為什麼看不懂?因為它文字不好,扭來扭去,故弄玄虛。那麼,蓮翰上師講說,師尊一講,大家都清楚了,一講就很明白。

  我自己也看這一本經論,我一樣不懂,因為文字扭來扭去。像我這樣子讀書讀這麼多的,也不能說多啦!因為事實上,這書籍如瀚海,我講得謙虛一點,我不過在海邊拾幾粒海沙而已。人家是拾貝殼,不知道是誰講的,他不過是在海邊拾幾個貝殼而已。我是在海邊吃幾粒海沙,說不定吃不到海沙,是風吹過來幾粒海沙跑到我嘴裡,吃幾粒海沙而已。

  雖然吃了幾粒海沙,我自認為,只要是中文的東西我就看得懂,我居然會看不懂這一本《密宗道次第廣論》!但是,我每一次看的時候,我求祖師爺為我加持灌頂,我要看得懂這一本經典,於是,我終於看通了、看懂了!

  我在初中的時候,有不懂的那些經典,或者高中的時候,看不懂的這些東西,現在,只要把書拿起來,我全部通通看懂,沒有不懂的!我甚至進入它的味道裡面,游在它的海洋,完全融入在這一本論裡面。

  今天那一本經典拿出來,很難懂!像那個〈大乘起信論〉,很難懂的!裡面都是「唯識」的東西。今天,我拿起來放在頭後面睡一覺,明天就知道了!因為,我進到它的意海裡面。我是直接去採了那個意思的果實,我吃了那個意思的果實,就通通都明白了。

  所以,今天你要做一個真正的金剛上師,不是模稜兩可的。你要對所有的佛法、密教的種種儀軌,通通都要清楚明白。這是第一個具德的。

  第二個,你雖然懂了,你做一個師父的,要能夠講,能夠弘揚。要講出來,然後讓所有的弟子通通都能夠接受到,都能夠懂,這樣子你才是具德的。

  因為你假如說,我懂,但是我沒辦法講。那我皈依你做什麼?我又不能吃你的口水。對不對?他懂,但,他不能講。

  像莉莉法師,她可能懂得唱歌,也懂得佛法,她也什麼都懂,她就是不能講。叫她唱歌,她把嘴巴張開來,她跟我講她沒有氣發音,那個氣不足,所以不能唱歌。你氣不足,我教你練氣啊!你怎麼沒有練氣呢?因此,你不會唱歌。

  叫妳說法於聽說,以前妳在銀行裡面,每一次討論會開會,妳從來不講的,一句話都不說,只是祕書說而已,你也不說話的。這樣子不可以的!以後要練。這個就是不能弘揚佛法。

  將來要說話,要說法、要開示,然後也要懂得很多事情,你通通要清楚,要講得有條有理,不能跟這個曉光法師一樣,五個字連起來講出一個字。曉光法師在說話的時候,好像嘴巴咬著一塊豆腐,豆腐還好的哦!好像咬著一個橄欖,橄欖還好,應該高爾夫球吧!(師尊笑!)嘴巴含著高爾夫球這樣子,Ha、Ha、Ha,以後咬字要清楚,一個字、一個字吐音。

  我也不是說,講得很好啦!不是講說自己怎麼樣啦!總之,還可以就是了。至少每一個人都要這樣子。

  再來呢,一個具德的上師,他本身是得到「空性」、有大成就的,他住哪裡?他住「虛空」。人家問一個法師,問得很好,那個法師也答得很好的,那是真的有成就的人才能夠這樣子答。

  「法師,你吃什麼?」你吃什麼?問你吃什麼?那個法師這樣子講,「以禪定為食」。哇!這個真是法味重重。他是以禪定為食。

  「法師啊!你穿什麼衣服?」你不能回答:「我是穿喇嘛裝」,因為大家都知道你是穿喇嘛裝,這個有什麼味道呢?「以拙火為衣」。「你是穿什麼衣服?」「我是穿拙火。」唉呀!你修練嘛!拙火就是你的衣服。你不曉得,衣服是為了保暖,你修成拙火,哪裡還怕什麼冷啊!根本不怕冷的。所以,「拙火為衣」。

  「法師啊!你住在哪裡?」

  「我住虛空」。

  「以方便為道」,方便就是我的道路。

  食、衣、住、行都有了,這個回答很好的。我是認為這樣子,當然還有更好的。「住虛空」「以方便為道」,這是很無畏的。

  第三個,就是無畏。其實,世界上有什麼東西是可畏的?根本沒有什麼東西是可畏的。今天,師尊走到這個境界,還有什麼可畏的?沒有什麼可畏的了。

  流言可畏啊!人家講,流言像子彈一樣會把我打死;不怕啊!對不對!?縱然死了,這個「道」還是在嘛!我得到了道!永不失去的。所以,有什麼可畏?無畏的!哪裡都可以走,哪裡都可以去。到了這一種無畏心的時候,是一個具德的金剛上師,你不要怕什麼,這個我怕,我不敢,那個我怕,我不敢,不像一個金剛上師的德相。金剛上師是無畏的,什麼都不要緊:什麼都是可以的。「我住虛空,以方便為道。」

  另外呢?第四個要「具足威儀」。你們最近去學「毘尼日用」,就是日常生活的這些威儀。你們最近學得都這個樣子……,其實啊!還不是在學食、衣、住、行。吃,怎麼吃?我昨天講啦!吃還有那麼多規矩,什麼要排班,要唱,又要唸,又要到外面去供,又要進來,又要怎麼指示,怎麼裝湯、裝飯,又要做什麼。其實,吃的目的就是「飽」嘛!一個字而已,能飽就好!師父還要開示法語,哪裡有那麼多法語?還要震錫杖,「叩」、「叩」、「叩」,地板都要壞掉了。很多規矩的!其實,他這個規矩就是要教你「威儀」,很安靜的,吃飯不准講話。但是我覺得,不講話我心裡難過。大家在一起開開心嘛!講講話嘛:大家一個面孔都擺得這個樣子,好像我欠你錢!

  規矩很多的!事實上,像那個百丈禪師,祂立下了禪門的這些功課,還有毘尼的威儀,是很好啦!吃飯本來就是不能講話,它的規矩都是用手勢,指示去裝湯裝飯!去這樣子。還要唱唱唸唸,還要供養裡面的彌勒佛,又要供養外面的這些鬼神眾,都要的!它的規矩就是這樣子。

  但是,你懂得這個規矩以後,最重要的,還是「內心」。你的內心本身要「清淨」,要懂得「尊敬」,要「供養」。密教也是一樣要有供養。

  具足威儀,是比較好一點啦!否則,我們的道場就跟菜市場差不多。我們的道場變成菜市場、電影院、印Shpping Center、Safe way,還有超級市場,都是一樣,都是一樣就不太好!道場就是要很嚴肅、很莊嚴。師尊是比較……,以後,這樣好了,以後你們通通不能夠講話,只有師尊講。要有這個威儀。

  這個當師父的,也要「精進」。那麼,精進是給誰看呢?是給自己看,要精進,也是要給大家看。主要是為了度眾生啊!當師父的,假如說他本身很懈怠的話,大家就跟著懈怠。

  師尊的日常生活也是很嚴謹的。我每天一定寫文章,每天一定練金剛拳,每天一定修法,每天一定回信。早上的時候就寫文章,練金剛拳,再來呢?畫畫,畫一張畫,下午回信、同修、開示,又練功。每天的課程都是一樣,天天都是一樣。其實,這個就是在精進。

  你看我寫文章,不停的!第一百一十二冊,現在在寫。為什麼有這麼多的作品?我敢告訴大家的,將來或許也有人比我更精進的,他一定贏過我,但是,我自己認為,我已經很精進了,作品最多。寫得好不好是另外一回事,但是,我作品最多。事實上,也就是這個樣子。這就是精進嘛!

  我修法,我也一樣的精進的。二十幾年來,都是一樣的。別人怎麼誹謗我,好!很多誹謗加在我身上,沒有關係!但是,我的實修,這樣一砍,就把這些誹謗通通砍斷。

  你能夠跟我學嗎?二十幾年來,我沒有停止過修法,你怎麼誹謗?我二十幾年來,我沒有停止過修法,我實修佛法,這些成就不是任你隨便腳踢來就得來的啊!不是運氣啊!不是開玩笑的。跟我的文章一樣啊!那些書啊!就是我這樣子每天在桌子上爬來的。我學佛法就是這樣子學的,管你什麼天大的誹謗!將來我一樣地這樣子做,你誹謗吧!誹謗如天,我的法就如天一樣的!

  我能夠結「指示印」的。我叫那些護法幫忙把小孩子帶走,不要在那邊吵。你知道西方人的小孩子鬼吼鬼叫的。他們以「叫」為樂,真是「鬼佬」。你「叫」有什麼好樂的?小孩子拼命叫,就是快樂的。不過,我們也知道小孩子不叫也不行,他一定要叫,但是叫得這麼慘的,只有他們。所以,請護法幫忙把小孩子帶走。

  很多小孩的哦!他們玩,是玩不停的哦!他們能夠一下子馬上停止,這是護法做的。不是一次啦,好幾次了!這是請護法幫忙把小孩子給帶遠一點,說不定等一下又來了。

  第五個,要「不倦怠」。師尊所做的事情,都是不倦怠的。所以,我講了一句話,「粉身碎骨度眾生」,就是不倦怠的。我每天把所有的事情,通通要做得很圓滿。像今天我寫了一篇文章,我就自己認為很滿意,這樣子我就過得很快樂,今天我就很圓滿。我畫了一張畫,就覺得說,雖然不是最好啦!但是我認為,還不錯啦!就覺得很圓滿。做一些事情,交待一些事情就很圓滿;每天把今天的事情做得圓滿,連起來,把這些小圓滿連起來,就是大圓滿嘛!你還要活在哪裡?你活在你自己今天的圓滿當中,已經很好啦!明天,管他的!

  過去的,不要去想,未來的,不要去做夢,末來的,還不知道呢!今天圓滿就好!這就是禪宗的「當下」。沒有什麼「過去」,沒有什麼「末來」的。

  你要為下一代著想?你做夢啊!你下一代,讓你想的來嗎?無常啊!他變來變去的,根本不要去想下一代。今天你,--講一句比較那個,算了!不要講了,話太粗,算了!算了!總之,要不厭倦,每一天把事情做好,不要厭倦!師尊就是這個樣子,這是真正具德的。

  最後呢?就是「成就」。

  人家問你--

  「你宣揚淨土宗,西方極樂世界,你去過沒有?」

  「沒有!」

  「你見過阿彌陀佛沒有?」

  「沒有!」

  「那你為什麼弘揚淨土法門?」

  現在很多法師都是這樣的。你問他,「去過西方極樂世界沒有?」他說,「沒有啊!」「你見過阿彌陀佛了沒有?」「沒有啊!」「你為什麼弘揚淨土法門?你見都沒有見,去都沒有去,你是憑什麼?」「沒辦法!」

  師尊是真的去過西方極樂世界的,真的見過阿彌陀佛的。這個就是成就啊!你要拿出東西來啊!好!我表演給你看--我不用表演,我自心流露,等一下你叫我表演,我表演不來。我跟你講,自然之道;你慢慢看我的自然之道,就會知道了,確實裡面有「道」。

  我不是要做秀給你們看的,好像現在有人說,「師尊!你變一個黃金的金剛杵給我。」我空中抓,抓一個金剛杵給你。我這是做秀,對不對?

  唉!你感冒了,維他命ABC,給你。你發炎了,好!OK!抓一抓吧!抓出一個消炎片出來給你吃,吃了就好。這是做秀!我們要自然流露的那一種,不是做秀的那一種成就。

  所以有人講說,「唉呀I師尊喜歡講神通。」其實,我的神通是自然的,都是很自然的。我默默祈禱,用祈禱的方法這樣子去做。像我的一個念頭出來,護法接到了這個訊息,馬上去完成這件事情,就去做了!有弟子寫皈依信,當天寫,還沒有寄出來,當天就得到灌頂。當天他就得到灌頂,他說,奇怪呀!我信還沒有寄出去啊!但是,你念頭發出來,你不是在西雅圖,你人是在馬來西亞,但是,他剛剛寫皈依信,今天剛剛寄出去,傍晚他就得到灌頂,這個是破掉「時間」跟「空間」,破時空的。

  神通是破時空的,我可以傳遍訊息;真正的金剛上師,可以用意念傳遍訊息。像剛才我在禪定的時候,也發出了這個訊息來;訊息是自然的,兩個訊息發出來:「小孩子快回來了!」聽到一點點聲音。這個自然的訊息,它會發出來。

  所以,你不要看哦!一個指示印出來,它就是有它的指示出來。要怎麼做?金剛上師的指示印一指出來,這個護法接到指示,祂就要去做事情,這個叫「羯摩法」。

  你修行有了成就,你自然能夠在意念當中做很多、很多的事情,由你分身去做的或護法去做的。

  像昨天晚上,我告訴在座的弟子;在座的弟子,也有接受到師尊夢中的指示的。這裡面好幾個,不是一個,也不是兩個,有好幾個!就是昨天晚上,單單就是昨天晚上。所以,夢中也可以傳法,也可以開示的,都是真實的,都是很真實的,而且,都是有證驗的。那麼,這個就是「成就」。

  你們慢慢看,你們就可以看到自然流露的這種道,這個就是「成就」。

  我跟大家講,我去見過阿彌陀佛,我去過西方極樂世界,而一般的法師只要去了西方極樂世界,他就沒有回來過,他就回不來啦!但是,你修法有成就了,不一樣的!絕對不同的!跟世俗凡夫確實是不一樣的,那一種超勝的「能」,真的是很偉大的。

  所以,真正具德的上師,他有這些的條件。金剛上師有這樣子的條件出現的話,一般的弟子去依止他、去皈依,去接受他的教導,真正學密教金剛乘,依次第而修,你一定會有成就的。因為,釋迦牟尼佛講過,眾生都有佛性,通通可以成佛。所以這一點,希望大家能夠明眼,眼睛很清楚的觀照。

  這也是宗喀巴祖師在這個《密宗道次第廣論》裡面,祂要大家知道密法的珍貴以後,要去「皈依」,要「發大菩提心」,要知道「人生無常」,要經常去想念自己將來走的路子的方向,要珍惜宇宙的真理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。

一九九四年八月二十六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