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虹光大成就 > 619 好夢不喜,惡夢不憂(三) 


619 好夢不喜,惡夢不憂(三) 
  我們講「好夢不喜,惡夢不憂」。

  上回提到夢示方面,修行當中,其中有一種覺受,是佛菩薩給你夢示。

  在夢的境界裡面,佛菩薩進到你夢的境界裡面來,給你做一種啟示,這是很特殊的,這個叫「夢示」。有的時候,在夢中給你的這種感應,特別的快。

  也有一種說法「盧師尊也能夠在夢中教你咒語」。很多弟子來信,說師尊在他的夢中出現,然後唸咒語給他聽。

  這個咒語,是他從來沒有聽過的,他就寫信來問我。我看了半天,原來我也不會(師尊笑)。

  不過這也許是空行母、空行勇父,變化師尊的形象,在你的夢中教你這個咒語,這都是有可能的。但是我一看咒語,我也知道這是什麼東西。

  夢中會有啟示,我說我自己的經驗。每一次假如佛菩薩要給我啟示,指示我一些事情。祂都是在清晨,差不多五、六點的時候。

  這個時候,你的夢非常的清晰,非常的清楚。做完這個夢,祂馬上把你切斷,讓你醒過來。

  然後你就可以回想你夢中的那些情景,非常的清楚,而且啟示非常的清明。給你的指示,非常的清楚,跟清明。很深刻的,而且法味很重的,不同於一般的夢境。一般的夢,無喜、無憂,不深刻,也沒有特別的教示。

  但佛菩薩給你的,就不一樣。你醒過來以後,還聞到一股香息,祂剛剛走。

  祂來的時候,帶來一股濃濃的禪香,圍在你的床的周圍,進到你的夢的法界、夢的境界裡面去。

  然後跟你談話、跟你講,講得很清楚,說:「你明白嗎?」馬上給你醒。

  然後你的鼻子還聞到一股禪香味,這是佛菩薩的啟示,絕對沒有錯的。那個味道還在嘛!佛菩薩剛走,祂的味道還在。

  我是寫作的,我現在寫第一百二十六本書。這一本新書,叫做「神變的遊歷」。

  我一次寫、寫、寫,寫到這裡,覺得靈感就斷掉了。我在想:「再接著要怎麼寫呢?」我實在是想不出來了。

  下午也在想,到了晚上回去也在想。明天早上:「怎麼寫呢?」接到這裡,好像靈感就已經枯竭了。比如河水流、流、流,流到這裡,被阻塞了。

  但是到了清晨五、六點的時候,靈感就是靈感!佛菩薩祂把你寫作的那個稿本,放在你的面前,佛菩薩寫給你看。

  寫、寫、寫、寫、寫,寫了一篇讓你讀。我一看:「這是我的字耶!這個佛菩薩還寫我的字在上面!」

  我一看,我從頭一直讀、讀、讀,讀到完。喔!我知道怎麼寫了。然後「嗆」,醒過來了。

  我醒過來很高興,我想不通的,竟然佛菩薩幫我接下去,寫那一篇文章。

  所以我可以這樣子說,我寫了一百二十六本書。有很多不是我個人想出來的,是佛菩薩從虛空之中,把那一本書,放在你的腦海裡面,這樣子寫出來的。

  靈感從哪裡來?從虛空之中來。祂幫我寫文章,確確實實。用我的字,寫在我寫作的筆記本上面。然後從頭用我的語氣寫的,寫給你看接著下去怎麼寫。

  我那一天當然很愉快,因為我不用想,它已經寫好了。我來了這裡,一到了「真佛密苑」,筆記本一翻開,就把今天早上看到的這篇,重謄上去而已。寫作就是這樣子的,祂給你啟示。

  還有,我讀報,還有人批評盧勝彥,在雜誌上登出來。用大號字,我都看得出來。大標題通通看出來,然後小標題也拿給你看,我在夢中就讀報。

  其實雜誌還沒有登出來,報紙上也沒有刊,你已經先看到了。

  所以我就知道有時候事情會發生,那麼我就很安靜、很安寧。知道了,不喜也不憂。你事先已經知道報紙要怎麼登了,你事先也知道雜誌要怎麼登了,所以夢中也能夠讀報。

  還有更妙的,我以前也曾經跟大家稍微提了一下子,我讀十年以後的報紙。我看報紙,不是看明天出報的報紙,今天看,這個還不算什麼。讀一個禮拜以後的報紙,這個還不算什麼,我讀十年以後的報紙!

  比如「中國時報」的石特派員(石記者)在這裡,我看「中國時報」十年以後的報紙,它上面有寫日期。

  我們現在是一九九七年,十年以後,是二千零六年。二千零六年的那個日期,排出來給你看。

  然後報紙上怎麼登,你就知道十年以後發生什麼事情。十年以後發生什麼事情,你都可以讀出來。

  想想看,這個就是夢示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