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法語珠璣 > 談上師阿闍黎灌頂


談上師阿闍黎灌頂
  各位上師、法師、各位同門,大家好。

  今天我們晚上,我們是聽慧君上師,她提到「由上師灌頂講起」。另外,蓮賀法師,他談他皈依及出家的因緣。

  關於上師阿闍黎的灌頂,在密教裡面來講,是一個很重要,而且特別的灌頂。

  「上師阿闍黎灌頂」在「密宗道次第廣論」裡面有講到,是屬於不退灌頂。

  也就是說,你受了這個灌頂以後,所謂「金剛」兩個字,就是不退色的,跟不變形的,就是「金剛」。

  「金」是不變色的,「剛」是不變形的。

  「金剛上師」的「上師」,意思就是無上的師父,就是一個很尊貴的教授師。很尊貴的,沒有比這個再上的師父。

  所以這個灌頂,很尊貴,而且一定要珍惜。最重要的一點,就是要務實。要很實際上的做到符合於金剛上師的使命,這是一點,是很重要、很重要的。

  你受了「上師阿闍黎灌頂」以後,你要符合於你自己本身是金剛上師。

  在未受灌頂以前,當師父的,當師尊的,要做種種的觀察。在這觀察當中,你受於「上師阿闍黎灌頂」,當師父的,本身有責任。受灌頂的,也一樣有責任,這是屬於「三昧耶」,也就是宇宙意識、根本上師跟上師之間的「三昧耶」的一個戒律。

  所以剛才慧君上師講,是師尊在唸,有些人是這樣子講,在底下,師尊在唸,「耶?怎麼是師尊唸呢?」

  因為這個也是我的責任,證書裡面寫得很清楚的。也是你的責任,也是師父的責任。

  今天我開口講了,那麼就是你的責任了,你也聽入耳了。

  有很多人在宣誓的時候,聽說手伸著在宣誓,那麼腳寫著「不」(師尊笑)。這是虛偽的,也是不算數的。

  所以我唸了,也就是等於你在唸。這個時候,三個口是一樣的。也就是說宇宙意識、根本上師、上師之間,三個口是一致的,這個就是「三昧耶」。

  那麼為什麼給予阿闍黎的灌頂呢?按照我自己個人來講,慧君上師的灌頂阿闍黎,沒有人受益的。

  有很多人也許會想到,她跟蓮香上師彼此之間,比較有常常「往來」,可能蓮香上師,向師尊建議的:「她不錯啊!她做事很認真啊!」

  講幾句好話,然後才給她阿闍黎上師,不是的。

  我告訴你們,完全是我的意思,跟蓮香上師一點關係都沒有。

  所以很多的阿闍黎,在責任上講起來,都是師尊本身的責任。不管你灌頂對了,或者有一點點偏差了,或者是怎麼樣子,都是我的責任。

  我是不受人家支配的,人家愈跟我講「這個人差不多可以當阿闍黎」,我愈沒有。

  我有我自己的主見,我這個主見,也許也有錯誤的時候。我也很坦白講,本來我每一次阿闍黎的名單,都要請示三本尊。

  要請示佛、瑤池金母、地藏王菩薩,每一個阿闍黎,我都先請示的。要三本尊本身同意了以後,我才灌頂阿闍黎。

  但事實上,我也很坦白講,有時候三本尊說:「不可以,這個人絕對不可以灌頂!」

  但是我偏偏為他灌頂,是有的。

  為什麼呢?因為我總要試一試我自己的眼光。但事實上,有時候我是錯的,三本尊是對的。

  因為我是認為,以我這個世俗人的眼光來觀察,這個人本身,對宗派一直很發心。

  有的人對於宗派,是一片的赤誠。但是你知道,這個世間上,的確佛菩薩的眼光,跟我們世俗人的眼光不同。

  佛菩薩的眼光,可以看到很遠,甚至好幾百世,祂都可以知道的。

  但是人的眼光,只不過可以看到這一世,或者眼前、目前你看到的。事實上,會有變化,無常嘛!

  所以雖然請示了三本尊,有時候,我是認為應該給,我就給,並沒有完全遵照三本尊的意思。

  慧君法師的賜封「阿闍黎灌頂」,我並沒有請示三本尊,沒有請示任何人,但是我知道,我觀察慧君法師她的時間,四、五年的時光當中,我覺得她本身來講,雖然她講「我不做了」,事實上,她都還在做。

  她跟佛菩薩講「我不做了」,或者甚至於她跟佛菩薩哭,在佛菩薩面前哭。她遭遇到一些困難,所以她就哭,女生就是哭。

  哭了以後,她還是做了。含著眼淚,她還是做了。

  我也曾經對慧君法師發脾氣的,那時候她還是法師,我曾經對她發脾氣。

  她做得不好,我把東西拿著,當著她的面,把所有的紙張,甩在她的面前,她回去哭。哭了以後,還是來做。

  所以我覺得這個人,能夠哭著做事情,也是不錯的!

  完全是我自己主觀給的,那天他們說上師要輪職,在雷藏寺主持同修。

  我就說:「那麼就加上慧君上師吧!」

  那個時候,我就講加上她的名,我就講了。

  今天要灌頂阿闍黎,我認為有幾個條件。假如有法師,或者是所有的同門,你們將來希望自己能夠出來弘揚佛法,有幾個條件。你自己本身要想,是不是符合這個條件。

  第一點,你的道心,一定是不退轉的。

  也有人來跟師尊說:「師尊,我是不是可以?」

  我跟他說:「你等幾年,我再觀察你幾年。」

  第二天,他就跟我說,他要解散他的分堂。有這樣子的,馬上反應。因為沒有當時給他,他馬上反應,這是不夠格的。

  第一個條件,你的道心,絕對是永固,道心永遠。不論怎麼打擊,你都不會退的。

  我們是講長遠的,這是不退灌頂,不是做買賣。不是我給你,你的道心就堅固。我不給你,你的道心馬上就退了,沒有這回事的。

  第二點,你一定要護持「真佛密法」,護持你自己的師父,本來就是這樣子。護持佛,護持佛教。

  你度眾生,一點都不能虛假的。度眾生的工作,不能夠摻一點點虛假的。

  你是為什麼度眾生呢?你假如是為了名,來度眾生,那麼你不用。你假如是為了錢,來度眾生,那也不必。

  所以教授阿闍黎金剛上師,完全是一種義務,是一種發菩提心。

  在佛菩薩面前,我們完全就是一個奴隸,就是佛菩薩本身的佣人,隨著佛菩薩本身差遣,沒有任何目的的。你假如存著任何一種目的,你就不是一個金剛上師。

  也不必來求,因為我在觀察。你假如來求,那麼我就知道你是為了這個名。不用來求,你只要表現。

  今天慧君上師,她是哭著做,她有她的表現。哭著做,一切的打擊在她的身上,很多的工作,在她的身上,但是她哭著做,熬夜她也做,我是看表現的。

  在外面的法師,當然也很多,師尊也不一定看得到,但是你要拿成績回來。

  很多法師回來,他說:「師尊,我是不是時候到了?」

  我說:「什麼時候到了?」

  不是三長兩短(師尊笑)!

  我說:「你只有跟我講『時候到了』,但是你的成績單呢?我要看你的成績單啊!」

  你的堂,是不是現在已經變大了?你度了多少的眾生皈依?你弘了多少次的法?我要看你的成績單。

  你弘了多少次的法?你度多少眾生皈依?你自己如何發心,做一些法務?

  你自己不求名、不求利,時間自然就到,而不用你講。

  你沒有成績啊!

  每一次回來,「你回來了嗎?」

  「回來了啊!」

  「成績單呢?」

  「沒有。」

  沒有?那麼你不用跟我講什麼,你要拿成績單,來給我看的。

  所以這個名,不是用求來的。利,也不是用求來的。

  你拿回來,給師尊看,說:「師尊,這是我出去弘法的成績單,給您看!」

  你要表現嘛!

  所以有很多分堂的堂主回來、寺裡面的住持回來、世界各地的法師回來,因為師尊本身,並沒有經常跟在他的身邊,當然不一定能夠完全看得非常清楚。

  但是你要拿出你自己的成績單,在幾次成績單的考核當中,「上師阿闍黎灌頂」你不用求,自然到你的身上。

  所以不一定要在師尊旁邊表現,幫師尊裝飯、添菜,或者洗腳(師尊笑)!

  也有流腳的,那時候我的腳,受傷的時候,腳不能動,也有人洗腳。事實上是有,現在都是自己洗,沒有被人家洗(師尊笑)。

  那時候打籃球,那隻腳扭到。那時候是有,現在是沒有。

  這種表現,不可以,我不會欣賞的。

  只要有一種欲求的,你是來向我求什麼的這一種表現,我就絕對沒有的。

  你不求名,名自然有。你求了,反而沒有。

  所以一般來講,我還是用我自己的眼光,很公正的這樣子看。

  遠地的,要拿成績單回來。在近地的,我要看你的工作。你是不是心中報怨?經常發牢騷?陽奉陰違?

  陽奉陰違的意思,就是說在名的方面,你工作很認真。師尊來了,你就做得很認真。師尊走了,放了,師尊已經走了嘛!

  那個貨櫃來了,師尊一來看的時候,大家都抬得,每個人都流汗。

  貨櫃來了,師尊沒有來。他們跑去找我,說:「師尊你要過來看一下。」

  我說:「為什麼要我去看呢?」

  他說:「您一來,大家都會認真。您不來的時候,沒有人要抬!」

  我一來,真的每個人都在動。不來看的話,他們就不動。這個就是不行的,這個叫做「矯情」,或者是「陽奉陰違」,不好!

  所以我談到上師阿闍黎,務實最重要。實際上你做了,都有眼光在看你,佛菩薩有眼光在看你。

  這是很高的,無上之師,很高的地位。在密教裡面來講,是一個很崇高的地位。只要你是求來的,你就已經次一等了。

  但是你求來的也好,你表現得完全符合於金剛上師,你就是一個真正的金剛上師。

  我也不認為求來的就不好,但是你好名的這種心理,讓師尊在心理上,已經受傷了。當師尊的,心理已經受傷了。

  所以不要求,你只要有表現,拿出成績。

  還有一點,變來變去的。有些人的心,沒有長遠的心。

  「我是想要很認真的弘法」,但是他的心理上,還是在變動的。行為上,還是在在變動的。沒有一貫的這種心,就是沒有務實的心。

  所以我們弘揚佛法,完全都是講務實的。很實際的,腳踏實地,一步一個腳印,是這樣子做的。

  所以幫我服務,我有的時候,不一定很感激,最好是不要幫我服務。因為你的服務當中,是另有祈求的,我的心理上,就已經受傷了,這是講「上師阿闍黎灌頂」的。

  慧君上師她受了這個灌頂,其實慧君的表現,也有好的。她做的事情,她剛才已經講出她的缺點,她確實也是有缺點的。

  但是師尊也是一樣,師尊本身也是人,也是有缺點。

  所以站在有缺點上來講,我們認為只要你務實的做,那一種缺點,就不算是缺點。你實際上已經在做了,而且是在努力的做。

  希望每一位阿闍黎上師,都能夠曉得,一定要根本上,護持佛、護持宗派、護持根本上師。

  那麼你必須要發菩提心,廣大的菩提心,就是犧牲一切的。

  另外,還要慈悲,慈悲所有的眾生。

  你把自己的身體,跟你自己的生命時光,完全交給佛菩薩。

  不是為你個人,不是為了「我將來要佔很大的地盤,『真佛宗』的地盤。甚至於外界的地盤,我通通要佔得很大。將來師尊退隱以後,我要獨立。」

  哪裡獨立?不能隨便亂講政治方面的問題(師尊笑)。政治方面的問題,我們不談。

  總之,你在宗派想一想:「我多佔幾個分堂,將來師尊退隱了,我的勢力廣大。多跑幾個國家,多設幾個點,多招兵買馬。將來師尊一走的話,馬上喊獨立,就是我的天下了。」

  這是為利,金剛上師不是這樣子的。金剛上師只是為佛,為弘揚佛法,要犧牲自己個人的時間、生命,而不是為自己的名、自己的利。要做到這樣子的,才是一個真正的金剛上師。

  你們的眼光看著,好的金剛上師,你用這個去衡量,他是為著佛菩薩,去度化眾生的。他是在弘揚「真佛密法」,護持佛陀釋迦牟尼佛的聖教。

  他沒有為自己,開展自己本身的地盤。但是他能夠得到很多的眾生的心,他能夠將眾生,引導走向正法的道路上,這個就是金剛上師的條件。

  所以今天跟慧君上師講,也等於是跟所有的上師講,也等於是跟所有的法師講,也等於是跟所有的同門講。因為同門可以當教授師,所有沒有出家的,也可以當教授師的。

  你要當教授師,你要記得師尊今天,在西雅圖雷藏寺所講的。不為什麼,只是為了弘揚聖教。

  也不是為了「名」,但是「名」自然會得。你不為「利」,「利」自然會有。但是你把「利」,用之於眾生。把「名」,看成虛名,完完全全的奉獻給佛菩薩。

  像這樣子的弟子,就是真正的一個教授師,是一個真正的金剛上師,是真正的阿闍黎。

  再談蓮賀法師所提到的,他的皈依跟出家的因緣。從蓮賀法師的相貌觀察,他是受過人生所有的滄桑。

  在他的臉裡面,已經記載了很多的滄桑。包括他自己的經營,就是他的事業,他的家庭、他自己的身體,種種的,他都經過了。

  他體會了這些,那麼他來出家,所以他的出家很穩。一般來講,他不是站在雲端上面的,站在雲端上面,不穩,很容易掉下來。

  也不是站在海面上的,很容易沉下去。

  他是很實在的,他的手藝也很好。我很稱讚他三把刀,當中的一把。三把刀,一把是剪刀,一把是剃刀,那麼他拿的是菜刀。

  他的菜刀拿得很好,所以他廚房的手藝很好。輪到他煮飯,我們的臉上都有笑容(師尊笑)!他的菜刀拿得好。

  他有這個手藝,他走到哪裡,人家都會歡迎他的。

  看他的面相,他雖然是遭遇到種種的風霜,人間當中種種的變化,他已經體會到無常。

  所以出家的因緣到的時候,他自然很容易的,他知道無常的道理,他也能夠超越。因為世間種種的誘惑,在他的身上,已經起不了什麼作用,沒有什麼作用的。

  名、利、色、食,在他的身上,產生不了什麼作用的。

  我觀察蓮賀法師,他已經是在做腳踏實地的修行的這種功夫。

  他前世有業障的,他本身來講,他的業障也是很重。在過去世當中,他的業很重。他必須要把這些業,完全通通都要清除掉。

  他自己本身的福份,上天給他的福,他到出家的時候,差不多也都用光了。剩下一點點維生的福份,剩下一點點。

  但是未來,要憑他自己去創造。

  蓮賀法師跟慧君上師一樣,也是一個很務實、很實地的人。他的內在內心,很誠懇,也有一個「誠」字在裡面,誠實的誠,不虛偽造作。

  我一生當中,最害怕的,就是外貌很忠厚,內心很奸詐。這種人,我們最怕。

  但是事實上,慧君上師跟蓮賀法師,他們外貌也都很實在、很老實,內在也都是很老實。今天晚上,他們兩個人都是好的。外貌是好的,內在也都是好的。

  最怕就是外貌好的,內在是不好的,這是我們很怕的。

  蓮賀法師他走上出家的路子,他也想把自己的煩惱,完全把它丟掉。他經過很多人事的變化,在他的人生當中,他也比較能夠走得很踏實。

  他好好的修行的話,將來也會得到解脫阿羅漢的果。他是一個阿羅漢的相,也能夠得到阿羅漢的果。

  內外一致,心口一致,最重要。心裡所想的,口裡面所講的,是一致的。他們兩個都是一致,所以將來都是會有成就的。

  我也是希望我們所有的同門、法師、上師,都要心口一致的,心跟口要一致。你的外在跟裡面,完全都是一致,這樣子我們才是真正在修行。

  所謂「修行」,就是把你的行為,完全變成一致,行為一致跟內在一致。

  你的行為清淨的話,心也就跟著清淨了。心跟口完全一致的話,那麼一切都是合於「一」。「一」在密教裡面,就是「嗡。阿。吽。」

  這個「阿」在那裡,就等於一致的。

  所以表面上,你不講話,但內心在翻滾,這也不好。表面上看起來,你是在修行、修法,但是內心翻滾得很利害,這個是不好的。

  所以心口一如的人,他的身上有光,他的身上,會發出一種光芒。

  口出香氣,他的嘴巴一張開,會有香的氣息,從嘴裡面出來。

  身上有光,口出香氣,你讓人家一看,就知道你是一個光明的佛、光明的一個菩薩。我們修行人,就是要做一個實實在在、務實、腳踏實地、真正在修行的人。

  千萬不要有虛偽、虛假,這一種情形產生出來。

  我今天就簡單講到這裡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