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法語珠璣 > 生老病死之悟


生老病死之悟
  各位上師、各位同修,大家好。

  我們今天晚上,是聽德輝上師,講「安心」。另外,蓮增(音譯)法師他談出家及皈依的因緣。

  「安心」兩個字,可以說是佛學的一個中心。「安心」最早的時候,是這樣子講的。佛陀也是因為這兩個字,祂要尋求如何安心的道理。

  這兩個字,它本身的學問,非常的深。而且它的智慧,非常的深遠。

  表面上看這兩個字,應該是很簡單的。事實上,這兩個字,本身包括所有的佛學。

  德輝上師在談「安心」當中,他提到生、老、病、死、苦、別離,種種的事情。人在他的一生當中,不一定能夠得到安心的時候,心靈很少能夠真正的得到安心。

  佛本身來講,祂是完全得到安心的。所謂無上正等正覺,可以講是祂的心定了,而且沒有煩惱。一切都能夠很自然,非常任運。這一種狀況,就是安心的境界。

  我個人修行到現在,我自己覺得我個人,我並沒有講大家。我是這樣子認為,我現在這種狀況,要講安心,其實也是安心。要講不安心,也沒有不安心,講起來應該是安心。

  我舉我自己個人的例子來講,第一個「生苦」,佛學裡面的「生苦」。出生本身就是很痛苦的。包括生產的,跟被生的。按照佛學來講,都是很苦。

  女人生產,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。那麼被生的,有什麼苦呢?大部分來講,我們都已經忘掉了(師尊笑)!

  但是按照佛學來講,那是「門」很小,身體很大,要穿過那個壁的那一種苦。按照佛學裡面有提到,是那一種苦。

  但是我覺得,我們出生,我們好像沒有感覺。「生苦」對於我們人來講,並沒有什麼感覺。只是生產的人,有感覺。男的就沒有感覺,女的當然有感覺。

  所以「生苦」,做為一個人,有的有體會到,有的沒有體會到。

  其實師尊本身,也被生過,我自己也是被人家生出來的。小孩子方面來講,我也「生」過。反正「生」已經都過了,但事實上,在我的身上講起來,我沒有生的這種痛苦。

  所以「生苦」,在我來講,是沒有的。

  談到「老苦」,對我自己來講,「老」是不是一種苦呢?很多人講「老」是苦。

  但是我現在應該還不算老,還沒有真正體會到「老苦」的那一種境界。所以「老苦」對我來講,也是沒有。

  但是我們可以綜合觀察,像師尊在問事當中,遇到很多老人家,他們很苦的這種情形,我可以知道。

  因為我是應用自己本身的「因明」,就是邏輯,想像老來的那一種痛苦。老了很可怕,是沒有錯。

  我曾經在一個餐館吃飯的時候,旁邊有幾桌西方的女士。她們可能是一個「母雞會」,不只是「母雞會」而已,而且是「老母雞會」(師尊笑)!

  她們也很快樂,就是在談笑當中,笑起來的時候,聲音很響亮,而且很顫,聲音很顫抖的。

  笑起來全身發抖,包括底下的皮,都在抖。

  我轉頭看過去的時候,我就想起「火雞」(師尊笑)!

  火雞叫做TURKEY,火雞有很多這種垂下來的皮。她們在談笑當中,那些皮都在抖。

  我看了,覺得很恐怖,心裡很怕。將來我老了,是不是也像這個樣子?

  但是「老苦」,對我自己本身來講。我是一個行者,師尊是一個修行的人。我想我老的時候,應該是眉毛白了,鬍子白了。頭髮因為理光,所以這邊只是一點點白。

  鬍子白,眉毛白,還有鬍鬚也白,臉上也有很多皺紋。但是垂下來的,我應該可以想像得到,一個很慈祥的老人,會產生很慈祥的一種相貌。

  所以我不致於感覺到我的老,會很醜、會很難看。

  因為我的人,心地還不算很壞(師尊笑)!

  我覺得自己心地不是很壞,應該老的時候,不會是一張兇臉。或者是尖下巴,很刻薄的那種三角形的臉,或者眼露兇光。

  或者是臉上一塊黑斑、一塊白斑,臉上、全身都佈滿,或者是有皮膚病,應該是會的。

  因為我覺得我自己本身的業障,不算是很重。將來因為善心,在臉上發露出來。有一種慈悲心,在臉上發露出來的話,應該是一個慈祥的老人。

  所以我對「老」,倒不是很怕。因為你只要有慈祥,人家看了,就覺得你很和藹。是一個可以親近的人,而不是令人恐怖的那一種臉。

  所以「老」並不是可怕的,老來反而有一種可愛。

  我希望我老的時候,身體的體味,是比較好一點的。因為自己經常點香,被香薰的有香味。

  點檀香,老人家身體有一種檀香味,是很好的。

  我招呼這些小孩子,然後抱小孩子起來的時候,那個小孩子很怕,怕得要死,你要親小孩子,小孩子都趕快躲,因為你的味道不好。

  我想我老的時候,我身體的味道,也應該是屬於好一點的,相貌也不會怎麼樣。

  所以「老」對我來講,也不可怕。

  談到「病」,我以前常舉一個例子。張飛說他天不怕,地不怕,騎在馬上:「我天不怕,地不怕!」

  諸葛亮說:「有一樣東西你怕,「病」你就怕。」

  張飛在馬上,聽到「病」這個字,馬上從馬上掉下來,因為「病」實在太可怕。

  今天盧師尊對於「病」,也不覺得可怕。

  今天就算我有病,是絕症的話,醫生醫不好的。事實上醫學很發達,今天還是有很多病醫不好。

  比如CANCER、AIDS,到現在都還是沒有辦法。

  比如B形肝炎,到現在也是沒有辦法治的,只能夠拖。

  還有很多種病,數不清的,都沒有辦法治。很小的病,也沒有辦法治的。

  真正有病到來,是絕症。我會這樣子想,是佛菩薩讓我「休息」,也不要緊。

  一個行者,對於「病」,真正有大病來了,我剛好好靜下心來,好好在病床上閉關。好好的一心持咒、唸佛,不要緊!

  正是你休息,剛好靜心,完全一心唸佛的時候,所以不怕。

  所以我常講,上飛機,大家怕。有時候飛機,會得「機瘟」。

  「機瘟」就是今天報紙打開來,印尼也掉一架。又打開來,中國大陸也掉一架。一下子哪裡掉一架、一下子哪裡又掉一架,得「機瘟」(師尊笑)!

  以前我常旅行,最近比較少。十年前,常常坐飛機,飛來飛去、飛來飛去。每年都是跑來跑去,幾個月就跑來跑去,坐飛機。

  怕不怕?真的遇到氣流,在震動的時候,趕快唸佛大聲一點(師尊笑)!

  其實上了飛機,你馬上結手印,觀想本尊住頂,持本尊咒,暗中結手印。

  感應到本尊來了,在你的頂上住頂,你就放心了,不管了。我已經把我的生命,交給我的本尊。

  一般人,是把自己的生命,交給飛機師。一般人上了飛機,這一切的命運,只有交給飛機師。因為整個飛機的生命,都在他的手上。

  我們一上飛機,我們把自己的生命,交給本尊,我放心。

  為什麼放心呢?因為就算是「一剎那」,因為我已經做了,我祈求本尊住我的頂。一剎那之間,祂可以把我拉走,馬上把我拉到西方極樂世界。

  所以一個修行人,不怕死。死有什麼?一剎那之間的死,或者是病死。我講NOPROBLEM, IS OK!死不算什麼。

  所以病也不算什麼,病了,最後的結果,也是死。在病中,我有一口氣在,我就持咒、唸佛。

  「死」我也不怕,為什麼?我一定往生的,怕什麼?

  我現在每天中午,吃完飯的時候,我就繞著房子,唸幾圈佛。

  然後到了雷藏寺,繞著雷藏寺一圈。

  在雷藏寺後面,繞著籃球場,唸幾圈佛。

  到了龍神那裡,唸幾圈佛,繞佛。由這邊繞,那邊繞回來,由左邊向右邊繞佛。

  我唸、唸、唸,唸佛。我觀想佛在我的面前,放光照我,我自己變成阿彌陀佛。一面觀想,一面唸,一面觀想,一面唸。

  就是繞、繞、繞,繞半個小時。回去自己房間,再繞半個小時,一共繞一個小時。我最近的功課,每天這樣子做。繞佛、唸佛、持咒,不停的。

  我觀想整個虛空中,都是佛。一死了,我有信心。佛一定來接引我,我一定往生的。

  坐飛機也一樣,我把我的生命,交給本尊。死了,一定往生,不怕的。

  這個就是什麼?安心法門!

  病了,靜下心來。死了,一定往生。我們有這種信心,我們是行者。

  另外,還有很多苦,比如別離。剛才蓮增也講,別離的時候,很痛苦。跟父母別離、跟至親好友別離、跟自己的愛人別離,都是很痛苦的。

  「別離」是一種苦,沒有錯。人生本來有很多的苦,在佛經裡面,提到很多苦、很多苦。

  我們用「無常觀」,剛才德輝上師已經講過。用「無常觀」把它看過去,就沒什麼,變來變去的嘛!

  人生本來就無常,相聚的,一定會分散。天底下沒有永遠相聚的。有生,一定有死。有聚,一定有散,緣不可能永遠在一起。

  中國人有一句話-「天下無不散之宴席」,天下之間,沒有那一餐飯,吃永遠的。一起來吃飯,一定有分開的時候。

  你懂得這個道理,別離還有什麼苦?別離是應該的。不別離,才是不應該的。

  所以兩個夫妻,從結婚,一直到老、死,都在一起,那是不應該的。我講的這一句話,是真的。

  因為哪裡有兩個一起「完蛋」的?很少有。除非他們想要一起這樣子「完蛋」,才會一起「完蛋」的。否則一般來講,是一個先,一個後的,這也就是別離。

  天底下,哪有兩個一起結婚,一起「完蛋」的?很少。是有這種巧合,大部分都有別離的。

  所以我就說:「你離婚才正常,不離婚,兩個人一直到了白頭偕老,那個都是有問題的!」

  大家都在求「白頭偕老」,很多人來問事:「我跟我的先生,會不會白頭偕老?」

  「我跟我的太太,會不會白頭偕老?」

  這些都是有問題的!

  白頭偕老?那麼老,有什麼好看?早就應該分了(師尊笑)!

  「別離」是正常,一起「完蛋」是反常。

  所以告訴大家,你要看開。

  剛才也談到師尊要退隱了,有幾位法師說:「我們怎麼辦?」

  我說:「啊!你還不知道你怎麼辦呀?難道我還要牽著你走啊?」

  我帶這些猴子,已經帶夠了啦(師尊笑)!

  有一天,我一定要自由一點,讓我FREE,讓我自由一點嘛!

  難道你還要拖著我,累死我?

  有在家居士講他們怎麼辦,也有法師說他們怎麼辦。我告訴你,中國人講一句話-涼拌(師尊笑)!

  怎麼辦?分開的時候,就應該分開。緣起,緣滅。你懂得「緣」嗎?有緣在一起的時候,珍惜一點。緣滅的時候,你就是想見面都難。

  我在台灣的時候,台灣以前也有很多弟子。我也捨不得離開他們,他們也捨不得我離開。

  我離開台灣,是怎麼離開的?我叫我的弟子,說:「你今天晚上,載著我。」

  他是開BMW的,也算是不錯,家境很好。開BMW,很大型的車。

  我說:「你今天晚上載我,然後繞著台中市,所有的街道走一走,我要看一下。」

  因為我知道我走了,不知道幾年能夠回來。

  他就載著我,大街小巷這樣子繞、繞、繞,繞到晚上一點。然後我們再去吃稀飯,吃消夜,到「全國大飯店」。那時候在台中,是最好的飯店。去吃消夜,吃稀飯。

  吃完稀飯,我就離開台灣。

  我也會想念台灣的弟子,不是不會想念,也是有別離的這種心,他們也是這樣子。

  但是經過了十幾年以後,我也不知道他現在在哪裡,他也不知道我現在怎麼樣。

  所以人生就是這樣子的,相聚在一起的時候,要珍惜。真正緣滅的時候,分開了,你也一樣要看淡。

  所以當時雖然心中,有離別的那種感觸,畢竟你是一個學佛的人。不是學佛的人,心胸就硬,不是的。

  因為你可以看破,你懂得無常的道理,你可以看破。別離方面,你也可以把心放下來。

  因為你還會有新的弟子,還會有新的同門,將來還是要糾纏在一起。

  不過有一天,你要丟開那些包袱,這個包袱要丟、那個包袱要丟開的時候,你也要很瀟灑,要很灑脫。你可以邁開你的腳步,走你自己的路。

  要學會自己成長,而不是老是要倚賴,這個道理要知道。

  所以「別離」,也不算苦,沒有什麼苦。有緣,還是可以相聚。沒有緣,就沒有了,這一切都是要看緣份的。這個緣份,也不是我故意製造的。

  我能夠到西雅圖來,跟大家見面,是蓮火上師製造的。

  今天我跟西雅圖的人,誰都不熟,我跟誰熟?

  蓮火上師有一個FURNITURE STORE.FURNITURE 的工廠在西雅圖。就是憑這一點緣,來到西雅圖的。

  今天我們出家的法師,跟在家的居士,跟著師尊走,也是憑著這種緣,才在一起的。

  今天沒有蓮火上師的FURNITURE COMPANY 在西雅圖的話,我哪裡會來西雅圖?這是緣份嘛!所以這是緣起。

  但也有緣滅的一天,這個緣,也會斷的。不一定大家一起來的,緣就一直接續下去。

  像我們一起來的這幾家人,也是緣起緣滅,你都可以看得到的。

  緣起的時候,八家人一起來,共建這個雷藏寺。緣滅的時候,剩下幾家人,你們的眼睛可以看得到的。

  緣滅、沒有緣了,自然就分開了。

  但是有一天,沒有緣的時候,我是希望你們不要怪師尊,不要怪我,大家好聚好散(師尊笑)!

  這個就是你的心的問題,盧師尊的心,心是安的。我從來沒有想要批評那些人,或者毀謗人,或者講一些人家的是非。我的心,還是很慈悲的。

  我是想緣聚、緣散,好聚、好散。在一起的時候,互相讚揚。分開的時候,一樣也是讚揚,雖然心裡有一點不夠爽。

  有時候分開,也會爽的。比如什麼原因分開了,你跟朋友之間分開了,你的心裡上會不舒服。他也會罵你,你也想講他。

  但是你想:「好聚好散嘛!我們是修行人,不要跟人家計較。」

  唸佛迴向給他,反而是好的。不要講別人,然後我們還慈悲他。這是好聚好散,不要怪。所以不管怎麼樣子,緣聚緣散,都要安心。你要修行,要到這種境界,才叫做「安心」。

  所以一般來講,我常常說那些夫妻:「HONEY !HONEY !HONEY !」都是蜜糖,甜蜜蜜!HONEY 、HONEY 、HONEY !

  我說HO什麼NEY (師尊笑)?有一天,到了COURT ,兩個人,這個要咬他的肉,那個要咬他的肉。

  兩個人打官司的時候,爭小孩子、爭財產,那個時候,什麼HONEY ?很可怕的,這是不安心。

  像我們安心的,你今天是HONEY ,永遠都是HONEY。

  要懂得這裡道理,就是將來有一天分開,你也要很善心的來對治。

  至少他跟你有緣過,你憑什麼到法院去告他?你憑什麼要分他的財產?

  你當然心裡很痛恨:「他拿得多,我拿得少,他全部拿走,我沒有!」

  心裡上會不滿,但是一個修行人不一樣。至少有緣過,至少好過,你就應該用善心去對治,行者是要這樣子的。

  所以行者有的時候,是逆來順受。不好的來,我們也接受。對我們不好的,我們一樣受,這是安心的道理。

  受還要受得痛快,我們接受那一種痛苦,也是一種快樂。把它觀破,變成一種快樂。你要安心,就要這樣子,否則你哪裡安心?

  人跟人之間,不只是夫妻、朋友、長輩、晚輩,任何一個人跟人之間的對治,有善緣、有惡緣、有非善非惡緣、有中性的、有善性的、有惡性的,種種的緣,很複雜的。

  也有開始是善的,未來是惡的。有的開始是惡的,未來是善的。有的開始好的,未來是壞的。有中途變化的,變來變去的,像坐蹺蹺板的。

  人跟人之間的緣份,讓你想不到的。

  所以一個行者要記得,你以善心來對待一切的緣的話,你就安心,否則你絕對不會安心的。

  「生」也安心,「老」也安心,「病」也安心,「死」也安心。你懂得這個道理,你就成就了,這是一種智慧解脫。

  你還沒有修行,但是你懂得這些道理,你去實行了,你就已經智慧解脫。

  還沒有修法,你已經智慧解脫,這是一種般若,一種智慧。佛發出來的光,一種般若,一種智慧,這是講安心的。

  蓮增講他皈依的因緣,也是因為書,出家的因緣,本來他就是出家人,當然是要出家。

  觀世音菩薩也跟他講,他要來度眾生,他本來就是出家人。

  他要利益父母,也是對的。父母恩重,一定要度化父母。父母的恩很重,不管怎麼樣子,一個行者,父母恩重,要利益眾生。

  假如你修行,不利益眾生,不利益父母,只利益自己,那是小乘,只有度化你自己,也算是好。

  但是你利益眾生、利益父母,甚至於利益畜生。他剛才講了一個DOG狗的故事,那也是利益畜生。

  眾生之界,一律平等。有生命的,一律平等,這也是一種出家了,發的最大的菩提心。

  另外,像師尊來講,我講一個簡單的,我曾經講過要「生生世世度化眾生」。這是什麼?這是轉世的仁波切。

  所謂「活佛」,就是每一世轉世,都是來利益眾生,這就是仁波切。

  我們活著的意義,就是在幫助眾生、利益眾生的,這是真正的意義。

  我們不願意成了佛以後,就不來娑婆世界了,成了佛以後,你還是再來。這是大菩提心。

  所謂「慈悲喜捨」,就是這樣子的。

  轉世的仁波切,將來是不是還要出家呢?

  出家好,出家比較容易度眾生。出家有現出家相,你可以以出家的身份,來度眾生。或者以在家的身份,來度眾生也可以。

  但是出家有一個象徵,有現出家相的象徵,這個度眾生比較方便。

  出家也好,因為跟世間世俗的這個緣比較少,不會被名、利、財、食、色,這些所迷惑,比較能夠清淨,比較能夠自在。俗務比較少,度眾生的時間,又比較多。

  這是出家的好因緣,能夠發菩提心,又能夠多一點時間,能夠轉法輪,這都是很好的。

  我繼續再寫書,現在是寫到第一百二十六本。第一百二十五本,已經完成,寫書讓眾生看、讓大家看。所以很多弟子,都是因為看了書,才來皈依的。

  所以中國人有一句話-「度人一時,用口」,「度人幾世,用書」。

  因為書能夠保存得比較久遠,有時候你的人,已經不在了,書還是留存下來,能夠一樣的再度化眾生。

  所以度人久的話,用書。度人一時,就用口。

  蓮增法師也是很有佛緣的,他能夠這樣子,是觀世音菩薩指點他的。

  德輝上師他是一個老實人,做事情也是很實在的。在他的說法上,慢慢的磨練。他將來,也能夠發出道德的光輝,「德輝」就是道德的光輝。

  他是老實人,所以有「德」。這個「德」是有,這個「光輝」還沒有發(師尊笑)。

  有「德」,再發出你的光輝,你就是真正的「德輝上師」。

  「蓮增」是增加自己的資糧,資糧要增加。因為我觀察他的福份,福份少了一點點,所以你要增加你自己本身的資糧,修福,然後再修慧。

  福、慧通通增的話,你的蓮花蓮品自然也就增了,這個都是好的。

  今天就簡單的講到這裡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