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法語珠璣 > 制心


制心
  各位上師、各位法師、各位同修,大家好。

  今天我們是聽蓮花景況,他說他的學佛心得。另外,蓮齋(音譯)法師說他出家的因緣。

  關於蓮花景況,他所說的範圍很廣。就跟他說的一樣,他的心境非常的寬,所以他的心得就很廣。

  一般來講,他說法的範圍廣的話,當師尊想要從他的題材當中,找一個東西出來講,就比較困難(師尊笑)。因為範圍太廣,你抓不到他的中心。但是我也是簡單的,按照他所講的學佛心得,稍微談一下。其實「景況」兩個字,是他本身的名字。以前都是用四個字的法號,他出家的時候,並沒有選擇兩個字的法號,所以他還是四個字的法號。他出家的時候比較久,我知道他是台中逢甲大學畢業的,他也一直很堅決的要走出家修行的這一條路,他的名字是「景況」,所以看到風景,他就會產生狀況(師尊笑,眾笑)。他剛剛開始講,也是這個樣子講。他說他看虛空,他的心胸就廣大。那麼你看了人心,尤其看了女生的心,你的心胸一定非常狹窄(師尊笑),這個也不可以的。

  所以「景況」這兩個字,以後要稍微改名字(師尊笑)。見景會生出狀況,見景會生情。你的現象,就是你喜歡看虛空、看山、看水。當然,叫你看廣大的,你會心胸很開闊。但是叫你看狹小的呢?你的心靈是不是也一樣會變成狹小?所以你在參加國慶的時候,你也會想得很多,一直在想。想國家、想民族、想文天祥、想歷代的聖賢,你都會想的,你就是「景況」嘛(師尊笑,眾笑)!你聽到國家,你就能夠想那麼多?哇!這是可以當一個思想家。我們談學佛心得,有時候意念、意根,不隨著五根而走的。你看到的,但是你的意念,並不因為你看到,隨著看到而走。剛開始的時候,你修行是必須要看這些景,去看虛空,看山、看水,培養你的心境。入深山也是在培養你的心境,閉關也是培養你的心境,都是在培養你的心境。你不能看到不好的,因為你看到不好的,也影響了你。所以以前有一位修行的大師,叫做「憨山大師」。

  「憨」字的上面,是勇敢的敢,底下一個心。憨山大師他在修行的時候,他選擇的環境,是選擇在流水聲非常強的地方。他聽到溪水的聲音「嘩」很響,跟千軍萬馬一樣的聲音,在他的周圍。但是他修到最後,發覺一點聲音都沒有。一切的情況,完全是一種靜寂的狀態。就是有很多流水的聲音在周圍,他也聽不到,所以修行可以到這個境界。到這個境界的時候,你入世去度眾生。就算是在菜市場,很多的人,走來走去、喧嘩、買賣的那種聲音在吵你的時候,你照樣心如止水,要有這種功力出現。

  所以看虛空、看山、看水都可以,你進入菜市場、進入賭場,或者更不好的地方、更色情的地方,你都還能夠心如止水的話,這就是功力。這功力就顯現出來,顯現你那種力量。那種修行的功力,已經產生出來,這是一種學佛的心得。

  憨山大師他是選擇在瀑布、聲音很吵雜的地方打坐,然後把瀑布的聲音,通通變成沒有。只剩下他自己很安靜的心,非常定的這種狀況。你能夠在瀑布的地方禪定,聽不到瀑布的聲音,這是功力。所以你在吵雜的地方,或者是我們出家不能去的DISCO 舞廳。DISCO 舞廳的MUSIC 是
很響的,聲音很大的,「砰」、「砰」、「砰」、「砰」,有的人進去,心臟都快要跳出來。像蓮香上師,她每一次聽到很大的DISCO 的那種鼓的聲音,或者是音樂很響的時候,她的心臟都快要痳痺。她說:「喔!心臟受不了。」我是不要緊的,我在怎麼樣大聲響,都可以隨這個音樂流來流去,不要緊的。你在那種DISCO舞廳裡面,你能夠心如止水,也能夠禪定的話,那就是功力,那是真正的功力。

  所以今天學佛心得,你能夠自制你自己的心,不管你是看空,或者看山、看水,或者在菜市場、在DISCO舞廳、在任何一個場合裡面,你都能夠制心的話,這就是你自己本身的心得。至於蓮花景況,他說中國那麼多年的朝代裡面,這樣子的動亂。到今天為止,還是這個情形,好像從來沒有很平靜。像以前的唐朝太平盛世的時候,有三個之治。現在的太平盛世好像比較少,一直都是在戰亂之中。

  蓮花景況他自己的心理上,也有很多感慨。談到文天祥的詩,也很感慨。我記得文天祥好像有一句很重要的話-「人生自古誰無死」,事實上是這樣子。歷代有很多的聖賢,他們本身也是為國、為民。以前有一位「鍾離權」,他是八仙之一,他本身也是一個大將軍。有次他去征戰,有一天晚上,他獨自一個人騎著馬,離開了部隊,結果走失了。走失以後,到了一個茅草屋的面前,裡面有一位老道,為他開門。他問鍾離權:「你是誰?」他說:「我是一個大將軍。」「你在做什麼事情呢?」 他說:「我就是為國去打仗。」那個道人問他說:「那麼你打仗是為什麼呢?」他說:「打仗就是為了我國家的疆土擴充,去打別人,佔領別人的地方,這就是戰爭。為國盡忠,就是我把你的領土佔領。這就是為國盡忠,我就是在做這個事情。」現在也是一樣,現在是把別人的國家「吃」掉了,他就又大了一點。自己被吃掉了,他就變小了。吃掉別人,就變大了。那位道人就問他:「那麼你吃掉別人的土地以後,你又怎麼樣呢?」所以鍾離權那時候心裡想他是在做什麼?吃掉別人國家的土地,到底又是為什麼呢?他就想,想了很多。終於他領悟了這位道人的話,結果他就修行,就成了八仙之一,鍾離權就是八仙之一。所以到目前為止一樣的,你看看古代的時候,是這個樣子。古代的將軍長征,成吉思汗、鐵木真,那幾位可汗,通通都是一樣的出兵、佔領土地、佔領別的城。攻打城,把這個城拿下來,又進攻哪裡,領土愈來愈大、愈來愈大。最後他自己的人鎮守不夠,他自己又被推翻。都是在做這些事情。

  為什麼不想一想,領土這麼大,再大也不能再製造一個地球出來。他為什麼不好好的治理自己的地方?把它變成一個昇平的世界就好了,不要有那麼大的野心,想要吃掉這個、吃掉那個,一直想要吃人家的。

  所以這就表示人的心,跟出世的心是不同的。出世的心,能夠治理自己的心。不是出世的心,他的心永遠是想要吃別人的,永遠想要佔領,從國家就可以看得出來。所以這是蓮花景況剛才所說的話,給我的一種感想。他是一位思想家,我是引用他的思想去前進。你看看,事實上是這樣子。入世的人,錢再多,也不嫌多的。他的錢已經很多的了,他也不嫌多,他還要更多。房子已經很大了,他還要更大。車子已經很好了,他還要更好。什麼都有了,什麼都要了,他還要更要,還要更多的。這是入世的心,他的心不會滿足,沒有辦法治理自己的心。出世的心不同,出世的心,是可以節制自己的。

  所以修行人本身來講,是不一樣。所以行者本身,知道一切的欲望,是不能夠滿足的。要有節制,要能夠制自己的心剛剛好,這是學佛的心得。所以蓮花景況,他說的也不無道理。他聽到國歌以後,他就想起國家、民族、歷代的征戰,一直到現在。現在還是一樣,現在有□□說:「我告訴你,那是『面子問題』,我不吃掉你,我就沒有面子。我一定要吃掉你,我的面子就拿回來。」出家人沒有什麼「面子問題」,出家人的心在天地,沒有什麼「面子問題」。他可以得,也可以捨,這是修行的關係。人就不是這樣子了,國家也不是這樣子了。所以這個道理,你們要仔細分辨一下。仔細想一想,是「面子問題」重要呢?還是「自心」重要?得失之間,你要自己衡量,這裡面有很多的人生哲學。

  另外,他談到普賢菩薩的十願,這是很好的,普賢菩薩的「普賢十願」,你依照「普賢十願」去做,你就可以進入華嚴淨土。那是一個方法,可以進到一個淨土裡面。你實施了「普賢十願」,你可以進入華嚴淨土。他又提到好幾次在彩虹山莊的時候,師母蓮香上師,教大家跳「有氧體操」。體操可以□,跳起來很輕鬆,而且又是一個運動,師尊也隨著這個音樂打拳。我希望我們將來西雅圖雷藏寺,或者真佛宗,組織一個「真佛宗歌舞團」(師尊笑)。也有打拳的,也有跳有氧體操的,我們可以到世界各國去勞軍(師尊笑)。「真佛宗歌舞團」,到世界各國。我們世界各國都有很多真佛宗弟子,他們修行很辛苦,我們去那裡唱歌、跳舞給他們看。我有跟蓮萬法師提過,教十幾個人「詠春拳」,比的姿勢一樣,很好看的。他教出來以後,大家跳得一致,打拳也打得一致,非常好。

  蓮花秀霞跳的「加拉旦舞」(師尊笑,眾笑),反正我不知道,我今天吃滷蛋(師尊笑),也是可以的。坦白講,這個世界你說有什麼娛樂呢?從古代到現代,就是「歌」跟「舞」,唱歌、跳舞。 現在這個時代好了,現在這個時代有MOVIE 、有電視,就是演戲給我們看,有歌、舞、電影。在古代是沒有電影的,只有歌跟舞。在現代,又加了一個電影可以看。現在又有電視,但電視其實就是電影的縮小。把大螢幕變成小螢幕,大電影變成小電影,不是那個「小電影」(師尊笑)。就是多了television 跟movie,其實還有多什麼呢?沒有了。因為在歌跟舞當中,裡面有哲學。它能夠使人的身體跟心,很愉悅、很舒暢、很快樂。所以師尊並不避歌舞,因為歌舞能夠讓身心非常的融洽。使一個團體,產生親和的一種力量。

  所以你叫大家不要唱歌、不要跳舞,那就是樹,乾乾的枯木。就是FIREPLACE 裡面,燒完了火,那一堆死灰,再也不能燃,沒有生氣。 所以我認為我們莊嚴的行者,應該是要莊嚴的時候莊嚴。但是你在唱歌、跳舞的時候,心也不要放逸。甚至你能夠融入歌舞裡面,會產生一種親和、融洽的力量出來。

  所以蓮花景況,他又產生「狀況」(師尊笑,眾笑)。他說我們是一個大家庭,好像一個家庭一樣。好像父親、母親跟子女,大家在一起談天說地,又跳舞、又唱歌、又打拳,這樣子好像一個家庭一樣。是這個樣子,大家會產生一種親和、融洽的感覺,更高的禪定在這裡面。我說你打拳,配合著這首曲子,你會融入這首歌裡面的,變成一種禪定。你隨著這首歌,打出你的拳法。

  舞也是一樣,你舞得非常美妙的時候,聽著這個歌聲,再看著你的舞的時候,身心非常快樂的那種心境,會產生出來。那個時候,你可以融入裡面,變成一種定。

  所以禪宗也是這個樣子,就是「一緣禪定」。「一緣禪定」就是依照一種緣份,牽引你進入一種禪定的境界裡面。

  歌本身也是一種緣,牽你進入一種禪定的境界裡。舞也是一種緣,牽你進入禪定裡。師尊從高中的時候,就會跳舞,很多舞我都會的。跳舞有時候會跳出心得,本身這個步子你不曉得的。但是你聽到音樂以後,你進入禪定裡面,你踩出一種新的舞步出來。那一種境界,就是自然而然的。一種禪的境界,會產生出來。

  所以你假如把歌舞跟拳,用一種很正當的眼光來看待它。一種很正確的,讓心不放逸的方法去歌舞的話,這也是一種因緣、緣份,引導你走向禪定。□□看電影,不行。聽歌,不行。卡拉OK,不行。跳舞,不行。反正通通都不行,不知道什麼是行(師尊笑)這是觀點上不一樣。所以你們看師尊、蓮香上師,跟所有的上師、法師,大家在一起的時候,那一種心情,笑的很開心。那就是一種親情,一種很親切的感情,大家融洽的在一起。所以這也是一種力量,團結、心跟心互相交融的力量。

  我是這樣子認為,我覺得你只要能夠「制心」。學佛最重要的,在什麼樣的場合裡面,你都能夠制心的話,這就是功力。你不能制心,就算你在深山裡面,你也不能修行。

  蓮齋法師也是在「台灣雷藏寺」,也是因為感應-看到彩虹,才有出家因緣。首先皈依的話,是看到書裡面有光,書裡面產生很潔淨的光。我看你的相貌,台灣現在那個「法鼓山」的聖嚴法師,跟你的相貌很像。聖嚴法師瘦瘦乾乾的(師尊笑),他的身體不是很好。他也是長得很高,瘦瘦的,戴個眼鏡。不過我很佩服他的學識,他研究佛學,真的是很深入。

  希望你將來創造一個山,他是「法鼓山」,那麼你是什麼山呢(師尊笑)?人家說「旗鼓相當」,那麼你應該是「法旗山」,「法旗山」跟「法鼓山」。

  你將來也是不得了的,因為你能夠看到光,剛開始能攝召你,就是由光來攝召你來皈依,這就是不簡單的。有這個光來攝召你的話,就表示你自己本身跟光是很有緣份的,緣起非常好。

  在密教裡面,經常談到緣起。所謂「緣起」,就是指你是什麼因緣皈依的,你是什麼因緣出家的,這個緣起很重要。所以你看到光,皈依。看到彩虹,出家。這個緣起,都是非常的好。

  密教很重視緣起,所以當初密勒日巴要離開瑪爾巴大師的時候,瑪爾巴大師剛好躺在床上。密教有一個規矩,上師在床上的時候,當弟子的不要向他頂禮。

  因為瑪爾巴正在休息的時候,密勒日巴去向他辭行。他躺在床上,一向他頂禮,瑪爾巴大師就說:「這樣子就永別了,你現在這個緣起,你要跟我告別的時候,你向我頂禮,可是我躺在床上,可見我將來可能不能再見到你。」密教有時候很重視緣起的這個因緣。

  所以流傳之後,就是當你的上師躺在床上的時候,你不要向他頂禮。因為一頂禮,就是永別,就是不能夠再見面。我們修行,很重視緣起。為什麼重視緣起呢?因為緣起是一切的開始,等於是「因」。釋迦牟尼佛曾經這樣子說:「緣起是甚深的。」

  這個「緣」是非常深、非常深的,讓你沒有辦法思議、思想、思考、知道的,所以緣起是甚深的。所以阿難尊者,曾經跟釋迦牟尼佛說:「啊!我終於明白緣起了。」

  釋迦牟尼佛就笑一笑,跟祂說:「只有佛,才能夠知道緣起。」所以緣起甚深的道理,就是在這裡。蓮齋法師看到光,皈依。看到彩虹,出家。這個緣起,都是非常好的。蓮花景況法師,他剛才提到密勒日巴,他曾經寫過一封信,他說他很想效法密勒日巴的精神,住深山裡面的岩洞。

  我們彩虹山莊的深山,是有岩洞的。曉光有一天帶景況法師,去看看那個岩洞,適不適合他住,不用送便當去(師尊笑)。我們西雅圖冬天的時候下雪,他就喝這個雪水。我們彩虹山莊上面有松樹,他就吃松針(師尊笑)。因為密勒日巴以前是吃綠色的綠蕁(音譯),吃到最後,全身都變成綠色的。沒關係,你吃紅蘿蔔,以後身體就變成紅色的(師尊笑)。在這裡不太容易,一個人獨自這樣子苦修的話,台灣虎山好像好一點。但是台灣虎山有蛇,很恐怖的。

  景況法師他很想住山,我們是想他有這種心,是很好的。景況法師他發出這種要好好的修出一個成就出來,效法密勒日巴的精神,這是很值得讚佩的。當然我們也要照顧他,不能讓他真的喝雪水。他的身體,看起來還蠻強壯的樣子。進去一個禮拜,變成蓮齋法師出來,那就實在很慘(師尊笑)。所以你還是按照現代的修行方法,也是要讓你閉關,你可以選擇一個地方閉關。或者是在彩虹山莊的山頂,那個木屋裡面。山頂遊樂場有一個小木屋,你在那裡閉關也可以。你先閉關一天,先餓一天,看看能不能擋得住(師尊笑)。或者是幾天沒有關係,然後蓮印上師可以去看你一下。看看你的情況如何,是不是擋得住(師尊笑)。慢慢學習,你既然有那個心的話,這個東西是可以學習的。

  以前密勒日巴祂也是,但是祂有下山去化緣。祂去化緣米,在自己的岩洞裡面,自己有煮東西,自己吃。有一段時間是有的,有一段時間是沒有的。真的要在彩虹山莊找到能夠吃的東西,還很難找。在印度的行者裡面,有特別的一種行者,他藏在魚市場修行,就是在賣魚的地方修行。在賣魚的地方修行,那個地方的味道很臭,味道很不好聞。他們魚市場是把魚剖開以後,把魚的腸子挖出來,丟到水溝裡面,然後再把魚賣掉。那個行者就在魚市場的一個水溝裡面修行,他吃的東西,就是生的魚腸,他也修出成就,所以這個事情是很難講的。比如SASHIMI ,就已經有很多人都不敢吃了。魚的腸子那種味道,更加的腥臭。但是他吃魚腸,卻可以活。他居然在那裡修行了幾年,吃的東西,就是人家丟掉不要的魚的腸子而已。有一位印度的大修行、大瑜伽師,是這樣子成就的,這是一種功力的問題。

  蓮齋也不知道要不要試一試(師尊笑),景況法師他是想試,蓮齋也試一試。兩個人一起修,有伴(師尊笑)。彩虹山莊的山上有水果嗎?(師尊問)沒有。有沒有松子?松子也可以吃。松子也沒有?哇!真的是吃草根耶!草根跟樹皮有吧?磨菇有些菇有毒的。現在流行靈芝,讓蓮花景況吃靈芝的話,他將來不得了(師尊笑),他一下子就有五百年的道行了。

  將來有心學法的,傳一個法以後,好好依這個法本身去修。得到相應了,再來求第二個法。最好是本尊相應以後,那麼你們再來求法。教你一個法,你好好的修,修到跟祂相應,將來這個成就就不得了。我們宗派裡面,就會出來很多的大師。我現在看所有新出家的法師,新出家的法師,好像個個雄糾糾、氣昂昂。老的常住法師,每個都好像腰酸駝背的樣子(師尊笑)。有長江後浪推前浪的這種氣勢,你們老的法師要加強。「普賢十願」方面,希望將來也有法師,能夠除了實修以後,還要能夠講。「普賢十願」都講得非常的好,讓大家都能夠實施這個「普賢十願」。

  今天就講到這裡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