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法語珠璣 > 得失平等


得失平等
  各位上師、法師、各位同修,大家晚安。

  今天晚上我們是聽蓮妙上師談「無常」,蓮勇法師說他的法號「勇」字的意義。另外,還有談他自己本身的感應。

  關於無常方面,我們已經講了很多了。蓮妙上師剛才提到的,就是人無常跟法無常。

  人無常方面,她提到戴安娜,還有蓮品上師。法無常方面,她提到幻海浮沈,一樣都是無常的現象。

  她也提到蓮品上師她把「死」,真正放在她的心臟上面。常仁上師把「死」,貼他的牆壁上,每天對著這個「死」修法,這都是很好的。

  我自己本身,對於無常的觀念,在佛教來講,無常、苦跟空,是經常提到的。

  無常在我自己本身的觀念,我覺得無常應該是好的。這也許在別人的觀念裡,不一定這樣子想。但是我自己認為,無常應該是很好的事情。

  因為每個人每天都食三餐,眠八尺,睡的差不多都八尺,都是一樣的,無常可以證明大家都是一樣的。因為不管你怎麼樣子富有、不管你怎麼樣子健康,結果到最後大家都一樣,所以實在太好了(師尊笑)。

  你可以這樣子想,無常有什麼不好呢?都是一樣,SAME。

  所以這個讓你有一個觀念產生出來,佛教講無常,讓你沒有什麼罣礙。

  你現在想什麼呢?你想得到什麼呢?你會失去什麼呢?其實你得到了,也會失去,你從來也沒有失去什麼。在得失方面來講,就變成這種現象,就變成沒有罣礙了。

  你只要常常意念無常的話,你自己會變成沒有罣礙。稍微想一想,你自己就知道了,就沒有什麼罣礙。

  再有名望的人、再富貴的人,到最後結果是這樣子,大家都一樣的,所以無常應該是好的。

  她說她哭了三場,我是笑了三場(師尊笑)。不同,觀念不一樣。

  她會很懷念她,她當然懷念她,我可不能說我跟她住在同一個房間,所以我懷念她(師尊笑,眾笑)。有得有失嘛!她得到的,她跟她睡一個房間,所以感情比較深。睡在同一個房間是得,但是她哭了三場是失。

  師尊無得也無失,她當然是最好的,當然一切都是很圓滿的。她跟蓮妙上師說:「喂!『燒護摩』(台語)。」

  她跟我只是說:「我來了。」「我來了」(台語)

  所以她當然給她的多幾個字(師尊笑,眾笑),她們一起睡過,當然感情比較深,這個沒有話講的。

  每個人事實上最後走的路,通通一樣,都會死的。人生無常,都會死的。

  所以我們也不用替戴安娜,她死得剛剛好,在最好的時候。因為她不死的話,以後不會有那麼多人去送葬。真的死得剛剛好,是恰到其時,正是時候。

  她再晚一點,跟另外她的那位男朋友結婚,你看看會不會有人去送葬?不會的,所以有得有失。

  你看在世界上,哪一國的總統去世的時候,有那一種場面?也很少的,所以她真的是死得其時,死得其所,這就是無常的現象。

  她早一點死的話,也不會這個樣子。晚一點死,也不會這個樣子。

  法無常方面,我們都可以看得出來。中國的歷史,我以前唸過唐、虞、夏、商、周、秦、漢、三國、魏、晉、南北朝、唐、宋、元、明、清、中華民國,這樣子一直下來。這就等於是法無常,每個朝代都會換。所以有人說「不應該換」,其實也是應該換。

  誰不應該死?大家都應該死(師尊笑)。朝代不應該換嗎?還是應該換的。你看歷史上都是在換朝代,哪有不換朝代的。

  沒有「萬萬歲」的,「千歲」也沒有。那些王侯,就叫做「千歲」,皇帝就是「萬歲」,不可能的事情。朝代也會換的,這是法無常,整個世界都是在變化的。

  舉一個簡單的有得有失的例子,印尼「加里曼丹」的大火,被風一吹,馬來西亞、新加坡、泰國,甚至菲律賓婆羅洲,整個都是煙霧。這應該是「失」,因為很多人不喜歡那種污染的空氣。

  但是也有「得」,什麼「得」?賣口罩的公司(師尊笑,眾笑)。四萬的口罩,一 運到那個CITY,一下子就沒有了。

  居然還有生意更好的東西,就是奶罩公司(師尊笑)。他們買不到口罩,只好去買奶罩(師尊笑,眾笑)。他說奶罩掛起來,買一個奶罩,兩個人用(師尊笑,眾笑)。

  所有服裝公司的奶罩,全部賣光(眾笑)。買不到口罩了,你怎麼辦?到最後所有的人,全部都戴奶罩(師尊笑,眾笑)。

  發財了,發了。早知道的話,那些馬來西亞來的法師,以及婆羅洲來的法師,他們回去做這個生意。口罩沒有,這邊批發不夠了,馬上奶罩也可以,有「得」有「失」的。賣水的生意,也是很好。因為有空氣污染、水質污染,種種的污染,所以賣水的生意也很好。住在新加坡的人,他們說自己的家裡不敢煮,都是到外面。新加坡的PEPSI店,生意也很好。

  所以有「失」,一定也會有「得」。我常常崇尚自然,今天師尊丟了一個東西,沒有關係。因為你「失」了,別人一定「得」。有什麼關係呢?自然的事情嘛!

  所以得失本身就平衡的,你不要以為你「失」了很傷心,別人用的很高興。

  所以我們今天學佛,你學會了「無常」這兩個字,你就沒有罣礙了,你不會有什麼 罣礙了。

  什麼事情都是「得失」、「得失」、「得失」兩個字,你失了,別人才得。

  所以我說師尊不要大家的供養,以後不用供養。但是幫你開光,你來問事,這個意思一下。

  有人說:「你通通不收的話,那麼你怎麼辦?」

  沒有關係,我幫你服務什麼,你就供養。平時不用,一般的就可以不用供養。但是幫你開光,眼睛看著你的時候,你還不懂,那就沒有辦法了(師尊笑,眾笑、鼓掌)。

  師尊雖然宣佈「不用供養」,當然會失。

  大家說:「師尊說不用供養,那麼就通通不要了。」那當然會失去很多。

  沒有關係的,因為這個「失去」的,也是你們「得」的。我「得」了,你一定「失 」。我「失」了,你們一定「得」。

  你說你供養師尊,那麼你就失去了這個供養,我就得到這個供養,是不是呢?

  今天我叫大家不用供養師尊:「你們不用供養師尊。」

  這就是你們「得」,我「失」,一樣的平等,所以這是一種自然的狀態。

  告訴大家一個很高的精神,大家原來本來都是普賢王菩薩。每一個都是真如,都是佛,這是自然的狀態之下所產生的。

  在這底下所表演的是SHOW,地球上所演出來的是一場SHOW。今天大家在演得失的SHOW,這個「得」,那個「失」。其實你的眼光放高一點,你到虛空界,往底下看,你就知道這是自然現象。

  其實以前我開ROLLS ROYCE車,對我而言,我是得到ROLLS ROYCE車,我是失去我的名譽。

  人家說:「你修行人,是不應該開這種車的。」各方風評潮湧。

  今天我失去ROLLS ROYCE車,我這個名,再也沒有人講了,這又變成「得」了。

  你以為你「得」的,另一方面是「失」的。你以為是「失」的,另一方面是「得」的,這是一種自然現象,所以無常就是一個自然現象,都是一樣的,因為有了無常,就覺得太好。

  所以我們不要羨慕有四百億的富豪-BILL GATES,你不要羨慕他有四百億,他也一樣吃三餐,一樣眠八尺。他比我們更辛苦,因為他每天要算那些錢。他要經營,他很辛苦。

  我倒喜歡蓮勇法師,他們以前原住民。據我所知道的,在台灣的原住民,他們喜歡唱歌、跳舞、喝酒,這三個是離不開的。唱歌是天天唱,一有機會,他們就聚起來唱歌、跳舞。

  我不是原住民,但是他們唯一的好處,據我所知道的,他們去山上打獵。打獵完了,不是往自己家裡,而是分給大家,原住民是這樣子。

  所以我得到的,分給大家一起吃,跟現代人不一樣。現在城市裡面的人,今天你賺來的,就是自己的,往自己口袋裝,他不會拿出來分給大家的。

  原住民的優點,他去打獵回來的東西,大家一起吃,大家一起分。村子裡面的人,全部集合起來,大家高興的唱歌、跳舞、喝酒。

  所以他剛才說「無事」、「無心」,就是這種現象。他是台灣台東卑南族的,卑南族皮膚比較黑一點。其它的族,皮膚比較白,所以我們很容易看得出你是原住民。

  我雖然對原住民不是很有研究,但是我知道的。阿美族或其它族,皮膚白一點,卑南族最黑。

  他們喝酒,就是這樣子。所以以前原住民來工作,有了錢,他們就去喝酒、玩樂。沒有錢,才回來工作,這一點是比較麻煩一點(師尊笑)。

  我們是希望蓮勇法師,是勇猛精進,是永恆的。你不要說我到了一個境界了,我就開始休息。等到這個境界的資本已經花完了,你再回來(師尊笑)。

  「蓮勇」的意思,就是精進,永遠是這樣子一直下去。

  原住民的心,比較自然,比較熱情。他們比如要召集人來幫忙,或者怎麼樣,城市的人沒有。

  城市的人比如住在一個村子裡面,像美國的一個小村莊裡面。說不定你的隔壁左右鄰居,什麼名字,你都不認得的。除非是一個社區,大家有聯繫,否則一樣不認得的。

  但原住民不同,他們是很團結的。也就是說他們村莊裡面所有的人,他們都認識。彼此之間,都是很團結,很有往來。要做什麼事情,一召集的時候,所有的人通通都來。

  他們跟城市裡面的人不同,不要講別人,講師尊就好,我隔壁這一家,是什麼人,我不知道(師尊笑),但還有幾個比較經常點頭的。一般來講,是沒有來往的。在美國的社會裡面,或者城市的社會裡面,是這個樣子的。

  我們學佛,當然你自己本身無事、無心,要無罣礙,這都是重點。你體認無常,就要體認無常是美妙、是一,都是一樣。

  所以你要無罣礙,沒有什麼罣礙。你體會無常,你要學習自然。你遭遇到什麼困難,你都用自然的心態,去把它解決。

  有什麼挫折、什麼困難,都是一樣的,你想想「得失」兩個字,這是自然無罣礙。

  人無常,都是一樣的。法無常,也是一樣的,要精進。

  最後蓮妙上師她說:「我們活著,就是要放光。」

  我們今天學佛,就是放出佛的光明。以燈來傳燈,讓燈燈相照,光光相照。人間淨土,也一樣可以實現。

  讓所有的社會,更加的美好。整個社會,更加的安寧。佛法能夠更普及,每個人都可以往生,這是重點。

  今天簡單講到這裡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