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法語珠璣 > 道心


道心
  各位上師、各位法師、各位同門,大家晚安。

  今天晚上,我們是聽蓮香上師講「道心」。另外,蓮閱(音譯)法師說她的頭痛時間。

  關於「道心」,剛才我們聽蓮香上師已經講了,她講的差不多就等於我講的。不過我再稍微補充一下。

  當初我對來求道心堅固的弟子,事實上,目前也是一樣,也有很多人來求,希望師尊加持他道心堅固。

  道心事實上是很難清楚明白,因為「道」本身來講,就已經很難講,「心」也是一種無形。你要解釋「道心」,的確是很困難的。

  堅固就是本身不變、一貫的,不要變形,也不要變色,也不要退轉,這就是堅固。不退轉、不變形、不變色、不變樣,就是堅固。

  道心是比較難講,有時候我回答弟子,他要求道心堅固,我回答他:「你哪裡有道心?你根本就沒有道心,哪裡來的堅固呢?」

  這個回答是很簡單的,他要求加持道心堅固。我說:「你哪裡有道心?你本來就沒有道心嘛!」當時的回答是這樣子的。

  關於蓮香上師剛才所提到種種的現象,是有的。分堂的人事上的糾紛,他就不再修法。很多人都是因為自己生意失敗,他也不再修法。也有因為家庭破裂,不再修法。甚至子女不用功讀書,他也不再修法的。簡單的說,這就是一種表象。

  我們真正要學佛,是超越生死,這才是大事。明白生,明白死,去超越。學佛是要你無畏,沒有什麼畏懼。

  像這都是很小的事情,比如說小孩子不讀書,當然也讓你煩惱。但事實上,在人生的表象上面,這只不過是其中一樣很小的問題。在我們學佛的人看來,都是很小的問題。但是在一般世俗人看來,是很大的問題。

  假如真正有道心的人,他的觀點,跟一般人的觀點不同。在有道心的人來講,他的家庭破裂了,先生有外遇了,他會更加精進去學佛。他懂得這是因果、是因緣、是業障,這個時候,他就說:「剛好出家!」

  有道心的婦女,她認識明白:「這是我前世種種的業障。」不會哭啊、踢啊、求啊、因緣和合符、燒紙金、拜、天天睡不覺、翻來覆去、想到自己的老公跟別的女人,都怏發狂、崩潰,淚流滿面。

  真正有道心的人,他懂得人生是怎麼一回事,超越生死。他說:「剛好靜下心來,好好唸佛。」剛好還可以「叩」(敲木魚聲)、「叩」、「叩」、「叩」,繼續「叩」,不會不「叩」了。

  剛好煩惱絲理掉,剛好做清淨的修行。這是剛好,因為他不在旁邊纏了嘛!既然不纏你了,完全理得乾乾淨淨。好一個清淨的環境降臨,你都不懂得惜福。你每天還要跟他纏在一起,每天還要「HONEY」、「HONEY」?

  剛剛好的這種狀況、最佳的狀況降臨,你都不知道惜福?

  我們不一樣,師尊的看法不同。世俗人的看法,跟有道心的人的看法,確實不一樣的。要懂得這些,你在現觀的世界當中,一個生,一個死,如泡沫,很容易碎的。你的因緣,根本就很容易碎的。

  你以為你富有,其實你要變成貧窮,也很容易的。釋迦牟尼佛講的,你以為你的身體很強壯嗎?誰敢保證你的身體永遠強壯呢?誰敢保證你的妻子,永遠是你的妻子嗎?誰敢保證你的子女,永遠就是孝順你的子女呢?沒有人敢保證的,你要仔細的想。

  世間的一切,在佛教的理論裡面,都是表面上的。

  最近的新聞,像戴安娜王妃,又富又貴。誰敢保證呢?她在一剎那之間,就沒有了,夢幻泡影。先生也沒有了,子女也沒有了,金錢也沒有了。剩下的,就是給你們大家去弔念她,所以富貴真的是如浮雲。

  所以我們今天學佛,並不是在追求表面。蓮香上師講並不是在追求那個,是你要懂得現觀。對於這世界上的觀察,你懂得宇宙之間的真理,去超越世間的表面。

  我只是舉一個例子,讓大家清楚。比如說家庭破裂,只是舉這個小例子,你就可以舉一反三。什麼事情都是這樣子的,任何事都是這樣子的。在真正有道心的人,眼中看起來,無事,沒有事的。

  所以師尊在問事當中,很喜歡講兩個字-無事,你回去你就放心了。真正有事的時候,你來找我(師尊笑,眾笑)。我跟你說「無事」,我的觀察是無事,你當然有事啦(師尊笑,眾笑)!

  你認為很嚴重,在你來講,是很嚴重。在師尊看起來,並不嚴重。

  有一位弟子,他這一次來,他說他太太幫他準備行李,他提著行李上飛機。他老婆在他的行李裡面,放了一封信,信上寫著「你去參加法會,等你從西雅圖回來,我們就離婚了。」

  他在HOTEL 裡面,整理他自己的行李,看到這一封信,馬上臉色蒼白,神智不清,飲食通通吃也吃不下,睡也睡不著,馬上來問事(師尊笑,眾笑)。

  我根本沒有幫他算,我就回答他「無事」,我在等他來出家(師尊笑,眾笑、鼓掌),就是這一次法會的事情。

  在我個人看來,是無事的。在他來看,是大事。

  所以今天盧師尊,就算是發生很重大的事情,就算是我的至親的人,發生什麼重大的事情,在我看來,也是無事的。

  所以你修行到這樣子,才叫做道心堅固。我跟大家講,這個時候,才叫做道心堅固。

  你不修行到這種功夫的話,你哪裡有道心?隨便一個很輕的打擊,很多人耳朵很輕,我們稱為「耳朵輕」(台語)-牆頭草,風吹兩邊倒。

  今天信心還蠻有的,看到師尊,供養師尊,頂禮師尊。師尊加持很有力,覺得非常輕安,修了一壇法,非常舒服。

  出去的時候,聽到人家在毀謗真佛宗、毀謗師尊,馬上「傻住」(台語):「啊!有這回事?」

  天底下哪有什麼事給你看到,根本都是傳來傳去,很多話的。像師尊來講,根本從來不理會這些話。

  我們學佛的時間都已經不夠了,哪裡還有時間去聽這些,放在心裡?

  你學佛的話,最主要的,是你自己超越自己。跟外面沒有什麼關係,跟師尊沒有什麼關係,跟真佛宗也沒有什麼關係。你學的是佛理-佛陀的道理,你修的是密法,你跟旁邊的人,有什麼關係?

  你是要了自己的生、自己的死,跟別人的生死,沒有什麼關係。跟一些是非,也沒有什麼關係。

  所以尋找內在你自己的心,你把自己的心找回來,能夠將自己的心安止,安止自己的心,這才是真正的道心。沒有這個,就不算有道心。

  你找到自己的心,能夠讓你自己的心安下來。生死事,你明白,你能夠自己去了,這才是成就佛道。

  所以心要能夠安止,像我們出家人,天下還有什麼事呢?你追求的,就是自己內心的佛心安定。你超越生死,明白佛理。出了家,還有什麼家呢?你還管家裡什麼事?

  所以一切是非,是不會干擾真正有道心的人。你家裡還有事,就不用出家。回家,GOBACK YOUR HOME (師尊笑,眾笑)。

  以前我們出家人當中,也有回家的。他本來是出家的,但家裡有事,只好回家。

  出家就是家裡根本什麼事都沒有了,就叫做出家。你家裡有事,不要出家,你回家。因為你家裡還有很多事,還有老婆要照顧,還要「阿媽」(台語:祖母),還有「阿公」(台語:祖父),還有你的兒子、你的女兒。你既然擔心他們,你出什麼家?回去,GOBACK,就回家好了。

  出家的話,就是完全清淨了,這些世緣沒有了。你只是為了了你的生死,安你自己的心,這就是道心。

  在家也可以,你雖然處理這些俗事,把它看開、看淡,沒有關係,隨緣。有很多事情發生了,隨緣過。你自己也能夠好好的修行,在家也可以。

  凡事一定要看輕、看淡的,看成沒有最好。一切任運、隨緣,你盡力去做,成敗如何,一切隨緣,這就是你自己本身修來的道心,在家人也可以修(眾鼓掌)。

  我們修行人,不能為「利」、「金錢」所惑。所以師尊在這一次法會,講過一句話「以後不用再供養師尊」。

  我說不用再供養師尊,但是很多弟子,還是勉強要給。一定要勉強給,實在是抓住你的衣服。你跑,他抓住。抓住實在是沒有辦法,口袋就弄出來:「你自己放好了!」(師尊笑)

  事實上,我也不願意勉強,所以我就說以後不用供養師尊,我就一直講不用。那麼底下的人,就說:「要、要、要!」拼命要這樣子。

  我也是很為難,將來怎麼辦呢?我說「不要」,他們說「要」,看機緣。我的確是推不掉的,沒有辦法。推得掉,我就儘量推掉。

  「財」跟「利」,也是泡沫。戴安娜王妃她那麼有錢,一下子這些遺產,整個通通都沒有了。有錢能夠多少時候呢?一下子也是沒有了。

  所以我們行者,既然出了家,錢財對我們來講,沒有什麼太大益處,我自己也認為沒有太大益處。除非你做菩提事業,其它一點益處都沒有。

  以我現在來講,我不花錢。衣服,就是喇嘛裝,大家做給我的。龍袍,也是大家做給我的,從來不花錢。吃的,在圖書館。我晚上有時候吃一點消夜,這些消夜,才花幾毛,連個「陽春麵」(一種台灣常見的麵)都沒有。在美國的地方,哪裡有「陽春麵」?

  行的,一部車,就是這樣子,不再花錢。添油、加油,也不過是那一點錢。所有好的東西,也是弟子送的。

  沒有了,我不花錢,你們給我供養做什麼?我也不積錢,也不把它一直積、積、積,積得很多,我積那麼多幹什麼?

  所以我也是很壯膽,在上面宣佈。我不但宣佈,我還寫了一篇文章,在「真佛報」發表,這個標題就是「敬請不用供養師尊」。

  假如那些愛財的人,看到師尊那一篇文章,他會說「真笨」(台語),「這個人笨,人家要供養他,他說不用,而且還寫文章。」

  你自己看看,現在目前所有的大和尚、大法師,有哪一個公開在大會場,講不用供養他的?或是寫文章發表的?

  不用,真的是不用,我不要錢。你們要,你們拿,我不用,我就是這樣子。

  另外,能夠惑動道心的,還有一點,就是「色」,這個也很利害。這是人之初,出生的時候,帶過來的一種慾望,這一點也很利害。

  但是密教裡面有教你,你要能夠自制,自己能夠控制自己。你要能夠超越,超越這個色觀。

  釋迦牟尼佛教我們,要用「白骨觀」。看到漂亮的小姐,馬上變成白骨在那邊走。走來走去、走來走去,都是白骨,你就怕。

  再不能觀成白骨,你要觀成全身腐敗。那個人流的眼淚是尿。鼻涕垂涎,全身都是五臟六腑腥血。腦裡面都是腦汁,都是不好的,要做這樣子的觀想。

  佛陀教我們兩個觀想,一個是「白骨觀」。另外一個,叫做「不淨觀」,不是清淨的,表面上都是抹粉的,「攏是抹東西的」(台語),洗掉是很難看的。只是表面上,穿的衣服好看。衣服好看,化妝好看。

  佛陀教我們這兩種觀想,但是有些人,還是沒有辦法。有些人說這兩個觀想,他看到骷髏頭,還是蠻漂亮的。他說:「這個骷髏還是蠻漂亮的!」

  還有出家人,他說佛陀教我們「捨身餵虎」,捨身餵老虎。什麼意思?女生就是老虎嘛!他還捨自己的身,去餵虎。

  你看我們這些出家人當中,也有「捨身餵虎」的,將來可能準備要「捨身餵虎」的也有。

  說要「捨身餵虎」,好像在佈施,很大的功德,其實是根本就沒有道心。

  我們剛剛有一位出家僧,去「捨身餵虎」。他沒有辦法,他說他忍不住了,出家那麼多年。

  他的人很老實,很實在,我覺得欽佩他本身老實的這種精神。他居然跟我們說:「我擋不住了,我沒有辦法再忍。」

  他說:「我穿的雖然是喇嘛穿,是出家人。但是我的內心,就是不清淨。」是有這樣子的。

  所以他自己本身的信心,也是很容易不堅定,道心事實上也是沒有。但是他不了解,人生的這種慾望,仍然是一種變幻。

  在我們的眼中看起來,時間過得很迅速。人的老、病,都會到臨的。老也會很快到來,病也會很快到來,你是沒有辦法超越老跟病的。

  所以我們對於佛陀的教理,要去認識以後,你用觀察的方法,去超越我們自己的生死。我們是追求永恆的,不是追求一時的快樂的。

  你要懂得清淨,密教教你超越,你要自己能夠控制自己。當你的慾望產生的時候,你要把它化為清涼。慾望的火上昇,燃燒自己全身的時候,你要觀察清涼,把它變成非常的清淨。

  像師尊寫的,用「吽」字在密輪,化為火,燃燒自己。這個火還是清涼的。慾望變成一堆灰燼,整個慾望就消除掉。

  你在修行的過程當中,你也是自己克制自己,當慾望昇起來的時候,你要把它轉化成為空性,虛空的。

  你明白這種慾望,只是暫時的快樂。還有更永恆的寂滅的空性樂,才是恆長的。

  暫時的快樂,絕對是每一次讓你填不滿的。密教裡面,有永恆的大樂。是恒長的,是自生陰陽(音譯),是氣跟明點、拙火互相融解的狀態,那是永恆的快樂。我們修的是永恆的,不是一時的。

  所以所謂的退道心,都是表面的。就是這個人的道心,只有表面的,並不是真正有道心。真正有道心的人,是內在的,是能夠安止自己的心,是超越生死的,根本沒有煩惱的,是解脫的,這是講道心方面。

  關於蓮閱法師所談到的,她出家也有她的緣。她剛才講頭痛,有業障。她修「蓮花童子法」,蓮花童子現身加持她。漸漸的,她消掉她自己本身的業障,所以她的病就好了,那麼現在就出家了。

  我覺得這病,跟我們的業障都是有關的。所以佛教裡面,常常談到「病業」、「病業」,就是在講這是我們自己本身的業障。

  你要消除這個病,必須要把這個業先消除。所以我們的觀想方法,像三光加被,白光進來,紅光、藍光,這就是消除你身體本身的業障。

  常常觀想自己的根本上師、本尊、護法,放光加持你。你全身的黑業,從毛細毛散掉,化為煙,然後走掉。常常做這樣子的觀想,可以消除自己本身的業障,這也是一種修法。

  人在師尊的眼中看起來,身體有病,他在他的身體裡面,會顯現出來。病容的面孔,就是不一樣的。那就是業障在身上,病業在身上。我們要趕緊唸佛,祈求佛光注照。

  要更加有他的信心跟道心,不能這樣子因為有病,你就退了道心。也不能因為發生什麼意外的事情,你就退了道心。

  我自己這樣子覺得,畢竟任何一種考驗,任何一種障礙,都使我們更加的超越。

  在未來,比如碰了很多的挫折、很多的困難、很多的阻礙,但是都會使我們更加的超越,遠遠的超越過去,他的境界會更好。

  你不能把所有的煩惱,全部抓來,在你的心中。而是把所有的煩惱,全部看成無事,看成沒有事。

  所以蓮閱法師所提到的,她也是說她自己出家的一種奇緣。她因為自己身體的病、很多的業,必須要如何消除,大家正在學習,如何息災,如何消除自己的業。

  自己假如有水子靈,如何超度自己的水子靈、如何供奉水子靈,如何把自己跟祂的恩怨,能夠化解於無形,這都是很重要的。

  今天就講到這裡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