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法語珠璣 > 人生如夢


人生如夢
  各位上師、各位法師、各位同門,大家晚安。

  今天晚上我們是聽蓮映上師談「人生如夢」,另外,蓮知法師她講一篇文章,提到的內容是「怨」跟「親」,我特別深入的再談一談「人生如夢」。

  很多人寫文章的時候,經常會提到人生如夢,蓮映上師他講到這個人生如夢,其實我自己本人,一直在應用這四個字。我這一生當中,遇到很多的事情,幾乎每一個人的一生當中,都會多多少少遭遇到困難跟挫折。還有,有的時候,是讓你很尷尬、很尷尬的那種時刻,都會產生出來。甚至令你痛不欲生,就是覺得這個打擊太沈重了,想要結束自己的生命,不欲生,不想活,幾乎每個人都會有的。

  我自己這一生當中也有,我上個禮拜提到我小時候的情形,我現在還是不能公佈我小時候的情形,它真實的原因,我還是不能講。因為講了,會傷害到人,所以不能講。

  我自己就是用人生如夢,來做一個我自己人生的解脫。痛不欲生,有過。我也很坦白跟大家講,有的人講痛不欲生,他就跑去自殺了,我們看過很多自殺的例子,很多、很多。但是我們佛教徒是不可以的,我們現在學習佛教,大家知道的,你自己身體有佛性,你用自己的手結束自己的生命的話,就是殺佛。再怎麼樣子,你都是要避開這一條走入死巷的路,再怎麼樣子,你都要能夠解脫你自己的煩惱。再怎麼樣子的痛苦,你都要忍受。

  不過話說回來,我還沒有學佛的時候,我也不怕大家笑我,我小學就自殺,我也不怕大家笑。要一個小學生自殺,很難的。我到現在為止,我認為很難,我小學的時候就上吊,而且是在我們學校教室的門檻。上個禮拜,蓮寶開車載我去山莊,我講給他聽。蓮寶說:「您太早熟了!」,什麼早熟,我告訴你,你才成熟呢!他說我熟得比較快,其實我發育不良,我小時候發育不良,個子矮矮瘦瘦的。發育不良,怎麼早熟?你長得高高壯壯大大的,你才早熟。

  只是那個時候痛不欲生,一個人在他的人生當中的遭遇,很多、很多的苦難,很多、很多的挫折,你會自己想「活不下去」。今天我一直活過來,而且活得很快樂,活得很圓滿,心中常樂,心裡覺得非常滿足,很快樂,沒有什麼缺陷,覺得精神很飽滿,覺得做什麼事情都得心應手,就算有挫折,也沒有關係。為什麼沒有關係?我用這四個字來答「人生如夢」,一場夢而已,沒有什麼。

  我們在夢裡面尋快活,尋找我們夢中快樂的境界,很多痛苦的事,也是壓在師尊的身上,不是沒有,現在也有。仍然有很多的毀謗,不清不楚的,從四面八方這樣子過來,那不過是一場夢而已,就是這樣子想,沒有關係,就是夢啊!會醒過來的。蓮映上師說我是醒過來,其實我是在夢中。每個人活著都是在夢中,誰是真正醒過來的人?除非你在夢中,你保持你自己的驚醒,你不會被外面的煩惱、毀謗污染,你一絲不掛,心中常樂,心裡面始終很快樂,我現在就是保持這樣子。

  所以很多打擊在我來講,都是一陣風,這個風來,吹了一下。風一過,就沒有了,甚至連風的感覺都沒有。有的時候,人家的毀謗,本來是沒有的,大家都在想,本來在你來講,你是無污染的,但是人家要把這個東西加在你身上的時候,你怎麼樣?是很痛苦。但是你要清醒的想一想,這不過是一時的現象,很快它會醒過來,就會沒有。

  人生很短暫、很短暫,就是一場夢而已,就會過的。不要把它放在心上,再大的挫折,再大的痛苦,再大的毀謗,也不要放在心上。你不放在心上,就沒有什麼事。

  所以很多事情,我希望用這個「夢」,來把它解決掉,一切的煩惱,一切的痛苦,都是一場夢而已。我把它看成夢,把它看成幻,它自然就解脫。我也是把這個方法教給大家,你現在目前有什麼煩惱,你也是常常想:「這個也是一場夢而已,沒什麼。」,不著身,不是真實的,不會在你身上,這樣子想,你就解脫掉了,就輕鬆,就不要緊。

  所以假如有很大的痛苦在你身上,好像你得了一場很嚴重的不治之症,照理說,你會很痛苦的,今天我的想法也是這樣:「這也是夢一場,很快就沒有了。」有病痛在你身上,是不治之症,也要這樣子想,是一場惡夢,很快就過去了。種種的煩惱,都把它想成一場夢,就解脫掉了。

  有時候我常常想,這世界上的事情,很多很難讓你料到這事情的變化是什麼樣子。最至親的人,跟你最親的人,跟你最敬愛的人,有一天,很有可能會反目成仇,我現在這樣子講,你有沒有覺受到這個?最敬愛的人,最欽佩的人,你最相信的人,說不定有一天會反目成仇。人生就是這樣子的,讓你怎麼想都沒有辦法想到。

  現在大家想一想,師尊有過這種經歷,你們應該每一個人都會有這種經歷,會造成你心裡的痛苦,一種創傷。我以前寫文章,寫散文,寫抒情文,我的心,被利刀這樣子割、割、割,割碎,已經心都碎了。有時候寫詩的人會講說這是斷腸,腸子拉斷,很痛苦。有的人寫,寫得現代化一點,就是你自己的熱臉孔,貼在別人的冷屁股。你是很熱心的要去救這個人,結果這個人,反轉一個身,把他的冷屁股,讓你的熱臉孔去貼著。你自己被傷害的那一種心,那有什麼辦法,很多事都是這樣子的。

  這個時候,如何把這個煩惱解脫?把它當成一場夢,人生如夢,把它解脫掉,這本來就是一場夢,變化很快,風雲迅速的變化。好朋友會反目成仇,至親的人會反目成仇,最親近的,甚至於兄弟、夫妻、父母,都會反目成仇。因為至親的人,因緣最近,你假如了解佛教的因緣觀,你就知道了,這些人,彼此互相吸引,成為至親。但是因緣變化當中,又會互相殘殺。互相吸引,又互相殘殺,都是最深的因緣的人。

  像師尊現在本身心打開來,心的光也顯出來,可以照出去,看到很多種種因緣果報的現象。在這種現象之下,你就會知道人生如夢,在這種現象之下,你了解所有的現觀的現象,都是因緣的幻化,都是夢境裡面顯化出來的一種現象,包括你現在正坐在法座上說法,也是一時的幻化因緣轉變出來的現象。

  這個時候,你就了解這一句話,有緣的眾生,依照他們本身的因緣,是互相吸引在一起,又互相殘殺。那麼下一世,一樣的,互相吸引,又互相殘殺。這個都是有緣的眾生,你跟他很有緣,你跟他沒有緣,你一輩子也碰不到他的。你跟他沒有緣,就算住在西雅圖,在美國的CITY裡面,排五十幾名大的CITY,西雅圖是人口排第五十幾名的,算是一個SMALL TOWN,一個小的CITY。同樣住在這個CITY裡面,你跟他沒有緣,你一輩子也碰不到他,見不到的。你想要看他一眼也看不到,沒有緣嘛!

  但是有緣的,會擠在一起,組織一個家庭,咚咚咚,生下幾個蛋,這幾個蛋都是跟你有緣的。夫妻就是很有緣的,再生幾個蛋,都是很有的,大家擠在一起,吵啊、鬧啊、打啊、殺啊!都是跟你有緣的,彼此欠債,愛是愛得要死,恨是恨得要咬他一口,就是這樣子的。

  佛教講因緣,這個「因」是很重要的。「緣」是旁邊、周圍的。「因」是最主要的,「緣」是旁邊、周圍的。力大為因,力薄為緣。所以我講一句話,有因緣的人,互相吸引,愛,就一直來。叩,就在一起了。然後哪裡不舒服就打你,這裡不舒服,他也打你。這樣打、打、打,也分不開,打到最後,緣沒有了,就分開了。

  這個是什麼?這個就是人生。今天你看清楚了,你把你的心光打開,你看到你過去世跟他的緣份,跟小孩子的緣份,哇!糟糕,我前世借了他的錢沒有還,這一世都是來討債。你很愛他,沒有錯,因為你跟他有緣,你欠他的債,他一直追你,你就對他很喜歡,砰一聲出來,就是你的,又愛他,又要還他的債,這就是在還債。

  明明他不好,不對,你還是很疼。就算你生的孩子,是天生的RETA,你也一定愛他,因為你欠他的債。就算他殘缺不全,你也要愛他。為什麼?因為你欠他的,他是來討,你一定要還他,一直還,還到債務差不多了,緣快沒有了。

  這個因緣你看得很清楚,所以你一看到這個,你就知道人生如夢,夢一場,做夢一樣的。小至個人家庭,大至國家,全部一樣。

  所以修行有益處,第一點,你懂得如何修福,你將來的福份很大。你懂得修慧,你可以解脫煩惱,成為正覺者,修行很重要。你假如要跟著以前的因緣這樣子走,你也可以跟世俗人一樣吃喝玩樂,隨著因緣這樣子變化,去了他的一生,做一場春秋大夢,你的白日夢做完了,你生命結束走了,毫無意義。

  今天你修行,修福,修出你的福份。今天我們學這種供養,學這個修行,來日不得了,下一輩子,每一個人都是BILL GATES,每一個人都是財主,每一個人都億萬富翁,你只要會修,得到的福份很大,每一個人都成就。

  我那次講,他是我們鄰居,就在我們上面,我們在下面。SOMIMISTAK這一條龍,上面就是MICROSOFT 的公司,我最初來看這一塊地,在附近走的時候,我只欣賞一塊地皮,一直在講:「那一塊地皮很好,應該買!」,就是現在MICROSOFT 整個公司的這塊地皮,我一共講了十次以上,「那個地理很好的!」。

  地理很好的地,除了我們這一塊廟的地以外,就是上面這一塊地很好。我好像有跟老三提過,我說:「那塊地很好,就是轉一個彎進來,左手邊,我們這樣子下來的右手邊,那一塊很好,那一塊地將來會很發達的。」,講了十遍,我有跟老三講,也跟蓮香上師講了不知道多少遍。

  我只欣賞那一塊地,那一塊地,現在就是世界第一首富MICROSOFT 公司,我相中的,就是那一塊地。那時候只是樹林而已,沒有人買,沒有動。我們來開發西雅圖雷藏寺的時候,那時候那一塊地要賣,有掛招牌出來,但是沒有人買。

  福報就是福報,你修行,你會得到福報。你假如說:「我不修了。」,財、色、名、食、睡,蓮映上師提到的,我跟著世俗這樣子走。你下一輩子,在社會上還是一個小混混,你沒有得到福報。

  所以我們現在修,也可以修來世,不修今世,今世已經太遲了。來世可以得到福報,這一世你不想修法,你說:「算了,修法太辛苦。出家圓頂太辛苦了,還是現實好一點。」,那麼你就沒有辦法得到福報,所以我們今天修行是有福報。

  第二點,我們有正覺,修出最大的智慧,能夠長樂,不是暫時的快樂。像師尊,就修出長樂。長樂是什麼東西呢?就是你的內心永遠保持快樂,快樂無比,比世俗的那種樂還要樂,那個就是極樂。

  一般世俗的快樂有五種,剛才蓮映講的,財-錢比較多。色-你有漂亮的女人。名-你的地位不錯。食-你喜歡吃什麼,就有什麼。睡-你睡得很好,很甜,很深。這五個東西會讓你迷,這五個東西也是人生最大的享受。

  但是我們修,不同,我們修出來的是長樂,不會有煩惱近身,因為你得到智慧的正覺。你得到智慧的正覺以後,你開悟了,你就保持心裡永遠喜悅的那一種狀態,這個就是長樂,而且是極樂的一種狀態。

  沒有開悟的是得不到什麼叫做長樂,他那個樂只是小樂,樂一下就沒有了。錢用完了,就沒有了。漂亮的女生樂一下,也沒有了。只是樂一下,什麼都沒有了。但是我們所保持的,就是西方極樂世界那一種極樂的長樂的狀況,這是金錢買不到的。

  人生如夢,你有這個體悟,能夠真正去實施,就會圓滿。

  另外,蓮知法師所講的「怨」跟「親」,剛才其實我已經有提到了。「怨」「親」雖然是相對的,但也是合一的,我剛才已經提到。互相吸引,又互相相殺,就是怨親。跟你有緣,就是親。互相相殺,就是怨。跟你沒有緣,不會產生怨。

  我觀察出宇宙之間的這種現象,所以我心裡很平和,為什麼那個人要來殺我?喔!原來以前世,你欺負了他。原來他前世是在西藏,耶!我也在西藏過。我現在是漢人,我也當過藏人。所以我有一個習慣,也很喜歡穿西藏的衣服,穿起來滿舒服的,看看鏡子,像個藏人。我不懂藏語,但是穿起來覺得像個藏人。

  我當過日本人JAPANESE,你看我穿的這一身衣服,像個武士。人家做出來武士的衣服,我穿起來像武士。我們小時候去看那個「錢巴臘」,日本武士刀。

  我當過日本人,我也當過印度人,印度人眼睛底下都黑黑的,像中國的熊貓。印度人有一個特徵,眼睛底下都黑黑的一塊。我常常看我眼睛底下有沒有黑黑的,不行、不行,黑黑的是腎虧。印度人眼睛底下都是黑黑的,我當過印度人。

  所以掙扎前世的記憶,你就知道了,你不糊塗,但是你心裡平和,因為你知道種種的因緣果報。就是有那一些笨蛋,跟他講了:「提醒你啊!你有因緣果報會來了。」他還是要跳下去。叫你好好修行,你要醒過來啊!要好好修啊!他不肯。他說這樣子樂一樂才好,他要樂一樂。我是一九八二年樂一樂來美國的,六月十六日,所以我爸爸講那是「樂一樂」,所以我經常記得「樂一樂」。

  蓮映說我是清醒的人,清醒的人,就要用你的觀察,看出「怨」跟「親」。所以你看了怨親一樣,你就知道平等,一樣。最怨的,就是你最親的。最親的,也就是你最怨的,怨親平等。等到你看清楚了,你就知道要去度化他。因為你最恨的,就是你最親的,應該去度化他。

  但是他不明白,他還是怨你,你就沒有辦法,那就下一輩子。下一輩子還會吸引,因為忘了以後,還是會吸引,兩塊磁鐵叩、叩、叩、叩、叩,殺、殺、殺、殺、殺,又是這樣子,老一套,就是在演戲,重演的。

  這個就是蓮知講的怨親,所以她能夠看出來,以佛陀的話跟師尊的話,她能夠把它開解掉,這是好的。我們不只要這樣子開解,將來,你假如在禪定裡面,做顯像的觀察的時候,非常的清楚。

  師尊的弟子,他拉一些弟子離開師尊。他拉一些弟子說:「要離開啊!離開盧師尊,要脫離真佛宗啊!我們出去搞一個。」。

  MY SON,I AM FAHTER ,我是父親,他是我兒子。為什麼?你會想:「為什麼?為什麼你兒子會做這種事情?」,很簡單,怨親。最親的,也是最怨的。最怨的,也是最親的,你要觀察。他不知道我是他的FATHER,只是因為我已經心光發露了,我打心,然後禪定裡面觀察,我知道因緣果報。他不知道,他傻傻的,依著因緣一直在做。

  學佛,能夠得到解脫煩惱,今天告訴大家這些,就是要大家能夠解脫煩惱。

  你們走修行的路子,第一點,有很大的福報。第二點,你會得到正覺的智慧。正覺的智慧,就像釋迦牟尼佛一樣,祂能夠觀察世間種種的因緣,祂能夠得到真正的大樂,能夠得到真正的解脫,證入寂靜而不滅的境地,這才是真正的宗教,真正的修行,智慧無上的那一種修行才會證,證悟了以後就打開。你沒有證悟,你一下子恨這個,一下子愛那個,一下子由愛變恨。這個是由恨變愛,那個是由愛變恨。就恨過來,愛過去,恨過來,愛過去,就是這樣子在那邊翻轉,人生如夢。

  告訴大家我今天講的這個是很真實,我說我小學自殺的這種事情,是真實的。我也觀察我自己的因緣,我也知道,喔!原來是這樣。但是我們學佛的人不能這樣子,我雖然這樣子講,我以後也不會這樣子。我期望我們學佛的佛弟子,都不可以有這種念頭。因為這個是殺佛的,這個就是表示你在人生當中,一種很大的失敗。你在你的人生當中,你沒有辦法解脫,走入了死巷,進入牛角尖,沒有辦法回頭,你走這條路,就是象徵著你人生的失敗。無論如何,人生只是夢一場。

  但是你不能把自己的佛性,自己尋求開悟的生命,把它斷除,這是一個重點。你要好好快活的過這一輩子,好好的修行,好好的得福跟得慧。

  今天簡單講到這裡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