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法語珠璣 > 修行要訣-謙虛


修行要訣-謙虛
  各位上師、法師、各位同門,大家好。

  今天晚上是我們聽蓮寶上師他談謙虛,另外,蓮恩法師談她的法號「恩」,我在這裡,依他們所講的,再稍微申述一下。

  今天我們同修的時候,有四部車子,並不是一起進來,而是有四部車子進來,然後他們上來看了一下,我們剛好在同修,所以人就走了。還有另外幾部車子,陸陸續續的,差不多有四部車子。到了這裡,然後看了一下我們同修,沒有招呼,也就走了,差不多有四批人,所有人數加起來差不多有二、三十個。

  我要謙虛的跟大家講,我談到謙虛,這是我本人教導無方。因為至少有人發覺的話,應該提醒他去招呼他們一下,入座,這是應該的。因為人家陌生的人到了這裡來,很難得。他看到我們同修,外面也沒有人打招呼,一個人都沒有,沒有人去接待,沒有人去接引,沒有人去招呼他們,所以跑到三十個眾,我謙虛的講,因為蓮寶他講「謙虛」,我不能講大家,所以我今天只有講自己,這是我教導無方。

  至少看到人要招呼一下,我當然看到了,因為我坐在最高的地方,看得最遠。這應該是我自己的錯,我要懺悔,我也沒有告訴大家外面有人來,有宗外的人,也有華人,也有外國人,他們就站在這裡,看了很久,沒有辦法,沒有人招呼,他們又走了。

  這一點也是要注意的,事實上,有時候他們要來參加同修,但是我們已經在修了,門也沒有辦法進來,因為第一個大門是機器擋著,有宣仁坐陣在那裡,那個宣仁他也不動不搖的,也不往後看,他只有向前看,兩邊是已經擠到外面去了。那些人也想進來,一看,宣仁阻路,他不敢進來,他是凡夫。

  然後又往那邊走了一下,一看,沒有辦法進來,就退了,就一直走,開了車子就離開。所以我們同修,大家一起修沒有關係,一個人在外面招呼人,突來的這些客人、新來的人,我們要打招呼的。你說不捨一個眾生,反正我們修我們的,眾生歸眾生,這是不可以的。也是我的錯,因為我坐在最高的地方,看得很清楚,多少人來,多少人走,我心裡很沈痛,但是又不能喊你們,因為你們也是在認真的修持。這是一個問題,以後看到人,要招呼一下,今天應該是哪一個招呼的,輪流一下。你就坐在門口那邊修,有人來了,出去招呼他們一下。這以前也講過了,今天的統統都沒有招呼,統統都讓他跑了,差不多跑了三十個人。

  蓮寶上師他提到謙虛的問題,我們行者是要謙虛的。三字經裡面也有提到「謙受益」,謙虛就會得到益。「滿遭損」,太滿了就遭損。我以前講過一個很小的故事,有一個禪師,有一個很驕傲的人來找這個禪師辯論佛法。禪師倒開水的時候,就把茶壺往茶杯倒水,一直倒、倒、倒,倒到滿出來,一直滿。

  那個驕傲的人就跟禪師講:「杯子已經滿了,你還倒啊?」,禪師就跟他講:「你就像這個杯子,你已經滿了,聽不進別人的了。拼命倒也沒有用,它已經流到外面了。」,這個就是「滿遭損」,這是以前我講過的。

  另外,還有一個妙高禪師的事情,妙高禪師他很有恆心毅力學禪定,在妙高山危險的懸崖旁邊打坐。他只要一打瞌睡,就會掉到山底下,他就是要警惕自己「不能昏沈」,不可以打瞌睡。從這樣子很辛苦的修行當中,去體會「道」。

  有一次,他打坐的時候昏沈,打瞌睡,就從妙高山掉下來。掉到一半,護法韋陀顯現,把他捧住,送回到懸崖邊上。妙高禪師他就很驕傲,他說:「你看,護法韋陀菩薩,我掉下去,祂都要捧我上來,祂隨時在旁邊護持我,你看我多偉大!」。這個傲慢的心一起,韋陀就顯現:「從現在開始,一直到幾百劫以後,我統統不護持你!」,韋陀菩薩講了這句話,就走了。這個時候,妙高禪師才知道自己太驕傲了。

  所以傲慢是不可以有的,行者要懂。妙高禪師當時很懺悔,他說是他自己不對,學佛的人,應該要很謙虛,怎麼可以說護法隨時都在旁邊護持他,他怎麼樣子都有護法,所以他跟護法懺悔。

  這一懺悔,他又打坐,結果又打瞌睡,又昏沈,又掉下去了。這一下一定死的,因為韋陀跑了,沒有護法了,他一定死。但是韋陀又出現,又捧住他。他就問這個護法,他說:「你怎麼又來救我?」,祂說:「因為你懺悔,很簡單,就是因為你謙虛,你懺悔,你謙虛了,你已經洗掉了幾百世傲慢的心,很簡單,就是這樣子。」。

  我們密教行者,其實都是要很謙虛的。但是剛才蓮寶上師提到謙虛不是自卑,不一樣,謙虛跟自卑不同。謙虛是你虛心的去學習,自卑是自己看不起自己,不同。虛心的去學習佛法,跟自己看不起自己是不同的。

  譬如我們這一條龍脈,我講過我們西雅圖雷藏寺是一條龍脈,往上伸延,在上頭的,有MICROSOFT公司,BILL GATE ,他們翻成中文就叫做「蓋資」。目前是世界上最有錢的首富,他現在有四百億的美金,他一天賺好幾億,我們西雅圖雷藏寺要謙虛一點,他是最有錢的,他現在有錢到什麼程度呢?聽說要打好幾百顆的人造衛星到虛空之中,他可以壟斷全世界上的電訊。現在很多國家都怕他了,連國王、連總統都輸他,汶萊國王以前是世界上的首富,汶萊國王現在都輸他,他現在也等於是一個國王,那我們是什麼?我們也不能自卑,他現在等於是一個國王,世界上最有錢的,連汶萊國王都輸他,他不是國王是什麼。

  但是我們不能自卑,你是國王,我也是國王,因為我們同樣一條脈,同樣一個風水。但是我們體會的國王不同,跟他這個有錢的王不一樣。我們是不是國王?你也是國王,師尊也是國王。你是國王,你為什麼沒有部隊,沒有軍隊,沒有莊嚴的事物,一切國王的儀軌。其實我們不輸他,不能自卑。

  真正的瑜伽士,大地就是我們的床BED ,他的BED 比我們還小。我們瑜伽士以大地做為我們的床,月亮就是我們的燈,他家的燈比我們還小。和風就是我們的扇,「癸扇」(台語)。天上的星星,我們都擁抱著睡,我們是擁抱著星星睡覺的。你想一想,你是不是擁抱星星睡覺。我們瑜伽士,大地為床,月為燈,和風就是扇,虛空就是垂幔,就是我們的蚊帳,星星我們擁抱著睡。還有,生死煩惱,統統無畏,這個他們沒有,他們有生死的煩惱,有種種的煩惱,有種種的憂愁。你今天學佛,你生死得了,煩惱得斷,生死、煩惱、一切終有統統無畏。你是什麼王?告訴你,你就是瑜伽王。你睡了,進入虛空之中,生死煩惱一切皆飄,你能夠很平安的睡覺,一切非常的愉快,你是什麼王?你就是瑜伽王。

  人家有錢,沒有錯,你今天學密教,我們的殊勝,勝過一切,你就是瑜伽王。所以不要羨慕當總統、當國王、世界首富,他們出來的時候,我們不能太謙卑,不能低著頭,好可憐的樣子,我們也是王啊!不能自卑的。所以自卑跟謙虛不一樣,我們求學的時候要謙虛。但是在整個佛理上講起來,你所得到解脫的超勝境界,勝過於他有錢、有地位,最高的那種境界。

  所以今天我們西雅圖雷藏寺站在這裡,我們在前,我們接近SOMIMIS LAKES ,他跟在我們後面,雖然他錢塔起來比我們還高,但是我們喝的水比較近,依照風水來講是這樣子,不過我們也希望,因為我們西雅圖雷藏寺也是一個慈善機構,可以免稅的,希望他們也一樣給我們DONATION一下,希望把這個話,傳到他的耳朵,他給我們DONATION一下,我們就佛王之王,我們這個王會活得更快樂。我們是免稅機構,他給我DONATION,可以退稅的,對他有益處的,對他沒有「敗害」(台語)。

  他有四百億,他一天賺好幾億,我們不要想他這個「億」字,三千大千世界隨便一千就可以了!三千大千世界隨便一千,我們蓮寧上師就從OFFICE的窗口跳下來,他就會樂的這個樣子。

  所以謙虛跟自卑不同,自卑是自己看不起自己。我們要尊重自己,但是我們以虛心來接受一切的佛法跟知識。

  談到這個「恩」字,我覺得她不是前世忘恩負義才給她這個「恩」,我確實沒有那個意思,妳不要這樣子想。當初取法號兩個字的時候,是依照字典來的,字典差不多有八百個好的字。雖然字典有很多字,但是其實只有八百個好的字,你總不能「蓮死」、「蓮糞」,這個字都不能用的,很多字都不能用的。失敗的「敗」,我給你寫「蓮敗」,那個輸贏的「輸」,我給你寫「蓮輸」,真的講實在話,你去LAS VEGAS 都輸光。

  有很多字不能用的,所以中文不好的字是不可以用的。當然我們挑選比較有意義的字,再翻字典當中,妳剛好排到那一個字,所以要跟妳解釋清楚。妳不能講可能師尊說妳前世忘恩負義,不會啦!妳這一世表現得很好,這一世的表現,雖然比較粗聲粗氣,有一點點「大男人作風」,雖然妳是女生,但是妳的表相,跟妳說話,跟妳的開車,都是有男性的風格。

  我是希望她能夠常常真的想這個「恩」字,上報四重恩裡面的恩,其中有國家的恩,有佛的恩。另外,還有眾生的恩,還有父母的恩。這些妳要重視,因為我知道妳一切的過去,或者是妳的現在,在父母恩方面來講,當然妳現在是學佛,是不錯的,已經有修行,妳以修行的心,來回報父母,回報眾生,回報佛,這個就是在講恩的。妳只要能夠這樣子做,那麼至少妳的境界,就會在諸天以上。只要這樣子做,回報父母恩,回報眾生恩,回報國土恩,回報佛恩,還有師長的恩,妳只要這樣子做,妳就在諸天之上。所以每一個法號,也有它本身的意義在裡面。

  今天晚上,我自己學佛的過程,剛才蓮寶上師他提到,說師尊本身講自己的根器,不是很特殊的根器,至少我自己是正法器。我常常講,我們學佛的人要有「長遠心」,我自己就是有長遠心,我不是很特殊的根器,一聞佛法,馬上就開悟的。我是經過很長久時間這樣子去修行、去學的,我很謙虛的去禮拜師父。

  今天我碰到我的師父,不會說我現在已經是佛了,華光自在佛,而且是阿彌陀佛的化身,又是開悟了,我就藐視所有的人,我對自己的師父,看到了,我一樣是頂禮。你謙虛就有益處,他就會給你灌頂,會告訴你他的心要口訣。

  一樣的,就算是現在,我坐在這樣子很高的位子上,一個宗派裡面,應該講起來,你是最高了,我假如碰到我的師父,我一樣頂禮,大家知道的,我皈依的師父,我就跟他頂禮。並不是說你已經是佛了,師父罵我的時候,我也沒有回聲的。雖然我的師父很多都走了,像了鳴和尚,他已經走了。十六世大寶法王卡瑪巴,他也走了。薩迦證空上師,他也走了。慧山老和尚,也走了。賢頓和尚,也走了。好多師父都走了,普光上師也走了。另外,現在就剩下密教吐登達爾吉上師。另外,在顯教的覺光長老。

  我碰到的話,我還是頂禮的。自己並不能太傲慢,我們學佛的,按照禮數來,你是他以前的戒弟子,你是他的弟子,你就是應該要跟他頂禮。

  所以還是要謙虛的,但是這並不表示我們太看輕自己,而是我們按照禮數。師父有教過我們東西,也給我們灌過頂,我們就是要很謙虛的去禮拜,去敬禮,去獻供養。

  師尊也有護法,但是我都是很恭敬的,每一次我在召請護法,都是合掌恭敬。並不是護法就是我來差遣,你到東、你到西、你到南、你到北,這個不行的,禮貌是往來的,有去有來就是禮,禮尚往來。

  所以不管如何,我們修行,開始的時候,就等於在學習做人。做人的開始,就一定要謙虛。

  今天講到這裡,謝謝大家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