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法語珠璣 > 空幻與現實


空幻與現實

  各位上師、法師、各位同修,大家晚安。

  今天晚上蓮廉上師跟蓮君法師,他們兩個所講的,剛好是一個相對。蓮廉上師所談的是虛空、空幻,蓮君法師所講的是現實。

  依照我自己的說法,這整個世界,整個人生的過程,應該是空幻,再加上現實,是綜合的。宇宙本身的真象,是空幻加上現實的。以前我常常講蓮廉上師他本身講的「幾度空間」、「幾次元世界」,我就隨便拿一支筆在虛空中畫一下,我問他:「這個是幾度空間?」,再指高一點:「那個是幾度空間呢?」。

  事實上,幾次元跟幾度空間,都是數學或者是人本身定下來的,本來是沒有的。佛陀所講的諸天,有地居天,地居天是有所在的,虛彌山的半山,也就是地居天。有空居天,空居天就在虛空中建立佛國的。在虛空中建立佛國,如何去畫分界線呢?所以所謂的界定,完全就是一個觀念。

  所以他提到十六地,十六地也是一個數字,因為在十地菩薩當中,又講到第十一地、第十二地、第十三地,第十三地就已經到了佛了,金剛薩埵差不多就是第十三地了,大日如來、毗如遮那都是第十三地。到第十六地,應該是最高的,紅教的阿達爾瑪佛,他講說第十六地。再上面的第十七地是什麼呢?就沒有人講了。所以我認為這個東西,只是一個畫分,就是人本身去畫分的,其實法身佛都是相同的。

  不過我們講宇宙空泛,這也不是假造的,大家可以想想看,最近報紙登出來,火星距離我們實在是很遠,人類去探討火星,在整個天文地理上講起來,火星距離我們,在宇宙整個浩瀚的世界裡面,算是近的,不是遠的。我們眼睛所看到的,只看到太陽系,我們只知道九大行星。按照天文的無數盡的計算,已經算到在這個宇宙之內,一共有五百個太陽系,這只是最粗淺的天文數字,還有更遠的天文數字。

  所以大家可以想一想,這個宇宙實在是太大了,太不可說,沒有辦法去講的。所以他講的空幻,在學佛的人講起來,像剛才他提到佛陀講,所有恆河的河,一粒沙又變成一條恆河。一條恆河裡面所有的一粒沙,一粒沙又變成一條恆河。這根本就是沒有辦法數的,不過你從佛經裡面,可以了解釋迦牟尼佛所開悟的境界,跟一般宗教所開悟的境界確實不同。釋迦牟尼佛在當時那個年代,二千五百多千前,祂能夠知道宇宙大到無限的這一種境界,比起現在基督教徒在看的聖經,不知道勝過多少倍。而基督教的「創世紀」裡面寫起初上帝創造天地,天地是祂創造的,祂創造兩個光,一個就是指太陽,一個就是指月亮。事實上科學證明,月亮本身不放光的,我們看到月亮,不是月亮的光,而是太陽的光照在它上面,我們看到的還是太陽光。

  你到月球看地球,地球也有光,地球也放光,其實是太陽的光。所以聖經裡面所寫出來的,只是說祂創造了一個太陽、一個月亮、一個地球,三個而已,它根本沒有提到其它的行星。但是佛陀不同,釋迦牟尼佛講,這個宇宙是無止盡的,有多少的佛國存在的,無數無盡的佛國,「從是西方。過十萬億佛土。」,十萬億啊!

  釋迦牟尼佛當初祂講「從是西方。過十萬億佛土。」可以到一個淨土,就是西方極樂世界,在這當中,有十萬億的佛土,這個只有釋迦牟尼佛講出來。所以當初哥白尼的定律「地球是繞著太陽旋轉的」,天主教說不是,所有的東西都要繞著地球旋轉。當初還有地平論,地平論就是我們開一條船在海上航行,走、走、走,航行到地球的邊緣,「砰」,它就掉下去了。地平論的意思就是地是平的,開車開到這裡,突然間到了地球的邊緣,「砰」,它也要掉下去了。那個時候的知識水平是多麼的平,釋迦牟尼佛的水平就不同,佛經裡面所提到的這些,在今天來印證,那不得了。剛才蓮廉上師提到八卦,太極、陰陽、兩儀、四相、五行、八卦這種說法,大家想一想,今天的電腦,就是用八卦的原理去弄的,一陽、一橫、一段,由一陰一陽、一橫一段當中,生出萬物,這是八卦的東西,這是中國本身太極、陰陽、兩儀、三財、四相、五行、六合、七奇、八卦、九宮,十全大補!這是中國的東西,所以古人的思想,不見得比現代人的思想差。釋迦牟尼佛當時真正是一個大智慧者,祂每一次講不可說,怎麼說?你今天講天文,你怎麼說?今天天文學家能夠講嗎?到底這個宇宙有多大?請天文學家為我們解釋,他沒有辦法解釋,他還是一句話「不可說」,無盡、無數、無量的。

  所以今天不是沒有界說,像太陽系就是一個界,地球就是一個界,月球就是一個界,太陽就是一個界,火星就是一個界,這是現實的一個界,不是沒有。

  釋迦牟尼佛當時所講的虛彌山,到底是怎麼回事,大家都以為是西瑪拉雅山,因為在整個娑婆世界來講,西瑪拉雅山當然是最高的,以它為界,四周是香水海,分成四大洲。諸天界說,就是依照虛彌山、香水海、四大洲,然後諸天排列這樣子。我們不能講說佛陀當初對諸天界說,能夠這樣子講出來,畫分界線,事實上,我們也知道祂只是畫分界線,事實上,很多都是無形的。

  他剛才提到魔佛一如,那是一個很高的境界,他說在人身上裡面就有,在密教裡面,你研究到至深,人本身有三種性-貪瞋痴,痴是無明,瞋就是你自己本身的佛性,貪就是貪念,一個念頭,這三個都是屬於意的。貪本身來講,貪就是佛。瞋就是金剛,痴就是菩薩。

  所以你修練自己的貪瞋痴,就是佛、金剛、菩薩,你自己的本性就是佛,但是原來的這個性裡面,還不是很淨的時候,你本身就是有那種不好的性在裡面,但是把它轉化了,就全部變成佛、金剛、菩薩。

  所以我講世界上最光明的地方,就是地獄,最莊嚴就是餓鬼。所有的金剛神眾,都是畜生。畜生道裡面,顯化了金剛神眾。你看金剛神的相貌,有些都有動物的相貌,像大威德金剛,祂是牛的形,很多的相貌,這個都是轉化的。你調伏了瞋,你就變化金剛。你調伏了貪,你就變成佛。你調伏了痴,你就變成菩薩,同樣一個東西轉化的,所以講「佛魔是一如」,因為他講的是比較深奧一點,所以我今天講的,就是比較深奧一點的。因為沒辦法,他講深的,我要跟著深。

  他講宇宙天體,這反正看不到的,講錯了你也沒有辦法印證,他本身學的是物理,他憑他的數學、物理去推,用邏輯的,說不定他說他修為很高,加持他就到了第十六地、第十七地,超過阿達爾瑪佛。甚至於他說他是三十地,甚至一百地。坦白講,我看他的那些文章的時候,我還不知道那幾地呢!看了以後,哇!原來我給他加持那麼高啊!我只好承認了。

  這個都是數學,也都是物理,都是邏輯,都是推理。你自己境界到了,你確實掌握了,確實悟到了,這個才算。假如你自己認為你到了第幾地了,那麼第幾地有某一些現象,他以這些現象來證明,就像諸天一樣,有很多現象的,用這個現象來證明,你到了哪一個天,要這樣子做,這樣子才是正確的。

  比如你已經掌握了樂的性,而且能夠很長的時間裡面,你心很平和,能夠得到大樂的這種狀況,你就知道你已經是在欲界天六欲天中,你掌握了這個性。你能夠全身裡面有光芒產生,有極光,極淨的光產生出來,你就知道你已經進入初禪、二禪、三禪、四禪,這個要印證的,這個不是隨口說說「我已經被加持到十六地了」,師尊加持你到十六地了,你是阿達爾瑪佛,你是什麼佛、什麼佛,這不是的。你要能夠掌握你確實得到極淨光了,到第幾禪天。

  你證明你自己的無我的話,你自己已經懂得空性了,開始進入這個空性了,已經進入無色界天了。你所有的煩惱不生,視眾生一切平等,到了平等性智的境界,可以講是五方佛了,平等性智,你已經得到其中的一個智。在那裡面沒有所謂的痛苦、煩惱,一切都沒有,這必須要以這些東西來做一個證明。

  所以我們講空幻的,還是要有證驗,密教講證驗的東西。有證驗的東西,你才能夠去證明你自己本身空幻的第幾次元,跟第幾空間,應該是要這樣子做,這樣子才是可以。

  當然,這個宇宙太大了,釋迦牟尼佛講「不可說」,事實上到現在為止,還是不能說。不是不可說,說不出來。你今天問師尊:「師尊,您已經成就很大了。好,問您,這整個宇宙之間,它的長有多長?寬有多寬呢?用光年計算,光的速度計算。」,現在誰敢說?根本不是不可說,是說不出來。天文學家他們每天用很多倍的放大鏡,觀察宇宙種種的現象。太空船飛出去,飛了多少年,跑到很遠的地方探測,等它飛回來,這一代的人全部死光,還飛不到盡頭呢

  所以天文的記錄,有時候要傳給好幾代、好幾代。師尊學過月陰星觀測,很利害的,我們在天文台裡面,做月陰星觀測,聽格林威治播報的時間,幾點、幾分、幾秒的時候,有一個二等星,經過月陰星觀測的這個,我們的水銀面上,馬上顯現出來,鏡面上有舖水銀,反射出來,一顆星出現,從一條線,一直移,移到第四條線、第五條線,然後離開,那一顆星叫做什麼名,天文算得很準的。

  每天晚上,我們在那邊看那些星星,一等星、二等星、三等星、四等星、五等星這樣子去分。為什麼分那些等星呢?因為每一顆星的光度不同,有的很亮、很亮,有的比較暗淡,但每一顆星都有名字。一定要聽格林威治的時間,那個時間才是屬於世界天文的時間,在那個星簿裡面,天文的星星裡面,都有的,翻開來,哪一天有幾顆星要流過哪個角度、哪個角度,都有的。我學過這個,我覺得他們的數學,他們的精確度,真的是很好,但是到現在為止,還不知道空幻的世界怎麼說。

  這是講空幻的,我們現在改講現實的。明天師尊去彩虹山莊,差不多十點的時候會出發,先去看廟的地,我們西雅圖雷藏寺要準備買地,要蓋真佛宗西雅圖雷藏寺世界總寺,很大的,可能要買一個四十acre的土地去規劃,有大雄寶殿、有禮堂、有做法會的場所、有做護摩的地方、有宿舍、圖書館、停車場,整個規劃起來。

  西雅圖雷藏寺裡面也有一個很小的問題,他們喇嘛們到了西雅圖雷藏寺,說:「耶!你們這裡是和尚廟,還是尼姑庵?」,一個問題就產生出來了。可是我們學密教的喇嘛,只要是廟,喇嘛的TEMPLE,全部都是男眾,只要稱「喇嘛」都是男的,沒有女的喇嘛,女的就是尼師,沒有的,全部都是男的。

  他一看到,就問:「你們這裡有幾個比丘呢?」,那天蓮寧法師說:「六個比丘。」,「比丘尼呢?」,「十六個。」,所有的喇嘛都笑。所有的喇嘛說:「你們這裡是尼姑庵嘛!」。

  在台灣、香港,一般的寺廟,比丘跟比丘尼都有在一起,但是在西藏、泰國是分開的。當初佛陀在修行的時候,也是男女分班。所以有一個問題,到底是男女合校好呢?還是男女分校比較好,當初為了這個事情,也曾經有辯論,我在台灣的時候,到底是男女合班好,還是男女分班好,為了這個問題,我們也有一段時間的辯論。

  我們西雅圖雷藏寺的情形,據我觀察,應該是男女分班好,以後可能是這個樣子,西雅圖原來的雷藏寺就由比丘尼常住,新的地方,由比丘住。有大的聚會,我們全部集中在那裡,平時分開來,有戰爭的時候就要分開來,和平的時候就相處在一起,這樣子比較保險,戰火不再重燃,戰火不再老是經常有戰爭的現象。

  明天會去看一下地,再來就是要到蓮廉上師說的Chinatown,去看海洋節你們的攤位,走一走,看一看。因為平時我也很少去,這一次也去看一下。

  像他們回來報告,說能夠度很多眾生,在攤位上,像解籤、派報、書刊、佛具,聽說他們佛具也是賣得很好,因為等於是一個市場一樣。我覺得我們學佛也要需要懂得如何推銷。

  我看報紙上曾經有寫過「沒有促銷,就是報銷」,事實上是這樣子,這是一個出版的人講的,一個作家,他寫文章,他說「沒有促銷,就是報銷」。今天的社會不同,當初師尊出來寫文章的時候,你沒有一點才華,你是不能出版書的。現代的人,每一個人都出書,他只要懂得寫文章,因為教育水準提高了,以前我大學畢業的時候,還沒有幾個人大學畢業,你說是一個大學生,人家觀念就不一樣,喔!你是大學生。

  現在每一個都是大學生,不只每一個是大學生,每一個都是碩士。還有,很多的博士。我們以前認識的博士,有好幾個博士。一個博士在跳蚤市場賣盤子,一個博士在教人家打太極拳,一個博士被學校LAYOFF,他沒有辦法,他招幾個學生,教一些東西。

  所以現在的博士很多,他們寫文章,大家寫文章,大家一起來,大家出版書,一點點錢,他自己有錢,他就出版書,滿街上、滿山、滿谷都是書。所以今天書出版了,報紙上馬上要廣告、要推銷、要促銷。假如不促銷的話,真的就是報銷,因為出版的新書很多,一天湧來幾千本書,一個小的書局都放不下,擺二天,馬上就收到後面去,新書都變舊書。

  今天師尊的書,沒有廣告,為什麼沒有廣告能夠銷路好?還有基本的真佛宗弟子,還有基本讀者。今天假如不是真佛宗的弟子、基本讀者在讀師尊的書的話,真的早就沒有了。

  所以今天我們的佛法,我不是叫大家要包裝、要促銷、要出去宣傳,或怎麼樣,不是這個意思,也一樣跟著時代的潮流去走,每一個人要懂得外交、懂得宣傳、懂得弘揚,好聽一點就是弘揚,每一個人都要去弘揚真佛密法。不好一點就是去包裝、去宣傳。

  所以在海洋節,我們也一樣要擺攤位,這個是現實問題。我們出去,大排長龍,賣佛具的,銷路很好。拜佛的、抽籤的,大排長龍,很好的,贏過其它的攤位,這是我們的成功,所以這個應該要鼓勵。

  大家用一下腦筋,以後下一次要用什麼辦法。或者你當街做一壇護摩,保證所有的人統統來看,因為我們平時做護摩,都是在彩虹山莊,彩虹山莊也沒有鄰居的人來看,也不是市場,高速公路的車子過了,也不知道你在做什麼,我們都是自己演,自己看。今天你假如是在海洋節的攤位當中,租個攤位做護摩的話,西藏鼓一打,喇叭一吹,大家一唸咒,我看人都湧過來。當時就可以叫他們報名收費。你們要看這密教難得的火供,一個人本來要交五十塊錢,算便宜,十塊錢就好了,看一次十塊錢,這也是方法。

  所以很多奧妙的地方,你一定要想辦法讓人家了解密教是什麼,讓人家了解密教的佛像、唸珠總總的作用,你必須要解釋,這是現實方面的問題。

  真佛報要派,因為那也是一種文宣。佛具要賣,很少人能夠看到火供的。今天假如是在海洋節,你今天做火供的話,不得了,你在那邊的Uwajimaya,或者在那裡有一個亭子的附近,你做一次火供的話,會吸引多少人來看,下次不用師尊出馬,因為天氣太熱,哪一個不怕熱的。其實我們不用找這些大比丘、大法師、大上師出馬,我們找壁珍法師就可以了。假如壁珍法師願意在Uwajimaya,或者在Chinatown 做一壇火供的話,我這個衣服就借她穿!不過,我這衣服還是她做的。我找一件衣服借給妳穿,妳去,也是很威風的喔!妳可以戴帽子,戴漂亮一點的帽子,我那個法王帽也拿給妳戴,法王袍給妳穿,好好做一壇火供給他們看。也一樣會吸引很多人來皈依,這個就是一種文宣的作用。

  所以蓮君法師講她的派報,真的是需要的,因為你不講,沒有人知道,你不做,沒有人看到。今天佛法要弘揚,必須要文宣,也是必須要你去做給大家看。我們今天海洋節讓人家抽籤、解籤,讓人家拜佛,賣藏密的佛珠、法器、佛像,都是很好的一種宣傳。

  今天講到這裡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