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法語珠璣 > 開悟的條件


開悟的條件
  各位上師、法師、各位同修,大家好(眾鼓掌)。

  今天晚上我們聽蓮世上師談成佛的條件,另外蓮首法師談出家的因緣。

  最近我在說法當中有提到開悟的條件,就是在講『彩虹大成就』的時候,剛好講到開悟的條件。今天蓮世上師講成佛的條件,很巧是相應了,其實成佛、開悟、見性都是同樣的一個東西。

  首先他(指蓮世上師)提到專一,他出去弘法的時候,有人問說他(指某同門)沒有辦法專一,蓮世上師講這次的同修會,諸佛菩薩、金剛護法下降給大家加持,不過,我跟大家講今天我在入三摩地的時候,精神很統一。一個人只要精神統一的時候,你跟宇宙的光和氣就會有溝通的現象,人沒有辦法跟宇宙的意識交通是因為你受外面的環境所限制,第二個,你有妄念紛飛。當你能夠學習禪定,定於一的狀態的時候,你很快自然就可以體會,宇宙意識的心跟你溝通,馬上就可以相應的。一個真正的行者在一剎那之間,可以講,很簡單,一彈指之間,他就可以跟宇宙的至上意識互相溝通的。

  蓮世上師講諸佛菩薩下降,我不知道他有沒有感覺到,總之他已經講了,師尊在這裡加持所以諸佛菩薩、金剛護法下降,還好我今天沒有睡覺。否則我聽他講這句話會很慚愧,無地自容,因為我自己都不知道,他居然知道!今天我跟大家講,佛菩薩的靈光,因為大家精神專一的入定當中,確實放光加持(眾鼓掌)。不要講我,其實我是精神統一的,今天晚上我在入三摩地的時候,精神非常的專一,精神很好。

  談到如何專一,這是一個問題?很多弟子來問事的時候問道:我修法、學習佛法應該如何做?師尊經常寫兩個字─專一,這一點很重要。老太婆本身來講唸錯了咒語,為什麼也能夠放光?專一!其實唸佛就是一個專一的工具,唸佛就是求專一,持咒依然是求專一。淨土宗唸佛、密教持咒、日蓮宗持一個『妙法蓮華經』的經名,其實是一樣的,都是在求一個專一。

  你能夠專一做的話,我告訴你,在你專一的過程當中,所謂一就是定了,你學習禪主要就是在定,你能夠一就表示你緣注於一的狀態之下,沒有雜念,完全清楚明白,入於明明的微妙之中,這個時候正好體會宇宙意識的心。所以力量從那裡產生出來?就是從一的時候,才能夠產生一種力量出來。不管是唸佛、持咒或者唸經名,其實也是在求禪定,蓮世上師提到要體會生死無常,修行要有長遠心,而且要發菩提心,要身心平衡、要禪定,一直等到佛性流露,這是他剛才所講的,當然表面上是這個樣子,其實在密教的修行當中,有很多的法門、境界,一個境界、一個境界去求它的證量,開發自己的內心,由每一個境界當中一直到達成佛。

  最近我在說法當中提到,你要有一個很好的師父,有一個真正的金剛上師跟你指導,因為我們曉得,假如有師父已經走過這一條路了,他來引導你走這一條路的話,你會比較容易,也就是事半功倍。你花的力量不是很大,但是你很快就明心見性,你沒有好的師父,你花的力量很大,但收的效果就很少,是這樣子的,所以一個金剛上師教導弟子是很重要的。

  另外,還有益友,良師還有益友,我們不能交到損友,益友就是幫助你修行的朋友就是道侶。我講過我們西雅圖雷藏寺,所有的出家的比丘、比丘尼,都是益友,都是道侶。這個團體本身第一個就是專心學佛的意志,大家都是一樣的。在這裡學習,所用的花費完全都是西雅圖雷藏寺支出,它給你住、吃、衣服穿,都是免費的,人家供養的,你要自己做也可以。食、住、衣,另外,出門有車子,也就是在經濟上,是平等的。

  我講了我們這個團體是共同守出家戒律的,你進到這個團體,這三者必須要記住,戒律很重要,這就是益友,你不能結交到損友,因為我們中國人說:近朱者赤、近墨者黑。事實上,也是這個樣子的,我們看整個的社會也是這樣,你交到什麼樣的朋友,你就會變成什麼樣的人,所以交友要很謹慎。

  我們要靠自己努力修,就是要自力,修行沒有替代的,所謂公修公得、婆修婆得,沒有什麼替代好講。所以蓮首修的,就是蓮首的,蓮身修的就是蓮身的(註:蓮首、蓮身兩法師原為一對夫妻)。

  你不能要求蓮身修給蓮首,蓮首就不修,也不能說蓮首修就好了,因為頭嘛(指蓮首法師之法號),蓮首是頭嘛,身體可以不要,這也不行。他們的法號取得很好,一個是頭、一個是身,這樣就全了。一切修行靠自己、自力,沒有替代的,本來我有福份,結果福份被別人拿走了,變成沒有福份,也不能說你身體有病,我來替代你,你又不是開悟的聖者,憑什麼為人家替代呢?假如你發這個願:我替代誰,那我就不知道會怎麼樣了(師尊笑)?一切修行的事情是靠自己的力量。

  我也講到,修行靠力,力就是你自己精進所發出來的力量,我們每一個修行人都有他的力。蓮首剛才講弘法的事情,他比較為難,因為他年紀大了,但是你也有你的力啊,你也有本身發出來的力,每一個修行人只要他修了,他就會產生證量,證量就是力了,你把這個力量拿出來就是弘法。

  隨便你做什麼事情,講一句話就是弘法,一個意念產生出來也是弘法,身體動也是在弘法,所以雖然弘法看起來很困難,但是只要蓮首、蓮身有心做,在這裡學的,你拿回去用,隨時可以應用。

  人家打過來,你就學會第一招,出招,再來呢,一看,人家又打第二招,你還有第二招啊,你也可以用你的第二招啊,再過來,人家打第三招過來,你也有第三招出來,再想一想,第四招沒有了,只學了三招,沒關係啊,人家打第四招出來,你也可以用第一招(師尊笑)。

  學的少,但是學的精,你就可以用的到。我以前看武俠小說,有一個主角他只學了三招,結果人家出第四招的時候,唉啊!糟糕,我只學了三招而已,沒有關係啊,第一招再用,還是很好用的。無論如何,這三招你循環應用,還是有它的力量出來,最後一招就是向後轉,跑了!(師尊及眾笑),這一招也是很好的,到時候一看不行,沒有招式了,只好跑了,也是一招,很好用。

  另外,我也談到巧,巧是什麼?就是口訣跟心要。修那麼久,用那麼大的力量,為什麼還不成?我講到巧字,你把力量用在需要用的地方就是巧。有很多人修行花很多的精神,一直沒有辦法有成就,就是因為他的巧沒有抓到。

  所以我講炒鱔糊三下半,炒炒炒!三下半,為什麼要三下半?因為三下半剛好脆、剛好熟,四下就爛掉了,太熟!三下,太生!所以以前我做發糕、澎糖就是在它的糖份跟水份快要蒸發、凝固的那一剎那之間,把發粉放進去,轉一轉它就發,這就是巧。

  師尊在說法當中,有時候會講出一些心要跟口訣。就像聲樂家練唱歌,吸進一口氣,進丹田,然後用腹部的震動,把聲音震出去,這就是巧,聲樂家都懂得用腹部的肌肉把聲音震出來。我們練拙火就是鼓風爐的方法,用壓縮的,練寶瓶氣就是用壓縮的,上氣壓下來,下氣提起來,剛好就是一個寶瓶氣,底下一個蓋子,上面一個蓋子含住,這就是巧。在練開五輪的時候,用金剛拳調,氣剛好到這裡(師尊示範),拳剛好伸,那就是巧。氣到喉輪的時候,剛好動,鬆散這裡(師尊示範),讓氣進來,六日體功法就是巧。做二灌提法的時候,長嗡是把心專注,歸於自然,嗡(師尊誦長嗡音)!短嗡就是把嗡字往上(師尊誦短嗡音),馬上提到虛空,用一種力量,很快的上提、下提,馬上這個嗡字就飛上虛空了,這是一種巧,當你做這樣子的時候,一種巧妙就出來了。

  另外,你有雜念的時候,當你大喝一聲─『呸』!這個意思是什麼呢?馬上用呸字把所有的雜念一下子就粉碎,再靜坐,就進入一,進入虛空。打坐的時候,很多雜念的,我們曉得,哇!念頭很多,你猛喊一聲呸,一喊,一安靜下來,什麼念頭都粉碎,沒有了。以後雜念又會慢慢產生,你喊呸,然後靜坐,進入虛空,這就是巧。

  密教有很多的法,你不能夠一下子定的時候,用很多的方法,讓自己入定。佛法在密法裡面有很多本身的奧妙的地方,你們跟著師尊學,師尊慢慢教你們,怎麼樣子精神專一,怎麼樣子做鬆跟緊的方法。

  有的時候,你用呸是很緊的方法,但是什麼時候應該鬆?鬆的時候就是整個放下,像在唸嗡字(師尊發長嗡音),這樣子的唸法就是在鬆。在唸的時候也是在統一,但是也是很鬆的,把你的心歸於虛空。

  唸咒也有很多的方法的,像嗡(師尊發長音)!這個嗡就是宇宙之音,所有的發音當中,只有一個嗡字口閉起來還可以發音的(師尊發嗡長音),這個嗡字閉口還可以發音的,其它的音很難發出來,嗡就是宇宙之音。啊!集中成為一點,吽!就是成就,它的發音有很特殊的,你研究這些咒音的話,你以聲音放在你的心中跟宇宙的聲音互相融入,這就是咒語。所以了解這些工具、方法,你的精神能夠統一,你能夠成就。

  在巧妙方面來講起來,我們很多法當中都有心要跟口訣,大家好好的去體會。另外講無常,蓮華生大士提到無常的問題,事實上,我們也覺得時光迅速,時間過得很快,我自己來講起來,以前我沒有皺紋的,現在我自己看鏡子,覺得很可怕!以前,我在台灣的時候,連一根白髮都沒有,來美國的第一年才有白頭髮,為什麼呢?那時候我想是因為我到了西方白人的地方(師尊笑),水土不服,喝了西方的水,人沒有變白,結果頭髮白。

  有時候,我覺得很奇怪,在台灣很多人頭髮都是黑的,但是在西方,我們台灣人在這裡留學的、拿博士的、拿碩士的,很快的,頭髮就白了,在西方國家我看很多東方人都是白頭髮,可能水土不服,因為是白人的世界,所以我們頭髮變白。

  時間很迅速,以前在台灣問事,大家知道的,門一開,一個早上三百多個人進我家,像潮水一樣,進來問事,有時候我問他幾歲,他說我四十幾,哇!四十幾啊,怎麼看起來那麼老呢?現在我不敢講這句話(眾笑),你們看我呢?我才三十五歲(師尊及眾笑)。我要顛倒講,從那邊再讀過來啦!讀中文是從後面讀面來的,三十五歲!這邊讀過去是五十三,我不要,我要學中文的,是從後面讀過來。師尊跟大家講一句話,我今年雖然五十三,我的精神是三十五(眾鼓掌),還有我每日練功,我的體力還是三十五(眾鼓掌),你不相信的話,有一天我露給你看。

  我是說我穿游泳褲的時候,這是講著玩的啦!不過,我們修行人,我坦白跟大家講,師尊的口氣老是大一點,就會出麻煩,但是今天忍不住,有的時候,很多在我們這個團體裡面有感冒細菌進來,都會傳染的,很容易的,辦公室、宿舍也會傳染,尤其我們的比丘、比丘尼,很奇怪,別地方還沒有流行,他已經在流行了(眾笑),別地方已經流行過了,我們還在流行(眾笑)。

  可以講,經常有人燉中藥、煮中藥、看西醫,我們花在醫藥費上不得了,前幾天,蓮寧(上師)鼻子毛毛的,他就去看西醫,以後鼻子癢不可以看醫生,很小的毛病,你以為你那麼快就得到花粉病,你還年輕啦!盧師尊到現在還不知道什麼是花粉病,我來美國多久了?十四、十五年了,我在這十五年當中,我可以這樣子講,感冒不超過五次,你們一年感冒幾次?我問你怎麼啦?感冒!你怎麼啦?咳嗽!你怎麼啦?...,我每一次講『虹光大成就』,你們就在底下咳,是不是故意跟我搗蛋(眾笑)。盧師尊講『虹光大成就』多久了?講『密宗道次第廣論』,講『地藏經』、『圓覺經』,講了多少年?我才流兩次鼻涕、感冒兩次。

  我來美國七、八年連一次感冒都沒有的,練功也有好處的。不過我這樣一講,我完蛋了!因為我又把戒破掉了,佛菩薩一看盧師尊心高氣傲,驕慢心一起,我們捉幾隻感冒細菌給他(指師尊)。很奇怪的,我每一次講,你看大家都感冒,我不感冒,這個時候,我就感冒(眾笑)!今天,實在又忍不住又講,我回去吃感冒藥。不過,確實跟大家講一句老實話,我跟病可以講比較少緣份,最好不要來,我們行者、修行人,第一個必須要弘法,天天都要講『虹光大成就』的,不能咳嗽、不能感冒,每一天都要講話、說法、開示,每一天都要寫文章、練功的,我們每一天的氣色很好、精神足。

  以前,我年輕的時候,絕對不會去沾床,我不沾床的,五十幾了,中午我才稍微休息一下子,年輕的時候,我假如是白天大太陽之下,我假如躺在床上啊,從來沒有的,我看躺在床上的都是懶豬,年輕的時候我是這個樣子的。從來白天不躺在床上的。修行產生證量以後,自然就會有那種現象出來,應該講起來,體力還是要很好,天天修密教、練金剛拳,我天天打拳打到出汗,天天練眉心輪、喉輪、心輪、臍輪、密輪,四肢都要練的,要活血,你的血要是活的,很旺盛,跑得很快,血是跟著氣走,氣也是全身通暢。

  我們台灣人講:四十腰、五十肩,就是你在四十的時候,腰就開始痛,五十歲的時候,肩膀開始痛,今天我把腰跟肩通通都克服了,這就是本身練氣有成,還是有它的證量。我希望能夠保持旺盛的體力,一直繼續下去,時光迅速,很快的,六十歲就會來,很快的,七十歲也會來,一眨眼,八十歲也會來,不用活那麼久啦!精華就好。在精神很旺盛的時光當中,抓住時光,好好的去弘揚佛法,這樣就行了。

  因為人的身體,還是一樣會敗壞的,功力練的再好,年紀大了,體力衰了,一定無常會迅速到來,所以我們盡量保持體力,在修行當中精進,也能夠保持體力弘揚佛法。每一個比丘、比丘尼胸部都要挺起來,坐要坐的很正,不能彎腰馱背的,走起路來不能像老阿公、老阿婆這樣子。

  有時候,我站在窗台那邊看過來,有幾個走路都是垂頭喪氣的,這樣子走的(師尊示範),不可以的!抬頭挺胸,走的時候要正、坐也要正,甚至兩個人走路腳步要齊,不可以一前一後,像阿兵哥一樣,像訓練中心一樣。聽說蓮閣 (法師)是教育班長?那時候,我在第五中心受訓,我受訓完了以後,我發願,發什麼願呢?以後碰到教育班長,一定要打他(眾笑)。

  因為訓練中心的教育班長都是最嚴格的、最兇的,因為教育班長的女朋友剛好是我的女朋友(眾笑),你們不要笑,所以我被磨成皮包骨,天天前進,天天仰臥起坐,天天伏地挺身,我做完了,他講再來二十下,趴趴趴,站起來,他說再二十下,那時候,我被整的很厲害。在大太陽底下,我蹲馬步托槍,那個槍不能稍微移下來的,不過這種訓練真的有幫助,對我們比丘、比丘尼一樣有幫助。

  我們一樣要受軍訓的,我以前的教育班長是下士,你是什麼(師尊問蓮閣法師)?啊!你也是下士啊班長(眾笑)!相應了。這樣子啦,我不會打你(眾笑),你跟蓮寧(上師),兩個人研究一套方法,把他們(指比丘、比丘尼)通通訓練成二等兵。

  每天早上要晨跑、排隊、點名、呼口號通通要做,要選出一個值星班長,每天要報告,每天要做像我們以前的出操,就是打野外,通通要做,要做這一種訓練,從外面的訓練到內在的訓練,其實比丘跟比丘尼的受訓情形跟軍中差不了多少,都有它的規矩,儀軌,甚至於,出家的修行比軍中還要嚴,不但要守住自己的內心,外在也一樣要莊嚴肅穆。我們修行內外也是要一樣,所謂疾如風,走動的時候像風;坐如鐘,坐的時候,像一個鐘一樣頂立;立如松,站的時候要像松樹一樣,站的很直的;臥如弓,躺下來的時候要像弓箭一樣,吉祥臥,一樣要這樣子,一種莊嚴。

  所以做為一個人天師表,人跟天的師表,師表就是無上的師父,你就是要莊嚴,從外到內都需要做到的。希望大家都能好好修行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