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戒律淨行 > 威儀與感應


威儀與感應
  今天我們聽蓮知法師他談「吃苦」跟「修行」,最後他還唸了很多的格言。

  這些格言當然都是以前的人,他本身的一個經歷,跟他思想的一種結晶,這都是很好的。對於我們每一個人在修行,或者在做事上面,都是一種金句。所謂金句,就是很難得的一個指導。

  關於吃苦方面,我們每一個人都應該是這樣子的,出家的生活,一定要節儉,要樸素,還要能夠耐勞。

  出家人本身來講,剛開始的時候,也不是為了享受人生,或者人生享受才來出家的。你必須要認明,很多的事情,你都要能夠承受,而且能夠力行,又要能夠精進。

  像我們「西雅圖雷藏寺」的環境,已經是很好的環境。像食、衣、住、行,都已經非常方便了。

  假如你去看以前我們入伍的受訓,我以前在第五訓練中心,軍人受訓的時候那種生活,那個才是真正的一種訓練,在這裡不算是什麼訓練。

  在這裡吃的方便非常好,衣著、住、行為、管束,還有剛才他講的整理內務。我很想找一條棉被來,我弄給你們看。

  你去找一條棉被來,我摺給你們看。我受過訓的,我摺得跟豆腐一樣的,有稜有角。

  以前我們還有內務板,這個板子弄齊了以後,把棉被那個線弄出來。四個方,四條線。不只四條線,這個直的也要直。還有裡面摺出來的,也是線,也是四角形的,全部都是四角形的。

  我們以前還有內務櫃,一個人一個內務櫃。裡面放棉被、毯子、枕頭,都放得整整齊齊。

  打開檢查內務的時候,一看過去,全部都是整整齊齊的線。連蚊帳都疊得整整齊齊、四四方方的,跟豆腐一樣。

  他剛才講,你心裡亂,你自己的房間就亂。你心裡整齊,你的房間就是很整潔。

  所以以前軍人受訓,都是從外到內,從外面做起,一直看到你的內心。你外面整潔,你的內心就整潔。外面是整齊劃一,你心裡也就整齊劃一。

  所以還沒有叫你們擦那個配件、那個銅環,名牌也要擦亮。銅環擦亮、皮鞋擦亮,什麼東西、配件都是亮的,都是很整齊的,天天在那邊擦。

  那個時候,我們平時走路,就是「啪、啪、啪、啪」,很整齊的腳步,好像踢正步一樣。

  兩個人走路,連步伐都是一致的,沒有一個出右腳、一個出左腳,一個出右腳,一個出左腳這樣子亂,沒有的,步伐也都是一致的,而且還要排成一排。

  平時走路的時候,還要看著旁邊的人,兩個要走是一體的。沒有一個走前、一個走後的,所以那時候是一種嚴格的訓練。

  其實我們我們出家人一樣,出家人本身來講,所謂的威儀,是怎麼樣出來的?整齊劃一,一致,就會產生威儀。

  所以我們出家人的威儀,行如風,坐如鐘,臥如弓,弓箭的弓。立如松,松樹的松,頂天立地。

  所以他有講出家人的威儀,沒有彎腰駝背,走路這個樣子,搖搖晃晃,像喝酒醉,這個都是有失威儀的。

  談吐、言行、吃飯,一切的作為,全部都要約束自己。

  像我們閉關,你閉關是做什麼?閉關就是求你內在的整齊劃一,就是精神統一。閉關並不是叫你進去裡面睡覺,不是的。是訓練你內心的整齊劃一、統一、精神合一,這都是苦行的目的。

  並不是你修行,好,吃苦。但吃苦是做什麼?外在威儀,內在能夠精神專一,這是吃苦主要要求到這樣。

  因為你享樂的話,你就會放逸。你喝酒,你就會顛三倒四,行為、語言就會「飛飛」(台語),就會飛掉。然後你的行為、動作,就有失威儀。所以戒律上來講,是不可以的。

  你說那個酒是甘露,是不是甘露?要看你自己,你是不是承得起那一種東西。你承不起,酒後妄語,隨便講話,講綺語。另外,你身體搖搖擺擺的,有失威儀,甚至於喝到酒醉,那是甘露嗎?那已經不是甘露,那是毒藥!

  所以甘露跟毒藥之間,一線之隔。你能夠自制你自己的威儀,就是甘露。你不能自制你的威儀,喝到酒醉。

  有台灣的法師,在餐館喝到酒醉,害得幾個「真佛宗」的弟子在旁邊哭。

  他說:「你看那個『真佛宗』的出家人,穿紅色衣服的出家人,在公眾的餐館喝酒,喝到酒醉,躺在地上!」

  令很多「真佛宗」的弟子都流淚、都落淚。

  那變成毒藥了,不是甘露,不要搞錯了!

  那是一定要罰的,以後通通記過,甚至於不讓你出家,讓你的僧服摘了下來!以後這個都是要管理的。

  我們學佛吃苦,要求精神能夠統一,享樂就會放逸,主要的目的在這裡。

  像我禮拜天做護摩,大家知道風很大,雨也很大。我做到最後,沒有感覺到風在吹,也沒有感覺到雨在下。

  甚至於我張開眼,看到大家抓住帳篷的柱子,我說:「奇怪!你們抱住它幹什麼?」

  我都不知道,那時候帳篷已經快飛走了,大家拼命抓住那個柱子。

  我說:「奇怪啊!沒有風、沒有雨啊?」

  我都沒有感覺到,因為我精神很統一的在做這一壇護摩。你精神統一,就一定有感應。

  昨天晚上,蓮翰上師打電話去給其中一個求護摩的人,這個人叫做「林鑽心」(音譯),是住香港的。

  但是他的爸爸,是在馬來西亞吉隆坡,叫「林木隆」(音譯)。因為腦部中風,以及心臟血管差不多有六、七條阻塞。躺著,完全不能動,不能開口說話。

  因為我幫他求了,做完護摩了,就打電話到吉隆坡給「林鑽心」女士,他說:「師尊已經幫妳做了護摩。」

  她到推算時間,就是我早上十點半在做護摩的那個時間,她的爸爸在吉隆坡醫院的「深切加護病房」。不是「加護病房」,是「深切加護病房」,「加護病房」上面還加上「深切」,就是特別緊急的加護病房。

  「林木隆」躺在那裡,她說他嘴巴在唸「嗡阿吽」。他不是皈依弟子,他在唸「嗡阿吽。古魯貝。啞訶薩沙媽哈。蓮生悉地吽。」「嗡阿吽。古魯貝。阿訶薩沙媽哈。蓮生悉地吽。」拼命在唸咒。

  他不是皈依弟子,不會唸咒的,一直在聽他唸咒。

  他們聽到他已經開口講話了,就特別問他:「你再講大聲一點。」

  結果他是唸:「悉地吽,悉地吽,嗡阿吽,悉地吽…」

  拼命唸,唸得好大聲。

  到最後眼睛張開,她就跟他說:「你是在唸師尊的心咒?」

  他說:「是啊!我就是在唸師尊的心咒。」

  「林鑽心」就跟他說:「你不是師尊的弟子啊?」

  「但是我看到他啊!」

  他看到師尊去,戴著紅色的冠,穿紅色的法袍,在虛空之中,一直在教他唸咒,他拼命唸。

  「林鑽心」跟他講:「你是不是要皈依啊?」

  他說:「我要皈依。」

  他說:「我看到師尊。」

  他說他要皈依,有奇蹟。

  當天晚上,已經能夠下床,走幾步路了,已經很不錯了。他腦部中風跟心臟中風,兩個地方中風,醫生不敢動手開刀的,已經很不錯了!

  第一個,他看到師尊。第二個,他又唸「上師心咒」。他不是皈依弟子,只有他的女兒是皈依弟子。他會唸「上師心咒」,很奇怪的事情!

  他看到師尊以後,就開始唸咒。晚上的時候,能夠下床走幾步路。

  所以感應的現象,你自己要精神統一去做那個護摩。所以我覺得,師尊在做護摩,精神很專一、很認真的。

  昨天有六個人祈求、祈願,我不敢講,為什麼呢?因為我第一次祈求大威德金剛跟我融入的時候,很快的進來,很快融入。

  第二次祈求的時候,是緩慢的,我沒有辦法一下子大威德金剛就進到我的身體裡面,我也沒有進入大威德金剛,一個距離,接觸了一下,就散開。接觸了一下,就散開,沒有辦法融入。

  第三次,很快的又融入。

  所以六個人祈求,有四個人能夠如願。有兩個人他所祈願的,他的業力過重,沒有辦法達成。

  你做護摩,你必須要精神統一,你才能夠體會得出來。

  所以求護摩,並不是通通都可以圓願,不是的。因為你的業力實在太重,祂進到你身體融入的狀況,跟你接觸,讓你心裡的覺受,用你最細的心去體會,你就可以知道你所求的成不成。

  所以我明白六個人祈願,能夠滿足的只有四個。其中兩個,是沒有辦法救的。

  我們也是希望馬來西亞吉隆坡的「林木隆」,他所求能夠如願,因為他看到師尊了。計算時間,剛好就是那個時候。

  所以你看,護摩的力量有多大!你精神專一的力量有多大!

  將來你們大家修行,走吃苦跟修行,吃苦是為了什麼?為了專一,為了守戒,達到專一,得到定力。

  產生定力以後,佛菩薩發出那一種力量出來,你可以得到感應的,這是很重要的。

  所以吃苦是做什麼呢?要知道吃苦它的意義在哪裡。要守戒,要得到專一。

  因為享樂會放逸,你喜歡享樂、很懶,每天過很鬆的那種日子,你就會放逸,你不會緊,不能夠精神統一的。

  今天講到這裡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