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無量法門 > 蓮華生大士名偈(六)


蓮華生大士名偈(六)
  我們再談蓮華生大士講的偈:「以智慧為父,以慈悲為母,以不生不死為地,以內外光明為心,以不執著為食,以降伏為法座。」。

  談到「以不執著為食」,不執著就是修法的最高境界,修行到法的最高境界,以前在金剛經裡面也提到,最高的境界,連法都不要執著,這是最高的境界,可以講進入空性。在心經裡面也提到「無罣礙」這三個字,心無罣礙,你看看「無罣礙」這幾個字,並不是很簡單的,這就是蓮華生大士所講的不執著。你不執著,心才沒有罣礙。大家想一想,你的心有沒有罣礙?有的人也是有罣礙的,罣礙在一個「情」字上,感情的這個情字上,你情字都逃不掉,你就痛苦。你罣礙在子女上面,你也會產生煩惱、痛苦的。你罣礙在你的事業上,你一樣有煩惱、痛苦。罣礙在你的人事上,人際之間的關係上,也一樣會產生痛苦的。所有一切的罣礙,都會產生煩惱、痛苦。

  所以禪宗也講了一句話,要「一絲不掛」,「一絲不掛」等於是心無罣礙。一絲不掛並不是叫你全身的內衣、內褲全部都脫光,就一絲不掛,不是的,這是講你的心無罣礙,心中一絲不掛。你真正能夠一絲不掛的話,光明心就顯現出來了,你有罣礙,心就有顛倒妄想,這是心經裡面提到的,心經裡面講得非常清楚。所以修行真的是不執著為食。蓮華生大士那麼快就把這個偈講出來,整個法的偈講得非常的清楚。

  所以要去掉執著,也不是簡單的事情,因為大家常常提到:「什麼都可以講,我的面子掛在哪裡?」,今天談到面子問題,今天很多人都提到「面子問題」,真的就是一個面子問題,問題就是在這裡。也有人講是名譽的問題,「我的名譽掃地」,這個皮毛都不在,名何以附?將來你自己身體的皮膚都會不在的,毛也會不在的,你的名是附在哪裡?所以面子問題在哪裡?名譽問題在哪裡?所以我以前寫「無形之通」這本書,我說「名譽算老幾?可以讓人家倒著寫。」,名字給人家倒著寫很不好,我可以讓人家倒著寫,可以讓人家腳來踏,面子問題踢到一邊去,名譽問題一邊去。

  今天世界上會大亂,就是名譽問題,為這個名爭個不休,哪一個是正統、哪一個不是正統、應該要怎麼樣,這都是為了名譽問題,才會世界大亂,世界上才有戰爭。今天不是為了名天下太平,還是名譽作怪,還是面子問題作怪。今天國家跟國家有戰爭,還是一個正統跟非正統,還是為了一個名的問題才會有的,還是為了面子問題。

  所以很多、很多的問題,蓮師講出來「不執著為食」,你不執著的話,一切都平了。行者要光明心顯現,就是要不執著。「以降伏為法座」,你修行的過程當中,你就要先降伏自己這些,降伏什麼?降伏你的面子,降伏你自己的名譽,降伏你自己的名、自己的利、自己的情、自己的家庭、自己的子女,統統降伏了,統統都看開了,看清楚了,這個時候,你這個底下的法座自生,自然產生法座,自然往生,自然到清淨的佛國,你就能夠走了。不然你看不透這個,永遠一條繩子綁住你,你飛、飛、飛、飛,你頓了一下,原來腳被繩子綁住,你看那條繩子,是子女綁住你,是家庭綁住你,是情索綁住你,是情索牢牢的把你綁住,是事業把你綁住。

  所以你必須要有法座,降伏為法座,降伏就是要降伏這些,降伏自己的貪瞋痴愚慢,這些統統要降伏的。降伏不是降伏別人,大家一看,以降伏為法座,好,文殊菩薩降伏一隻獅子,然後祂就坐上這個獅子,降伏獅子為法座。普賢菩薩說:「好,你降伏獅子,我降伏一隻大象。」,普賢菩薩就坐了象,牠就是我的法座,亂解釋就是變成這個樣子,說文殊降伏獅子為法座,普賢降伏大象做法座,象頭財神祂降伏一隻鼠為法座,不是這種降伏的,而是降伏自己本身的貪瞋痴愚慢,做為你自己的法座,反轉起來,它就是一個法座,把貪瞋痴愚慢降伏了,就是你往生佛國的法座,這個才是真實的。

  蓮華生大士的話,講出了一個修行者應該要有怎麼樣子正確的正念,這個就是正念,祂的這個偈非常的有名,這也就是正念的偈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