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修持心要 > 談禪定(二)


談禪定(二)
我個人覺得「禪定」這兩個字方法非常的多,幾乎每一個宗派,都有他修定的方法。禪定裡面也可以這樣子講,佛陀教我們的數息法,是一個很基礎的要法,也就是叫你的心,定在你的一呼一吸之間。心由修氣本身的細、慢、長,一直到能夠定於一,達到一種無念的境界,所有的修行家都這樣子認為。你只要能夠定於一,達到這種無念的境界的時候,你就能夠開發你自己本身的力量產生出來。力能夠產生出來的話,就會產生一種智慧,智慧跟力是合在一起的。

曾經有一個和尚去見藥山禪師,藥山禪師正在打坐禪定,這個和尚就問他:「你一個人靜靜坐在那裡「傻傻」(台語)那個樣子,是在做什麼?」,藥山禪師就回答他:「是在思量其中的不思量。」。這個和尚又問他,他不明白,他說:「不思量是什麼?到底你不思量是什麼呢?」,藥山禪師沒有回答,很久都沒有回答,但是這個和尚還是不悟,還是沒有辦法領悟,藥山禪師才跟他講:「宇宙的整個真理,就在不思量裡面會產生出來,你必須要很快的、很迅速的,在不思量當中去接近它,那個時候才接近於道,跟道、跟真如非常的接近,很直接的。」,這是藥山禪師的回答。

我自己看了這一段禪宗的公案以後,很容易可以理解藥山禪師的修行方法,他的禪定是什麼,什麼叫做思量,什麼叫不思量,不思量就是止,一切統統斷除,就是不思量。思量是什麼呢?思量也就是觀,密教裡面的觀想就是觀,所以這裡面就有止跟觀兩個字在裡面,這也是一個修禪定的方法。還有,最重要的一句話,在禪定當中,不要思量是在禪定,所以真正的禪定,是否定禪定,當你一切統統不思量的時候,才能夠認得本然的面目,這個哲學的道理,禪定功深的道理,是非常深、非常深的。這個時候你的呼吸可以講不是數息了,數息只是開始禪定的一個初基,你真正進入到不思量的時候,連呼吸都沒有。所以道家有一種功夫叫做「胎息」跟「龜息」,龜息顧名思義,就是烏龜的呼吸,等於快沒有呼吸了。胎息呢?自己想一想,等於是內呼吸,外面的呼吸都快斷絕。有人講胎息是從毛細孔的呼吸,那是很微弱的呼吸,這個時候完全是不思量的那一種狀態。

思量當中的不思量,就是禪定。禪定真正的口訣,是否定禪定。當你否定禪定的時候,進入空如裡面,你不是在禪定,但是你進入空如了,這個時候,本來的面目才會顯現出來,也就是真如的面目才會讓你知道,才會顯現出來。名稱上叫做禪定,用種種禪定的方法進入否定禪定,這是一個哲理,本來的面目在哪裡?在不思量。你要進行修行,進入定中不思量,還是要靠禪定的功夫,數息的功夫,呼吸的氣的功夫,用觀察的功夫,用想念的功夫,然後再到最深無念的功夫,這個時候,就不是在禪定了,這個時候真如的面貌才會顯現出來。

所以我們講這個禪定,很多方法的,有大止觀、小止觀,有種種的欲樂定,有種種的空色定,種種禪定的方法。密教裡面又有拙火定,用拙火染滴的禪定,種種方法的禪定。真正到最後,一個止,進入不思量,到無念的境界,此時宇宙的意識,才能跟你自己能夠融合而一,本來的面目才可以看到。

禪宗修禪,就是要看到本來的面目。淨土宗唸佛,也是要看到本來的面目。密教到最後即身成佛,也一樣要看到這本來的面目。禪定功深最大的一個口訣,就是在禪定之中,否定了禪定。

嗡嘛呢唄咪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