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蓮生活佛講圓覺經 > 098. 【釋經文】(九十四)


098. 【釋經文】(九十四)
  『於是圓覺菩薩在大眾中,即從座起,頂禮佛足,右繞三匝,長跪叉手而白佛言:大悲世尊,為我等輩,廣說淨覺種種方便,令末世眾生,有大增益。世尊,我等今者已得開悟,若佛滅後,末世眾生末得悟者,云何安居,修此圓覺清淨境界?此圓覺中,三種淨觀,以何為首?唯願大悲,為諸大眾,及末世眾生,施大饒益。作是語已,五體投地,如是三請,終而復始。爾時,世尊告圓覺菩薩言;善哉善哉,善男子,汝等乃能問於如來如是方便,以大饒益施諸眾生,汝今諦聽,當為汝說。時,圓覺菩薩奉教歡喜,及諸大眾默然而聽。』

  今天圓覺經開始進入第十一章,就是第十一品,我們先唸一段經文:「於是圓覺菩薩在大眾中,即從座起,頂禮佛足,右繞三匝,長跪叉手而白佛言:大悲世尊,為我等輩,廣說淨覺種種方便,令末世眾生,有大增益。世尊,我等今者已得開悟,若佛滅後,末世眾生末得悟者,云何安居,修此圓覺清淨境界?此圓覺中,三種淨觀,以何為首?唯願大悲,為諸大眾,及末世眾生,施大饒益。作是語已,五體投地,如是三請,終而復始。爾時,世尊告圓覺菩薩言;善哉善哉,善男子,汝等乃能問於如來如是方便,以大饒益施諸眾生,汝今諦聽,當為汝說。時,圓覺菩薩奉教歡喜,及諸大眾默然而聽。」

  今天是從第十一品開始,每一品開始都有菩薩發問,由佛陀回答。圓覺菩薩同樣的,跟以前所有的菩薩一樣起來,頂禮佛足,右繞三匝,長跪叉手,跟佛陀請教問題。其當中有兩個問題:第一個問題之重點在「云何安居?」如何安定的去居住?去修?第二個問題是「三種淨觀!」那是什麼呢?一個是止定,一個是觀想,另一個是禪!三種淨觀以什麼為首?這是圓覺菩薩所問的問題。佛陀在以後會講。

  「云何安居」,這是一個問題。我們先不要看佛陀如何去回答這二個問題,不過「安居」兩個字,是有它的意義在裡面。一個行者,在尋找安居的地方,也是不太容易的。在現代的社會裡面,你要找一個安靜、真正適合你修行的地方、道場,並不是一件很容易之事。佛陀所謂的安居修行,就等於講是一個環境,你如何佈置這個環境,讓你能夠安靜地在那邊居住修行,這就是「云何安居」。

  安居重要不重要,當然很重要。古代孟母三遷,她就是在找安居的地方;她為了教育孟子,搬了三次家,就是在找這個安居的地方。我們修行人知道的,佛陀曾經用手去摸香的東西給阿難聞,這個香嗎?他說:是香的。再去摸味道不好的給阿難聞,說這個呢!這個是臭的。你手去摸什麼就會沾上什麼,這就是污染。俗諺:「近朱則赤,近墨則黑」。這個就是污染。

  今天沒有開悟的修行人,避開污染的環境,這是一定要的。在密教裡面!修行大部份選擇幾個很重要的地方。以前的祖師爺祂都選擇居住環境,像第一個要在這個高山頂,就是山最頂的地方。為什麼要在高山頂呢?第一,很少人到,不會受到干擾。

  第二,可以修習無雲晴空,你到高山最頂的地方去做「止定」的功夫,看著那湛藍的天啦!一點雲彩都沒有,彷彿你自己本身就已經融入到整個虛空一樣的。要體會「山上地下唯我獨尊」這個「我」字,在高山之巔,去靜坐。這個「我」字!是宇宙之間的大我。還有呢!你自己成就以後也是很有價值的,你本身就是一個很有價值的一個人。這個都是唯我獨尊的意義在裡面。

  你已經變成一個非常有價值、超過價值的一個人的時候,真的是「唯我獨尊」。要體會這個,當然一定在高山之上,山巔之上,整個虛空之中,藍的一片,無雲晴空,這樣子的融入,那種心靈是一種很超勝的、很超凡的一種心靈。在那個時候,完全一絲不掛、毫無污染,你體會出來的定境就是不簡單,這是祖師爺教的在高山頂。

  第二個要在岩洞,岩洞就是山裡面的洞穴,就是在裡面修行。為什麼要在岩洞呢!藏風聚氣,外面就是下雨,你也不怕,因為你淋不到雨;就是颳風,風也進不來。藏風啦!聚氣啦!就是避開風雨,岩洞裡最聚氣,它的氣是沉的。所以在尋找好的岩洞去修行,這是非常重要的。

  以前古代蓮華生大士,祂得到一個法以後,祂都是尋找岩洞閉關去修,那麼一修呢!就好幾年,一直修到相應。古時的行者,很有恆心,他能夠這樣子得到一個法以後,三年、五年在岩洞裡苦修。一則可以避風雨;第二個它可以聚氣;第三個,它也不怕人家去打擾。

  第三個是尸陀林,什麼是尸陀林!就是墳場。要到墳場去修,為什麼要到墳場去修呢!記得以前剛開始幫人家看風水的時候,師父教會我,下山看風水。每一次進金的時候都是在深夜,我選晚上的子時去進金,我一個人或者有幾個人一起在墳場裡面爬行,都是三更半夜的。就是把金斗甕放到墳墓的中心,然後再擺羅盤把骷髏對正線。那個時候,我都是用手去摸骷髏,擺正他的臉。

  以前裝金甕是有規矩的,先放腳,然後再放膝蓋骨,膝蓋,再來放肋骨,再兩隻手擺在兩邊,頭擺在中間。如果頭已經不成形了,腐掉了或已經變成灰了,我們就把裡面塞棉花,外面再裹一層布,幫他畫眼睛、鼻子跟嘴巴;然後以中間的這一條線對著鼻尖下來做一個方向,然後擺羅經,這樣子擺方位。這個是我們以前看風水做的,你膽小的人還不能學風水,三更半夜到墳場給人家進金。因為白天我上班,所以就選擇在晚上進金,都是半夜子時到墳場去給人家進金。你看,一片曠野,墓丘一個接一個,一個接一個。

  曾經有個女孩子她說:她也要去!她就跟著我們去,我記得那個時候是在大肚河、大肚橋旁邊的大肚山公墓,那個女孩子真的半夜到那裡。結果嚇得嘰嘰叫,還好,有一個師尊的弟子趕快把她抱緊。所以看風水膽子也要練,膽子也要壯。這個修行人本身膽子也是壯的,我們行者啦!看到骷髏不怕的,我們修白骨觀,白骨觀就是要觀想骷髏的。

  為什麼要在尸陀林修行?主要的原因是要修出世,要有出世的觀念,你到了那裡啦!你就會萬念俱灰,你再跟人家爭什麼,你還要得什麼功名,得什麼利祿,你還想在你的人生當中發展到怎麼樣輝煌騰達?結果呢!都也是那一塊地讓你躺,同樣地躺在那裡。所以到尸陀林修行,是要你有出世的深刻印象,你知道你將來也要躺在那裡,你就會更積極的去修。

  這個修行在高山頂、在岩洞、在尸陀林、在曠野。曠野也是很好的,你不能上高山頂,你不能到岩洞,你不能在尸陀林,你就到曠野去,沒有人的地方。在曠野之中,大樹底下;這個祖師教的,大樹底下可以遮蔭,就在那邊結茅屋啦!你就可以很清淨的修行。祖師修行都有祂自己本身的意義在其中,那麼佛陀祂教我們要如何安居,這以後就會談到要如何去安居!

  我們密教裡面有三種閉關:一個是白關,簡單的講就是有光線的,有太陽光,讓外面的光線進來的,就叫做白關。那麼白關呢!你在修「止定」的時候,你必須要培養出定境,真正能入三摩地的這一種定境;你認為你初基已經過了,基本上都過了,你才做第二種閉關。

  在白關裡面經常要做四種事情:一種是懺悔,你要多唸百字明咒;百字明咒是很好的懺悔法,就是把你的業歸向虛空。所以百字明咒是修懺悔法最好的方法,要懺悔、要持咒,你要定下來持咒語,我要持一百萬遍的某某咒,要持五十萬遍。要持咒、要做禮拜,你可以在關房裡面供一尊像,或者觀想相,那麼對著相做禮拜,做大禮拜,做經行(就是唸經、讀經、行走,叫做經行),這四個閉關在白關裡面,基本上你要做得到的。

  懺悔、持咒、禮拜、經行,這四個是基本。你把這四個都培養了,本身都有了基礎,都過了,你再做第二個閉關,就是紅關。

  什麼是紅關呢!紅關就是已經不讓陽光進到房子,但是你可以點一個小紅燈,在關房裡面。以前沒有電的時候,就用香來取代,點一根香。外面的光已經不進來了,但是你可以點一個紅燈或者一根香。你要把這個香啦!紅色燈的光或者香的紅光印到你的心裡面,然後修成金剛鍊。什麼是金剛鍊呢!像鍊子一樣的光,像一般小姐掛項鍊的光,叫金剛鍊的光。當你修成一條金剛鍊,你可以眼睛看著那個光變成金剛鍊,產生一種光。當你心中有光的時候,你就是紅關成就的時候!這時候再閉黑關。

  第三種關是黑關,就是完全沒有光可以進來,但是空氣還是流通。這個時候呢!你把心中的金剛鍊印出來就可以變成光了,然後再把金剛鍊的光照滿整個屋子,照滿整個宇宙空間。當你修成黑關的時候,所有的黑暗會不見,全部都是光明一片。這是密教的白、紅、黑三關。

  那麼為什麼要閉關呢!這就是佛陀講的安居。因為我們一般修行人,在還沒有開悟、沒有定境產生的時候,一定會受污染的。「近朱則赤,近墨則黑。」簡單講一句話,我們台灣人以前講過,「曲館旁邊的豬啦!聽久了都會打拍子」。

  牠會打拍子的,因為牠住在曲館旁。所謂曲館,就是在奏樂奏歌田;那豬聽久了,都會澎恰恰、澎恰恰牠也是會打拍子的。事實上這是一種污染,連動物都很容易被污染。

  談到污染的問題啦!舉簡單的幾個例子。這幾天西雅圖的天氣很奇怪,它早上出個太陽,再來陰天,再來颳風,又下雨,又出太陽,又陰天、又颳風、又下雨、又出太陽。所以中壢法舟堂蓮郢上師到了這裡,他說:早上覺得很冷,穿了比較厚的衣服,從宿舍那裡走到密苑這邊,已經出太陽,熱的要死了。他才從宿舍那裡走到這裡來,不過是幾分鐘的事情,就已經出太陽、就很熱了。把衣服一脫掉,又開始颳風、又開始下雨,又冷起來了。

  所以這幾天我看咳嗽的人很多、感冒也很多。那個蓮益是感冒了,蓮馨也是哦!你們都感冒了,有看醫生沒有。你看很多人感冒,慧君也感冒,你也感冒了,沒有抵抗力,很容易受污染。團體生活是這個樣子,我不能講說你沒有抵抗力,因為只要跑進一隻細菌,你就受不了。

  團體生活很容易的,好像家裡面有人感冒了,那全家人差不多都要輪流感冒。那我們現在宿舍裡面,男的宿舍、女的宿舍分開,那麼其中只要有一個感冒了,細菌就滿天飛,飛到誰那裡,誰就倒霉。還好,師尊啦!不受污染!記得好幾次,像細說密教完整的儀軌、佛學總說,好多人都感冒。本來大家擠得整個禮堂通通滿的,隔了幾天以後,禮堂就稀稀少少的;所有咳嗽的全部移到後面去,到廚房去。哇!原來一大群人通通都感冒。這就是污染的問題。

  師尊有一套方法是不接受感冒的,我用酒精去殺菌,酒精在血液裡面運行、循迴、循轉,只要有一隻細菌進來,酒精就給它殺死。不過我不是喝很多哦!

 Just a little bit,一點點,只是一點點,這個也有好處的。

  其實,你只要什麼事情啦!調制的很好,不超過、不踰過,都是一種均衡的做法。什麼是藥呢!什麼是毒呢!藥跟毒之間啦!適量的,它就是藥;超過了就是毒。這個有很大的學問,當醫生、當護士都知道,你所有的藥,只是要適量的,剛剛好的,它就是藥;你份量少了沒有效用,多了就會變成毒的。

  師尊本身是可以喝酒的。為什麼?因為酒是師尊的藥,是我的甘露。但是你們也不要看師尊有飲酒,你們就跟著飲酒;告訴你,那是你們的毒,是師尊的甘露,是師尊的藥,但卻是你們的毒。所以,師尊假如喝酒,你們不可以跟著我喝;師尊做的事情,你們不一定能夠做的。因為對我來講,是藥,是甘露;對你們來講,你們就中毒了。對不對!譬如我帶你們去舞場,我去一下回來,就忘光;你們去一下回來,一個月心不安寧。誰中毒了?當然我是清淨的,你們是中毒了。所以對我來說,任何一個環境!我都可以安居。

  佛陀講的這個安居,是要初修行的末世眾生,對一個行者去做安居的日子。但是在一個開悟的人講起來,何處不是安居的地方呢!所以我能夠自制的,自己能夠自主的一個人,他本身能夠自如、自主,這是一個開悟的人。

  我的上師給我的法號──吐登自如,自主、自如、自在;這個是真正的一個行者,他到了這個境界以後呢!何處都可以安居的。像我在說法的時候不是有飛機飛過去嗎?我在禪定的時候有飛機飛過去,是吵到我了,但是呢!我把飛機的聲音變成一個字(嗡),然後融入我的身體我就化為(嗡),這飛機的聲音反而變成我自己一個力量。所以很多人講,啊!他沒有辦法修,家裡小孩子很吵,老婆也要吵他,他沒有辦法修,他不知道那裡可以很安靜地修行。其實你可以把小孩子吵的聲音跟大人吵架的聲音,融合成一個咒音,融入你的身中。當你入三摩地的時候,整個宇宙之間的環境通通退去,所有的牆通通退去,東南西北牆全部退去,你自己本身坐在虛空之中,這個就是真正的安居。

  最好安居的地方就是虛空裡面的空性,是最好安居的地方,這是真正有境界的人他才能做得到的。當然你們本身有些境界也很高啦!是可以做得到的;有些境界層次還低的話,你一定要尋找安居之所,能夠安安靜靜地讓你去修圓滿覺悟的方法。

  那污染的問題,佛陀講:隱居在深山最好,眼睛不要看到,耳朵不要聽到,在深山裡面,或者在閉關的關房。彩虹山莊的閉關關房,你在那裡面,你不做修行的工作,你做什麼?你還到關房裡面胡思亂想嗎?那你還要閉什麼關呢!你進到裡面就是要做修行的工作。所以,閉關在一個修行的人開始的時候,也是非常重要的。

  佛陀講安居的方法,祂有指定時間;還有我們去找道場,那麼現在我們西雅圖雷藏寺是很好的道場,彩虹山莊也是很好的道場,因為比較脫離世俗的。真正世俗的道場也有,在鬧區裡面也有這些修行的地方,但是這個是比較難修的。坦白講,我以前在台灣,早上幫人家問事情,下午出去看風水,晚上呢!就遊夜街。那麼在那一段時間,因為已經退伍了,所以三年當中我的生活就這樣,那時候比較少寫文章。佛菩薩一看不行,一定要給我調到蠻邦啦!遠離台灣的污染,佛菩薩一看不行就把我調走,發配邊疆。邊疆是那裡呀?就是西雅圖。

  我一到了西雅圖,就知道慘了!為什麼慘呢!這裡那有什麼夜街啦!白天在「巴拉」的時候,一條長街,從街頭看到街尾,連一個人都沒有;你想看一隻小貓都沒有,想看一隻小狗都沒有。那時候我在「巴拉」的靈仙閣,只好死了這條心;筆拿起來重操舊業,開始寫文章,開始修行。佛菩薩叫我到這裡來,其實是有目的,叫我寫文章,叫我好好修行,在美國西雅圖好好修行,這是西方的清淨之地,沒有什麼夜街的。

  台灣繁榮的生活,花花世界,十里洋場,那時候過的生活,真的是在過日子,感覺到生活非常的充實,真的是在過日子。那你到了美國西雅圖,你想吃一碗陽春麵都難;你看我一講到陽春麵就吞口水,那裡有陽春麵可以吃啦?沒有路邊攤的,西雅圖沒有舞廳的,什麼都沒有的。我避開台灣的污染,在這十幾年之中,寫了七十二本書;在台灣寫三十九本,假如我不是到美國西雅圖來,給人家纏就纏死了,怎麼寫?

  所以很簡單,你要找時間去修行,你要找清淨的道場,這就是佛陀講的安居。安靜的居住修行的道場,避開種種的污染;等你修持成就了,你已經有定境了,你就可以回到繁榮的都市去度眾生。

  LJ法師講:台北很好。我當然知道好啦!對不對!高雄很好。我當然知道那裡好啦!你不用講,我都知道好呀!對不對!西雅圖有什麼好!西雅圖喝冷空氣,你去喝冷空氣吧!去看樹、看風、看水、看山。但是這種清淨的修行生活,對出世的行者是很重要的;將來你得到成就了,入世去度眾生,出世是超凡塵。你到娑婆世界,到city去做什麼呢!最主要是去度化眾生,做入世的事業;但是你必須要有出世的定力,你出世的境界夠了,你才可以到娑婆世界去度眾生。否則LJ!你不是去度眾生,你是被眾生度啦!度了半天,你一個出家的比丘,到時候會變還還俗的公子。你到台北,當然台北好,我也知道台北好;繁華的都市,你走到那裡,沒有定力的話,很快就受污染的,那裡不是安居之地,西雅圖才是真正修行的地方。

  圓覺菩薩再問第二個問題,「三種淨觀,以何為首?」佛陀告訴圓覺菩薩,我們經文只談到大眾默然而聽。那麼以下佛陀就會講:如何安居!三種觀法,止定跟禪,是以那個為首呢!祂都會講。那麼在入定當中,會顯現什麼樣子的境界呢?明天、後天會跟大家提到,那麼今天就談到這裡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