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蓮生活佛講圓覺經 > 096. 【釋經文】(九十二)


096. 【釋經文】(九十二)
  『善男子,彼善知識所證妙法,應離四病,云何四病?一者作病,若復有人,作如是言:我於本心,作種種行,欲求圓覺,彼圓覺性,非作得故,說名為病。二者任病,若復有人,作如是言:我等今者,不斷生死,不求涅槃,涅槃生死,無起滅念,任彼一切,隨諸法性,欲求圓覺,彼圓覺性,非任有故,說名為病。四者滅病,若復有人,作如是言:我今永斷一切煩惱,身心畢竟空無所有,何況根塵虛妄境界,一切永寂,欲求圓覺,彼圓覺性,非寂相故,說名為病。離四病者,則知清淨,作是觀者,名為正觀,若他觀者,名為邪觀。』

  今天我們再談圓覺經,先唸一段經文:「善男子,彼善知識所證妙法,應離四病,云何四病?一者作病,若復有人,作如是言:我於本心,作種種行,欲求圓覺,彼圓覺性,非作得故,說名為病。二者任病,若復有人,作如是言:我等今者,不斷生死,不求涅槃,涅槃生死,無起滅念,任彼一切,隨諸法性,欲求圓覺,彼圓覺性,非任有故,說名為病。四者滅病,若復有人,作如是言:我今永斷一切煩惱,身心畢竟空無所有,何況根塵虛妄境界,一切永寂,欲求圓覺,彼圓覺性,非寂相故,說名為病。離四病者,則知清淨,作是觀者,名為正觀,若他觀者,名為邪觀。」

  今天佛陀講修行有四種病,第一種就是作病,第二種是任病,第三是止病,第四是滅病。很多行者都犯的,我講出來,你們就可以清楚明白。

  什麼是作病呢?簡單的講就是造作的病。譬如有人跑到人家結婚的餐館,這家餐館正在辦喜事,很多人在那邊喝酒、吃魚、吃肉。人家正在介紹新郎、新娘時,突然有一個人上去,對著麥克風講:你們諸位啊,再吃下去就通通要下地獄!怎麼這麼講呢?因為那個人是吃素的,吃齋的,他說殺生會得惡報。結婚喜宴大吃大喝的,你們還敢吃嗎?我勸告大家通通不可以再吃葷,要吃素,否則,你們通通要下地獄。

  那個新郎、新娘兩人呆在那裡,臉都青青的。怎麼結婚喜事,突然冒出一個吃齋的,上台吼了一回;底下的人,要吃也不是,不吃也不是。這個是什麼病?此即為作病,太造作了。你知道很多行者都犯這個毛病,我不可以這樣,我不可以那樣。蚊子叮頭腫起一個包了,而且牠還在吸你的血;你看著鏡子,心想讓牠叮吧!不能殺生!吹一吹看牠會不會飛走。這個是造作的病。

  看到自己的父母親在打麻將;還有很多人在那邊打牌,你一個行者進去,看到就說:「怎麼可以賭錢呢?這是貪!」兒子有修行,做父母的沒有修行,他一進去就翻桌子,連朋友通通都得罪了。這是什麼病?此為「造作」的病,佛陀講這個也不可以的。

  有很多人守戒,守成了「執」。他已經非常執著這個戒了,不懂得隨順;求到圓滿覺悟的證悟,他執著這種行為。他認為是對的,任何人都不可以反對他;他認為是錯的,則無論如何都堅持照他的話去做。所以,很多人都是「頭殼一個洞」(台語),一直執著這些事情,作出種種不對的行為,或者他的行為是對的,卻作得太過火!已經變成造作、不自然。

  所以,今天做一個行者,每次要勸導一個人,必需先要順著他,然後才可以渡眾生。不能像我們在機場,一位西方的女子,跑到我們面前來大吼大叫:「耶穌才是真神!」「耶穌要救你們!」經過她這樣大吼大叫的,我們也不一定要信耶穌的。所以,無論如何,你要很溫和地跟他們講:什麼是殺生、食素、食葷?這個緣由在那裡,因為要起慈悲心,要用溫和的語氣來勸導。

  第二者,釋迦牟尼佛講,是任病!什麼是任病呢?啊─我懂了,師尊叫我們要隨順自然,有風來的時候我們就化為風,有雨來的時候就化為雨;我們不要去阻止風,也不要去阻止雨,有人喝酒的時候,我們跟他一起喝酒。師尊這個道很好,自然之道。有人在Dancing的時候,我們就跟他一起Dancing有人穿便服,我們就把喇嘛裝脫下來,跟著他去穿便服;有人到那裡去,不管如何,我們通通都去;混同合塵啊,跟塵埃混在一起。這個好不好?很好!

  以前有弟子跟我講:師尊不喝酒的時候,我們也跟著不喝酒;師尊喝酒的時候,我們一定要跟著他喝。你講這是什麼話?我喝酒的時候,你們可以跟我喝酒嗎?我做什麼事情,你們也一樣跟著我做嗎?你們的道行跟師尊的道行完全一模一樣嗎?你們一模一樣的時候,才可以來。

  所以獅子跳躍的地方,免子不能跟著跳,其道理就是在這裡。隨順得太過就是任病!看到別人打麻將,好,我也「參一腳」!三缺一的時候,你就叫我。如此隨順下去,就麻煩的!你會變成賭鬼;你隨順喝酒就變酒鬼;隨順跟人家跳舞,就變成舞棍。這些都是任病,隨順得太過,就是任病!

  有人如此講:我現在不要斷生死,因為沒有生也沒有死,也不求涅槃、永恆的寂靜。「涅槃生死,無起滅念,任彼一切,隨諸法性,」既然不是起也不是滅,就隨著走好了!「欲求圓覺,彼圓覺性,非任有故,說名為病。」大家跟著感覺走好了,這個是錯誤!沒錯,你必須要隨順,但是,你心裡清淨嗎?

  現在問你,六祖慧能在獵人堆中,生活了九年,沒有人看得出他是得道的高僧,他是什麼樣的?他是隨順!但是他在獵人堆中,作的是救生的工作,不是殺生的工作。別的獵人把動物打傷了,他去給牠治療,好了再送牠走;他是在暗中作救生的工作,但是,他生活在獵人堆中,一共九年,什麼原因?他沒有被人發覺,就是因為他隨順大家,人家吃什麼,他跟著吃什麼,但是他保持了心中的清淨!

  今天跟大家講:你們是可以隨順,但是要自問心裡是不是清淨。聖人隨順眾生,行種種俗事,是可以的。他可以去唱卡拉OK、可以去Dancing、喝酒,甚至去看黃色電影...什麼都可以。現在問你們:心裡是否保持清淨?假如你能,就可以為之!如果不能,就不可以隨順下去!懂得這個道理嗎?

  所以,很多修行的人講:生死、涅槃不是一回事,我是符合自然的人,人家一邀你就去!但是要問你:心裡保持清淨嗎?你的行為可以隨順眾生,但心裡可以如此?如果不能,你就要轉變你的隨順:即在隨緣當中,還要能夠自制,這個就沒有病;假如你一直隨緣下去,就是有病。師尊常常講這個隨順自然的道理,但也要保持心裡的清淨,才不算有病的,這是佛陀講的第二種病。

  第三種病是「止病」,「若復有人,作如是言:我今自心永息諸念,得一切性寂然平等,欲求圓覺,彼圓覺性,非止合故,說名為病。」這個是很多人都會犯的。有不好的念頭產生出來,我就趕快把它消滅掉、止住,把它壓住,告訴大家,壓不住的。有很多人講:我慾望升起來的時候,我就去洗冷水澡,用冷水淋頭,把念頭轉掉。轉化念頭倒是可以,止卻止不住。佛陀講:止也是病,這是壓制的。所以,有些老和尚,躺在醫院暈迷不醒的時候,結果看到有漂亮的護士小姐來了,居然還伸出怪手。另外又聽說某些老和尚,他到了某一個時候,也會犯那種毛病。為什麼呢?因為止得太厲害!你知道慾望就如同茶壼裡的水,底下用火在燒,那蓋子再怎麼蓋啊,底下都會ㄅㄛㄅㄛㄅㄛㄅㄛ,遲早蓋子會衝開的!

  佛陀講:這個止也是病!要怎麼辦呢?要轉移!密教裡面的方法是作觀,藉觀想來以幻止幻;用正常的觀想去替代你原來慾望的這種想念,這個也是以念止念。那麼,我們可以轉移到自然界之中,平時看山、看水、看樹、看花,遊山玩水,把自己融入在自然界之中,過一種很微妙的自然界生涯,這個可以把欲望整個化為山、化為水、化為自然、雲...這是一種轉化。密教裡是用莊嚴的如來相貌,跟種種的觀想,解除你心裡的這些慾望。所以,按照佛陀所講的:勉強去止住念頭,也是一種病的!

  假如有人作如是言:「我今永斷一切煩惱,身心畢竟空無所有,何況根塵虛妄境界.一切永寂,欲求圓覺,彼圓覺性,非寂相故,說名為病。」這個也是很多人犯的。

  身體呢,地水火風,四大都是假的,心呢,眼耳鼻舌身意,包括第七、第八識,這些識也都是空的,只有物質的現象。房子、土地、樹木、花草,有生有滅的這些色相,都是虛幻空無的。人活在這世界上,從出生一直到老,也都是空無的,這一切皆空,就是滅空,哎,這個也是有道理的。師尊以前提到佛所講的宇宙空性,就是這樣子嘛,一切色相皆空,你身體也空,心也空。

  佛又講:世上一切色相,根本全部都是空無的。沒有錯啊!怎麼會是病呢?我說這叫做死病!一切通通死啦、寂滅了,像這樣的行者也會有的,像這樣的行者也會有的,像槁木死灰一樣,如同Fire Place 的這些灰;他身體什麼都不顧了,認為心也沒有了、無心了,每天跟行屍走肉一樣的,這就是滅病。當你認為什麼都是空的時候,完全死寂的時候,其實釋迦牟尼佛認為,這個也是病的一種,因為佛法不應該是死的!應該是活的,真理是活的,不是死的。假如你有一切皆空的毛病,什麼都不用做了,也不用修法了,也不用吃飯了,不用行、不用說話...一切情形都可以歸于死滅的時候,這個毛病就產生出來!

  按照佛陀的說法:真理是活的,要在「空」跟「有」之間,取一個中性的道理﹝中道﹞,為真正的真理。我不能取「有」,以為這世界上是實有的,我的身體是有的,我的心是有的,一切所看是真實的,你迷於物質世界,著於有部,也不能成道,你說完全沒有,執著於空,完全死寂的現象,也不能成道。你必須在空有之間,獲得真正的中道。 

  你知道凡事是空的,但在空之中,你演化種種佛的形象出來,這個才是真道,真道在空有之間。所以佛陀講:第四個毛病就是滅病,這個道理都是很微細的,都接近於真道,但是都屬於邪觀!

  所以,釋迦牟尼佛說:離四病者則知清淨,作是觀者名為正觀。作這種觀想的,就可稱為真正的修行,如果你按照這四種方法去修的話,就名為邪觀,屬於不是正確的修行。

  所以,一個行者,不能造作;也不能完全的隨順;不能去壓制自己的慾望;不可認為一切都是死滅的。這四個觀點是釋迦牟尼佛講的。所以,我們密教裡面不取空,也不取樂,在慾樂跟空之間,調和出一種定的狀態,就是空樂的大定。

  學佛是活的,而不是死的;你著了死,就成了滅相;守戒的太過,就得了作病;隨順得太過,就得了任病;你壓制的太過就得了止病;你認為一切都是死滅的,就得了滅病。所以,釋迦牟尼佛教我們:每一個行者的修行當中,就是要靈活的、完全是一種活的、自然又活潑、又在取一個中道、在適當生存的、理智情感的中間,求一個真正的道,這個才是至道!

  佛陀本身講的道理,非常深刻;佛陀本身的人生思想、非常的超然,那也不偏不執著,這種真實的真道,確在其當中!

  所以,真佛宗所創出來的真佛,是符合佛陀的思想,跟隨其中道理精神在走。今天,我能夠說出釋迦牟尼佛其本身的思想,一般人在註解這四種病時,沒有辦法講解的那麼清楚。他只是把文字解釋一番,那麼真正的道理,講解不出來的。這也是一種很超然的智慧,也是一種知識。剛才跟大家談了這四種病,大家要仔的去意會,你能夠仔細地去想出來,你們就可以明白佛陀的思想、道理及其本身這種超然的智慧。今天就談到言裡。

   嗡嘛呢唄咪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