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蓮生活佛講圓覺經 > 094. 【釋經文】(九十)


094. 【釋經文】(九十)
  『善男子,若知我空,無毀我者,有我說法,我末斷故,眾生壽命,亦復如是。善男子,末世眾生,說病為法,是故名為可憐愍者,雖勤精進,增益諸病,是故不能入清淨覺。善男子,末世眾生不了四相,以如來解及所行處,為自修行,終不成就。或有眾生,未得謂得,未證謂證,見勝進者,心生嫉妒,由彼眾生未斷我愛,是故不能入清淨覺。善男子,末世眾生希望成道,無令求悟,唯益多聞增長我見,但當精進降伏煩惱,起大勇猛,未得令得未斷令斷,貪嗔愛慢諂曲嫉妒,對境不生,彼我恩愛,一切寂滅,佛說是人,漸次成就,求善知識,不墮邪見,若有所求,別生憎愛,則不能入清淨覺海。爾時,世尊欲重宣此義,而說偈言:淨業汝當知,一切諸眾生,皆由執我愛,無始妄流轉,未除四種相,不得成菩提,愛憎生於心,諂曲存諸念,是故多迷悶,不能入覺城,若能歸悟剎,先去貪嗔痴,法愛不存心,漸次可成就,我身本不有,憎愛何由生,此人求善友,終不墮邪見,所求別生心,究竟非成就。』

  我們把這段經文唸完了。那麼在這一章主要大意是:佛陀講障礙清淨覺有四相:第一相是「我相」、第二是「人相」、第三是「眾生相」、第四是「壽者相」。在前幾次當中,我們已經講解得很清楚。剛才經文中提到:「若知我空,無毀我者」。假如你能夠明白這個「我」本身是空的,那麼也就沒有毀謗你的人。這是相對的,因為有這個「我」,你才感覺有人在毀謗你。今天聽到什麼、明天又聽到什麼、報紙上登什麼、雜誌上又登什麼,講的就是這個「我」。今天假如知道「我空」,那麼,就可以不當成一回事,原來什麼都沒有、是空的,哪有人毀謗你?

  因為你自己本身都不存在了,還有人毀謗你嗎?這個就是佛陀本身所講的道理。所以,很多外來的干擾,你會放在心上,是因為你自己有我相緣故,假如你已經證得了我空,你本身是不存在的、是空的,根本是四大假合的,一切都是名相而已。

  今天有人講我,那我「蓮生活佛」是什麼啊?它就是一個名相。講「盧勝彥」怎樣啦?這盧勝彥是台灣戶口名簿上、美國ID card 上所代表的一個符號,不過是個名相而已!今天又有人講「華光自在佛」……怎麼啦!這都是一個空名;「紅冠聖冕金剛上師」……包括現在存在這裏的「我」,仍然是一個名相,並不是真實存在的。

  「盧勝彥」這三個字那裏真實存有的?我又沒有把它刻在腦袋上面,它只是個符號嘛?人家罵什麼呢?罵的就是盧勝彥這三個字;那你是在罵符號,一個名相而已,並不是真實的我。這個是佛陀講的道理哦!你知道「我空」的話,就沒有毀謗的人。所以,我常常在文章中寫道:根本沒有人毀謗我。人家會想,咦!奇怪,明明有人毀謗你,我都看過,怎麼會說沒有人毀謗你呢?那不是盧勝彥打妄語說謊話嗎?其實不是的,這是根據佛陀的道理來講。

  這個「我」本身就是不存在的,根本就無我的,佛陀要所有的行者作「無我」想,不能想自己是存有的,要天天想自己沒有,那麼自己沒有的,就不會煩惱。

  像毀謗的事,一下子報章雜誌登啦,一下子人家流言「咻咻咻咻」像飛彈這樣子來;但是,你有「我空」的思想,那什麼都沒有了。所以我講:根本就沒有被毀謗的人,也根本沒有人毀謗你。這個是「無我想」跟「無人想」,都已經通通沒有了、歸空了。

  釋迦牟尼佛的這種思想,我在別的宗教裏面看不到的,只有佛教才有,佛陀才有這種想法,很高深的!一般像在別的宗教……上帝是真神,這個已經有「我」了嘛!那麼,信我就得永生,不信就入地獄,這個還是有「我」。能講出「若知我空,無毀我者」這種思想者,實在是太高超了,一般人是沒辦法做得到;只有釋迦牟尼佛很偉,大衪能夠有「無我」這樣子的思想,真是非常了不起,應該是最高的哲理。

  世人執著名相,終因名相而產生種種的煩惱,若無名相,則一點煩惱也不生,必然得到大成就。這裏面更有一個重要的說法:「有我說法,我未斷故」,假如今天有人講:「我現今正在說法」,是「我」還沒有斷除煩惱。這個思想更高超,這金剛經裏面印證了佛陀所講的話:若人認為我在說法,這個是謗佛!佛陀根本沒有說法,說法四十九年,並未說法。這個是讓人家想不出來的。明明釋迦牟尼佛說法四十九年,怎麼講沒有說法呢?假如你說釋迦牟尼佛有說法的話,衪認為你是在毀謗佛。

  今天我盧勝彥在這裏講圓覺經,你說我有開講此經,那就是在毀謗我。怎麼可以這樣子講呢?不可以說我在說法,也不可以講我正在開示圓覺經,你們一定搞不清楚,明明在講為什麼又說沒講呢?這裏面有很高深的思想在其中,我只能夠講「思想」,因為根本是講不出來的東西嘛!

這有兩個大意義在裏面:妙法本來就存在宇宙之間的,從來不增加也不減少的,你說了也等於沒有說,這個真理本來就是存在宇宙之間的,今天你說了不增加,不說也不會減少,所以,佛陀祂第一個印證了這句話──說等於未說,所以祂講祂沒有說法。

  第二,假如祂講祂今天有說法,表示祂還沒有開悟,為什麼呢?因為假如你今天……像我講說我盧勝彥今天坐在這裡說法,表示還有「我相」,我已經存在,這是還沒有開悟,還沒有領悟到真正進入宇宙真理的中心。假如進入宇宙真理的中心之人,他第一就講「真理是存在的,說等於不說」;第二他講:「不能講我在說法」,是空對空。這種道理太深了。

  我記得以前在軍中研究炮彈,有什麼「地對空」啊、「空對地」啊、「空對空」──在空中把炮彈射出來,對著空發射,叫做空對空飛彈;好多種飛彈,這樣射過來射過去。所以我終於想到,啊!佛陀說法是空對空,原來是以空的打空的,因此按照釋迦牟尼佛在金剛經裡面,其真正的意思,我能夠體會得出來。

  為什麼講祂沒有說法?因為假如講佛陀已經說法四十九年,就是著了我相,不可以說的法,那裡能夠說呢?真理本來就存在的,你講跟沒有講是一樣的!這個宇宙真理根本就是不增不減,所以你說了也等於沒有說。

  因此,今天你向真正的高僧大德說:噯,你上去說法,講一個真理給我們聽。他上台以後就坐在那裡,他就喝茶,大家準備聽他講,他也不講,就下來了;人家問他為什麼不說呢?他說已經講完了。

  遇到這些頭腦有問題的,其實不是有問題,他已經跟你講了:真理是不可說的,不增加也不減少,說了等於沒有說,這個都是用如來的法在傳法的,就叫作「印心」哪!

  你知道什麼是「印心」嗎?很多弟子來求:師尊,請給我印心,我就用大手印(呵一口氣在手上)給你印心;不行、不行,這男女授受不親,男的印心還可以,女的不可以。其實這「印心」的道理,是無形的。

「大圓滿灌頂」不拘於形式,為密教第四灌;而其他三灌都是有形式的。第一灌是瓶灌,用水灌頂;第二灌是氣灌,用紅白花灌頂;第三灌是無上密灌,用觸灌頂;第四灌是大圓滿灌,是不拘形式的,叫作「印心」。

  所以佛陀拈花,大迦葉在底下會心微笑,這個就是「印心」,是大圓滿灌頂。以後作四灌時,我想出新招來給大家灌頂,不能再拈花了,這個拈花不好,我拈一個臭襪子起來;你看,誰笑得最大聲,誰就印心了。人家大迦葉也沒有笑那麼大聲,對不對!笑最大聲的,最不印心,不笑的印心,表示他懂,笑的表示他不懂。這個有各種方法,以後給大家授第四灌頂,別出奇招!...我就脫衣服好了,那些弟子看到這樣,其中有一個說:唉呀!我明白了。這個就表示印心,你不明白,那我怎麼講。

  佛陀當初也沒有講,衪拈一朵花而已,這是第四灌頂,下一次我要表演....表演什麼呢?脫衣服...不好,脫襪子...也不好。你說什麼?你要我鼻子紅啊!其實我鼻子紅起來也不好,想想看...以後再說!

  今天盧勝彥在這裡說法,根本就沒有說法;無說法者,沒有人在說法,也無聽法者;根本一切都無,也不是在這個時候,這個就是破四相,了三心。今天我在這裡說法,無說法者,就是破我相,無聽法者就是破人相;根本沒有人在講圓覺經,就是破眾生相;也沒有時間、空間,這個是破壽者相。佛陀的道理是很深的,你們慢慢去體會。「無我、無人、無眾生、無壽者」。

  維摩詰居士,他有一次在房間裡面,能夠有三億的菩薩進入他的小房間中,我們在想:哎呀,這一定擠死了,怎麼可能如此呢?這就沒有空間。

  在世間人來講,有時間、空間的觀念,佛法則沒有。空可以小,也可變成非常大的;而大的可以變成非常小。所以,一芥子可容納一個天地,三千大千世界,郤在一芥子之中;一個花就是一個世界;一滴水珠就容納三千大千世界。在佛法中,空間是有無窮盡的觀念存在,那時間也是。佛經最多講的是爾時,一時,就是一剎那,代表永恆長久的時間。所以,今天在這裡說法,這個時刻,一剎那就代表永恆的,三千大千,通通都是充滿的。不要小看這個空間,將來你們寫師尊日記,可以寫,一時,華光自在佛,在西方,美國人的地方,真介海會講圓覺經,時有三億多菩薩。到時人家來參觀西雅圖雷藏寺、真佛密苑...,喔,這個是遺跡地、古跡地,當時錄影的燈還在,你看這機器都好舊了,差不多快生鏽了。過了五百多、一千年,他們來看這個真佛密苑,哇,都有很多白蟻,三億菩薩...他們一看,不像噯,好像最多只能容納于、一百人,怎麼回事?這個就是破空間。

  佛陀在靈鷲山說法,那個地方差不多只能容納幾百人,但每次佛陀郤講三千人俱,那麼大家都跌落在山下?因為它本身是空間無限,來參加法會聽法的,包括所有十方三的佛菩薩都到,三十三天、二十八天等天眾也到,山神、水神、苗稼神、地神、風神、空神、日神、月神、閰羅王子、海龍王、天龍八部全都到,你說幾千幾億都有的,它是可以容納的。所以,佛法不同,勝於所有一切世間法,超越時間跟空間,將來科學是可以證明這一點,現在都有這樣子的科技電影。

  像登宵法師站在這裡,按一個電鈕,他已經在月球了,從地球消失,他的人已在月球上了,這是破空間。先把你的四大──地、水、火、風分散,「咻」就沒有了,然後集中成一點一點光,給你吹到月球,在那邊用組合的地水火風,再按一下「咻」,登宵法師回到地球。啊,這是可以作得到的,將來只要有分解的儀器,把人體分解,到台灣再作人體組合,則所有航空公司通通都倒閉。只要把你送到分解室去,分解掉你身體上的東西,然後到台灣再把你組合起來。

  我以前有個想法,講出來你們不要笑,我在小學時想的,到今天還沒有人發明。你們曉得這地球是圓的嗎?美國跟台灣的距離假如是一條直線,為什麼不從美國土地上打一個洞直通到台灣;然後你要回台灣很簡單的,就從美國把你推下去,咻!就掉回台灣,這樣就回去了嘛!然後,你要到任何一個國家去,中間挖成很多的道路;到澳洲的話,從這裡下去轉一個彎就到了。對不對!到日本的話,你還沒到台灣以前,先下車,從這邊掉出去,藉另一個力量從那洞出去,你就到日本。那地球內部就把它弄成很多的洞,你要到那裡,就可以到那裡。這個是我小學時候想出來的,怎麼人家到現在還不發明呢?你可以挖個洞,當然要設計好一點,因為要經過地熱、岩漿、地球的中心,才能到達目的地,我小時候就有這種想法。

  科技的發展,將來有可能打破時間、空間,你說打破這個時間,是可以的。宣仁法師,你突然想到你的第六世去,就買第六世的票;要到第五世去,就買第五世的票;要到第一世,就買到第一世的票比較貴,愈接近今世的票比較便宜,因為那個時候比較好製造環境出來。你買了票就讓你進入時光隧道裡面,你進去哀哀叫(台語),一直轉;一出來,哇,宣仁法師變成女的;不但如此,他還變成滿清旗人,走路還一搖一擺的,在皇宮裡面當宮女。原來你回到前幾世去了,這時間的問題是可以證明的。

  現代醫學上幫人催眠,用一個棒針的東西觸你的腦神經,接觸了那一段你就講出你那一段的人生經歷在唐朝活過,在三國時代、滿清時代也存在過。他給你觸那種,你就顯示那一世,給你催眠時,你就作那些事情。在你腦海的記憶帶裡面,且一根針刺你的時候,你就顯現那一世出來,有人已經在作此研究。

  那時我們不是現代人,都是古董,所有現在坐在這裡的人都是,並沒有說這一世才來轉世的;因為你臉上的記號,已經轉過很多世啦。所以這就是回到時光隧道裡面,這都是確確實實的。

  佛法是打破時空,在這裡佛陀講的:「眾生壽命,亦復如是」。不要執著有眾生、有時間、空間;在佛法裡面,空間、時間都不存在的。所以,你要得到真正的大成就,你要破到人、我、空間、時間。

  佛陀講的,末世眾生有人是很可憐。他雖然很嚮往真理,很精進地在用功,但是反而愈修他煩惱愈多,毛病愈大,不能入清淨覺。這是什麼原因呢?因為第一,他執著有我;第二,他執著有別人;他執著有空間、時間...這個不能得到開悟的。所以,佛教教人家破人我、破空間、時間,這個是很偉大的一種思想,很了不起的。

  所以,你研究了佛法以後,就知道原來佛法在心裡建設方面,是廣大無邊的,是無窮盡的,是真正能解脫人的煩惱。好像人身體有病,他不求無病的,因為病也是暫時的;你既然證到空無了、無我了,那些病算什麼呢?所以,假如你不懂得無我的道理,雖然你很精進努力,但是你的煩惱郤愈來愈增加,所以,不能入清淨覺。

  「末世眾生不了四相,以如來解及所行處,為自修行,終不成就」。你這個「我、人、眾生、壽者」四相,不將它消除的話,你再怎麼樣用私人的心去修行,也不會有成就的。

  眾生有些講:我已經開悟了、得證了,佛陀講這些都是沒有的,這個叫做「未得言得、未證言證」。其實得即未得,因為未得所以叫得「未證言證」是因為你本身還沒有證得,所以你說證得;真正證得的,就是未證。這樣你聽得懂嗎?所謂開悟,就是沒有開悟;因為沒有開悟,所以才叫開悟。所謂證得,就是沒有證得,因為沒有證得,所以才叫證得。所謂盧勝彥,就不是盧勝彥,因為不是盧勝彥,所以才是盧勝彥。釋迦牟尼佛經常講這幾句話,你只要理解出來,你就知道。

  你假如能認得我空、無我,就能明白這幾句話,否則你永遠不明白。因為假如你真正開悟了,就知道開悟也是空的。那麼,由於你證得空了,所以才是真正的開悟。你已證得空,才明白你根本不必去證,既是知道不必去證,才叫證得。所以,這句話非常好的,在真理裡面是一級棒的話,能夠講出這句話,而且清楚明白,就是一級棒的。

  在這邊祂又講有「我相」的人是什麼樣子?看見人家很高明,你心裡就嫉妒,這是有「我相」;看見人家比你差的,你就嘲笑他,這就是有「我相」來出發的,不能入清淨覺。

  最後佛陀講:所有的行者,應該精進降伏煩惱,應該起大勇猛;還沒有得到的,令他去得到;還沒有斷的,令他去斷。

  要對著那環境,也不生起「貪瞋癡疑慢嫉妒」的心;對所有的思愛仇恨,通通要讓它一切寂滅。那麼,佛陀講這種人可以漸漸得成就,不會掉到邪見裡面。假如你在真理當中有所求的話,就不能入清淨覺。

  最後,釋迦牟尼佛講這個偈,就是要大家除我相、人相、眾生相、壽者相,你能夠除四相、愛、恨、去貪瞋癡,最後明白自己本身,也非我有;這個就是佛陀本身講的偈,能夠證悟這個,才叫作證悟真理;不能證悟這個,還差得很遠的。

  那你假如能夠懂得如來的真理,你會活得很輕鬆,很愉快;在任何的環境裡面,你都能夠心平氣和,也不會什麼時候就心不寧、退道心;也不可能講說:我要離開啦,我要到那裡去啦。那裡通通都一樣!真理是沒有空間的,那裡都一樣;也沒有時間的,你活在那一個朝代都一樣。在那裡你都能夠生存,如果不如此,你在六道輪迴!你天講到這裡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