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蓮生活佛講圓覺經 > 092. 【釋經文】(八十八)


092. 【釋經文】(八十八)
  『善男子,云何我相?謂諸眾生,心所證者。善男子,譬如有百骸調適,忽忘我身,四肢弦媛,攝養乖方,微加針艾,則知有我,是故證取,方現我體。善男子,其心乃至證於如來,畢竟了知清淨涅槃,皆是我相。善男子,云何人相?謂諸眾生,心悟證者。善男子,悟有我者,不復認我,所悟非我,悟亦如是,悟已超過一切證者,悉為人相。善男子,其心乃至圓悟涅槃,俱是我者,心存少悟,備殫證理,皆名人相。』

  「善男子,云何我相?謂諸眾生,心所證者。善男子,譬如有百骸調適,忽忘我身,四肢弦媛,攝養乖方,微加針艾,則知有我,是故證取,方現我體。善男子,其心乃至證於如來,畢竟了知清淨涅槃,皆是我相。善男子,云何人相?謂諸眾生,心悟證者。善男子,悟有我者,不復認我,所悟非我,悟亦如是,悟已超過一切證者,悉為人相。善男子,其心乃至圓悟涅槃,俱是我者,心存少悟,備殫證理,皆名人相。」

  我們今天就談一下,「我相」跟「人相」,就可以了。關於這個「我相」,

佛陀是這樣子說的:假如你身體覺得很舒暢,一點麻煩都沒有,「我相」雖然是存在,但是不明顯,有的時候你會忘我;忘我,就是得意盡歡的時候,你就忘掉自我。所以有些人,太得意了,太高興了,他突然間忘掉自己是誰。

但是人在生病的時候,按照佛陀所講的,身體不舒服,這個「我」體,顯現的非常清楚。你發燒了,你那裏痛,你就覺得這個「我」太明顯了。佛陀講,這個時候就要用藥治,打針;上面寫著要針,針炙、打針,我不知道佛陀時代有沒有打針,不過上面寫的是這個樣子。應該佛陀時代是沒有打針的,這個是「微加針艾」,「艾」的意思,用一種針去刺的,是一種藥;你在攝養身體的時候,突然間有病了,要增加這個針。

  「則知有我」,這個「我」體就非常明顯,這個就是「我相」。「我」可以講:一切煩惱跟一切感覺的根源。佛陀講:平時你一切調養的好,你不感覺到「我」體的存在,稍為有一點病痛你就感覺到。

  我一生當中最怕的一件事,就是打針。以前我當兵的時候,只要那個醫官拿著針筒,過來要幫我們打針;雖然軍人是不怕死,但是軍人本身,他必需要防衛國家,要注重自己的身體,所以經常有流行性感冒,就必須先打預防針。軍中的針很多的,國防部發配的藥很多,有什麼霍亂,馬上就先打預防針。你知道團體生活裏面,傳染病是很快的,一有什麼症狀,馬上先打預防針。那我又是最怕打針,每一次要打針,大家排好隊,我是這樣子:袖子捲起來,捲起來要打針,然後一看,差不多前面排三四個,大家都在打,我就拿一個棉花,在那邊揉,喔!痛死了,痛死了,然後走到一邊去,說我也打過了,請醫官幫我勾起來一下,我已經打過了。他一看我,因為他打那麼多個,那記得說,那個打過,那個沒有打過;就這樣子,每一次我都逃過去了。因為我很怕痛,你知道一打針「我」體就顯現,就有「我」;師尊是修無我,所以不要打針。

  我也很怕體格檢查,我當兵的時候體格檢查一次,然後進到美國,移民的時候也要體格檢查。那時候要申請美國居留,也做一次體格檢查。還好他們老外不流行打針,他不給你打什麼針的,外國的醫生也很少打針。我的身體,一直都還不錯的,很少說去看醫生,打針。唉!這個不能講,這個一講出來,毛病就會來。這個有禁忌的,身體好,不要自誇,不要自大,這個自誇,自大,很容易病就上身。(笑)

  我來美國之前,從未踏進這個美洲的大陸;之後,有七年的時間我沒有離開美國,我是拿到公民以後才出國。整整有七年的時間,待在美國七年,我連一次感冒都沒有;七年沒有感冒,這是很不得了!然後我在香港紅磡體育館的法會說大話,這裏有幾個參加紅磡體育館的?他們知道,我講:聽到我咳嗽一聲的,我給五百塊港幣;聽到我打一聲噴嚏的,也一樣給五百塊港幣。因為我從來沒有感冒嘛!七年了,信心十足,我就這樣子,大聲在紅磡體育館講。第二年我再到紅磡體育館,就不敢講了。(笑)

  因為我到香港之後,又回到台灣;原來香港跟台灣的細菌很厲害!美國這邊空氣很好,這個空氣,很清的;香港跟台灣的空氣像臭水溝。你把一條在清流裏面游的魚呀!突然捉起來,丟到臭水溝裏面去,它馬上就翻肚,馬上翻身。我第一次感冒是在台灣,七年以後第一次感冒是在台灣。

  不過,身體鍛鍊是很重要的。人在身體好的時候,沒有什麼「我相」,他灴自覺,就得意忘形;在身體不好的時候,「我相」特別明顯。佛陀講的,祂說:要打針的時候,唉呀!痛死了,你知道「我相」就出來了。吃藥的時候很苦呀!這個「我相」就出來了。其實「我相」經常顯現的.只是大家不知道;你肚子餓的時候,「我相」就出來了。(笑)

  我記得以前蓮轅上師,今天有沒有看到?喔!他閉關了。他的「我相」是很厲害的,每一次跟他一起吃飯,他是用手「五龍下山」,抓起本西就啃,那個時候他身體,哇!很胖;現在他開始吃素了,瘦得跟北京猿人差不多;他吃素而且好像是過午不食。不知有沒有什麼過午不食,還是過早不食,還是過晚不食,我是不清楚;所以他瘦得像竹竿一樣,不過肚子餓,「我相」也就出來。

  西雅圖天氣很冷,你也會感覺到「我相」出來。你穿夏天的衣服,西雅圖的夏天就跟冬天一樣,你會感覺到冷,這「我相」也會很明顯。

  什麼是「我相」?你本身的存在,就是「我相」。佛陀講的這個「我相」,還有另外一樣,「有所求」,「有所證」,都是「我相」。你去求了,我想要求什麼,這個「我」就特別的明顯。那「有所證」,我已經證明了什麼的時候,你這個「我相」也會特別明顯。

所以按照佛陀釋迦牟尼佛說:凡是有所求的,有所證的,都是成道的障礙。那麼你悟到了什麼呢?你已經領悟到什麼呢?其實也是在一個「名相」裏面。意思講這是「人相」,有所求,有所悟,有所證的時候,就是講「人相」;有所求,有所證,是「我相」;有所悟是「人相」,就是比較更深一層證悟的時候,你會產生一種「人相」出來。這是佛陀今天在這圓覺經裏面所談到,什麼是「我相」,什麼是「人相」。

  「人相」是怎麼產生的呢?可以這樣子講,是因為「比較」產生的。你用「比較」的方法去悟了,這就是一種「人相」。今天就解釋「我相」跟「人相」。

  嗡嘛呢叭咪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