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蓮生活佛講圓覺經 > 091. 【釋經文】(八十七)


091. 【釋經文】(八十七)
  『善男子,一切眾生從無始來,妄想執有我人眾生及與壽命,認四顛倒,實為我體,由此便生憎愛二境,於虛妄體重執虛妄,二妄相依,生妄業道,有妄業故,妄見流轉,厭流轉者,妄見涅槃,由此不能入清淨覺,非覺違拒諸能入者,有諸能入,非覺入故,是故動念及與息念,皆歸迷悶。何以故?由有無始本起無明,為己主宰,一切眾生,生無慧目,身心等性,皆是無明。譬如有人,不自斷命,是故當知,有愛我者,我與隨順,非隨順者,便生憎怨,為憎愛心,養無明故,相續求道,皆不成就。』

  「善男子,一切眾生從無始來,妄想執有我人眾生及與壽命,認四顛倒,實為我體,由此便生憎愛二境,於虛妄體重執虛妄,二妄相依,生妄業道,有妄業故,妄見流轉,厭流轉者,妄見涅槃,由此不能入清淨覺,非覺違拒諸能入者,有諸能入,非覺入故,是故動念及與息念,皆歸迷悶。 何以故?由有無始本起無明,為己主宰,一切眾生,生無慧目,身心等性,皆是無明。 譬如有人,不自斷命,是故當知,有愛我者,我與隨順,非隨順者,便生憎怨,為憎愛心,養無明故,相續求道,皆不成就。」今天就唸經文唸到這裏。

  在這一段經文當中,佛陀回答,這也就是金剛經裏所講的「四相」:我相、人相、眾生相及壽者相。佛陀認為,有我相、人相、眾生相、壽者相,就是一種障礙,認為是一種四顛倒;因為有這四相,就一定有分別,有執著,有煩惱,有貪慾,這四個東西就會產生出來。很簡單,你認為有我,就一定會珍惜這個「我」;認為有人,那你就一定會產生分別心;認為有眾生,就有輕、有重;認為有壽命,就會珍惜,也就會產生愛跟憎。這就是稱為「四相」,四顛倒。

  由於有這個四相,有這個「憎」,什麼叫「憎」?就是一種怨恨?一種嫌惡的心理。那麼所謂「愛」呢?當然也就是一種愛染的心,愛染這一種心跟憎惡這一種心,是兩種相對的境界。因為有這兩種的境界,自然就產生「妄業」,一般來講就是「愛」的業、「惡」的業、「善」的業都有,因為有這種「業」的關係,就互相「輪轉」,「輪轉」就產生一種「輪迴」。

  接著呢?有些人是厭世這種輪迴的,他也會產生另一種的,想要脫離輪迴的這一種「妄想」。其實脫離輪迴,倒不是一種「妄見」,但是你有了「輪迴」的這一種名相,想要進入永生的這一種名相裏面,也算是一種「妄見」。

  這裏面佛陀講的,你有這一種名相,涅槃名相以後,想要進入涅槃,反而是很困難的一件事情,不是涅槃去拒絕你。好像說你想進入「圓覺妙心」裏面,想要進入圓滿的覺悟裏面,不是圓滿的覺悟拒絕你,而是你本身先有這個名相,就很難進入。為什麼?好像學禪定,一直想要定,你拼命想:我今天一定要進入密壇裏面,禪定的時候一定要進入無念,拼命想要定,你就定不了。這就是你越緊張越不能,你拼命想要進入涅槃,就進入不了涅槃;你拼命想要得到圓滿的覺悟,你就覺悟不了。

  你知道佛學裏面,經常提到的,「非空」、「非有」、「真空妙有」。「非空」跟「非有」不是「空」,也不是「有」;「真空」裏面還要有「妙有」,你光光執著這一種「空性」,你想進入這種「空性」,就很難。

  心理學家他們是專門研究人的心理。他們也講:你越是想要達到彼岸,你就越不能達到彼岸;所以叫你放下,你愈想放下,就愈執著。佛陀前面講的這幾句話,就是這樣子的。

  「非覺違拒諸能入者,有諸能入,非覺入故,是故動念及與息念,皆歸迷悶。 何以故?」動念息念,就是在講禪定。佛陀告訴我們,你動念當然不好,妄念太多,雜念太多,念頭經常動來動去,不好。那息念好不好呢?把這個念頭統統斷掉,好不好?佛陀也講,「皆歸迷悶。」你想要止掉這一種念頭,愈止它就愈來愈流。

  中國古代有一首詩,是這樣子的,「抽刀斷水,水更流。」就是你想用力把這個水切斷,這水還是流得更多。

  我們學禪定的人就是有這種體會,你講說,好今天我已經洗好一個澡,而且穿了寬鬆的衣服,心靈盡量保持平和,飲食也是適中,不是很飽,也不是很餓,自己覺得今天心情非常的舒泰,也覺得無事、無心,應該不會有雜念了;進到密壇,坐下來,你一直想,不能想,不可以想,不可以念;什麼都不念,你就緊張地坐在那裏,拼命坐在那裏呢;奇怪那念頭突然不知從那邊產生了,你馬上知道這個念頭來,馬上要把它打消,砍死、斷了它!然後呢,看那裏都不是,看鼻子,想鼻子;眼觀鼻,鼻觀心,心理就幻化出一些事情來,等你坐一個小時以後,原來已想念了一個小時。唉呀!糟糕,今天還是沒有辦法斷念。

  事實上,念頭是不易斷的,要「止」這個念頭,佛陀講的,不管你是動念,或是想息念!皆歸迷悶。為什麼呢?因為從無始以來,本來就是「無明」的。「無明」就是你本身的主宰,一切眾生,都沒有慧目的,沒有智慧眼睛,身心本性皆是無明,你既然是無明,那裏會無念!佛陀講的。

  所以我們學禪定的人,學靜坐,學冥想,很清楚的,你想斷所有的念頭,很難。你必需在「動」跟「靜」之間,取它的訣竅;在鬆跟緊之間,取它的訣竅;在清醒跟睡眠之間,取它的訣竅才能夠入三摩地。有的時候還要一鬆一緊,一鬆一緊;有的時候還要一動一靜;還要在「有念」跟「無念」之間,取它的訣。「非有」、「非空」、「真空妙有」,都是講這個的,「空」不是真正的捉不住個訣竅的話,始終在那裏搬弄。

  真正的禪定,我覺得容易進入定中,是什麼原因呢?因為我是不執、不惑,我不執著。像今天來講,我絕寺不會講說,唉呀!我今天一定要坐得很好,不是的,我坐就坐得很好,不是的,我坐了就坐了,我很自然,隨順自然之道。有念頭來了,輕輕地看它,觀察它,輕輕地觀察這個念頭,不去捉住,也不去止它,也不放鬆它,好像匯為滔滔江海;輕輕地觀察它,隨順它,自然讓它流竄。有時候稍為止它一下,有時候放它一下,在收放之中,入於禪定,我是用這個方法,又收,又放。所以禪定方法,完全存乎一心。

  你過於放,你就睡著了,過於緊,你就止不了,這是一種禪定的訣竅。佛陀講,只要隨順我的,心理就歡喜;只要違逆我的,心理便產生憎厭。這就變成了「無明」,這樣統統不會有成就。

  今天我們度眾生會有這種現象產生,大家開始出外去弘法,上師、法師出外去弘法;這些人來皈依的,覺得很高興,有人來皈依,來學佛;有人呢?不來皈依,而且還侮辱你、罵你,就很厭惡他,你產生憎惡的心;其實不要這樣,我講過,度眾生要用清涼心來度。

  什麼是清涼心?你心裏面保持得很平相,我已經做了度眾生這種事情,那麼他聽跟不聽,同等對待,就是不執著。你想想看,師尊要度自己的母親,要度自己的父親,很難的,很困難的。我說有天堂,父親說拿給我看,在那裏呀?我說有佛,父親說在那裏?你給我看!看到我就信。我說,沒有關係,我不生氣。我心想,怎麼搞的,這麼難度!我說,我真的過西方極樂世界。他說,西方極樂世界在哪裏?你拿證據給我看。

  也有出家比丘這樣子跟我講:盧勝彥,你說你上西方極樂世界,拿證據來給我看。科學證明,現在的人講科學證明,西方極樂世界在哪裏?指給我看,你顯出一個角也好,你去那裏拿一個東西回來給我看,金沙舖地,好!金沙舖地,那抓一把金沙給我看吧!西方極樂世界,阿彌陀佛,祂金沙舖地,七寶建的宮殿、那些行樹,你採片葉子回來也好,你捉一個迦陵頻伽回來給我吃呀!(笑),給我進補(笑)!他說有呀!有共命之鳥,有鸚鵡,有出和雅音這些鳥,你至少捉一隻來給我看嘛!他要科學證據,那時候我實在,心理很難過的。你說你本身去過西方極樂世界,是!我是去遊歷過的,統統都看過,所有佛菩薩我都看過的,摩訶雙蓮池的境界,我都去過的,那我真實見,回來以後先訴我父母。

  我母親,當然很信,那我父親,也就是講說:唉呀!如果你是蓮花童子!那我就是托塔天王李靖(笑),他以為我是哪吒三太子,蓮花化生。我講我是蓮花童子,他說蓮花童子不是蓮花化生嗎?蓮花化生就是封神榜裏面的哪吒三太子嗎?那你老子就是托塔天王李靖。他就這樣講,我沒有辦法,對不對!他要證據,沒有辦法,這個要等。度他很難,我們慢慢來,要有耐心,要清涼心,你不能起那個恨的心,我真實去過了你都不信,對不對!那我就是很耐心的等,等到有一天,他覺得有事情,他要求佛菩薩了,好,我母親講那你就皈依,他就講,皈依把!沒辦法啦!他就皈依了。(笑)

  這個錄帶也不能讓他看到,(笑)否則他也是會現金剛相。(笑!)親人難度,要度母親,因為他知道,有時候母子連心的,她就比較容易度。父親認為:你當兒子的,再怎麼偉大,還是我兒子呀!對不對1你再怎麼樣會飛天,會鑽地,你有大神通,通還是我兒子,那有可能當父親皈依兒子的。對不對!所以親人有時候也是難度,要度化他是很困難。直到有一天他講說:好啦!好啦!皈依吧!他就皈依,也受過幾次灌頂。我記得很清楚,他第一次受灌頂是在台北莊嚴堂,那時他看到很多人,都跑來灌頂,他也趕快排隊來受灌頂。我說,奇怪!偶而他也會清醒一下,他也來受灌頂,所以,這個也不簡單。

  要度親人,實在是很困難。因為他了解你太多了嘛!你過去是如何,如何!現在又如何!如何!怎麼突然間你會變成這樣子呢?其實也不是的。真的,我到過西方極樂世界,摩訶雙蓮池。我把這一段經歷講給人家聽,有些就是信,就願意皈依;確實師尊是有他的經歷,有他修行的歷程,我們願意皈依。但有些人根本就不信的,有些甚至於佛教徒,出家比丘說:那裏有這回事!要拿證據。但是我們本身是真實去過的,要跟他講到非常清楚,再怎麼講都沒有用的時候,你要用清涼心等待,不要去怨恨他!怨恨他就著了「業」了,就是執著了。不能有愛跟憎,因為「愛」也會變成「業」,「憎」也會變成「業」。

  「愛」、「憎」,就是佛陀講的:順著你就會產生「愛」,逆著你的就會產生「恨」,「愛」、「恨」都會造成一種「業」,變成一種輪迴。所以,記得我們將來出去度化眾生,就是用清涼心,順著你的,你當然很心喜;逆著你的,你一樣很心喜對他,我們等待。用清涼心,你心裡會保持平和,而不造成一種「業」出來,不只是在度眾生,在任何一種現象裏面,都是這樣的。

  你今天對某一個人產生一種恨、怨出來的話,會造成一種「業」的,你自然你的行為、言語、意念跟你的身體上,你已經造成了「業」了。所以平等對待,我是這樣子做的;所以任何一個眾生,到我面前來,我都是平等對待,用清涼心對待。為什麼呢?因為我假如知道你本身不好,我會想,這個是你好幾世轉過來無明,既然有這些無明,我怎麼能夠怪你。

  所以眾生都是一樣的。佛陀講的,切眾生,生無慧目,他們並沒智慧的眼睛,必需經過一番的教化才會產生出來,所以必需要體諒他們,用清涼心來度化他們。

  有很多人講,師尊有神通,你們真佛宗都是在追求神通。其實不是的,因為你執著神通,你就不會有神通的。很簡單講一句話,你今天追求神通,你就不會有神通。這很簡單,佛陀講,你追求涅槃,你入不了涅槃,因為你有「名相」在裏面,「名相」作為一種障礙,很多事情不能有執著。

  「神通」,我講過了,自然流露,很自然的,根本不要去想要追求什麼「神通」,但是你在修行的過程當中,你只要產生一點定力,那個定力自然就會轉化「神通」。我今天很簡單講,我們中國古代不是講一句話嗎!「聖天子百靈相助」,天命的這個皇帝呀!自然有很多這個百靈,去幫他。「百靈」是什麼東西?就是精神,這些神明,鬼神,都會去幫助他的。今天只要你是修行有德的高僧,你已經體會到圓滿覺悟了,你已經有無上的智慧了,想想看!一定有「百靈」來幫助你,「聖天子,百靈相助」。那麼你自己本身,你德行已經夠了,修行的境界到了,你只要動了一個念頭,所有靈,鬼神,都聽命於你。

  所以密勒日巴能夠起雲,能夠下雨,能夠降雹,降雪,能夠指揮天象。憑「百靈」相助。他用指示印,指示印是什麼呢?指示所有靈去做這些事情,他希望這樣子做,就能造成這種現象。

  一個真正的道德高僧,他要求雨,有時候他只是意念上而已。人家來求他,他說,我沒有學過這個;但大家知道他是一個有道德的人,請他下山,他祇要在田埂上走一圈,念頭說,唉呀!下雨吧!祂就下雨。唉呀!你法術高明,你這個和尚不得了,大法師,法術高明,他在田埂上走一圈,烏雲就密佈,涮!就下雨了,什麼原因?不是他法術高明,是「百靈」相助;所有鬼神都聽命於他,來幫助他,天象也要移轉。

  密勒日巴他一舉指示印,天空的烏就密佈,大雨就傾盆;他一舉指示印,雹就下來,只是他的念頭一轉。密教裏面有指示印,我指示你這樣子做,你就給我這樣子做,那些靈,統統聽命於他,統統來幫忙了。

  一般的顯教,那有什麼指示印?沒有什麼指示印!他就講:阿彌陀佛!一雨吧!哪!你看現在下雨了!坦白講,他就是道德夠,所有的鬼神幫助他。這是一個人本身的精神力量!這個就是「神通」。

  「神通」是什麼?不是變魔術,不是故意去做的,是「百靈」相助。所以很多人他不明白,他以為,唉呀!這個盧師尊是追求神通的,真佛宗是專門講神通的。其實不是!那有什麼神通?就是你的精神定下來,念頭一動而已。

  密教裏面,當然有所謂「作法」。密法裏面,有這個「作法」,「行法」,他當然是按照意念,而轉去作這個法。那麼主要是藉著空行母,空行勇父,勇母,飛天的力量,去作這個羯摩事業。

  大家想一想,神通可以追求得到嗎?不是的,是你修行的境界到了,神通自然就流露。你的意念一轉「百靈」相助,這個才是神通呀!所以很多和尚,很多比丘,或者一些修行家,罵這些神通。神通不是求來的,是你修行的境界到了,「百靈」相助。你叫它說:火山不要爆發。你想想看,火山要爆發,怎麼會不爆發?是因為山神幫忙,或者所有的神幫忙,希望不要觸及它的爆發點,這個岩漿,這些爆發的東西,熱點,溫度,儘量給它降下來,往別個地方走,再另外有一條道路,讓它疏散這些岩流。

  這世界上的事情,天象,種種的人心!不是說,你故意去學習能夠得到的,完全是一種自然而然的現象。所以今天人家講說,師尊有神通。其實我這種神通,也不是我故意去追求來的,而是一種自然而然的現象。

  今天提到真佛宗,外人就批評說:真佛宗都是講神通的。那也不是!其實這是一種自然而然的趨勢。因為大家學了密!「密」本身又叫神通宗。什麼叫神通宗?有兩樣,第一個,他要學「定」。你一有一點點的「定」分,就產生一分的神通力;那麼其中又有「真言」,這個真言它本身有真言的力量;當中又有攝召,攝召又有攝召的力量;又有加持的力量,根本上師給你加持的力量;有虛空中,宇宙意識的力量;有空行母的力量;有護法的力量;有本尊的力量;多種的力量匯合起來,造成一種趨勢。

  密教又叫神通宗,這神通也不是追求來的,完全就是一種自然而然的力量,意念一動,百靈相助。顯教不是沒有神通,意念動,只要鬼神相助,就是神通。

  今天我接到一封信,印尼有一位弟子,他要去開腦的,腦裏面長瘤,醫生講一定要開。那位弟子Fax到西雅圖來,我在這邊加持一下,就放這裏加持一下而已;他開腦的前一天又去檢查,那個瘤,居然不見了。今天他Fax來講,醫生說不用開腦,因為沒瘤了。哇!天啊!我們看了也高興呀!怎麼會沒有瘤呢?明明照出來是有東西的,今天一看,統統沒有了,這也不是我故意把他的瘤拿掉的,也不是我施展什麼法力!我只是念念咒,就靠真言的力量,就把那一個腦瘤,消除無形。

  佛陀在這段經文裏面講得很清楚,不要有怨恨的心,不要有愛染的心,因為怨恨跟愛染,都會造成妄業,變成流轉的根本。保持你的不執的心,自然的心,非常重要;不執著,很自然,很隨順,很清涼,行者的心應該是這樣子的,不執不惑。

  心理學家也是這樣講,越是想要得到,越不容易得到;越有名相的,名相就變成你的障礙。就因為有了名相,才不能入清境覺,為什麼呢?因為你有名相,變成你的障礙,你動也好,靜也好,都是迷悶;眾生都是無明的,沒大慧目的。所以我們學佛的人,甚至於傳法的人,就是要教眾生把無明漸漸去除,然後給他們有真正的智慧。度化他們的時候,不能有憎怨心,因為你有了憎怨的心,你自己也會有無明,也就是一種障礙。

  「愛」、「恨」都是由無明產生的。所以師尊常講:我是一個自然者。自然者的意思就是說:很多事情我們不用勉強,都是順其自然最好,比較平和,不執也不惑,隨順自然,這樣子過日子,非常的清閒,那麼清閒,也就是神仙。

  昨天在彩虹山莊的大磐石一坐,唉!太好了,虛空一片的晴朗,遠山,近山,層層岸,松柏矗立,周圍的清風徐徐。肚子呢!也很舒服,剛剛吃飽飽飯。口呢?也喝清涼的水;心思也很安寧,坐在磐石上,一動也不動。每天晚上去那邊坐一下,小喝兩杯,稍為有點茫茫的時候,剛好睡覺。你看!這日子不是很好!也無煩惱也無憂,管它高速公路多少車子經過,高速公路那些車子,咻!咻!,他們那麼緊張,幹什麼呢?倒不如我悠閒自在,欣賞大自然,稍微有一點茫茫的時候,就睡覺。頭腦呢!很清爽,空氣又好,環境又優美,能夠過這樣子清閒的神仙生涯,實在是無上至樂。

  所以禪宗祖師講,你肚子餓了,你就吃飯吧!你愛睏了!你就去睡吧!其實這個都是自然之理,自然之道呀!不慍,不火,你何必呢?何必去跟那些無明的眾生牽纏幹什麼呢?你何必生他們的氣呢?沒有麼嘛!我們盡力做了。

  我已經講了真佛密法那麼。你說:我不信,我不修,還要罵你!還要毀謗你!那我有什麼辦法!我就笑笑,阿隬陀佛!THANK YOU , GO AHEAD!你請便,對不對!你不信,沒有辦法。我還是要跟你說阿彌陀佛!唉!太好了!太好妙了!為什麼妙?眾生無明,非常的微妙;你不信,我沒有辦法!但是有一天,你突然有事要找我了,你就信了!對不對!

  所以度眾生,不能勉強的,也不能產生恨的心,也不能人家聽了你的,相信你的,你就特別愛護他,也不要這樣。那麼你在定中,你會很自然的產生一種定境,在定境你就露神通,你也不要去毀謗神通。神通有什麼不好呢?對不對,幫助人有什麼不好,但也不要去執著,我要把它變成我自己的一種POWER。不用啦!你也不用去求什麼,自然這些鬼神就來幫助你。

  祂有來幫助,沒有來幫助你,你也不要去執著。我有一段時間也是執著的,我請了他們,他們來我就高興了;他們不來,我會想到那裏去了!怎麼不來呢?怎麼搞的,他不幫我了,到底是怎麼一回事!我也會火大的,怎麼搞的,我不請你們,你們怎麼不來!難道我的菜不好?其實也不是,他們有時候來,有時候不來的,有時候他們也許是到國外去觀光,(笑!)流行觀光,他們出去玩,你總不能天天把他們捉得緊緊,你要跟在我身邊。

  師尊有很多護法,他們跟著我,有時候我召請他們,他們馬上就顯現出來,他們就讓我知道,他們在我身邊。那因為我執著,他們一定要在我身邊,天天這樣子問他們:「有沒有在呀!」這樣子也不好,生一種執著。順其自然,意念運轉自然,來與不來都是一樣的,這一班護法沒有來,另外一班護法也來了。

  所以佛陀這一章裏面講的,還是講了自然之道。自然、不執、不惑,眾生都是無明,你要教導他們,用清涼心去度化,不要產生怨憎,也不要產生愛染,就不會造業,不受輪迴,也不要涅槃這個想法;你一直想要進入涅槃,你就入不了涅槃。好了,今天就講到這裏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