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蓮生活佛講圓覺經 > 085. 【釋經文】(八十一)


085. 【釋經文】(八十一)
  『爾時,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:清淨慧當知,圓滿菩提性,無取亦無證,無菩薩眾生,覺與未覺時,漸次有差別,眾生為解礙;菩薩未離覺;入地永寂滅,不住一切相;大覺悉圓滿,名為遍隨順;末世諸眾生,心不生虛妄,佛說如是人,現世即菩薩,供養恆沙佛,功德已圓滿,雖有多方便,皆名隨順智。』

  今天我們再談圓覺經,先讀一段經文:『爾時,世尊欲重宣此義而說偈言:清淨慧當知,圓滿菩提性,無取亦無證,無菩薩眾生,覺與未覺時,漸次有差別,眾生為解礙;菩薩未離覺;入地永寂滅,不住一切相;大覺悉圓滿,名為遍隨順;末世諸眾生,心不生虛妄,佛說如是人,現世即菩薩,供養恆沙佛,功德已圓滿,雖有多方便,皆名隨順智。』

  這一段經文也可以講就總結,佛陀在第六位菩薩問過以後,祂回答了菩薩的問題,做了一個總結、一個偈。那麼這個總結分成四個層次,這是我們昨天所談到的;第一個是「凡夫」;第二個就是「未入地」;第三個是「已入地」;第四個是「如來」。那麼最高的境界,當然就是「如來」了,其實「如來」就是佛性,我們假如能夠仔細體會佛陀的話,我是這樣子把它分這四個性的。佛陀的意思是這樣子講:

  第一個「凡夫」,就是一般人碰到了善知識,剛剛要學習,那第一個要先學「無相」。什麼是「無相」呢?也就是說,要把所有種種的相,化為無,這個可以講是「凡夫性」。

  第二個已經到了初地菩薩,到初菩薩的時候,祂本身講起來,祂知道一切無明跟煩惱要去除。那麼第二個階段,我把它分為,這個是無煩,就是要去除煩惱,沒有煩惱的意思。這是「未入地性」,為了要去除煩惱達到無煩,這是「未入地」。

  第三呢?已經菩薩了,而且是很高等地的菩薩,這個是「已入地性」,祂是無住。什麼是無住呢!可以講祂根本就是把所有的心都化為無了,這叫無住心。「金剛經」裡面講的:「無所住而生其心」,無住的境界就是可以彌漫整個虛空之中,成為一個大有大我的這一種境界。

  那麼到了第四「如來」,也就是佛性。那麼如來的佛性,祂的境界!可以講「心經」裡面講的「無生無滅」、「不增不減」、「不垢不淨」。「心經」裡面簡短的講:「不生不滅、不垢不淨、不增不減」是什麼啦!這是「空」,這是空性。

  我們昨天談得很多,昨天所講的「如來性」:「一切障礙即究竟覺,得念失念,無非解脫,成法破法,皆名涅槃,智慧愚痴,般若,菩薩外道所成就法,同是菩提,無明真如,無異境,諸戒定慧及淫怒痴,俱是梵行,眾生國土,同一法性,地獄天宮,皆為淨土,有性無性,齊成佛道,一切煩惱,畢竟解脫。」這個就是「如來性」,這是最高的境界;那麼在這個境界裡面!在密教裡面分成四個層次。

  第一個層次,就是「本尊」,也就是講初灌,初灌本尊,你修的就是這個心,即心即佛,心就是佛,把佛的心修出來,這是第一個層次,本尊。

  第二個層次,在密教裡面是修「氣」,氣是修身,身體的這個身。前者修心,後者修身。那麼身呢!要你修清淨地梵行。

  第三個層次,就是「無上密」,三灌。這個叫「慧權」,修方便道。稱為修欲,欲望的欲。可以講,是把種種的欲望煩惱一筆勾消,把它化為光明。這是第三個層次。

  第四層次,就是修「空」,大圓滿灌頂。四灌大圓滿,這是修空。就是如來性。

  密教裡面它有分成四個層次,修本尊、修氣、修方便道、修空性(如來性),一樣地分成四灌。所以講到最後,密教修行一樣跟佛陀所講的圓覺──大圓滿空性,到最後是合一的,也是修空性,修空。

  昨天我已經解釋了,一個很高的層次,那麼在「心經」裡面所講的:「不增不減、不生不滅、不垢不淨。」講的就是如來性。

  大家看我的書!我的書裡面有寫一個「無所謂歌」呢!他說:什麼都無所謂啦!為什麼寫這三個字「無所謂」呢?一切所謂皆無,那裡還有什麼生、什麼滅呢?那裡還有麼垢、什麼淨呢?那裡還有麼增、什麼減呢?所以我寫,成功無所謂的,失敗也是無所謂的,天堂無所謂的,地獄也是無所謂的,成佛也是無所謂,成魔也是無所謂,清淨也是無所謂的,墮落也是無所謂的。我寫這麼多「無所謂」是為什麼?因為就跟如來性的圓覺相應,我的無所謂歌!就是至大大圓滿的空性。

  你把「圓覺經」第六個菩薩所問的如來性,跟我的「無所謂歌」相應證、去對照,你就知道,我今天所講的無所謂歌是什麼東西。生也無所謂,死也無所謂,天堂也無所謂的,地獄也無所謂,佛魔全是名相而已,成功失敗根本沒有這回事。什麼是成功?問大家,成功有什麼定義?今天大家都講成功,我想要成功。我問你什麼是成功?今天問你,什麼是成功?你能夠講出一個明確的定義嗎!

  慧君法師,我最喜歡問妳啦!因為妳的身體搖擺不定的。根本什麼成不成?成也不成!不成也成!什麼是成功的定義?我現在問妳,妳就答不出來。(慧君法師說:答不出來)。成功的定義就是答不出來,答對了。因為根本沒有定義,是你個人的定義呢!還是團體的定義呢!還是佛的定義呢!你到了菩薩,也不一定成功!菩薩還沒有圓滿!要到如來性才圓滿。但是「如來性」還有什麼叫成功嗎?什麼叫失敗呢?這一次你會答了,因為沒有答案。啊!不錯啦!

  我告訴你,什麼是禪宗?什麼是行禪?所謂禪宗啊!就是問題,沒有答案,就是燀宗。也搞不清楚的,不但你們搞不清楚,我也搞不清楚。什麼叫做行禪?就是去做了,就是行禪。什麼叫口頭禪?光靠嘴巴講話,沒有做的,叫口頭禪。禪宗應該注意到行禪,就是去做,做了就是「禪」。不去做光靠嘴巴講的都是口頭禪。

  你知道以前祖師怎麼樣子比喻禪嗎?你知道嗎?禪就是禪,不是肚子餓,我告訴你哦!不是嘴巴饞哦!不是饞飢哦!這個很飢餓叫饞飢。

  佛陀曾經講,一個行去行佛的道,要跟犀牛一樣。人麼是犀牛啊?犀牛是怎麼回事啊?牠在跑起來的時候往前面直走,拼命闖,就是犀牛。牠只有走、動,又走又動,往前直走,不拐彎的,一直向前。一個行者就要這樣子做的,旁邊都不管。犀牛在衝的時候頭低下來,往前直走、直衝不停。

  今天日本武士道,日本人他有武一道的精神,他就是犀牛的精神。武士道是什麼精神?我在日本問了一個日本人,他講:「行」。就是武士道的精神。他說一個字?──「行」,就是「走」,就是武士道的精神。為什麼?沒有理由,沒有什麼理由的,就是做了就是。

  今天我們行者,為什麼我們叫「行者」?孫悟空為什麼叫孫行者?「行者」就是修行的人,跟武士道精神倒是蠻合的,沒有什麼理由,沒有什麼答案,就是要你「行」,要你去做。直取當下,你不要去想過去哦!你過去怎麼輝煌怎麼偉大,不要去想,未來怎麼樣怎麼樣,通通不去想,直取當下的「行」,就是「禪」本身的法味。

  我們學佛也不要問那麼多,佛陀在「圓覺經」裡面講,很多事情你並不一定要去明白,你自己本身能夠不執,不去執著。很多事情你愈執著,就愈糟榚;不惑,不去迷惑;你身心全部放下,你才能夠當下,才能夠解脫。

  世間的人通通都綁死了,其實沒有東西綁你啊!為什麼你自己被綁死了,自己在綁自己,被成功綁死,被失敗綁死了,被情愛綁死了,被子女綁死了,被事業綁死了,被房子綁死了,被汽車綁死了,,被種種物質世界的種種形象所綁死了,;你當下能夠放下,就能當下解脫;也不需要解脫,只要身心通通放下,沒什麼,全部通通都空了,都解脫了。

  眾生的煩惱是因為你自己被綁,你才有煩惱。當你不執不惑的話,就得到圓覺的真如的真性可以顯露出來。所以我寫,天堂,無所謂的,我不一定要到天堂;地獄,也無所謂的,我也不一定要到地獄。啊!我可以到地獄,因為天堂地獄只是一個名相,當你得到圓滿覺悟的時候,在那個地方,那個地方就是清淨的佛土。

  「不垢不淨」,沒有什麼叫做污垢的,沒有什麼叫做清淨的,這個都是名相;天堂地獄依然,成功失敗依然。我們為什麼剛才講成功沒有定義!失敗沒有定義!你不要以為成功失敗都是有一個階段的。這個人賺多少錢就是成功,我告訴你哦!成功的,就是西雅圖那個流浪漢躺著睡覺,那個是成功的。失敗的,就是現在擁有一切產業富豪,這些人都是失敗的。

  成功的,就是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的一個平凡的人,他是成功;失敗的,就是那個日日操勞,高坐名利最高的地位,為天下眾生在那邊煩惱的那個人是失敗。他是直取失敗,他喜歡失敗,所以他爭得所有最高地位為眾生而煩惱,這個是失敗的;成功的,就是他什麼都不管,白天去做一點事,晚上回來睡覺,那個是成功的。

  我們的觀點跟一般世俗人不同,名聞天下的,是失敗者,默默無聞的是成功者。我的觀點跟你們不同,什麼是成功?什麼是失敗?所以成功也無所謂,失敗也無所謂。

  你能夠覺悟到空性,修行修入空性,融入空性,身心放下,當下解脫的圓滿覺悟,這個是「如來性」。

  我無生死,生也無所謂,死也無所謂。生死在我面前看成無事,這是廣欽者和尚講的:「無來無去,無大事。」(台語)他為什麼這樣子講呢!他是講「如來性」,他是講無生無死,無垢無淨,也不增不減,這個講如來性。

廣欽老法師講「無來無去」。為什麼叫無來無去呢!無來無去就是如來。「無大事」就是一切都是空,空性,如來空性。你要解得出來,他講的這一句法語。

  今天還有什麼叫成功,什麼叫失敗,什麼叫做美,什麼叫做醜,什麼叫做好,什麼叫做壞,什麼叫做善,什麼叫做惡!在「如來性」當中沒有對立,是絕對一,沒有對立的。有對立的都是落在兩邊,不是如來性,只是天堂獄之分,善的天堂,惡的下地獄;你去無善無惡無天堂無地獄就是如來性,這是很高超的境界。

  所以佛陀講空性,講到這裡,這是最高的。第七個菩薩出來講,就是講怎麼樣子去實現,怎麼樣子去修,佛陀會繼續再講。前面六章,六個菩薩都沒有講到如何修,以後就要講到如何修了。祂已經講到最高的境界,凡夫、未入地、已入地、如來性,就是佛陀講的四個層次。

  祂本身在修當中,為了要圓滿覺悟,祂當中會有四種層次會出現出來。密教也有四個層次,要你這樣子修得:先修本尊,後修氣,再來修欲,最後修空,空就是如來性。大家去看我「粒粒珍珠」那一本書,寫的「無所謂歌」,你們看看那個「無所謂歌」,是不是如來性,我寫的比較淺白,比較口語化。

  所以我以前經常講的,假如真佛宗有一天垮了,假如我的父母說:唉呀!我不皈依你了,現父母都是我的弟子:母親很早皈依,父親他也皈依了,OK,父母都皈依,所有的姊妹都皈依,我的妹妹也是我的弟子。假如他們有一天說:唉呀!我現在不修行了,我要離開了。OK,go ahead。你們請便吧!啊!有一天,蓮香上師說:唉呀!我實在是想到深山去修行了,OK,go ahead。請便,你請走吧!我還是一樣。

  有一天佛青奇他們講:我要信基督教了,我要信天主教了,他們讀的是天主教學校、基督教學校,耶穌會的大學。如果佛奇娶一個基督教的老婆,他認為還是老婆第一啊!他也跟著上堂去受洗,「我用水給你行洗禮,給歸入父子聖靈的名」,哦!他一下子就受洗了,我怎麼辦呢!不用緊張,Go ahead ,啊!請他們走吧!對不對!假如我的弟子通通都講:唉呀!真佛宗崩盤了,像股市崩盤一樣,咚咚咚咚...,跌得很厲害,到最後跌到了Zero破產,大家解散吧!「樹猢猻散。」跟大家講一句話:攏免驚(台語:都不用怕之意),Go ahead,也是請便,沒什麼的。因為「如來性」就是這樣子的。

  所以有很多弟子講:師尊您不給我怎麼樣子,我就把真佛宗搞垮。我說:唉呀!搞垮跟不搞垮跟我什麼關係,我不過是在盡我的一份力量,對不對!你把我搞垮,那我就垮好了,對不對。

  我說我將來要那裡去,我到黑龍江去賣春麵,我什麼,我至少會一點春麵賺一點小錢,就是沒有客人吃的話,我自己吃嘛!有什麼關係。所以人生的事!我不執不的惑;不執,真佛宗跟我沒有什麼關,盡力去做而已;至於它將來怎麼樣,那是另外一回事,他家的事,這個做不執。不惑,我並不迷於什麼,今天我盧勝彥假如迷於什麼,那我就被什麼綁。

  我假如不迷於什麼,我是身心放下,當下解脫,至少也是八地的菩薩,等到進入空性就是十地、十三地、十六地。十六地是原始佛,十三地是大日如來,金剛薩是在第十地。能夠了解這個,你在那邊修才有用的,你不要在那邊修得要死要活,人家講一句話,北邊一句,你就受不了了,我不行了,受不了了。

  事實上!你夠八風吹不動啊!這個不動地,地叫不動地,也是有等地的哦!你真正進入空性,什麼都沒有了,當然就是不動地,根本就不動,不壞也不爛,不壞、不變色、不動通通在裡面。

  要講解「如來性」是很難的,最高的境界是很困難的,言語上或者文字上去解釋,都是非常困難的。但是樣子講,我所寫的「無所謂歌」,就是接近「空性」的,已經接近於道了,就在真理的邊緣,就是「無所謂」三個字。無所謂、無所謂、無所謂就是真理的邊緣,就是道的邊緣,就是佛性的邊緣。

  你們要學這個,當然先要把凡夫的人去除,再修清淨的梵行,再守五戒十善,再修無我,再修六度、行菩薩行,最後進入空性。這是一個階段。

 你們昨天如聽師尊講,師尊講什麼都是清淨的,那你就是通通都去做的。密教大一句話講,「獅子跳躍的地方,兔子不可以跟著跳」。師尊是獅子啦!弟子很多都是兔子啊!那我做了,你們就跟著做。好像有些弟子講,我們跟著師尊走,哇!他們很高興。師尊喝酒,唉呀!我們跟著喝酒。師尊不醉啦!你就醉趴在地上。像慧君法師,你不可以喝酒的,你只要沾一口,你就坐在地上,沾二口你就趴地上,沾三口的話,你就用抬的,你說對不對!你要看看你自己的能耐有多少。所以講:「獅子跳的地方,兔子不可以跟著跳」,要量力而行。

  你到底是什麼階段!你在修行過程當中啊!你必須依照舊層次來,先守戒,你不可以不守戒的,哇!師尊講「戒」等於有「戒」,這樣子都去了,不可以的。先五戒十善,再來修無我,再來六度萬行,最後修空性。

  你到了「空性」的時候,你才可以是獅子;你已經是獅子,你已經是成就了,你才可以跟師尊一樣;你要不執不惑的人,你才可以跟師尊一樣;跟著尊走,師尊做什麼,你才可以做什麼;你還有惑,你馬上跟著師尊做,你馬上被綁,到最後就酒鬼,對不對!那麼有的變成色鬼,那有的變成賭鬼,這樣怎麼可以,不可以的。所以你是一隻兔子,你知道你能跳多遠,你就安安份份守你的戒,修你的行,等到你變成獅子,你才可以跳懸崖。

  佛陀告訴清淨慧,有四個心,四個層次:「凡夫」、「未入地」、「已入地」、「如來性」就是這四個。那麼大家依這個修行,漸漸地達到空性,達到空性就是無敵的獅子,還沒有達到空性,你是軟弱的兔子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