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蓮生活佛講地藏經 > 32. 【釋經文】(二十八)


32. 【釋經文】(二十八)
「無毒合掌啟菩薩曰:願聖者卻返本處,無至憂憶悲戀。悅帝利罪女生天以來,經今三日,云承孝順之子為母設供修福,布施覺華定自在王如來塔寺,非唯菩薩之母得脫地獄,應是無間罪人,此日悉得受樂,俱同生訖。鬼王言畢,合掌而退。」

  這一段經文的意思是這樣子講的,也就是這個無毒鬼王一知道是悅帝利,祂就說,請婆羅門女可以回到原來的地方去,不用憂愁,不用憶念,也不用悲哀,因為『悅帝利罪女』,有罪的悅帝利,已經升天。而且是三天以前就已經升天了,因為有她很孝順的女兒,為她的母親『設供修福』,就是供養跟修福,做廣大的布施,覺華定自在王如來的塔寺,這個不只是菩薩的母親能夠離開地獄升天,而且在當時無間地獄裡面的罪人,在那一天,全部都得到很好的喜悅,而且一起走,一齊升天,無毒鬼王講完了以後,就合掌而退。這個功德很大,她這個功德不得了。

  這一段經文的大意很簡單,就是靠著婆羅門女的供養,跟廣大的布施─覺華定自在王如來的塔跟寺,那麼她的母親就因為得到這個福份就能升天。不只她的母親升天,還有一起在無間地獄受罪的,這些亡魂都一起升天,經文是這樣子寫的。這一段裡面要談的,應該是『設供修福』,這四個字。一般來講,我們佛教的弟子對於布施方面,都很了解,布施有所謂的『財施』─金錢上的布施,『法施』─是佛法上的布施,另外還有『無畏施』,就是捨棄一切,沒有畏懼的這一種布施,叫『無畏施』。布施有這三種,財施、法施跟無畏施。

  其實我自己認為布施,應該有『無心施』,還有『一心施』,還有『多心施』。這是我自己分的,這在佛典裡找不到。我小的時候,有一個人跟我講了一個佛教的故事,他是這樣子講的,他說有一個農夫在田裡面耕作,突然間下很大的雨,農夫就先躲一下雨,因為雨下得很大,沒有辦法去耕作了,他就到附近的小廟去躲一下雨,這個廟已經很破爛了,在躲雨的時候看到有觀世音菩薩像在那邊,因為廟已經很殘破了,大雨下來的時候,觀世音菩薩的身體就淋雨。淋雨的時候,這個農夫也是無心的,他一看到觀世音菩薩那麼莊嚴﹐大雨下來,這廟也沒有人整理,大雨下來又淋得祂全身都是雨,他就隨手把自己的草笠,他頭上戴的一個小草笠,就戴在觀世音菩薩的頭上,他只是隨手這樣子作了一下,他不放在心上。根本就是他看到,耶!菩薩淋雨,他就把草笠拿起來,放在觀世音菩薩的頭上。等天晴以後,他又到田裡去耕作了,他把這個事情都已經忘掉了,那佛教徒他就告訴我這個故事,他說這個農夫一生他不懂什麼去學佛,也不懂得拜佛,他就是跟一般人一樣,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,生兒養女,當阿公、養孫子,到最後他就死掉。死掉到了陰間,到了閻王那裡去,哇!閻王祂還下階去迎接他,還站起來,下階梯,雙手去拉這個農夫。這個農夫怕得要死,哇啊!這個王怎麼下階來迎我呢?會不會認錯人呢?會不會把我認成他的親戚,認錯了,我根本沒有閻羅王的親戚,他怎麼下階迎我。所有的鬼王、獄卒也都覺得很奇怪,怎麼閻王對這個人很特別,下階來迎他。一般來講,那些罪犯到祂面前,都是很恐懼的,這個農夫也是很怕,他一生雖然沒有做什麼大惡,也沒有行什麼大善。那閻王就講了,祂說因為你在娑婆世界,你蓋了一座寶塔給觀世音菩薩。他說,那裡有,這個農夫也是很老實的,他說那裡有蓋寶塔給菩薩,我自己三餐窮得很,只是一個很貧窮的佃農,給人家租一塊土地種田,養活自己的家人,都已經很困難了,那裡有錢給觀世音菩薩蓋寶塔,不可能的事,你不要認錯人。他還很老實,他沒有講說,有有有,就是我蓋的,他沒有這樣子講。他說,根本沒有這回事,那閻王也是很奇怪,祂查一下簿子,我們講這個生死簿翻開,查他的善惡。我記得有一本經叫『地藏菩薩業報占』,有一本『善惡業報占』,這一本經典裡面,有記載做了多少善事,做了多少惡事,應該怎麼還,怎麼補,怎麼樣子的。做善的當然不要補,那做惡的要怎麼補,那地藏菩薩善惡業報占,好像有這一本經。翻開來看原來就是這個農夫,給觀世音菩薩無心戴了一頂帽子,你看那一頂草笠,像個寶塔一樣的,很高的寶塔,祂說你這一發心,給觀世音菩薩戴上一個草笠,那個草笠可能還漏水,(笑)那是他戴了很舊的,油膩膩很髒了,戴了幾十年,大概那個味道也不是很好。但他這個發心,這種心哪,只是給觀世音菩薩戴一個草笠,這一種發心,就等於是建一座寶塔,一樣的功德。

  尤其他的發心很可貴,他是無心,他不是有所求,我並不是求你觀世音菩薩,要幫助我將來,我給你戴個草笠,你就給我發個大財,他並沒有求,根本通通是無求的。就是隨手發心,做了這一件事情,他也旋做旋忘,也沒有記住。是閻王跟他提起,他確實是做了一件這樣子的事情。你看那個草笠,就是一座寶塔,哇!尖尖的,這個草笠一蓋上,就等於在娑婆世界建立一座七重寶塔,那個尖一直到天上,就因為這個功德,閻王下階來迎他,而且他很快的能往生天上界。小時候聽這個故事,印象很深,就一直記在腦海裡面,只是一個佛教徒,平常講故事這樣講給小孩子聽,我聽到了,那麼我認為這個叫『無心的布施』。

  那婆羅門女所做的布施,我認為她是一心的布施。她主要是憶念她的母親,想要救度她的母親,她去做這些功德。她說我去布施覺華定自在王如來的塔跟寺,她去做很多的功德,例如祂的塔不清淨,好像是黑掉了,請油漆匠,去全部粉刷成為新的,那裡壞了,她給它修補、修整,須要再裝設什麼新的,像現代,須要冷氣嘛!冷氣機,她去給它裝冷氣,須要裝heater,須要怎麼樣子供養那邊的出家人,寺廟也是一樣,去布施覺華定自在王的塔跟寺。做廣大的供養跟布施,用最好的香,最好的花,最好的光明,都這樣子去做。婆羅門女是一心,一心的功德已經很大了,她一心就是要救她的母親─悅帝利,這個就是一心的布施。

  我認為布施有無心的,有一心的,還有多心的,什麼叫多心的布施呢?就是我們現代人在做,我現在幫助你,但是你要給我生利息。就是說你要生利息,照現在目前利率幾分幾厘,你每個月要還我多少錢,還有,你還要登報感謝,就是我布施了這些錢,我明天就要看報紙。有很多人布施了以後,耶!他的衣服就不一樣,布施少一點,給你穿白色的,你布施多一點,穿紅色的,次之穿黃色的,次之再穿什麼顏色的。我為了那一件寶衣,趕快拿錢出來。為了那一件衣服,我站出來不一樣,我是屬於布施一千萬的。那麼你穿的衣服不一樣,你站在最前面。一百萬的,你站在中間。二十萬的,站在次一等。隨緣布施,隨喜的,『路尾那款』(台語),隨便穿就好了。為了那一件衣服而布施的,這個叫多心布施。現在布施不同了,現代人,他第二天趕快翻開報紙看,有沒有我的名字,怎麼漏了我的名字,而且名次排得很尾巴,同樣是一千萬,為什麼給我排在後面,我一定要力爭到底。這個就是多心布施,這個功德很微小。

  無心的布施,功德第一大,右手做的善事,左手都要忘掉。真的,我也不知道我作了什麼善事,我到今天為止,我也不知道我作什麼,因為我都忘光了,我沒有給它記錄下來,沒有記載。右手做的善事左手都要忘掉的,不能老是放在你心中,耿耿於懷,一直要跟人家討債,討人情,這是不可以的。好像我以前對你多好呀!你現在怎麼這樣子對我,反面無情,你也要想想過去呀!這就是一種多心的布施,我們不應該有什麼多心的布施。

  我的祖父以前開米店,就是碾米廠,在台灣嘉義開碾米廠跟油行,以前窮人比較多,有些人三餐不繼。我聽說很多人來米店買米,跟我祖父買米,買了以後就說欠帳。我祖父是這樣子的,準備紙條給他們簽,好,你欠多少錢你買米買多少錢,你寫著什麼名字,欠多少錢。他把那些東西留起來,一直留到過年的前一天─除夕夜。他把那些欠債的那些紙,全部集中起來,向虛空中燒掉。我祖父就做這一件善事,因為他自己開米行,開很大的碾米廠,米是有,窮人來了,他也給─不是說,耶!你沒有錢,買米,我就不賣給你,不是的。你沒有錢沒有關係,你先欠,寫好,寫了以後呢,到了除夕夜,把一箱一箱欠債的單子,虛空中燒掉不用去追討這些錢。這個是我祖父所做的善行,我祖父盧昌,他所做的善行,這個事情為什麼我們當孫子的知道。因為我出生的時候,我祖父不在了,但我的母親─盧玉女,就是那個碾米廠的會計。會計英文叫什麼?account,她是當account,就是記帳的。到最後就是我父親─就是小東主,娶了會計,就是我的母親。(笑)就是老闆的兒子娶會計,所以就有了盧勝彥。(眾笑)但是我祖父比較早走,因為我還沒有出生的時候,我祖父就不在了,但是就是我母親,當了碾米廠的會計,她專門在負責這些帳的,所以這些帳有沒有收,她都知道的,他是將所有的這些帳單,一起集合起來,給它燒掉,不用去收。就是這一點發心,所以我的祖父,就升到了天上,當掌燈使者,掌燈使者就是專門點燈的。(笑)為什麼我知道他當掌燈使者呢?因為有一天,我也是這樣子想,我祖父到底去了那裡呢?

  聽說我祖父脾氣不是很好,我們祖傳的脾氣不太好,祖父脾氣不好,很有威嚴。你看我在台灣的家中吊著我祖父的像,他面孔很威嚴,拿著書在看,人家給他畫像,很威嚴的像。眼睛有一點眇,眇了一目不是不動明王。(笑)祖傳的─我父親,我不能講我父親,當然祖傳啦,沒有辦法,我父親─聽說,耶!不是聽說,是事實,(笑)唉!我小時候常被打就知道了。那遺傳到我,脾氣也不好,我年輕時候,性子很剛烈的,學佛以後才好的。現在是發願,絕對不動手,然後講話呢,只要火升上來了,就溜。我現在是這樣子,假如知道心中的火上升的時候,啊!算了!趕快離開,離開現場到別地方,因為到別地方去走一下,火就會降下來。你假如還在那個地點的話,火會繼續上升的,因為同樣的話,衝來衝去,一搖擺、一磨擦就會生熱的。所以當你知道,耶!心中有一點小火上來,O.K.馬上離開,不要再講,離開。你假如再講下去,那不得了!就要翻天覆地,這個時候,馬上當機立斷,離開那個場合,去緩一緩再回來。這個火性在外面大地空曠,宇宙很空曠,還有什麼火呢?讓外面的空氣吹來吹去,自然火就熄了,回來就好了。所以只要稍微覺得心中有火,趕快溜,這是現在,不會再打人,我老了也不一定打得贏。(笑)年輕的時候還可以打幾下,現在年紀大了,你跟人家打,說不定你吃虧,所以不如不打。這是第一點,不打,不動手﹒第二就是覺得有火馬上就溜,改掉這個,那不動手、不動口,那就沒有事了,什麼事都沒有。否則啊!我會翻桌子,依照我以前的脾氣,我會翻桌子,有時候火一來了,碗一拿起來,咻!飛出去像飛碟一樣,(笑)啊!你煮的菜不好,吃了不爽,ㄆ一ㄤˊ!桌子馬上就翻過去的,我是這樣子﹐我還好啦!別人是把椅子拿起來,往人身上摔的,更厲害,我沒有那麼厲害啦!我只是翻翻桌子,以前啦!現在沒有。

  這個修養很重要,我祖父的脾氣不好,祖傳下來,個性都不好,但是慢慢會改,一代一代改。祖父因為他行善,他行善的方法也是很好,你看人家賒帳,通通把帳單都燒掉,這個行善的方法很好,那我學到的,我也是這樣的,我現在在做的,我不用你的帳單,我連帳單都沒有。什麼都沒有,我就是給予,做一種布施,就是給予。你不用給我帳單,反正虛空就可以了。我也是學我祖父的行誼,祖父因為本身行善,所以他再來的孫子和後代都還有一點慧根。你在嫁女兒,你要考察他的祖先有沒有行善,因為有行善的後代,他會發,不要看目前。他的父親、祖父不好,雖然他這一代很旺,馬上就會衰敗的。所以不要看目前,你看他的長輩會不會發,看他長輩的行誼。在人生講起來,行善、布施,對於現世的福份,是非常重要的。

  婆羅門女她這種布施叫做一心。在密教裡面有做廣大供養,黃教祖師宗喀巴在他有生之年,做了很多的廣大供養。廣大供養在顯教有時是講無遮大會,無遮大會就是準備的資糧非常充足,任何人來通通給予,也就是說有些遊方的僧人,或者任何地方來的僧人,沒有分別心,全部供養,這個叫無遮大會,就是我沒有限制什麼人。那麼無遮大會裡面,有時候有形的也來給你求乞,所有的乞丐來,一樣,通通給予供養。那麼無形的也會來,水裡面的幽魂,陸上的幽魂─任何地方的幽魂,來的,通通要誦經、結緣、布施、供養,通通一樣供養,這個叫無遮大會,所以無遮大會是很大的,這個無遮水陸大法會就是這樣子的。宗喀巴也做過這種無遮大會,也在密宗道次第廣論講了無遮大會,也就是全部開放的布施,所以這個功德很大。

  婆羅門女所做的這些功德,可以講她也是全心的,所以我說一心供養就是這個樣子,她把自己的房子賣掉了,住的地方賣掉了,把自己所有的資糧,全部賣掉,全部轉換成為供品跟金錢,去供養覺華定自在王如來。會賣房子去供養塔寺的,這個就少了。大部分還是顧著,耶!我還要住啊!我們真佛宗的弟子,不要講,(笑)有誰是賣房子去供養塔寺的,說我把房子賣了,去建雷藏寺,有誰做得到?這個婆羅門女她做到了,婆羅門女一做到這個,當然她是完全全心的供養,這個功德很大。無心的最大,全心的無窮大,多心的功德就少。講婆羅門女一心的意思,她供養的目的只有一個,就是要救度她的母親,這個叫做孝字,孝順的孝字,經裡面有提到孝順二個字,所以婆羅門女是非常孝順。祂說已經升天三日,因為承孝順之子,為母設供修福。像師尊本身來講,一生當中也是很剛直的個性,有什麼文字上我就寫,我也不管,就是因為很直。其實我這一生當中學佛,不管自己成就多高,或者說已經開悟了,我對我自己的父親、母親,我不敢講話。我有一點,對自己的師父,也不怎麼太敢講話。(笑)對自己的父母,根本從來不講,也就是說我父親是自由的,他是free,他要怎麼樣子走東、走西、走南、走北,他是我父親,永遠都是我父親。是我母親,她做什麼,我也不敢置評,不敢講,因為她是我母親,是我長輩,師尊雖然不是表現得,哇!好像是日日親躬,端洗腳水,端洗臉哪!毛巾哪,或怎麼樣,時時去問安啦!問候!因為度眾生很忙,但是我的心中,把父母永遠當成長輩,很憶念自己的父母,雖然父母本身所做的,有些時候,自己學佛的人可以看,應該是不可以的,但是不敢妄評,不敢去評論自己父母。

  所以這個孝順之理,『孝順』這兩個字,在佛教裡面是提到的,在佛如來的教導裡面是提到,無論如何對自己的父母應該要談這兩個字,所以我在皈依證書裡面有寫到,要『孝順父母』這四個字。你皈依的時候,就是要孝順父母。所以我們今天講地藏菩薩本願經,剛好就是講到自己做子女的,要如何去孝順父母。在美國的社會,子女孝順父母─天方夜譚,現在都是我們在孝順子女,都是當老子的在孝順兒女,那有兒女去孝順父母的。在美國的社會是個人主義很重,你是個人去發展你自己的思想,跟你的行為,跟你的作為,講求是個人主義。但是如來的教導不是,如來的教導是希望,真的是天、地、君、親、師,這一種排列必須要恭敬的,所以長幼有序。以前我們中國本身所傳的,君臣之間,父子之間,夫妻之間,他有他的這個禮節。今天談到這裡,就是講你孝順發心的這個力量,也是非常大的,所以好像有一句話這樣子講,天底下沒有不孝的佛,天底下也沒有不孝的菩薩,因為至少你自己要懂得飲水思源,你的生身從何來,你修成菩薩的身體,是從何而來,你修成佛的身體,是從何而來,不管父母怎麼樣子,在你的心中,到底你的生身還是父母所生,沒有父母,怎麼有你?這是要飲水思源,一定要感恩的。

  今天談到這個婆羅門女救度她的母親,她並不因為她的母親,做了很多不好的事,就不去恭敬她,她的母親做了不好的事,當子女的更要去為母親作大供養,為母親去修福。悅帝利本身不信三寶,譏毀三寶,做了很多不對的事情,這個佛教徒的女兒,趕快去設供修福,去幫母親解脫,還差一點捨了自己的生命跟所有的資糧,這樣子去做,所以這個能感動天地,孝道也能感動天地。以前我們中國古代有所謂二十四孝,二十四孝這種圖。現代的人不講二十四孝了,現在的人很少,只是盡一點義務就算了,其實佛教還是在發揚孝道,你看地藏菩薩本願經裡面談到的,就是孝道,這個功德很大,希望我們都能領會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