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蓮生活佛講地藏經 > 26. 【釋經文】(二十二)


26. 【釋經文】(二十二)
  「婆羅門女合掌向空,而白空曰:是何神德寬我憂慮?我自失母以來,晝夜憶戀,無處可問知母生界。時空中有聲再報女曰:我是汝所瞻禮者,過去覺華定自在王如來,見汝憶母倍於常情眾生之分,故來告示。婆羅門女聞此聲已,舉身自撲,肢節皆損,左右扶侍,良久方蘇,而白空曰:願佛慈愍速說我母生界,我今身心將死不久。時覺華定自在王如來告聖女曰:汝供養畢,但早返舍,端坐思惟吾之名號,即當知母所生去處。時婆羅門女尋禮佛已,即歸其舍,以憶母故,端坐念覺華定自在王如來。經一日一夜。」

這一段經文的文字,雖然是長一點,但是了解文字的,一看就非常清楚。也就是說,婆羅門女向空中問,因為她沒有看到是誰發聲音,那麼向空中就問,是什麼神呢?空中有聲音再回報她,我就是覺華定自在王如來。祂就是覺華定自在王如來。婆羅門女聽到聲音的時候,就覺得非常的感動,一直想要問。那麼『舉身自撲,肢節皆損』,就是非常感動得整個人撲倒跪拜,結果身體都受傷了。

  那她受傷醒過來以後,就跟佛講,趕快講她母親到底是在何處。如來就告訴她,妳供養完了以後,早一點回去,『端坐思惟吾之名號』,就知道母親去了那裡。這婆羅門女禮拜佛完了以後,就回去了,就在那邊想念母親,端坐念覺華定自在王如來,經過了一日一夜,這麼長的時間。

  這個都很清楚的,一問一答,就是婆羅門女問,覺華定自在王如來答,都很清楚的,你們看了大概都可以知道。

  那麼其中有一個重點,我認為是這樣子,一般法師講這個,這一段經文雖長,也是一樣沒什麼好講的,就是一問一答而已。這裡一個重點就是:『端坐思惟吾之名號』,這個覺華定自在王如來講,你回去以後,很安靜,很安祥的坐著,『思惟』呢?用你的意念想我的名號,你就可以知道了。我認為這個是重點。

  一般來講,我們學佛的人,修行佛法有好多,方法很多,我們學法,很多法,宗派也很多,但是有一個不能疏忽的,我經常講,就是叫你『精神統一』。你學佛、學法,有一個要訣,任何一個法門都一樣的,通通都要精神統一,你才能夠有成就。端坐思惟吾之名號,就是在教你精神統一。

  像我們學密教的,我們知道有三個很大的成就:第一個成就呢,就是『持名成就』。持名成就,就是你在念咒一直達到了某一個數字,像十萬遍,一百萬遍,一千萬遍,千千萬萬遍,達到這樣子的一個數目。但是你持咒的要訣,還是在精神統一。以前我講過的,不管你是持什麼咒,你精神統一唸一句,就勝過你散念唸很多遍。

  密教裡面還有一個成就,就是『護摩成就』。你燒護摩二百壇,每一個阿闍黎都要做二百壇的護摩,要滿這個數,也有燒一千壇,一萬壇的。不管你燒幾壇,在作護摩供養的時候,唯一的要訣,還是精神統一,那時候火、本尊、你三者要合一,你的精神意念完全在護摩火,在本尊、在你,三者一起在動作的,一起在做供養的,所以護摩成就,還是在精神統一。

  那密教裡面,還有一個『三摩地成就』,三大成就之一的,三摩地成就。三摩地成就就是禪定,入三昧耶,密教裡面照樣要入三昧,在意念上完全在一,定於一。在身體方面由於你定於一,運用你身體的拙火,跟天庭水,跟你的氣脈,完全也是一樣要合一的,你精神統一才能夠升起拙火。你的意念、還有身體、跟你的口,完全要合一的這種狀態之下,你才能夠得到三摩地成就的。進入三昧,也一樣要精神統一。

  密教的三個成就都是要精神統一的,那不要講說是密教,我們講那個淨土宗,顯教的淨土一樣,淨土有一個法門叫『般舟三昧』。般舟三昧怎麼修的,那是在關房裡面,有一本經叫般舟三昧經,也就是說你為了精神統一,有時不坐著唸佛,只是行步,用走路的唸佛,就是做經行的功夫。你在關房裡面走來走去、走來走去,一直不停也不睡的,一直在唸佛,就是腦筋裡面憶念著佛,口裡面唸著佛,你身體一樣在行走,在觀想佛,一直唸到佛出現,唸到佛出現也要經過很長久的時間,有時候是一日一夜,甚至於更久的時間。你看到佛出現,因為你腦筋憶念著佛,嘴裡唸著佛號,身體如同佛在精進行走,這個叫做般舟三昧。

  這個也是所謂三昧耶,都是一的狀態,把你的身、口、意完全化為『一』的一種狀態之下去憶念這個佛,會得到大成就的。這個是重點,淨土宗的唸佛,一樣要身口意完全合一的狀態,還是在精神統一,這種進入三昧耶,也可以說是唸佛三昧。唸佛三昧、般舟三昧、三摩地三昧,一樣的,三摩地就是三昧,就是三昧地,都是在講精神統一的。不管你是任何一個宗派,像禪宗,你修禪定,一樣要精神統一的。

  所以覺華定自在王如來告訴婆羅門女,你回到家裡,端坐思惟我的名號,就是教她,你精神統一的憶念我,妳就知道妳母親去那裡。

  這一點非常的清楚,所以你們今天學佛、佛法,告訴你們一個重要的口訣,就是精神統一。你精神統一的去做,會達到一種不可思議的境地,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口訣。有很多外國人來問我,他想學什麼法,有什麼重要的口訣,我沒有告訴他第二個口訣。很多老外來問我,學佛要怎麼學,持咒要怎麼持,護摩要怎麼做,禪定要怎麼樣。四個字『精神統一』。就是這樣子,每一個我都是教他精神統一,精神統一有很多的方法,佛陀當年也教我們如何精神統一。真的,佛陀教弟子也是精神統一。

  佛陀時代有一個達卡尊者,佛講了什麼法,他都沒有辦法吸收。也就是今天早上講,他下午就忘了。白天講,他晚上就忘了,什麼他都忘了,他記不住的,因為很愚蠢,沒有辦法去解。人家是舉一反三,他舉一忘一,他什麼都忘了,什麼都空空的。佛陀沒有辦法,就教他『守口制心』,你乾脆閉了你的口吧!你把口閉了,氣不要漏掉。制心呢?天天看著你的心吧!佛陀教這個達卡尊者,你看著你的心,把嘴巴閉了,不要外漏,祂教他這四個子,守口制心。

  守口制心是做什麼,就是精神統一,因為你嘴巴亂講的時候,意念也會紛飛,你嘴巴經常合起來,意念就不會紛飛,那麼制心呢?你心不亂跑嘛!意念也不紛飛,心也始終在那裡,你就會精神統一了,佛陀就教他守口制心,就是精神統一。

  他修守口制心修了十幾年,除了吃飯開口以外,其他時間都不開口。但是這個看起來也是怪怪的,統統不講話也是怪怪的。達卡尊者修了十幾年以後,有一次佛陀到城裡給一位國王請客,國王請祂吃飯,祂去了,那佛陀祇帶一個人去,就是達卡尊者,祂誰都沒有帶,那些很聰明、辯才無礙的弟子,那些大比丘、大阿羅漢祂都沒有帶,祂祇帶一個笨笨的達卡尊者去。

  那達卡尊者一進去,人家知道他很笨,就叫他在外面,你不要進去了,讓佛陀進去吃就好了,佛陀也沒有理他,他就自己一個在城外吃。結果在吃飯的時候,空中有一隻手伸進來,手上拿著佛陀的飯碗,那徧王就感到很奇怪,怎么搞的,空中有一隻手伸進來,還拿著飯碗,祂說那是我的弟子,達卡尊者在城外不能進來,但是他知道我吃飯要用這個碗,所以他送來給我。

  你要知道啊!要修行有成就,精神統一的時候,可以變化萬端。達卡尊者你看他這樣笨笨的,其實他把這個碗用意念送過來,他精神統一用他的意念,他的神通力,把佛陀的碗,從城外送到佛陀的面前來。他已經修行有成就了,單單這個精神統一,守口制心就會有成就的。

  那時候佛陀就講,達卡尊者怎麼樣有成就的,他守住他那個心,終於發覺他的心發出一點光,然後發覺他全身都是光,再發覺整個宇宙都有光,這已經出現了心光、意光、身體的光都顯現了,宇宙的光都顯現了,這個時候當然有神通。他就有能力的,已經產生一種能出來,所以精神統一能夠產生光明的一種能,身口意的能會產生出來的,這個就是從精神統一來的。

  覺華定自在王如來叫婆羅門女回去以後,你坐著想念我的名字。我有一個境界,我以前也講過,我在小房間的密壇裡面靜坐,一坐,由於精神集中,那麼我是讓它隨意去,隨意去就是我沒有特定的目地說我要做什麼?結果我感覺,我的神出去了,到了那裡?到Sateway去了,我就坐在Sateway的地上,本來是在我的密壇打坐的,結果居然坐到Sateway裡面去了,那Sateway裡面的東西,都看得很清楚的,那個large的egg,我都看得很清楚的。那個fruit,就是水果,另外很多的toats,很多的麵包,我都看得很清楚的。我看到那個beef,一塊一塊的beef,將來可以做成steak的。我的身體就在Sateway裡面浮來浮去的,我出定的時候,人還在密壇裡面,但是入定的時候隨意遊走,它居然跑到Sateway去了,跑到超級市場去了。

  這是我以前在密壇的時候,也稍微跟大家講一下。在定中很多的狀出來,會產生一種力量出來,雖然這個距離很短。以前我師父跟我講過,有一個人在台灣,他一直很想回到中國大陸,那時候還沒有什麼三通,沒有的。他來求我的師父,我師父祇拿一片柳枝的葉子,拿一個臉盆,柳葉放在臉盆上,他說你眼睛看著那片柳葉,然後想念你的家,一直想你過去那個家,好像你的家假如在揚州的話,那你就看著那個柳葉,一直想念著揚州你家附近的風景,耶!他也入了三昧,啊這位來求他的這個人也入了三昧。

  一入三昧,突然間他自己感覺回到揚州的家去了,然後在他的房間走來走去,走來走去,看著他家人在做事的情形,出定的時候,耶!前面還是臉盆,上面還是有水,柳葉還是在那裡。我師父問他,你到底回了家沒有,他說確實我覺得已經回到家了,看到了家人了,家裡的東西我也都摸了,確確實實我已經回到家。但是,好像是幻覺一樣,你說人怎麼還在這裡呢?那我師父跟他笑一笑沒說什麼,隔了不久時間,他得了一個印證,他家人寫信給他說,在某一年某月某一天,我們家人幾乎都感覺到你回來過。那一天,剛好是我師父給他施法的那一天,同樣的那一天。他們感覺到你回來過,怎麼感覺呢?他們說有一歲、二歲的小孩看到,耶!有人進到家裡來,那家裡的人也有做夢的,夢到你回來,都是在同一個時間。

  這個可以講就是精神統一術,我師父講,你祇要一定,你能夠走得很遠的,能夠神行,祇要一定啊!你可以知道很遠很遠的事情,種種的神通就是在定中產生出來。

  所以這裡面,覺華定自在王如來,祂告訴婆羅門女,『端坐思惟吾之名號』,很重要的就是這一句。這個婆羅門女供養佛完回去以後,回到自己的家,她想念母親,也是唸覺華定自在王如來,經一日一夜,為什麼要一日一夜?因為沒有那麼快的。

  我們禪定的時間很短,一下子而已,你真正入了三昧的夢,是一分一秒而已。以前很好睡的時候,一躺下眼睛一閉,一張眼天就亮了。我好像沒有睡耶?為什麼天就亮了,明明晚上睡覺才一閉眼,一張眼天就亮了。這個就是三昧。你完全存在於睡眠之中,沒有覺察到時間的流失。我們習禪定的人也要這樣子的,不能一下子爬起來喝一杯水,又躺下啊,又爬起來啊,又去一號,又去尿尿,躺一下又覺得肚子餓,爬起來到廚房去找一塊麵包吃啊,覺得沒有睡意啊,開一下電視看看,看見TV,又『鬧鬧唸一咧』(台語),又到書房寫一段文字,又躺下,怎麼搞的天還是不亮,失眠。

  行者不可以這樣的,一個修行人,當你意念在睡眠的時候,你就要進入眠中,進入睡眠之中,你的魂神保持清明,但是你的肉身得到真正的休息。這裡面也有眠光三昧,睡在光明裡面的三昧,我以後會講這個眠光三昧,就是睡在光明藏裡面。

  覺華定自在王如來,祂教導婆羅門女,就是在教她般舟三昧。妳唸我的名號,精神統一,端坐思惟,祇想我、祇想妳的母親﹐不要想其它,妳就可以知道妳母親去到那裡。今天師尊也可以辦得到的,師尊今天要想念某一個弟子,我端坐思惟,想念這個弟子,我眼睛一閉就知道你在做什麼?你不要老是騙我,但是弟子那麼多,想也無從想起,所以大家安啦!因為弟子實在太多了,我不能針對某一位弟子,去想念那個弟子。

  所以你的意念、精神集中在某一方面,能夠起一種定用,就是你禪定產生的一種作用,定用一產生出來,你就可以達到一種很超然的境界,這個就是如來的意思,今天的重點也就是在這裡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