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蓮生活佛講地藏經 > 23. 無間地獄


23. 無間地獄
【釋經文】(十九)

  「像法之中.有一婆羅門女.宿福深厚.眾所欽敬.行住坐臥.諸天衛護。其母信邪.常輕三寶。是時聖女.廣說方便.勸誘其母.令生正見.而此女母.未全生信。不久命終.魂神墮在無間地獄。」

  這一段經文裡面所提到的『像法』,佛教就是佛陀的教化,他有分為正法時期,那個時候因為是釋迦牟尼佛住世,祂直接把佛法講出來,聽到的呢,因為祂的佛法非常正確,所以很快能夠得到開悟,這個時期叫『正法時期』。那麼進入這個『像法時期』是第二個時期,『像法時期』有人是這樣子講,很多法師都認為是說,啊!因為佛陀已經不在了,祂已經涅槃,就供了像,供了所有的佛像,所以稱為『像法時期』。其實這個解釋啊,倒不一定正確。

  我認為『像法時期』是因為正法已經不在了,那麼以後呢,佛法就流傳下來,越流傳時間越久,就越來越不像正的,有一點像正的。所以這個時期才叫做『像法時期』,像佛法很像正的又不像正的,這個時期就是『像法時期』。還有一個時期就是叫『末法時期』,『末法時期』就是更加的魚目混珠,所謂魚目混珠,就是我們講魚的眼睛跟真正的珍珠擺在一起,你看不出來什麼是真的珍珠什麼是魚目,你就分不出來了。那就是真的跟假的混在一起,你看了半天,你不知道那一個是真的。除非真正有明眼的人,才能夠分辨什麼是真,什麼是假的。這個世界上很奇怪,真跟假都是對立的。事實上只要有真的,就一定有假的,每一樣東西都一樣的。現在好像我們講說,這個物質上最貴的東西,我們曉得是diamond,是鑽石,最貴了。耶!鑽石它就有真的鑽,有的是人工的假鑽。那真鑽跟假鑽之間,一般你假如沒有鑽石知識的,很容易一下子就把你唬了。真的鑽石跟假的鑽石差別在它的光度,在它的光。真的鑽它的光很閃耀的,很利的,假的鑽沒有什麼光澤的。而且我們可以分辨,以前我有一段時間,或也常拿放大鏡去看鑽石。人家送給我一個放大鏡,專門看我自己的鑽石。其實滿好的了,你有一種嗜好,研究那些東西,光度有多少,鑽石裡面的色澤有沒有雜質,有沒有瑕疵,你有寶石方面的知識啊!因為當師尊不好當,很多弟子以為當師尊活佛就是全能,十項全能。他拿一顆鑽石給我,他說:『師尊,你給我鑑定一下,這顆鑽石差不多是多少克拉的。』你要知道它幾『克拉』,而且要知道它的光度有多少,色澤是什麼顏色,有沒有瑕疵。嗯!他真的拿到我這邊來啊,叫我給他神算。(師尊笑)當師尊的最少對寶石也要有研究,你可以跟他說明這是怎麼回事,可以跟他觀察,啊!這個差不多是多少的,它的價值是差不多多少的,你都要懂哦!

  像我房地產也要懂一點,因為很多人賣房子都要問我:『師尊,我這一棟房子差不多可以賣多少錢?』唉!要神算的哩。大家都以為我是房地產專家啊!什麼專家都是。所以這世界上的東西有真就有假。你看那個鈔票,有真的。我們鈔票本來都是真的嘛,那裡有假。事實上任何國家的鈔票都有假的。所以你想一想看,世界上那個東西沒有假的,都是有假的。所以這佛法當然也是一樣了,在末法時代魚目混珠,讓你看不出來到底什麼是真什麼是假的。所以現在的佛教徒就以這個三法印,只要合於三法印的那就是真,不合於三法印的就是假,以這個三法印來印一切。

  一般來講,你不要看佛典、大藏經,那大藏經裡面,啊!大藏經一定都是真的,一定是釋迦牟尼佛講的。結果呢!不一定是正確的。流傳了二千五百多年了,很多自己編出來的經也進入大藏經。很多經都是假的!你在中國發現的經典,拿到印度去。天竺佛教的比丘看了看:『耶!怎麼我們印度反而沒有這本經典,你們中國才有。』這都是很奇怪的現象都產生出來。所以連佛經也有假的。

  這個『像法』就是差不多中期了,佛已經入滅了。『正法』已經不在了,進入像法時期。當中有一婆羅門女,這『婆羅門』是天竺印度的一個種族。婆羅門女就是屬於這個婆羅門的種族的一個woman,其實不可以說woman。因為婆羅門女按照『地藏王菩薩本願經』那時候她轉生成為一個女的,她是一個純女。是lady,耶!不可以叫lady,是miss。因為woman跟lady有可能已經是marry,已經是結婚了,對不對?她沒有結婚,所以這個婆羅門女就是屬於婆羅門種族的一個小姐。

  婆羅門的意思是在印度早期的時候,不管過去跟現在他們大部份來講有四個種族。第一個種族就是婆羅門,婆羅門是修行清淨的修行人,也是一個種族,也就是屬於淨修的,修淨的修行。那婆羅門的意思最早按照印度的歷史裡面,這『大梵天王』─他們是尊敬大梵天─大梵天王的口所出生的子民成為婆羅門,也是他們的來源是來自大梵天王。在印度的種族裡面最貴氣的、最高貴的也就是婆羅門,再來就是『剎帝利』是皇族。有一個婆羅門女,在這裡指的是地藏王菩薩。地藏王菩薩曾經變為女生,在很多世以前也是一個女生。這個女生指的是『純女』,『純女』是中國大陸講的,『純女純男』,『純男』是還沒有結婚的。男的沒結婚稱『純男』,女的沒有結婚的叫『純女』。在台灣我們叫『在室男』,『在室男』(台語)就是說還沒有結過婚的。『在室女』(台語)就是還沒有結婚的女人,就是處女了。(師尊笑)

  『宿福深厚』,這婆羅門女她有很大的福份,這福份從那裡來呢?是『宿福』,所謂『宿』就是說前幾世很有福份,每一世都很有福份,她積存了很多的福份,所以這福份是很深跟很厚的。這個『宿』一般來講,像國外的宗教就不太相信有什麼『三世因果』,他們都是講一世的。他們不相信有什麼輪迴,但佛教是講輪迴。有很多世很多世以來,她積了很多的福份,所以她的宿福深厚。

  其實這是很有根據的,我覺得這是天生註定的,你福份有多少,福份有跟沒有,厚跟淺真的是天生的。我舉一個例子:『像盧佛青小的時候,她媽媽拿一枝筆給她,你寫一個字,寫一個正字,她就在那邊寫,筆拿起來就寫。一橫一豎這邊再一橫,這邊再一豎,這邊再一橫。耶!她正字寫了半天還寫不正。但是佛青她就很認真,一直在那邊寫,寫得不正就拿橡皮擦又把它擦掉,又再寫,耶!又歪了,又擦掉,又歪了,又擦掉,寫到橡皮擦把這張紙都擦破了,擦了一個大洞,她沒有辦法,她就看凓那張紙,就在旁邊又再描。描那個正字描好久,寫到正為止。所以佛青她讀書,她就很喜歡在桌子上讀書。你從小第一次拿筆給她,她就是這樣子寫的,就是很認真的,一枝筆在那邊描描描寫寫寫,到現在為止她還是很認真的讀書,很認真的很認真的把自己的功課完成,不用催她的,她是自動的。

  那麼佛奇呢!盧佛奇小的時候,他媽媽第一次拿筆給他,他看凓那一張紙,就不動。過一會兒,他就哭了。他媽媽就問他說:『你怎麼回事啊!』他說:『我不喜歡!我不喜歡寫字。』他不喜歡寫字,筆拿給他,他就寫不下去,在那邊拿著筆玩來玩去,他就沒辦法好好把一個字寫好,這是『宿福』最好的證明。一個前世她喜歡讀書的,她一出生筆拿起來就寫字。一個不喜歡讀書的,筆拿給他,他就哭,還哭得很凄慘啊!好像是在折磨他,那一枝筆好像是幾千斤重舉不起來。一聽到讀書他哭,這個是宿命啊!所以他現在喜歡打籃球、computer game,筆也拿了,是畫畫,他有藝術家的天份。真的是天註定的嘛!同樣一個家庭,同樣的父母,同樣的教育,一切環境都是一樣的,出來的兩個人就不同。這是什麼?這是『宿福厚』,本來宿命他就帶的。

  『眾所欽敬』這婆羅門女很多人都很尊敬她,因為她本身是清淨的修行女子。『行住坐臥諸天護衛』,諸天在衛護你,你是看不到的,你身邊到底有什麼你是看不見的。這婆羅門女走到那裡,虛空中都有這些護法跟她,都有天神跟她的。在她躺下來睡覺的時候,有天神在保護她的。坐著的時候也有天神保護她,住的時候也有天神保護她。走的時候,在移動的時候也有天神在保護她。這是因為她身口意清淨,自然諸天就會保護她。

  其實我們也是一樣的,我們修行的比丘、比丘尼,你假如是很清淨的梵行,你修行非常清淨,你的心非常的明,自然感召日月星光照你,諸天給你擁護。那你的心假如很污穢,又是嫉妒、又是仇恨、又是小氣、又是刻薄、又是喜歡鬥爭,那顆心很混沌,光要照你它都顯不出來。所有的天神都跑了,倒是一些魑魅魍魎都喜歡跟你,所以我覺得是物以類聚。中國人的成語裡面有一句話叫物以類聚,你什麼樣子的類,你就跟凓什麼樣子的。一般來講喜歡讀書的是一群,不喜歡讀書的是一群,不喜歡讀書的是一群,喜歡運動的是一群,都是這樣『物以類聚』的。

  這感應之間也是一樣,你有清淨的梵行,自然有諸天給你護衛。你沒有的話,就是有一些不好的東西在你周圍。我們修行人也是跟婆羅門女一樣的,假如修行很清淨就感應諸天給你守護。所以我現在說你去閉關啊,一定要請四天王給你保護。我們做任何事都要請諸天護法給我們衛護,給我們做結界的,這個原因都是在這裡。

  她的母親信邪,她的母親信另一個宗教,也就是不很純正的佛教。信其他的宗教,都是攻擊來攻擊去的。『常輕三寶』,就是對佛、法、僧很輕視,很藐視,甚至於誹謗,誹謗三寶都有的。『是時聖女廣說方便,勸誘其母,令生正見』。就是那婆羅門女用種種的方法去勸告她的母親,希望她的母親能夠產生正見。正見就是不偏不倚的見解。

  『而此女母,未全生信』,這婆羅門女的母親,並沒有完全相信,有時候會信,但有時候會懷疑,並未全信的意思就在這裡。『不久命終』,不久就死了,死了以後她的靈魂就墮在無間地獄。地獄就是三惡道當中的一道─就是地獄道。什麼是無間地獄?無間地獄有兩個現象,一個叫時無間,一個叫空無間。時間跟空間都是無間斷的─稱為無間地獄。一般受苦還有休息的時候,簡單舉一個例子,我小的時候最怕打針!醫生每一次打針,我講過啊!以前當軍人經常要打針的,人家流行什麼霍亂,或者流行什麼瘧疾,我們事先都要打預防針。但是我都不打,我因為怕那針扎下去很痛,很可怕的。有時候一看到針頭就暈了,他還沒有打進去我就暈倒了,我是很怕打針的。每一次那醫官跟護士兩個人在那邊,一個一個排隊勾名,叫到誰誰上去,他就勾一個名字。我走過去,我拿一個棉花先擦一下酒精,然後我就擦擦擦就換,在那邊就假裝已經打過了。然後那護士說你叫什麼名字啊,我說我是這個,他就把我勾起來,嘻!我就免打,從旁邊就走了。經常是假裝已經打過的樣子,(師尊笑)其實是還沒有打。我說我已經打過了,每一次都是這樣子,我是最怕打針的。

  但是你知道這個地獄裡面所謂時無間,他給你的刑罰就是沒有間斷的。老實講我假如到地獄裡面去,他要我受苦,他假如知道我最怕打針,他只要給我打針我就死了。我們打針是一下去,一按,抽起來,就已經過了,就是打針這一段當中你會受苦。但是一抽起來的話,你就不感覺到什麼,已經針都打過了嘛,那個時候就不會苦了。但是無間地獄的打針啊,一定是打針筒是那麼長,(師尊笑)針筒有幾公里長的,就是給你不停止的痛苦。我們打針是幾秒就結束的,它的針筒可以打一年二年的哩!就永遠在打針,你看,苦不苦。所以無間地獄的時無間,它受刑的時間是沒有間斷。『無咧呼你喘氣的』(台語),沒有讓你喘氣的時候。沒有說剛才你在受苦,現在好了。不是的!這個叫時無間,讓你永遠的痛苦。『嘿看哇甘苦』(台語,光看就很苦),真的是很苦。你說打針,我們只是幾秒鐘,痛一痛,就好了,這是有間地獄。無間地獄是永遠打你的針,看你苦不苦,這是時無間。

  還有空無間─地獄裡面是永遠都是滿的,沒有那麼多的受刑人,但是你一看全部都是你,全部都是你一個人在打針,(師尊笑)這個叫空無間。你不要以為大概我打過以後不會有別人了,沒有想到打過以後,再來一個還是你在受刑啊!我以為總算幾公里的針筒已經打完了,我大概可以休息。耶!沒想到下一個還是你!你已經分身無窮布滿整個無間地獄,都是你一個人在受刑,這叫空無間。你想像不到的,原來地獄裡面還有時無間的刑罰,還有空無間的刑罰。這個是最苦的地獄,這婆羅門女的母親就是墮落在無間地獄。

  我們信佛的弟子,對於自己本身的修行必須要有正見跟正念,你的定力要夠,你自己正定的力量要夠。你的師父教你的佛法,你自己要懂得去分辨,不能隨便聽人家說。學佛的人要分別什麼是真,什麼是假。你要去超越。你要用你的腦筋,用你的智慧,不能隨便相信謠言。這世界上謠言很多的,現在是末法時期嘛,這邊講一句,那邊講一句,信心就很容易動搖,產生不了定力。而且你沒有正見,沒有正念很容易就動搖的。人很容易受人的影響,耳朵假如輕一點的話,聽了一些風言風語,就難免會這個樣子。

  但是你看看你師父所傳的是不是如來的教化?是不是三法印?他講的有沒有偏差?有沒有偏離佛陀的正法?這都是你自己本身要用你的智慧去分辨的。像婆羅門女的母親,她信了別的教以後,她誹謗佛、誹謗法、誹謗僧,她都誹謗的。

  人每有先入為主的觀念,好像我已經信了什麼,就很難改變的。這時候我們也要用自己本身的智慧跟你明亮的眼睛去觀照。所以我們真佛宗的真佛密法是很圓滿的,是很圓滿的一個宗派。我所傳的佛法都是很圓滿的,不偏於空也不偏於有,我是走在中道上的。佛陀也是主張中道,我們是非常法跟常法都一起來用的。有所謂的非常法,有所謂的常法,有所謂的真諦,有所謂的俗諦。有所謂的智慧,有所謂的方便,我們都是取之於中的這樣子教導。所以我們要用自己的智慧跟自己的明亮的眼睛去觀察,事實上在末法時代離開佛陀的距離那麼遠。會有很多佛教的宗派越來越偏差,他走的路子越來越偏差了。所以希望大家都是一個明眼人,能夠在觀照之中,產生真正的定力。不會因為外面的這些謠言或者風言風語就變了。

  事實上在佛陀時代也有同樣的情形,很多人也批評佛陀的僧團,很多的出家僧人一樣也離開佛陀的僧團。原來相信佛陀的也離開佛陀,也是一樣有很多。這就是他們正定的力量不夠。正定的力量來自於正見跟正念。你有正見跟正念就會產生正定,這時候你的修行就不會有所動搖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