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開示 > 蓮生活佛講地藏經 > 15. 汝知數否


15. 汝知數否
【釋經文】(十一)

  「爾時.釋迦牟尼佛.告文殊師利法王子菩薩摩訶薩.汝觀是一切諸佛菩薩.及天龍鬼神.此世界他世界.此國土他國土.如是今來集會到忉利天者.汝知數否.」

  這一段經文就是在那個時候,釋迦牟尼佛問文殊師利法王子,說你看所有的佛、菩薩跟所有的天、龍、鬼神,這個世界的跟其他世界的,這個國土的跟其他國土的,這麼多的佛菩薩、天龍鬼神,都來集會到忉利天,『汝知數不』?這裡最重要是最後那一句,就是你知道這個數目嗎?這一句是最重要的,也就是佛陀問文殊師利菩薩。那麼釋迦牟尼佛為什麼問文殊師利菩薩,為什麼不問別的菩薩,因為文殊師利菩薩智慧是number one,祂是最好的,祂的資歷最高。其實文殊師利菩薩祂也是佛,我們講祂過去已經是佛,現在也是佛,未來也是佛,祂是古佛。佛陀問這個數字,是因為祂是第一大菩薩。所謂法王子,也就是『候補佛』,也就是佛位以下的第一名,是法王子。那佛陀問祂,因為祂等於是一個班長,文殊師利是所有菩薩當中的班長,一個班裡面的班長,成績最好,最優秀的。

  那時候也等於釋迦牟尼佛問祂,祂假如答得出來,那就等於全部都知道的,祂等於是一個代表一樣,所以釋迦牟尼佛問祂。我們看後面一段經文,好像文殊師利菩薩講我不知道,祂答我不知道。祂的答話,跟平時我在問你們一樣,其實你們是知道的,但是不願意答,或者是客氣謙虛。我想文殊師利菩薩也應該是客氣謙虛。按照佛陀所講的意思,現在所有的佛菩薩天龍鬼神,到了忉利天,其數目是非常多的,多到沒有辦法去算。

  我知道忉利天宮喜見城裡面的善法堂,那一個meeting center,這個會議中心叫meeting center,那一個meeting的地方,說小也能小,說大也能大。大到什麼樣子呢,你看那個門不是很大﹐忉利天善法堂的門,不是很大,但是一開門進去,裡面另外有一個天地,這個天地就好像華嚴世界,那一個寶塔裡面,只要一打開這個門一進去﹐裡面根本是另外一個很大很大無窮盡的世界,所以能容納那麼多人。

  佛陀問文殊師利,你知道這裡面一共有多少個?來了多少人?後面的經文,文殊師利答祂不知道,沒有辦法去算,這就是一個引言,就是釋迦牟尼佛要講地藏菩薩本願經的一個開始。祂必須要藉著釋迦牟尼佛跟文殊師利菩薩兩邊的對答當中,引出要講這一本地藏菩薩本願經的一個引子,開始的一個序曲,拉開這個序幕。為什麼要這樣子講呢?就是因為來了這麼多,那麼數目有多少呢?沒有辦法數,文殊師利菩薩說,我的確是測不出來,其實是祂客氣。

  不過世界上確實有很多事情,你是測不出來的,就算最有智慧的人,也沒有辦法回答,像文殊師利菩薩這麼有智慧﹐祂也沒辦法回答。我有幾個問題問大家,你們也是沒有辦法回答的,對不對?就算我問你,現在在真佛密苑裡面,有多少人來聽法?你知數否?我現在問你,你知道多少數目,你絕對答不出來。你現在答,絕對答不出來,沒有去數。你只是眼睛一瞄,差不多多少呢,你可以知道,但是你沒有辦法去數這些人頭,到底有多少人?說不定廁所裡面還有一個,你沒有辦法數,躲在樓梯的啦,坐在孶房的啦,坐在走廊裡的啦,你就數不到,你看不到。你就算數了,突然間又進來一個,(有人開門進來),門一開,又來一個,有時候你認為門一開進來一個,哦不是,兩三個爬進來,你又不準了,對不對?所以這個數字是很難的,就是很簡單的密苑裡面在聽法的,你就不知數。

  那文殊師利菩薩有神通,祂應該知道的,但是祂為什麼不答呢?這個奧妙就是在這裡。我剛才講,這世界上有很多是未知數的,像佛陀經常講恆河沙數,恆河沙數你怎麼去數?印度的恆河貫通整個印度,是印度的聖河,它旁邊有多少沙?那種沙很細很白,以前在台灣流行,佛教徒圓寂往生的時候,那時候有人到印度去,那時候去印度的人,不像現在這麼多,去了回來,恆河沙抓一把,回到了台灣以後,它那個恆河沙很貴的,幾粒灑在這個人身上,佛教徒的身上,哇!就已經很舒服,一定可以往生,因為恆河沙,就是佛陀經常講那個恆河,那個沙多麼珍貴。

  那時候我一個姑母,『阿姑、大姑』(台語),她也去討幾粒回來,好寶貴!我一看,是好像比較清淨一點,好像海沙那一種沙,有點像咖啡色的,就是這麼幾粒,哇!她是從高雄坐火車到台中來,去跟李炳南居士討了幾顆,哇!好珍貴,這樣捧著,好像捧佛菩薩一樣,捧回高雄,現在的人經常到印度去,去朝聖,去旅行,現在恆河沙已經比較不流行,那時幾粒恆河沙,要供養的,要供養多少錢啊,這樣子才能夠拿到幾粒沙的。

  我問你,恆河邊有多少數的恆河沙,沒有辦法答,很多事情是知數否?都是不知道的。很簡單的,我現在隨便指那一棵松樹,那三棵松樹的中間那一棵,有幾根松針,你就沒辦法答,大家都是答不出來。很簡單,Rainbow Villa彩虹山莊我們圍牆裡面有多少隻螞蟻?以前彩虹山莊那個螞蟻塔,不得了,螞蟻造的房子堆得跟人一模一樣高。到最後,這個曉光法師就是現在蓮印上師,把它放生去了,把螞蟻的房子,用塑膠袋裝起來,移到別的地方去,在移以前彩虹山莊有多少隻螞蟻?在移完以後,還有多少隻螞蟻?你能夠答嗎?沒辦法答出來。這一個最簡單的問題,關係到你自己,你頭髮有多少根?登霄法師你頭髮有多少根?答,不知道。他也是答不知道,跟文殊師利菩薩一樣聰明。每一個人很多問題的確是不知道的,好像我經常講,你懂得天上的,懂得地下的,天文、地理你通通知道,但是事實上,很多事情是我們不知道的。像那個摩醯首羅天王,只要祂一眨眼,就知道今天落幾滴雨,喔!祂這個神通就不得了。這個雨當然是,我們知道像氣象台,他可以講說,那個地方落多少雨,但是幾滴是不知道的,但是摩醯首羅天的天王能夠知道落幾滴雨,這個就是祂的神通非常廣大。

  每一個人的身上有多少細胞,明宜法師你身上有多少細胞?(答)不知道,他也是跟文殊師利菩薩一樣聰明,不知道,文殊師利菩薩答不知道。師尊以前很厲害的,我的心通很厲害,不是說以前很厲害,現在就不厲害,以前很厲害,現在一樣很厲害,只是現在不再常用這一種心通。以前我在測這個數目,我說那個數目,那以前在測為什麼那麼靈,那麼準呢?那麼應驗,為什麼?因為把心放空,完全是由靈來指示的。

  你假如玩過碟仙的人就知道的,以前我們家裡,曾經有一陣子關碟仙。好了,你這個房子裡面幾個人,不用去數,但是你在關的時候,你就問祂,祂在走走走,你問祂,現在這個房子裡面,包括樓上樓下,一共多少人?其實你並沒有數,關的人也不去數,圍觀的,甚至於沒有圍觀的,通通不去數,祂走一走,馬上指出一個數字出來,這個數字一指出來,然後你再去數,去點人頭,點一點,果然跟祂講的完全一模一樣。

  不過有一次差了一個,差了一個的結果,我們是說,奇怪怎麼會差了一個呢?那麼再找,剛剛好有一個baby嬰孩,還沒有出生,在肚子裡面,祂那個也算的,就是那個已經八個月大的,祂說加上這一個baby的話,就是那個數字,剛好十一個人。那麼我們算是算十個人,為什麼少一個,原來那個太太她身上還有一個八個月大的,這個碟仙到最後指出來,祂說連肚子裡面那個也算,就是十一個,很準確的。

  就算現在我看不到走廊,我看不到房,房裡面躲著什麼人,我不知道的,那個角落躲什麼人﹐我不知道的,但是我眼睛這樣一瞄,並不是用我的眼力去數人頭,我只是把我的心放空,然後手伸出來,自己的心請靈示,請這個靈去算,這個手指張開,然後它跳動,點、跳動,不過是一種數字的遊戲,你本身並沒有去點,但是你的心在想,這房子裡面多少人,祂指示出來一個數字,這個數字告訴你以後,我講出來,這房子裡面多少人,你們開始點,一個一個站到這邊來,數目是正確的,一個都不會少掉。這個就是一般講的靈算﹐屈指神算就是這樣子算的。

  這個碟仙這麼靈,能夠算出來多少人,我一樣也能算出那個數字。最有名的一次,就是我到澎湖拱北山去測量,我的副連長叫魏青萍,我寫在書上。那壠叫魏青萍,他對於我會神算,是一點都不相信。他是軍人,我自己本身也是軍人,但是我會算,他聽說了,只是不知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,他根本不相信這些。在拱北山的時候,住在hotel飯店裡面,他身上有很多銅錢,他抓了一把,就說盧勝彥,你說你是信佛,你會算。那時候他告訴我,他說他什麼都不信的,任何鬼神他都不信,今天我抓一把銅錢,我都不知道自己裡面有多少個,今天你能夠算準了,我服你,以後我跟著你念佛,跟著你念經,我跟著你學佛。哇!他是很認真的,開口這樣子講,他說一是一,你今天不準,以後你不要在我面前談這個事情。我在測量連,他是測量連副連長魏青萍,他說你以後不要在我連裡面談這個事情,從此以後,不要再談神算的事情。哇!這個考驗是很大,他是長官,我那時候是測量工程官而已,他是副連長,我在連裡面大家都知道的,但是他不信。他就是那一次做一個測驗,我沒辦法,非答他不可。因為我不願意受試探,也就是說不願意受考試,但是我也要測知,他裡面到底有多少銅錢。他是副連長,以後我就不能在連裡面再講這些事情,說佛啊,說神算的事,通通不能講。那時候心就靜下來,一直在祈禱,來的是澎湖城隍。祂來了,那澎湖城隍有神通,祂可以看過手臂,祂可以知道裡面有多少錢。祂給我指示是十四個,十四個銅錢。我居然膽子很大,這一次不準就完蛋,我跟他講十四個銅錢。他翻開手掌,一大堆錢在那裡,一個一個算,一個,二個,三個,拿走十三個,手掌裡面還剩下一個,剛好十四個。這個神算是一個都不能差的。

  我在想這個文殊師利菩薩應該知道的,因為只要把心放空,你只要召請了,你是一個大菩薩,應該是很準確的,怎麼會不準?所以我說可能是文殊師利菩薩謙虛,祂是謙虛的,佛菩薩都知道的。

  另外好像你到我家來,我那時候也有一個很妙的事情,我拿一枝筆,然後你跪在旁邊,我就問了,我問說,跪在我旁邊這個人,他身上一共帶多少錢,這時候菩薩很簡單的,祂可以遙觀的,一看,他皮包有多少,他的小袋子有多少,他裡面有多少,後面皮夾子裡面有多少,前面口袋有多少,這個小袋有多少,會算出來。那個數字我都寫出來,你一共有多少塊,幾百塊,幾十幾元,甚至於幾角,通通把你寫出來。然後你再把所有的錢掏出來算,算算看多少,跟我寫的數字是完全一模一樣。這只是一個數字遊戲,你知數否,這只是一個數字遊戲,應該可以知道的,因為數字是很容易算的,只是你加上去而已。你問他多少?塊是多少?角是多少?分是多少?然後幾百是多少?幾千?再多的錢,幾萬?帶了幾萬來,都可以算出來,那時候真的是準,真的是很準確,很準確。

  甚至於你人不在這裡,你只要寫下住址─好像我在台中問事情,你人在澎湖,隔著一個海,澎湖縣馬公鎮你寫著幾街幾號,什麼街,什麼號─我馬上精神一定,安靜一下子,我就跟你講,你這個房子裡面住幾個人,幾個男,幾個女,如果不準,如果不對了,我就不跟你問,都是對的,整個簿子裡面,都是對的。我寫出來,你幾個男,幾個女,住在這個屋子裡面,隔一個海,我人在台中,他在澎湖馬公,也能夠很準確,所以那時候的靈感,整個宇宙都可以充滿。

  現在問事沒有辦法做這樣子的推測,因為一個只給一分鐘、二分鐘、三分鐘,沒有辦法。假如是以前的話,我是每一個人先論一個證明給他,然後再問。為什麼要給他一個證明?要讓他心服口服。你身上帶多少錢?馬上數,跟我講的數目完全一樣。你不要先開口的,你假如先開口,說我身上多少錢,那個是不可以﹐有時候是玩把戲。你不要開口,我先講數目給你,你再掏出錢,再來數,再來對證。你先寫下住址,我說幾個人,幾個男,幾個女,住在裡面,我們先對證。

  更靈感的是:一個男的來了不服,他站在旁邊很不服的,我說你不要不服,我告訴你昨天晚上的事情。我眼睛閉下來,你昨天晚上摩托車跟人家相撞。他馬上把腳伸開來,唉喲!真的耶!你講的是真的,我昨天剛剛好摩托車跟人家相撞,這個腳還受傷。準到這樣子,那個男的本來很不服的,在那邊手擺這樣子(雙手交叉抱在胸前),這樣子耶!

  有一個根本就不信的,來了。你看我口袋裡面帶什麼東西,你說你很靈,你看我口袋帶什麼。你算對了,我告訴你,我這裡剛剛好外面買了一個鞭炮,你算準了,馬上放鞭炮祝賀,不準了,我拿回家自己放,放鞭炮哦!很多人面前講的,我口袋裡是什麼東西,佛菩薩寫出來了,『日蓮宗的南無妙法蓮華經』,放在你口袋裡面。那個人本來是很驕傲的,當場就跪下來,拿出來給大家看,你看『南無妙法蓮華經』。所以那時候,真的是,哇!台灣人講,『靈的會吃糕餅』(台語)。

  那些菩薩靈的時候,你知道嗎?那個金紙擺在神案上,祂們在神案上面,跳來跳去,跳得很累了,叭!躺下來一個金紙當棉被,躺在神案上睡覺。金紙當棉被,在那邊睡得很舒服,真的是很靈感。所以那一段時間,我寫的東西特別多,我一直在寫,寫那一段時間所發生的事情,一件一件事情,一件一件的事跡。

  其實測量也就是數字,你看我在深山裡面,問山神,說這個懸崖高低多少?祂告訴我數字,跟下去測的數字,是完全一模一樣,那都有證人。那個測量士官,就是黃春風,十四個銅錢是魏青萍。每一個都是有證人,我都把真實姓名寫出來的。那時候跟人家推測的這些數字,不得了的,所以應該知道的。

  屈指神算,這一場法會會來多少人。以前很多人都問我,這一場法會會來多少人,應該排幾桌,應該準備多少食物。其實這個屈指神算都會的,你只要把心放空,完全放空,心靈放空,由宇宙之間的佛菩薩的靈來指示,它會彈的,它(手指頭)自己會伸開的,像電腦(控制)的針一樣的,會動的。然後它會彈的,一彈出數字來,你就通通都知道,都明白了。這是一種心靈,完全是一種心的開放而已。

  文殊師利菩薩應該可以知道的。祂雖然不用一個一個數,那一個是菩薩,那一個是神,來報到簽名,祂看那個簽名簿,或者那一個天來多少個,那一個神來多少個,那一個龍來多少個,那一個鬼王來多少個,這樣子拼命去對,不用的。心一打開,它彈出一個數字,就是這個數字,應該是很準確。

  文殊師利菩薩可能在如來面前,在佛陀面前祂不願意顯這個神通,祂不想顯這個神通,做乖乖牌,就很乖,不知道(細聲說,引來哄堂大笑)。讓釋迦牟尼佛去講就好了,祂在佛陀面前顯這樣大的神通的話,不是給佛陀沒有面子嗎?其實好像佛陀也講,祂不知道,佛陀的意思是講說,實在是久遠劫來顯現出來,地藏菩薩所度化的眾生,很多很多,不可計數,跟恆河沙一樣,跟彩虹山莊的螞蟻一樣,跟松針一樣,對不對,跟所有宇宙可以比喻的,沒有辦法數的這些東西,都是一模一樣的。釋迦牟尼佛主要的意思,是在講根本沒辦法數,祂所度化的眾生,沒有辦法數。

  那麼文殊師利菩薩祂了解佛陀的心,祂不是不知道。祂假如跟祂講出一個數字,佛陀就講,『雞婆』(台語,大笑),你那麼雞婆,對不對?我本來就是講說不可數,居然把這個數目都講出來,幾萬億,多少數字,通通講出來,就沒有話好講。

  要講地藏經,要有一個引子,這是釋迦牟尼佛跟文殊師利菩薩對答當中的一個引子。

  嗡嘛呢唄咪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