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文集 > 257_煙雨微微 > 什麼時候你愛上「飲酒」?


什麼時候你愛上「飲酒」?

有一天,我的一位測量的長官「莊銘石」,來參加台灣雷藏寺的護摩法會。

法會後,我們請「莊銘石」夫婦聚餐。

莊問:

「有多少你的長官來見你?」

我答:

「有測量學校時期的蕭世傑長官,有測量連的長官魏青萍,還有當時的多位長官,學長及教授來過。」

莊問:

「你還喝酒嗎?」

我很尷尬的回答:

「沒有了!」

(當時在場的真佛宗弟子,很詫異,盧師尊什麼時候喝酒?)

是的。我不提,大家都不會知道。

應該是我讀軍校的時候,同學中有幾位是好酒的。

熄燈號響。

幾位人影憧憧,從我床頭走過。

「你們去哪裡?」我小聲問。

「出去喝酒!」

我很好奇,說:

「我跟你們去!」

於是,從天文台測量室陰暗的後方,翻墻,去到附近的一間麵店,叫了幾碗麵,一點「黑白切」下酒菜,幾瓶「高梁酒」,就喝了起來。

結束後。

我們又翻墻,回到寢室睡覺。

那種感覺:

「好爽!」

我曾醉過,頭痛欲裂,第二天早點名,我尚酒氣冲天呢!

我分配到測量連(五八○二),保持着每天喝酒,但有節制,不能醉。

臉是紅的。

心是定的。

出外測量,到了晚上,老士官會叫我:

「測量官喝酒了!」

於是:

花生、小魚乾。

幾瓶酒。

大家不亦樂乎!

後來飲酒成習,個人成癮,出外一人測量,水瓶裡裝的是酒。

人家找我。

守衛室的人問:

「你要找的是,每天喝酒,臉紅紅的測量官嗎?」

哈!

我到了學佛後,才斷酒的。(酒是五戒之一)

詩:「酒」。

你到底喝了多少酒

我無法回答

只能說

像潺潺的小溪

 

也不為什麼

只是

一種無聊的刺激

有時情緒會低

讓自己高昂些

當夜風淒淒的時候

填滿心中的空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