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文集 > 252_三摩地玄機 > 我所經驗的「法流」


我所經驗的「法流」

我猶記得「李清臣」的詞:
楊花落。
燕子穿朱閣。
苦恨春醪如水薄。
閒愁無處著。

去年今日王陵舍。
鼓角秋風。
千歲遼東。
回首人間萬事空。
(我喜「萬事空」這三個字。)

又:
甘露寺的「圓禪師」也有一詞:
本是瀟湘一釣客。
自東自西自南北。
只把孤舟為屋宅。
無寬窄。
幕天席地人難測。
頃聞四海停戈革。
金門懶去投書冊。
時向灘頭歌月白。
真高格。
浮名浮利誰拘得。
(我喜「誰拘得」這三個字。)

我吟咏:
「無拘得」。(誰改為無)
「萬事空」。
因此,進入了「無事」、「無心」、「真空」的法界。只這一剎那。
身空。
口空。
意空。
(也即是身空、心空、法空、性空)

驀然。
虛空有一股「法流」,進入真空的身體,這種「法流」,不知何處來?不知何處去?
我亦不理會得。
正是:
智慧尊融入。
輕盈。
旖旎。
水乳。
香熏。
法喜。
樂透。
清淨。

也正是:
風吹梅蕊。
雨細杏花。
月墮枝頭。
日照重樓。

我這樣子形容,有一些人也不懂得,過去我常說:
一個空碗。
倒滿了鮮乳。
一股法流進入我身,我被充滿了,一種力量升起,我不動如山。

每一回。
我靜坐放空。
就有一種「法流」進入我的身中,二合為一,充滿了喜樂。
出定時,精、氣、神,充沛。
我稱之:
「灌頂法流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