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文集 > 251_剪一襲夢的衣裳 > 異國的月亮


異國的月亮

有很多的東南亞弟子,到了美國,看見了美國的月亮,他們驚呼:
「好白」。
「好亮」。
「好大」。
美國的月亮真的比較大嗎?
同門說:
「真的!」
尤其是農曆十四、十五、十六這三天,特別的光耀美麗。

美國的月亮,為什麼比較大?
我真的是:
「不知道!」
感覺上,就是比台灣的月亮大,是距離比較近嗎?
怎會如此?
明明是同一個月亮耶!

我喜歡元朝正印僧人的詩。
他是元朝福建連江人,俗姓劉,號月江,嗣法於虎岩淨伏,臨濟宗虎邱派法系。
他的詩:
吾有一庵曰松月,
為愛歲寒拜皎潔。
不拘南北與西東,
有月有松即休歇。
撫松問松松不語,
與頭問月月在天。
拾枯煮瀑邀明月,
我心與月同孤圓。

這首詩,我讀出了:
清淨。
純真。
無語。
大圓。
明月照我心,我心似明月。這還有什麼可以說的,就是如此,冰心皎潔。

又:
僧人智亮寫:
人間漫說上天梯,
上萬千迴總是迷。
曾似老人巖上坐,
清風明月與心齊。
這仍然是:
迷與悟,造作與無為,俗與聖。最後是自心明白的境界。

我說:
「月亮也一樣上昇、下落,但實際上並沒有消杳。一位聖人的踪跡雖遙,但在人世間,仍然是光明照耀。」
詩:
人間事
向誰傾訴
只有對著圓圓的月
說上千遍的

自從悟了又悟
也就無語
管它是朝朝暮暮

昨夜微寒
那秋波又入目
我已變成一棵老松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