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文集 > 250_未卜先知 > 兩個人的爭執


兩個人的爭執

那一年的春天,我在法座上修法。
我修的是:「摩利支天」念誦法。
摩利支天,就是在大日前,疾走的一位大菩薩,其形象是天女形,坐寶座,前有多隻金豬拖車。
有人認為:
摩利支天就是「斗母星君」。
是值年太歲的總持。

我先觀想「摩利支天」。
唸咒:
「嗡。摩利支以。梭哈。」
我手結:
「摩利支天隱形印」。
誦:
摩利支天放光明。
白紅藍光次第現。
三番注入頂喉心。
使我三業皆消滅。
手印之中隱我身。
如是隱身大成就。
摩利支天住我頂。

我化光影人不見。
此時,我觀自身如光影,漸漸進入隱形手印之中,一會兒,消杳不見。
此時,在三摩地中。
我的法座之下,有很多弟子,其中有二位,一位名「士雄」,另一位名「偉力」。
士雄對偉力說:
「我看法座,盧師尊已不在法座上,完全消失不見。」
偉力答:
「我看的狀況不一樣,盧師坐在光影中,仍然是還在的。」

士雄說:
「明明不見了!」
偉力說:
「在光影中。」
士雄說:
「消杳了!」
偉力說:
「還在。」

兩個人起了爭執。
士雄說:
「消杳!」
偉力說:
「還在!」
士雄說:
「我們打賭,輸了的給一萬塊。」
偉力說:
「好打賭。」

士雄隔了約十多分鐘,看見盧師尊的身子漸漸的出現了,先是頭,再來是身子,最後是全身。盧師尊走下了法座。
兩個人向我頂禮。
士雄問:
「盧師尊剛剛隱身不見,對不對?」
偉力問:
「適才盧師尊修法,我看見盧師尊在光影中,明明看得見,對不對?」

我說:
消杳是對。
光影也對。
冥合不二。
觀者各殊。
兩人聽我一說,才從迷糊中清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