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文集 > 250_未卜先知 > 三世比丘


三世比丘

記得我年輕的時候,照了一張照片,我理了一個大平頭,身著黑色海青,外披菩薩戒戒衣,雙手結「定印」,站立著。
(那時候,我長得眉清目秀)
這張照片,是我受菩薩戒時的紀念照片。

我記得:
如學禪師在南投建立了「碧山巖」寺,碧山巖啓建「在家菩薩戒。」
迎請三大戒師:
慧三老和尚。
賢頓老和尚。
覺光老和尚。
因此,三位老和尚,是我(蓮生活佛盧勝彥)的授戒師父。

在三位戒師父之中的慧三老和尚,曾傳授我「穢跡金剛法」。
賢頓老和尚傳授「無相念佛」法。
覺光老和尚比慧三、賢頓年輕,是相貌很好的一位比丘。

我三十八歲時,六月十六日,移民美國西雅圖,是年是一九八二年。
大約過了三年後,一九八五年。
據說我的戒師父,覺光老和尚,有一棟房子,在西雅圖的「摩瑟島」上。
我與蓮火上師等,經過林兹小姐的引見,去見了覺光老和尚。
老和尚看見我來,非常高興,相談甚洽,非常的投緣。
老和尚送我二個「青瓷花瓶」,是很大的青瓷花瓶。
到了今天,這二個「青瓷花瓶」仍然在「南山雅舍」的客廳,方方正正的擺著。

我曾邀請「覺光老和尚」參觀我們修建的「西雅圖雷藏寺」及「真佛密苑」。
老和尚說:
「不簡單。」
我問:
「為什麼不簡單?」
老和尚說:
「這裡是美國,法規如牛毛,要建一座寺廟,不容易。」
我們請老和尚吃飯。
他說:
「我是胎裡素。」
(也就是在母胎中,母親只能吃素)

二○一五年的一天清晨,我坐在客廳吃早餐,猛抬頭,看見二個青瓷花瓶。
突然心中一動。心血來潮吧!
我對蓮香上師說:
「這二個青瓷花瓶是覺光老和尚送的。」
蓮香上師「嗯」的一聲,沒說什麼。
我回房間打坐,淚水自動流下。我在三摩地中,出了元神,元神化為七盞金燈,光長三丈,為覺光老和尚迎路,飛過了伽藍山、須彌山頂,到了西方大雷音寺。

那天。
我到了宗委會辦公室。
我的桌上放了一張香港弟子的傳真,上面寫:
「覺光長老圓寂,請盧師尊送他一程。」
我說:「知道了!」
我屈指算了一算:
「哦!原來戒師父是三世比丘!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