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文集 > 249_來自佛國的語言 > 九年的孤寂


九年的孤寂

算一算我隱居,孤獨的寂寞,共有九年九個月之久。
西雅圖的「巴拉」──三年。
大溪地。
台灣。
西雅圖。
這三個地方,共六年九個月。三年加六年九個月,一共九年九個月之久。
我一共隱居九年九個月。
除去「吃飯」及「運動」,全部的時間是花費在修持佛法之上。

坦白說:
我在「靈仙閣」隱居,及在「葉子湖」隱居,剛開始的時候,我曾經陷入了輕微的抑鬱的狀態:
情緒低落。
失去動力。
思想灰色。
陰影籠罩。
一直到每一個感知都很容易的掉下我的眼淚。
金魚缸中的金魚。
散步中的地下水溝。
小小的昆蟲。
嬌小的鳥。
紐澤西州「素明」的死。
……。
都讓我感傷了很多天。甚至失眠。

記得還沒有隱居閉關之前,我那時是一個青年,在「了鳴和尚」前學習,在山中的密林深處,有一個陡峭的斜坡。
斜坡之上有一個小房子,四四方方,一門一小窗,裡面沒有聲音也沒有動靜,看不到裡面,也不曉得這二坪大的小屋有什麼意義?
我問師父:
「這小屋做什麼用?」
師父答:
「閉關!」
我問:
「閉關做什麼?」
師父答:
「找回真正的自己。」
我那時似懂非懂,把自己關起來,找回自己,何必呢?
我心想:
「我將來絕不會做這等傻事,把自己關起來,失去自由。」
我從不去想隱居閉關的事。
但。
時候到了,真的自己隱居了,真是「無常」。

後來。
在隱居中,我向本尊祈禱,我跪在壇城前,哭得稀里哇啦。
在淚眼中,看見本尊出現,露著微笑,神祕又意味深遠的,伸出祂的手,摩在我的頭頂。
說:
「給你加持!你要好好的看著自己!」
一下子,非比尋常了!
我醒了過來。
我開始修「前行」。
修「正行」。
修「後行」。
修一切的「祕密法」。
我得到了一悟永悟。這是「隱居」的功德。